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樣吧,這次你朋友的迎新會,我同意讓張瑞參加,不過你必須答應我在一周內給我一句明確的話,他之前究竟是做什麼的?」

眼見能混過現在,而且張瑞之前的職業遲早都要有個說法,於是簡力答應道:「行,沒問題,這周我找時間和張瑞聊聊,到時候給你回復。」

「就這麼定了!你朋友是哪所學校的?」

「呃……稍等!」簡力回頭問小薇道:「雯雯是哪所大學的?」

「復旦!」小薇回答道。

「復旦大學!」

「行,確定好時間告訴我,我好提前安排!簡力記著你答應我的要求!」JOJO在電話那頭再次強調道。

見簡力掛了電話之後,長吐了一口氣,小薇不由問道:「怎麼了?是不是邀請張瑞去很麻煩?怎麼好像還要查戶口呢?」

簡力晃晃腦袋笑道:「沒什麼,只不過張瑞現在的老闆覺得如果把張瑞捧紅的話,一定會被那些狗仔刨新聞的,所以想通過我側面了解一下張瑞之前的經歷。」

「那張瑞之前的經歷很複雜嗎?為什麼你不肯說?」

「呵,既然張瑞不肯說,我也不能因為要達到目的而把他賣了不是?」

哀家有喜,都是邪王惹的禍 「兄弟情誼?」小薇笑得意味深長。

「嗯?幾個意思?」

「沒意思!算了不問你了,那麼迎新會的事定下來了?」

「應該沒問題了,你和雯雯確定好日期,到時候我好提早安排!」

「那我給她打電話咯!你確定沒問題了?」

「放心打吧!」

趁著小薇給雯雯打電話的當口,簡力心中放不下,索性直接給張瑞打了過去:「張瑞,和JOJO說好了,她答應到時候讓你去了!」

「沒問題,只要她同意了就行!」

「你不想問問她怎麼同意的?」

「你是誰啊?孫自佑不是說你是談判專家嘛,還有你搞不定的事?」

「你小子,這是棒殺嗎?」

「不敢,那我就配合問一下,她是怎麼同意的?」

「她用了解你在先鋒之前的職業作為交換的條件!」

「……你告訴她了?」

「沒有,但是我覺得我們有必要坐下來聊一聊,就目前而言,你之前的工作連喬斌也不知道!」

「總有那麼一天會被人挖出來的。」張瑞的情緒似乎有些低落。速遞小說

「也許結果不會像你想的那樣,我會幫你的!」

「行,你一直都很有辦法!」

落難千金的反擊 「是不是對我開始盲目崇拜了?」簡力臭屁道。

「切,什麼時候踫頭?今天?」

「今天沒你份,我有女朋友呢,明天吧,明天晚上一起吃個飯,整個新年還沒好好聚過一次呢,我問問喬斌有沒有時間,喬斌是自己兄弟,你不會介意吧!」

「沒事,那就說好了,明天晚上見!」

瞄了一眼小薇仍然在煲著電話,於是又給喬斌打了電話,確定他人在S市后,約下了明天的飯局。

「說好了?」見小薇掛了電話,簡力笑著開口問道。

「嗯,小姑娘開心壞了,讓我替她謝謝你!」

「呃,那你準備怎麼替她謝我呢?」

「你想怎樣?要不我請你吃飯吧?咦!你的樣子好猥瑣啊!」

「嗯?這你也看得出來?」

「趕緊收起你這副尊容吧,我們快到了,被別人看到就不好了!」小薇笑著指了指摩天輪吊廂外的景像道。

簡力這才悻悻作罷,接下來兩人又一起去玩了幾個大型項目,去遊樂場玩,玩伴很重要,就好比上次在G塔,羅菲兒要玩跳樓機,簡力只會在旁邊做吃瓜觀眾,而這次換作是小薇,情形就自然不同了,儘管對過山車、跳樓機這類花錢買罪受的項目不感冒,但是在小薇的慫恿下,還是毅然體驗了一番,然而結果並不盡如人意,跳樓機上下來,簡力還只是有些輕微的不適,但是過車山下來以後,竟然有種天旋地轉的感覺,胃部一絞沒有忍住,居然吐了。靠著一邊的立柱稍稍緩了一會,小薇在旁邊一會遞水,一會幫著拭擦污跡,滿臉的擔心與自責,讓簡力心中沒來由的一暖,似乎眼前的不適也不那麼重要了。

