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沒什麼奇怪的。」

「紅塵鎖,本身就不是什麼特別厲害的神通,除了你葉家之人外,眼前這些人你難道都不覺得熟悉嗎?」蕭何望向前方之人,此刻連聲開口道。

葉飛目光一凝,此刻轉頭望向四周。

一段段記憶,迅速在他識海中凝結成畫,那些企業,公司,朋友,其模樣似乎都是這一次,進入聖墓的魔族之人。

只是額頭上的觸角消失,看上去與正常人無異。

他甚至在人群之中,看到青冥主小青的身影,在這個空間內,此女搖身一變,成為江東市青峰珠寶的大老闆,放眼江東,名氣不俗。

蝴蝶谷傳奇 「有意思……」

葉飛淡笑一聲,內心不禁暗道。

前方蕭何微微一笑,他顯然是認識葉飛的,而且除了他之外,這片幻境之中,其他人應該都是虛假的存在。

「還不醒了嗎?」

「在下可是等了你許久,這裡,可是連聖墓的第一層考驗都不算。」蕭何臉上的笑容不變,此刻再次開口道。

前方之人低聲開口,聲音不大,但傳到葉飛耳邊,彷彿忽然變得無比的清晰。

莊園門前,葉飛望著眼前之人,稍有沉吟之後,他隨之輕輕搖頭。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掃了前方之人一眼,葉飛他臉上的神情恢復如常,此刻低聲回應道。

