• 未分類
  • 0

「這……這……!」

「別,我的小小兔領主,騙你的了,你們會長和遊戲裡頭像上的摸樣差不多了,甚至更帥些,我這裡有照片,傳給你,昨晚唱歌時彩虹,也就是你們會長的老鄉,我的學妹拍攝的。」幽蘭一聽就知道小小兔快要幻想破滅哭出來了,也感到自己的玩笑有些過分,趕緊補救。

「真的!?」小小兔已經嗚咽起來了。

「別哭!已經傳給你了,快去看吧。」幽蘭也是一陣的無語。

過了好一會,小小兔也沒說話。

「小小兔,我的大領主,看到了沒?」

「看到了,幽蘭姐姐盡會欺負我,會長哥哥好帥的,我就說會長哥哥人那麼好,怎麼能不帥!可他怎麼和那麼多女孩子在一起!?」

幽蘭一下子就明白了,原來小小兔剛才陶醉去了,兼且嫉妒了,這女孩子怕是沒救了,既然已經沒救了,就最好能有個好結果不要讓這樣單純的好女孩傷心吧。

「小小兔,你今年多大了?」

「就快十九周歲了,怎麼了?」

「那你不算小了,你的摸樣那是人見人愛的,不然芭比娃娃不可能人人都喜歡的火了這麼多年,你們會長看起來也不是個浪蕩的,就你那摸樣,讓他喜歡上你的難度也就捅破一層窗戶紙的難度那麼大吧,可是你想過以後沒,你的家人同意嗎? 且以情深赴餘生 他們願意你和一名普通的男孩子戀愛嗎?你看起來家世不錯呀。」

「這……我父母不會反對吧,會長哥哥這樣優秀,也對我很好的。」小小兔猶豫了,她一直很聽父母話的,父母怎麼安排她她就怎麼做。

「人好並不見得就是主要條件了,像你這樣的女孩子要是找門不當戶不對的男孩子,大多都不是好結局,你想好了嗎?」

「我不管了了,幽蘭姐姐快告訴我,怎麼才能讓會長哥哥注意到我!」

「你的生日快到了嗎?」

「還要幾天,三月七日,問這個幹什麼?」

「邀請你們會長去你的生日宴會,讓他看到你想來就差不多了。」

「怕是不行,我的生日李大小姐知道的,她要給我辦,而會長是不會去李大小姐那裡的!」

「這是為什麼?你們會長和李大小姐有矛盾?」

「可能吧,我也不太清楚,不過會長失戀的女孩子以前就在李大小姐的身邊,甚至我現在頂替的職位以前也是她的……。」

「那你知道你們會長的住處嗎?」

「知道的。」小玉知道了小小兔自然也就打聽清楚了。

「那你順路見他一次吧,嗯,就說去給他送生日宴會的請柬,他去不去倒是無所謂,最起碼見到你了,別打扮的太漂亮,也要人陪著去,不然我怕你進去了出不來了,直接就被你們會長金屋藏嬌了!」

「幽蘭姐姐好壞,就會取笑我,會長怎麼可能是那樣的人!」

「好吧,給你出了這麼多主意我還是壞人了,我這裡還有你們會長唱歌的視頻呢,不給你了!」

「幽蘭姐姐最好了……!」

絕色嬌妃:王爺掌中寶 更新時間:2o12-o9-o3

本來很活潑的小蕊聞言一下子臉就紅了,居然沒和女孩子們打鬧,而是低頭看腳尖去了,李潔頓時警鈴大作,這女孩雖然是老鄉,但人家是高材生,自己高中都沒畢業,高攀不上,等女孩子們離去了一會後,徹底的完成了任務,趕緊就和小蕊告別,落荒而逃,即使這會讓小蕊不滿也顧不得了,打定主意下次說什麼都不出來了,宅在窩裡腐爛了最好!

看著李潔老鼠般急匆匆的溜走,小蕊詫異的有些不明所以,自己和恐龍沾不上什麼邊吧?看來以後不能老是素麵朝天了!

這次出行的結果,除了應付小蕊外,李潔還是滿意的,包括空谷幽蘭在內,六名玩家放棄了地下領主的身份加入了李潔的地下城,讓李潔有些驚訝的是,清明上河圖夫妻兩個也解散了皇朝公會加了進來,另外就是男玩家戒情人、黑森林和女玩家桃子。【風雲閱讀網.】

空谷幽蘭被李潔直接分進了向日葵幼稚園協助小小兔去了,另外的五人李潔卻不怎麼放心,全加進了天國王朝,只給了最低的許可權,甚至不能查詢公會的詳細資料,等看看再說。

清明上河圖兩人大為不滿,說了很多酸話,戒情人沉默不語,黑森林倒是說了些好聽話,桃子只是給李潔打了招呼,然後坐等任務。對幾人的反應李潔也沒說什麼,一人給了些士兵,把他們派去了雲夢谷地以北的相鄰幾個谷地內展,他們本來就在那附近。