「丟臉了……」簡力強笑著說道。

「對不起,我沒想到你對過山車這麼不適應!我們去那邊的椅子上休息一會吧!」

「沒事,我緩一下就好了,這是第一次坐過山車,我也沒想到這玩意兒這麼帶勁啊!」

儘管簡力嘴上說得無所謂,但是雙腿的無力及胃部的強烈不適告訴他,需要好好休息一會了。

最終,在小薇的堅持下,簡力被拉到了一個避風的露天長靠椅上,小薇讓簡力平躺下來,令其頭墊在自己的大腿上。

「躺著休息一會吧!」小薇一邊輕撫著簡力的頭髮,一邊輕聲的道。

「謝謝!」簡力輕輕拉過小薇的手在自己的唇上輕吻了一下。

「謝什麼啊!傻瓜,下次記得如果有什麼不舒服就說出來啊,不用刻意陪著我的!」

「不行,只要能陪著你,我什麼都願意!」

「真的什麼都願意?」

「當然,最好能這樣陪你一輩子。」

「想得美!」小薇笑著捏了把簡力的鼻子道。

「想得美有什麼不好的?我告訴你噢,這輩子如果你結婚的對像不是我,我就陰魂不散的跟著你,你和你老公住哪,我就住你家隔壁,到時候,如果你們有小孩了,我就對你家小孩比對自己親生的還親,直接讓你老公懷疑人生!」

「哇!你恐嚇我啊?看樣子,你現在已經好了是吧!」

「哪有這麼快,讓我再躺一會,這樣的感覺真好!」簡力閉著眼睛喃喃地道。

獨家寵愛,闊少的小嬌妻 看著簡力略帶些耍無賴的樣子,小薇心中還是挺甜蜜的,一邊繼續撫弄著簡力的頭髮,一邊道:「力,下個月,我們公司要在CD籌備一個分公司,到時候我可能需要跟著去那邊工作一段時間!」

「啊?CD啊?美食之鄉哦,這不是老鼠掉進米缸里了?」

「你就不關心一下我去那裡需要呆多久?」小薇假嗔地轉拍了簡力一下道。

「呆多久都沒事,我反正到時候就跟你一起去唄!」

「嗯?跟我一起去?你不用工作嗎?」

「工作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更好的生活么?你這麼漂亮,萬一一個疏漏,被哪個傢伙趁機插足了,那我找誰去哭啊?」

「你就對我這麼沒信心啊?何況我這次去的話,頂多也就半年的時間。」

「我是對自己沒信心啊!……小薇,有件事,我一直想告訴你,但是我怕如果我說了,我們可能……」簡力猶豫了片刻,決定將自己曾陷牢獄的事情說出來!

「嗯?你想告訴我什麼事?」

簡力明顯感到小薇撫在自己頭上的手沒來由的一僵,舔了舔嘴唇道:「我坐過牢!」

「啊?」

「我18歲的時候因為過失傷人,被判了十年,前年才剛剛出來……」說完,簡力靜靜地等待著小薇的反映。

BOSS寵妻太兇勐 小薇聞言輕輕的吐了口氣道:「那和我大致說說當時的情況唄!」

聽小薇的語氣,目前而言,還沒有不可還轉的跡像,簡力閉上眼睛回憶起了當年的情形!

