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是邱氏家族的秘術,乃是融合妖獸之精血淬鍊己身筋骨,若是一經功法催動,煉此法者便可轉變成妖獸之身,實力倍增,這種功法甚是詭異,若是能尋得更加高價的妖獸精血不斷淬鍊,那等實力將達到常人無法想象的地步,他們兩兄弟駐留天南戰域便是為了尋得那遠古虎豹的血脈,淬鍊幾身!」

隨著嘩然之聲響起,一些熟悉邱氏兄弟的見到邱虎那驟然迸發出來的妖獸氣息及身形的開始進行的蛻變后,忍不住高聲道。

「以妖獸之血脈淬鍊己身,這樣的功法可當真邪門啊!」

聞得此言,在瞅向那身形已經開始出現虎獸形態的邱虎后,百花門的修者不由舔了舔舌頭,露出滿臉怯意,這樣的功法比起他們百花門那些蠱蟲毒草之術,可是不知要恐怖多少倍了。

「妖獸之身,修鍊這樣的功法這不是變態么?」

一些貌美少女,不禁心生寒意,一想起如果修鍊此法身形凝變成獸就忍不住打了個哆嗦,若是這樣,那還是人么?

「唬!」

又是一聲虎嘯傳出,只是這一聲呼嘯卻蘊含了一股妖虎氣勢,仿若真虎降臨,氣勢之甚讓人心寒膽戰,滾滾音波震蕩開來,虛空中雲霧消散,掀起一陣漣漪波動。

定睛一看,卻見那邱虎身形已然不在,在虛空中一頭身形碩大,足有丈許之高,丈五之長的虎獸踏空而立。

呼!

妖虎眸光凶光綻放,壯碩的身軀仿若鋼鐵澆鑄而成,蒼勁有力,四肢前傾,充滿了一股爆炸性的力量,虎尾甩動時撕裂空氣,發出一陣陣破空之聲,凌厲的氣息擴散開來,讓得附近的修者都是忍不住連退幾步。

「這傢伙現在應該已經可以和那五道天府境的修者匹敵了吧!」張琨抿了抿嘴,呢喃一聲,冷冷的喝道,「我看你怎麼和這邱氏兄弟抗衡!

「魔虎變,這功法倒是不錯!」望著那頃刻間轉變成虎獸的邱虎,韓宇挑了挑眉,不由掠出一絲淡淡的笑意。

這樣的功法比起那些靠著封印於靈寶之中的妖靈血脈催發成的妖獸之軀顯然要強上幾分,這股氣勢本就源於修者,不會因此受到什麼氣機牽引,這戰力也就無形中提升了許多。

「他的氣息變得好強啊!」梁冬兒身形微微顫動,玉手忍不住拉了拉身旁的青年,靈動的眸子眨了眨滿臉緊張的說道,「你有把握應付他么?」

「五道天府境,不過比起真正的五道天府境卻還是差了些,要對付他便不難。」韓宇輕撫了旁邊那少女的青絲,旋即聳了聳肩淡淡的說道。

「哦!」梁冬兒眸光流轉時,依然是滿臉擔憂。

「小子,年紀輕輕就能將我逼到這個地步,你也算是個人才了,不過,你今天卻得為你的愚昧無知付出生命的代價。」

虎口露出那森白的獠牙,猙獰的人言自其口中吐出,無形之中讓得這個天際多了幾分詭異的寒意。

刷刷!

在邱虎話語落下后,山巔附近的修者都是不由停止了出手,將目光向著那依然滿臉淡然的青年注視而去.

顯然,眾人都想要看看,這個能將四道天府境修者逼得這般田地的青年,到底有著幾分能耐,可否能在邱虎這妖異的狀態下,佔據一絲上風。 「天南戰域真是卧虎藏龍之地啊!」

「此次,我等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現在就看他的了。」

注視那面色依舊淡然的青年,百花門的修者不由將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裡。

在見識到了邱虎展現出來的實力后,連黃鈴兒都是知道,饒是他全力催發那蠱王之蟲,都難逃安然遁離此間。

呼!

面對少女和眾人各異的眸光,韓宇面色淡然,挑了挑眉,手掌一番,身前碧光閃爍,煉域鼎便在眾人眸光的注視下憑空出現在身前,旋即滴溜溜一陣旋轉,一個丈許大小的巨鼎徒然懸浮於空,散發著一股晦澀的波動。

「呼!」

神識一動,磅礴的精神力傾注於鼎中,旋即一股可怕的精力波動好像井水一般噴涌而出,攝人的氣息擴散開來,頓時讓得那些充滿了戲謔的天狼盟修者眸光一凝,那顆心也是隨之咯噔一跳,一絲不詳的預感悄然滋生。

「好強悍的精力波動?」張琨眸光凝了凝,呢喃道,「難道是煉神者特有的法器么?」

「煉神者的法器么!」

眾人眸光一凝,視線落在那碧光訕訕的巨鼎,充滿了一股莫名的期待,對於煉神者的實力,許多人雖有聽聞卻是少有機會遇見,此時在邱虎全力出擊下,眾人倒是想看看那些被傳得神乎其神的煉神者到底有著什麼實力,可與之抗衡。

唬!