從空谷幽蘭那裡李潔已經得知了他們這些天來的遭遇,在野外晃蕩了差不多二十天,找不到任何歇腳的地方,死在金毛手裡了幾個會員,不知道去那裡復活去了,也走了幾個,清明上河圖實在是走投無路了,空谷幽蘭和他們一說,剩下的六人考慮了半天後同意了李潔的邀請。

李潔也清楚清明上河圖兩人被迫解散工會,放棄了地下領主身份的無奈和怨氣,所以任由他們說了些酸話也沒給他們難堪,對於清明上河圖的各種刁難般的要求,李潔也大多給予了滿足,要衛隊給衛隊,要啟動資金給啟動資金,要谷地的最高管轄權也照給,嫌給的谷地小就再多給你二個,幽暗谷以南的十幾個谷地幾乎全交給了這五人,如此廣大的區域比原皇朝公會的領地大了五倍,讓清明上河圖無話可說。

但權力和義務也是對等的,給了你們衛隊、地盤、資金、物資、管轄谷地駐軍的調遣權,你們就必須做出成績來,加快谷地的開,所有的收入三七開,李潔七他們三,包括兵力,做的多獲得的也多,並且每月有最低標準,達不到標準什麼都沒有,故意搗亂的直接開除公會,想叛亂的也可以試試看!

李潔設定的三七開標準也很寬大了,他們這樣的情況一般默認都是二八開的,所以五人也不能說什麼,只得投入到了忙碌中,要谷地最多的清明上河圖更忙,每個谷地都有標準,谷地多了就疊加,為他們自己的收益也必須整天的忙個不休。

李潔在這邊忙活,那邊小小兔也和空谷幽蘭在說話,小小兔本來看到有新人被指派了過來幫她還很高興,嘰嘰喳喳的和還沒在一起的空谷幽蘭聊天,不過等聽說空谷幽蘭已經和會長在現實里見過面后,小小兔的熱度立刻降低了幾分,空谷幽蘭是大女孩了,稍微想了想就明白怎麼回事了。

「我已經有男朋友了,可不是你的會長,大學畢業了估計就要結婚。」

「真的!那真是恭喜你了!幽蘭姐姐的男朋友也是你們學校的嗎?」

「嗯,是的,比我高一屆,今年就要出去實習了。」

「幽蘭姐姐真是好福氣,你們一定很恩愛吧,對了,會長怎麼會出去和你們見面?專門為了你們進會的事情?」

「那倒不是,碰上也是意外,你會長出去主要是幫他老鄉,也是我一位學妹的忙,冒充她男朋友罷了。」幽蘭自然看的出來彩虹和紅葉之間其實沒什麼的,並且小小兔情況有些曖昧,就說出了自己的判斷。

「他的老鄉?男朋友?到底怎麼回事呀?」小小兔卻依然緊張了起來。

「怎麼你沒和你的會長說清楚嗎?」幽蘭把事情大致說了下后反而奇怪小小兔是怎麼了,交談中得知李潔單身一人,小小兔也單身,既然喜歡了怎麼沒在一起?

「會長戀愛失敗過,對女孩子好像不感興趣了,我也不敢說什麼。」小小兔提起這個就是一陣的沮喪。

「不會是……是玻璃了吧?」幽蘭也是大驚,要真是有問題也要提醒彩虹離的遠遠的,彩虹可是對她的老鄉有些意思了!

「哪有!會長大哥可能就是有些心灰意冷了,需要時間恢復,他很照顧我的,人也很好,我不想這時候去給會長哥哥添亂。」

「我看你機會挺大的,你真人可是比遊戲里還要漂亮可愛,小心你們會長看見了一口就吃了你,連骨頭都不剩!」幽蘭取笑著小小兔,兩女聊的時候小小兔就給了幽蘭她的企鵝空間號碼,幽蘭看了下,小小兔純粹就是個大號點的芭比娃娃,漂亮精緻的無可挑剔,甚至遊戲里的摸樣都已經是醜化了的,能長成這樣就是幽蘭看了也是嫉妒不已。

「可是會長哥哥都沒去看過我的空間。」小小兔對於被吃掉什麼的倒沒什麼反應,這已經是種下了情根了。

「怎麼你們沒見過?一次都沒有?」

「沒有,甚至遊戲里都見的很少,我一看見他就緊張,也不會說話了,會長哥哥八成認為我是個小傻瓜,我也不是沒試探過,然而會長哥哥沒任何的反應。」小小兔有開始自怨自艾起來。