前方蕭何聞言,忽然愣在了原地。

但只是稍有沉默,他彷彿是明白了什麼,在深深地看了葉飛一眼之後,並未在開口多言。

在眾人的差異的目光之下,蕭何轉身離去。

四周人群之中,此刻時而有議論聲傳來,而此時的葉飛,則是視而不見,仍舊是報以微笑,招待著前來拜賀之人。

……

時間,轉瞬,又是半月過去。

婚禮早已結束,葉家恢復了往常的平靜,金陵集團那邊,生意上的事情,似乎也變得順利起來,葉父每天臉上的笑容,逐漸變多。

莊園後院,那處熟悉的亭台之上,葉飛此刻負手而立,他抬頭望向半空,目光之中多出幾分悠遠之色。

「你在,想什麼?」

一旁,一道溫柔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

那是一位相貌美麗,長發,身穿黑色連裙,全身山下散發著一股獨特氣質的女子,目光所致讓人忍不住多看兩眼。

「柳清瑤。」

葉飛轉過頭來,臉上神情讓人琢磨不透。

「怎……怎麼了?」

「老公,你沒事吧。」

相比起葉飛臉上的古怪,此刻在他的眼前,那位柳清瑤則更是一臉茫然之色,方才還好好的,此刻眼前之人,忽然該給她一種極為陌生的感覺。

「沒事,只是有些累了。」

葉飛稍有沉吟,隨之低聲回應道。

後院內,不遠處,葉靈的身影,一路小跑進了亭台,她的臉上帶著動人的笑容,習慣性地拉著眼前之人的胳膊。

「哥,陪我出去玩會吧。」葉靈搖了搖葉飛的手臂,嘟著嘴輕聲道。

亭台內,葉飛淡笑一聲,隨之微微點頭。

身旁之人真實無比,一切都顯然是那麼的自然,彷彿現實本該如此一般。

而就在這時,半空之中,一股無形之勢,此刻忽然橫掃而來,那氣息帶著冰冷之感,瞬間就籠罩了整個葉家莊園。

空氣中,傳來陣陣撕裂之聲。

「怎麼了?」亭台內,柳清瑤臉上露出驚駭之色,她的臉色忽然變得慘白無比。

這股壓迫之力,常人根本無法抵抗。

如此同時,此刻在葉飛的身旁,葉靈身形一顫,嘴角溢出鮮血,她同樣無法承受,幾乎是瞬間就昏死了過去。

「滾!」

亭台內,葉飛目光一凝,猛然抬頭望向半空。

他的體內,磅礴的靈壓爆發,瞬間衝散了四周威壓之勢,前方不遠處的半空之中,隱約可見一位長衫女子,此時正踏空而立。

此女面色冷漠,目光掃向葉飛,眼中帶著憤怒之色。 「你,還不醒來。」

「紅塵鎖,只是低階古術,我真不明白,陸家為何會栽在你這種廢物的手中。」

此女不是別人,正是聖墓之內,那位小型魔族部落的傳承者,同樣也是遠古仙境之修的柳清瑤。

她此刻身影虛幻,眸光掃向葉飛,眼中滿是輕蔑之色。

「與你無關。」

「這裡,是葉某的世界,你們有些過分了。」

亭台之上,葉飛目光一寒,只見他忽然抬手,四周空氣一凝,一股無形之力,瞬間將前方之人的虛影封印。

不等那柳清瑤反應過來,此女的一縷意識化身,便是被那股無形之力瞬間撕碎。

「你……」

半空之中,柳清瑤本身的實力,就不如葉飛,此刻又是在他人的意識幻境內,幾乎沒有半點反抗的力量,身形被直接震散。

但經過此女的氣息威壓,這片空間已然有了塌陷的跡象。

亭台內,除了葉飛之外,在他的身旁,那二人已經倒下,身上更是沒有了氣息,四周空間的坍塌,此時也是隨之加快了幾分。

「我原本,有更好的辦法。」

「唉……」

葉飛暗嘆一聲,此時臉上的表情,略顯得有些複雜。

稍有沉吟,他的身形隨之踏空而起,體內的力量轟然爆發,在他的衣領內,隨之爆發出一道耀眼的金光。

「呼,呼嘯。」

「轟,轟隆隆。」

金光橫掃之處,但凡被籠罩在其內之人,幾乎是瞬間倒下,身上的生機隨之散去。

不多時,整個葉家莊園,已然化為了廢墟。

如此同時,葉飛周身的金光,還在不斷的橫掃,荒獸之力襲卷八方,空間已然到了破碎的邊緣,目光所致,有如末界一般。

「破!」

葉飛低喝一聲,數字緩緩閉上雙目。

紅塵鎖,雖說只是幻境,但那畢竟是當初界主設下,其內的一切都是極為真實,想要破碎幻境,方法十分簡單,將所見之物,全部毀滅即可。

此時,在他的身後,上古玄蛇的虛影若隱若現,帶他再次睜開雙眼之時,眼前的幻界,隨之已然消失無蹤。

「葉門主,抱歉。」

四周,魔族五大傳承者齊聚,遠處還有一些穿過紅塵鎖之人。

他們此刻所處的位置,已然是離開了大殿,四周一片空曠,前方有著一座看不到峰頂的岩山,而在他的身旁,蕭何正緩步走來。