「那年是1996年,那天正好是我18歲的生日,我和幾個同學在外面慶祝,喝了不少酒,在離家裡弄堂不遠的地方,正好見著三、四個社會青年圍著兩個女孩子,嘴巴不幹凈,還動手動腳,當時的我和喬斌兩個也算是血氣方剛的年紀,於是就衝上去了,沒想到的是那兩個女孩子其中一個正是我妹妹柔。如果那幾個社會青年就此罷手離開,也就沒事了,但當時的情況是我和喬斌兩個反過來被那幾個社會青年圍毆,我妹妹看見我們被打了,立即衝上來幫忙,卻被甩了個耳光,還被踢倒在地上。當時我眼睛就紅了,正好地上有塊石頭,我抓起來就沖那個打我妹妹的傢伙砸過去,應該是砸到他臉上了,趁著他捂臉的機會,我又撿起了那塊石頭,直接拍在了他的腦袋上,結果……那傢伙成了植物人!而我因為滿了18歲,按成年犯論處被判了十年。」

「可是這應該可以按防衛過當處理啊?不需要判那麼長時間吧!」小薇想了想道。

「當時那傢伙的親屬申訴說我用石頭砸的是那傢伙的後腦,這就說明當時的情況應該是他準備離開的時候,我又從背後襲擊的,這就不能算防衛過當了,而且當時我體內酒精含量超標,這就屬於酒後傷人,但最終法院判定為過失傷人,又考慮到當時的情況,做了適當減刑,這才判了十年,不然至少十五年以上的監禁。」

「像這種社會渣渣就該是這種下場!」小薇恨恨的道,「……」 不一會兒,剩餘的四位天使也被殺死了。

領頭的那名機械傀儡走到克里斯蒂娜的屍體旁,靜靜地盯著。

忽然,克里斯蒂娜的屍體詭異地飄了起來,然後被一團熊熊的烈火包住,等火焰熄滅后,一個極其漂亮的女人出現在空中。

「我眼前的這位陛下是誰呀?」,女人用手掩住小嘴兒笑道,緊接做恍然大悟狀,「我記起來了,原來是大地之神陛下,真是好久不見了。對了,您身後的那位陛下不會是星辰之主陛下吧。」

聽到女人的話,星辰之主從黑暗中走了出來,冷冷地說道:「泉水女神,好久不見了。」

「人家現在叫作銀月和泉水女神了。兩位陛下,你們為什麼要在這裡呀,不會是為了孫立成吧。」

銀月女神笑著說。

「孫立成是我的神選者,希望你放過他。」,大地之神冷冷的說。

銀月女神做出恍然大悟狀,可是緊跟著卻閃電般沖向了大地之神,右手直插他的電子眼。銀月女神的速度太快了,大地之神竟然沒有反應過來,等他再想躲避,女神那尖尖的指甲已到了眼前。

隨著一陣讓人牙酸的聲音,火星迸射,一柄長刀架住了銀月女神的指甲,原來是星辰之主出手了。

「老東西找死!」

失手的銀月女神暴喝一聲,一掌就將星辰之主打飛了出去。

此時,驚醒的大地之神也揮刀沖了上來,可沒交手兩下,便渾身冒著青煙被銀月女神打飛了。

看著在機械傀儡攙扶下勉強站起的兩位陛下,銀月女神大笑道:「就你們這樣的身體也敢跟我對抗,真是不知死活。不過,我現在要先去會會孫立成。乖乖兒的等我回來,咱們再好好討論一下關於神格的事情。」

說完,女神便扭身走進了地下要塞的主通道,留下了星辰之主等人面面相覷。

隨著女神進入地下要塞,地下要塞的警報聲大作,「警告,神祇進入,所有人迅速撤離。警告,神祇進入,所有人迅速撤離。」

看著不斷閃爍的紅色警示燈,孫立成愣住了。他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臉,無奈地對青龍說:「讓大家都撤退吧。機械傀儡是擋不住神祇的,不要讓大家再白白送死了。傳我命令,所有人立即趕往逃生艙撤離。」

說完,便自顧自的走向了神祇之心倉庫方向。

在通往神祇之心倉庫的電梯前,孫立成拿出了完好的自由之心,看了看這把精美的匕首,迅速輸入了密碼,然後苦笑著說:「終於還是走到了這一步,成了塔利班。希望我死後,能夠穿越回地球上,再見到小潔和寶寶吧。」