「這樣說起來你也沒見過你們會長現實里什麼樣子就喜歡上了?要是很兇惡怎麼辦?」

「不會吧!?對了,你是見過的,會長哥哥什麼樣子的?」小小兔眼睛都雪亮了起來。

「滿臉的橫肉,老大的啤酒肚,還有酒糟鼻,個頭也很矮!」

「這……這……!」

「別,我的小小兔領主,騙你的了,你們會長和遊戲裡頭像上的摸樣差不多了,甚至更帥些,我這裡有照片,傳給你,昨晚唱歌時彩虹,也就是你們會長的老鄉,我的學妹拍攝的。」幽蘭一聽就知道小小兔快要幻想破滅哭出來了,也感到自己的玩笑有些過分,趕緊補救。

「真的!?」小小兔已經嗚咽起來了。

擄愛成婚 「別哭!已經傳給你了,快去看吧。」幽蘭也是一陣的無語。

過了好一會,小小兔也沒說話。

「小小兔,我的大領主,看到了沒?」

「看到了,幽蘭姐姐盡會欺負我,會長哥哥好帥的,我就說會長哥哥人那麼好,怎麼能不帥!可他怎麼和那麼多女孩子在一起!?」

幽蘭一下子就明白了,原來小小兔剛才陶醉去了,兼且嫉妒了,這女孩子怕是沒救了,既然已經沒救了,就最好能有個好結果不要讓這樣單純的好女孩傷心吧。

「小小兔,你今年多大了?」

「就快十九周歲了,怎麼了?」

「那你不算小了,你的摸樣那是人見人愛的,不然芭比娃娃不可能人人都喜歡的火了這麼多年,你們會長看起來也不是個浪蕩的,就你那摸樣,讓他喜歡上你的難度也就捅破一層窗戶紙的難度那麼大吧,可是你想過以後沒,你的家人同意嗎?他們願意你和一名普通的男孩子戀愛嗎?你看起來家世不錯呀。」

「這……我父母不會反對吧,會長哥哥這樣優秀,也對我很好的。」小小兔猶豫了,她一直很聽父母話的,父母怎麼安排她她就怎麼做。

「人好並不見得就是主要條件了,像你這樣的女孩子要是找門不當戶不對的男孩子,大多都不是好結局,你想好了嗎?」

「我不管了了,幽蘭姐姐快告訴我,怎麼才能讓會長哥哥注意到我!」

「你的生日快到了嗎?」

「還要幾天,三月七日,問這個幹什麼?」

「邀請你們會長去你的生日宴會,讓他看到你想來就差不多了。」

「怕是不行,我的生日李大小姐知道的,她要給我辦,而會長是不會去李大小姐那裡的!」

「這是為什麼?你們會長和李大小姐有矛盾?」

「可能吧,我也不太清楚,不過會長失戀的女孩子以前就在李大小姐的身邊,甚至我現在頂替的職位以前也是她的……。」

「那你知道你們會長的住處嗎?」

「知道的。」小玉知道了小小兔自然也就打聽清楚了。

「那你順路見他一次吧,嗯,就說去給他送生日宴會的請柬,他去不去倒是無所謂,最起碼見到你了,別打扮的太漂亮,也要人陪著去,不然我怕你進去了出不來了,直接就被你們會長金屋藏嬌了!」

「幽蘭姐姐好壞,就會取笑我,會長怎麼可能是那樣的人!」

「好吧,給你出了這麼多主意我還是壞人了,我這裡還有你們會長唱歌的視頻呢,不給你了!」

「幽蘭姐姐最好了……!」 ?更新時間:2o12-o9-o3

當晚小小兔就沒上遊戲,縮在粉色的房間里一遍遍的看視頻,視頻上李潔坐在沙上,臉色不悲不喜,平淡的看著女孩子們唱歌吵鬧,最後女孩子們非要李潔唱歌,李潔說什麼都不唱,說自己五音不全,真要唱歌怕嚇到女孩子們,女孩子們卻不願意了,坐在李潔身邊的應該就是彩虹了,最終彩虹連拉帶推的終於讓李潔唱了歌。【全文字閱讀.】

曾經年少愛追夢一心只想往前飛

行遍千山和萬水一路走來不能回

驀然回情已遠身不由已在天邊

才明白愛恨情仇最傷最痛是後悔

如果你不曾心碎你不會懂得我傷悲

當我眼中有淚別問我是為誰

就讓我忘了這一切

啊給我一杯忘情水換我一夜不流淚

所有真心真意任它雨打風吹

付出的愛收不回

啊給我一杯忘情水換我一生不傷悲

就算我會喝醉就算我會心碎

不會看見我流淚……。

李潔的歌聲自然沒華哥唱的好聽,但也不差,並且歌聲中所透露出來的凄涼悲苦、無可奈何花落去的傷痛有過之而無不及,這隻能說是李潔真實心境的反映!