山腳之下,葉飛周身氣息平息,此時眼中寒意未消。

「葉某,需要一個解釋。」葉飛目光一凝,沉聲開口道。

他身處幻境與眼前這些人何干?自從離開武道界之後,葉飛直接都無法記清,他有多久沒有見過靈兒了。

就算是假的,他也不願意親手毀去。

而此時,後方其他幾位魔族族人,此刻移步上前,這些小部族之人,此時目光掃向葉飛,眼中露出了不屑之色。

「哼,要不是因為你是青魔族的傳承者,我等才懶得管你。」

「現在五大魔族到齊,可以上山了。」

惹時生非:總裁爹地別搶我媽咪! 「外族人,當真都是些廢物……」

前方几人,此刻忍不住開口。

這些小部族的傳承者,本身的實力並不弱,至少都有著幽靈尊主的實力,那相當於八星天魔。

界主聖墓,無論是在之前,進入墓門之時,還是方才在大殿之內,唯有五大魔族傳承著全部踏入,其他的魔地部族族人,才有資格繼續前行。

此刻,眼前之人喚醒葉飛,顯然是因為這個原因。

前方,這座看不到峰頂的岩山,應該就是第一層考驗無疑,這一次就連那柳清瑤都沒有貿然踏入。

葉飛聞言,眼中的寒意越濃。

「冰界,封。」

「荒獸之力……」

下一刻,他體內的氣息轟然爆發,四周空氣中的溫度驟然下降數倍不止。

「就算是幻境,那也是葉某的世界,既然碎裂了,那麼你們需要陪葬。」

葉飛眼中泛起了殺意,抬手之下有冰凌襲卷而出。

這忽然其來的出手,使得前方那幾位小型部族族人,根本來不及反應,身形便是被瞬間冰封,牢牢定在了原地。

「聖墓之內,不允許私自出手!」

「你……你敢動手?」

前方那幾人,此刻身形被封定,在感受到眼前之人,身上爆發出來的殺意之時,他們的眼中露出了久違的驚恐之色。

「九玄劍,斬。」

葉飛身形閃動,抬手之下仙劍落入掌中。

幾乎沒有任何猶豫,他的身形已然帶出殘影,抬手之下數道劍芒斬出,帶出陣陣破空之聲,直指前方几人而去。

「砰,轟隆。」

「轟……」

冰雕碎裂,前方小型部落族人,均是忍不住噴出鮮血。

這一劍之下落下,其中三人當場失去了生機,剩下幾人面色都是慘白無比,他的實力儘管與葉飛相差不多,但戰力卻是差得太遠。

此刻的葉飛,完全可以魔仙一戰,雖然無法勝之,但卻是有一戰之力。

前方几人,實力最強的,僅僅只相當於八星天魔,在沒有防備之下,根本無法抗住葉飛的攻勢。

「住手。」

「聖墓之內,豈容你一個外族人在場放肆!」

山腳下,前方四大魔族傳承者,此刻臉上的表情,均是不禁微變,除去那蕭何之外,其他三人的目光,同時凝聚在了葉飛身上。

葉飛輕笑一聲,此刻身上的氣勢並未散去。

「你們,大可一起出手,葉某接下就是。」葉飛神情冷漠,他手持仙劍,此刻緩緩轉身,目光在那三大魔族傳承者的身上一一掃過。

一時間,氣氛頓時變得極為緊張。

前方人,此刻是均是忍不住眉頭微皺,臉上露出了不悅之色,一場大戰似乎一觸即發。

「諸位,聖墓內的一切,五大魔族冥主,可是都能清晰地感受到,你們當真要在此動手?」一旁不遠處,蕭何緩緩開口,他的臉上同時露出笑容。

此言一出,場面頓時緩和了許多。

山腳之下,三大魔族傳承著,對於各自族落的冥主,顯然都是十分的敬畏。

「哼,算你走運,我等不跟你一般見識。」

「綠師妹,我們走。」

前方,藍魔族傳承者,此刻冷很一聲,隨之向著身旁之人微微點頭,便是轉身準備向著後方的岩山走去。

「葉門主,大家目的相同,在沒有進入最後一層之前,還是不要發生衝突為好。」蕭何轉過來,目光騾子坳葉飛的身上。

他的話語平淡,但卻是卻是帶著警告之意。

說罷,前方四人,幾乎是與之前一般,首先踏上了試煉之地,向著前方岩山峰頂方向走去。

葉飛稍有沉默,身上的氣息,同時慢慢消散。

「璇兒,此峰有多高?」

掃了一眼前方的岩山,葉飛並未著急這踏入,而是傳出一道靈識。

「無法查探。」

「岩山之上,瀰漫的力量,能夠隔絕感知。」幾乎是同一時刻,上古玄蛇的聲音,隨之回蕩在了葉飛的識海之中。

葉飛目光一凝,此時不在猶豫,身形閃動之下,踏入通往山頂的石階之上。

幾乎是在同一時刻,空氣中再度傳來恐怖的壓迫之力,只是相比起之前的幻境,明顯是要弱了許多,但仍舊不容小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