孫立成將匕首在腰間插好,對兩旁的死神之鐮說:「你們也走吧,地下要塞要覆滅了。記住,好好的活下去。」

見到高大的死神之鐮沒有回應,孫立成笑罵了一句傻子,無奈的搖了搖頭,便準備走上電梯。

正在這時,異變突生,兩旁的死神之鐮趁孫立成不注意,猛的探出觸手,將他緊緊地抓住。

「你們在幹什麼?」

孫立成大驚,開始一邊叫喊,一邊大力掙扎。

他的力氣是如此之大,不一會兒,死神之鐮的觸手上就傳來了金屬拉扯的摩擦聲。

就在孫立成即將掙脫的時候,一大團蛛絲飛了過來,立刻將他死死地纏住了。

「小白菜?」

孫立成看到小白菜、巧手先生和花背蜘蛛,頓時愣住了。

小白菜輕輕的走到孫立成的面前,俯下身從他的腰間拽出了自由之心。

孫立成一下子明白了,他大喊:「小白菜,你要幹什麼?把我放開。」

小白菜向孫立成笑了一下,然後扭身對巧手先生說:「麻煩你趕快帶老大離開吧,剩下的就交給我和青龍了。」

「渾蛋!我是老大,我是司令官,我命令你們放下我。小白菜,你不能幹傻事啊。」

在孫立成的叫罵聲中,巧手先生向小白菜和青龍揮了揮觸手,便扛起孫立成,和花背一起迅速向逃生艙跑去,而門口的死神之鐮則護送在兩側。

銀月女神在主通道中慢慢悠悠的走著,面帶得意的笑容,前面不時衝過來的戰鬥傀儡好似指路明燈一般,讓她順利找到了神祇之心的方向。

「有點兒意思,還要負隅頑抗嗎?」

女神隨手打碎了一架戰鬥傀儡,笑著看向了電梯大門。

正在這時,一名天使跌跌撞撞地從外面跑了進來。

「女神陛下,不好了,外面來了很多天使,他們要衝進地下要塞,我們快擋不住了。」

天使單膝跪地稟報。

「可惡的傢伙們,想來摘桃子嗎?」

女神皺了皺眉頭,厲聲怒道。

緊接著,她壓下怒氣,對旁邊的天使命令:「你下去看看。」

過了一會兒,天使發上來信息,神祇之心就在裡面,他已經把局面控制住了。

神祇之心倉庫中,包括青龍在內的五架戰鬥傀儡冒著青煙,四分五裂地倒在了地上,小白菜則一臉平靜的跪在天使的身旁,在他們身後,是三個高大的神祇之心。

此時的孫立成如同一個大號的蠶繭,被扔在一個逃生艙裡面。這種逃生艙好像一個玻璃大水桶,一旦封閉就沒有辦法打開。

伴隨著倒計時的電子音,外邊不時有逃生艙被發射了出去,而孫立成則哭成了一個淚人。

在他的面前,是一個光幕,光幕上,是小白菜的身影。

「老大,其實我更想叫你孫立成哥哥。我是那麼愛你,雖然我知道自己很醜,遠不如克里斯蒂娜和維娜漂亮,但從你救下我的那一刻,我便愛上了你。哪怕你不喜歡我,但只要在你身邊,我就覺得好幸福!」

「我知道你其實是關心我的,還特地為我配置了一種能讓我變美麗的神葯,我好高興啊。可惜沒有機會了,要是能讓你看一眼變美的我,該有多好啊。」

「不要怪巧手先生、青龍和花背他們,你不知道你有多麼重要。這個世界是如此黑暗,因為你,我們才看到了那一絲光明。」

「不要為我們悲傷,為了美好的未來,總要有人犧牲,更何況為了心愛的人去死,我心甘情願。只不過,以後不能跟你在一起了,我的心好痛啊。」

「沒有了神祇之心和銀月女神,你就安全了。其實我有一個小秘密,就是特喜歡你的一首詩:我相信自己,生來如同璀璨的夏日之花,不凋不敗,妖冶如火,承受心跳的負荷和呼吸的累贅,樂此不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