李潔歌聲落下時,現場的女孩子們拍手鼓掌,繼續瘋玩可能沒注意到,但一次次重播的小小兔卻看的淚流滿面,細心關注每一個李潔的神情,每一個動作的小小兔,清晰的注意到唱歌時李潔一雙黯淡的大眼睛深處,那抹不去、揮不掉的哀傷,歌曲唱完后小小兔甚至注意到李潔幾乎都要失態了,一雙大眼睛里隱現朦朧和深重的迷茫,顯然是在自問:世間是否真的有忘情水?

看見心上的人兒如此的無助、悲傷和迷茫,小小兔怎能不傷心,這讓小小兔下了決心,要把李潔從環繞著他的孤寂悲傷中拉出來,用自己的溫柔撫平李潔的傷痕!

第二天小玉想起了小小兔的生日就快到了,詢問了正在工作的李大小姐后,在開區給小小兔打了電話,小小兔今天有些不舒服,沒跟著出來,李大小姐和小玉都看的出來小小兔不是真的病了,而是不知道為什麼情緒很低落,小玉想提起小小兔生日的事情也是為了讓小小兔高興。

聽到待機的彩鈴聲小玉就是一呆,這歌什麼歌,以前都沒聽過,怎麼被唱的如此悲情?更奇怪的是,這聲音還有些熟悉!

「這什麼歌呀,也太哀傷了點吧?怎麼聽著還有些熟悉,那位大明星唱的,我以前怎麼沒聽過?」小玉等小小兔接了電話就問。

「我們會長唱的。」小小兔雖然還沒走出壞心情,但已經決定要那麼做了,倒是也不隱瞞什麼。

「沒想到,李潔唱歌還算不錯,就是太……,不說了,你怎麼會有他的錄音?」小玉想說什麼,但立刻想起了什麼,不再多說,卻立刻奇怪小小兔怎麼會有這東西,不會是李潔又賊心不死打小小兔的主意吧!?小小兔可是沒抵抗力!

「他昨晚去見老鄉,一起去玩時錄下來的,當時在場的人有個姐姐加入了我的地下城,我要來的。」

「不是他授意給你的?」

「不是的,會長都不怎麼理會我,有時候幾天也說不上一句話!」

「那就好。」

「那就好!?」小小兔驚訝的反問。

「沒什麼了,對了,你生日快到了,怎麼過想好了沒?要不要辦的大些,還是就我們兩個給你慶祝?」

「就我們三個慶祝就行,我這就給我父母打電話,讓他們不要過來了。」

「那好的,對了,把這歌傳我一份,姐姐我也時不時的聽聽自我感概下可憐的感情之路怎麼如此的不順利!」

「小玉姐姐真會開玩笑,遊戲里追求你的人排出幾萬號了吧。」

「凡夫俗子姐姐看不上,姐姐看上的人家看不上我……。」說著小玉也沉默了下來。

兩女都沉默了下來有些無言以對,各自掛了電話想著心事。

當天下午下班回家,小玉陪坐在李傑李大小姐的車子上。

李傑好奇的看了看小玉:「怎麼你也懂得欣賞歌曲了?以前你可是不聽歌的。」

「這歌特別點。」

「怎麼特別了?」李傑更加的好奇,看到小玉把耳麥遞了過來,猶豫了下還是接了過來放進了小巧的耳朵里,小玉從頭放了一遍。

以李大小姐的聰慧一聽就知道誰唱的,看了小玉一眼想拿掉耳麥,但最終什麼都沒做,而是靜靜的聽完了整支歌曲,不過歌聲里的悲涼儘管傳染了李大小姐一些,但沒一點感情經歷的李大小姐聽過就算,淡淡的評價了一句:還行,總算不是五音不全。

小玉笑了笑,說了歌聲的來歷。

「叫小小兔小心點,大色狼可能在欲擒故縱,小小兔就那摸樣,掉狼嘴巴里骨頭渣子都不會剩下。」

「人家和小小兔一個公會的,小小兔退出公會不可能,人家要想下手太容易了,小小兔根本就是不對他設防的,這麼久了他對小小兔都不予怎麼理會,我看可能性不大。」

小小兔自然不可能說假話,李大小姐也知道遊戲中小小兔都沒和他見過幾次,平時也不說話的,就算一個公會也都長時間不在一起,還離的老遠,小玉說的不是沒有道理的。

「那也要告誡小小兔一下,小小兔醜化了自己才被她的父母允許進了遊戲,要是他見到了小小兔的真人,可能就不會無動於衷了。」

「他見了大小姐都無動於衷,見了小小兔的真人也不會怎麼樣的。」小玉實際上是在恭維李大小姐比小小兔更美麗。

李大小姐卻沒說什麼了,她有那個自信小小兔是比不過自己,但和那個人雖然一起吃過一次飯,但李大小姐心裡清楚,那個人自始至終都沒正眼看過自己一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