感受著那股強悍的精力波動,邱虎虎目一凝,有著一絲凝重湧現而出,當下不在有著一絲輕蔑之心,身形猛然一掠,便是攜帶著滔天煞氣,撕裂天際向著那青年狠狠撲去。

嗡嗡!

巨虎撕裂推薦,整個虛空都被那狂暴的氣息所震得一陣顫動,漣漪波動擴散開來,附近山巔崩塌,草木絞碎,不得一片狼藉。

堪比五道天府的氣勢方一擴散開來,就是讓得附近的修者都是將全身的神經繃緊了起來,那邱豹嘴角掀起一絲冷笑,同樣修鍊了此等功法的他,自然十分清楚自家兄弟此時的實力該是何等強悍。

雖說那青年實力不弱,可一番交手他們也是摸清了幾分,此子雖可以在四道天府境立於不敗之地,可若對付那五道天府境卻還差了幾分。

要知道四道天府境和五道天府境雖只有一線之隔,戰力卻有著一道鴻溝根本難以逾越。

呼呼!

破空之聲響徹推薦,隨後眾人的視線轉動,旋即就見到在韓宇身前懸浮的巨鼎之中有著無數道蘊含著攝人氣息的巨刃憑空掠出,一股彷彿可以侵蝕人靈魂的氣息,擴散開來,讓得眾人不禁頭皮發麻。

「這是什麼?」

「這氣息有些熟悉!」

一道道驚詫的眸光,立即落在那排列在空的瘴氣巨刃之上,隨後各方的修者眼角顫動,眸中都有著一抹駭然湧現而出。

虛空之中,五十道瘴氣巨刃排列成陣,氣息牽引之間有著一股無形的氣息當空籠罩而下,仿若可封鎖天際,使得下面的修者生出一股由心的無力。

這五十道瘴氣巨刃,每一道氣息都堪比那四道天府境的奧義修者,現在排列成陣氣息相連,這等氣勢之甚,此間誰人可擋?

「原來是有著此等底牌啊!」

「這就是煉神者的實力么?」

「……」

竊竊私語,隨著瘴氣巨刃的排列成陣后在山巔中擴散開來,那些原本對於此戰充滿了戲謔的修者,此間手掌緊握時,緊張不已,那顆心都幾乎要就此跳出,若是邱虎一敗,他們面對此人也是無能為力啊!

「給我斬!」

韓宇手訣引動,虛空中的瘴氣巨刃,在虛空中猛然一顫,旋即便是向著那猛撲而來的邱虎傾覆斬下!

「煉神者,竟有此氣勢!」

邱虎虎軀一顫,雙瞳注視虛空時那抹凝重不斷攀升。

「這小子是什麼人,竟然有此底蘊?」

就連一邊的邱豹此時也是感到滿臉的不安,眸光落在那深不可測的青年身上時,不由多了一分莫名的忌憚。

唬!

邱虎虎軀一震,旋即縱身一躍,充滿爆炸性力量的虎掌憑空一轟,赫然向著那些傾覆斬下的瘴氣巨刃攻擊而去。

轟!

虛空猛然一顫,一道絢麗的光芒,好像煙花爆炸一般迸發開來,旋即那可怕的漣漪波動也是海潮一般肆虐開來。

嗡!

在恐怖的氣息波動肆虐下,不遠處的山巔幾乎被夷為平地,煙塵漫天,附近的修者,身形掠動生怕被這可怕的衝擊力所波及傷到自己。

呼!

山巔虛空,疾風拂動,元氣浪潮肆虐開來,讓人頭皮發麻,絢麗的光芒迸發開來,讓人無法看清那爆炸的中心,到底結果如何。

然而,無論如何眾人卻是知道,這一戰,那驀然出現的青年已然佔據了上風,現在的韓宇可是身處元氣風暴之外,邱虎卻完全處於風暴之中,在這等可怕的元氣波動之下,饒是他催動魔虎變,只怕也是難以安然無恙,如此,勝負在無形之中已經可以得以判定。

「煉神修者竟然強悍至此,看來神體兩難以判定高下啊!」張琨身形一震將身上的元氣衝擊力卸去之後,瞅向前方的眸光一抹凝重不由浮現而出,雖說他實力不弱,可比起這催動魔虎變的邱虎后,卻有所不及,此時邱虎被逼得如此狼狽可想而知,若是他對上這青年後果如何。

「這小子竟有此實力!」

不遠處的邱豹砸了砸嘴,視線落在遠處那風暴席捲的中心,眸子中儘是驚詫之色,這等可怕的波動,就連他都難以保證在催動魔豹變后,能安然無恙。

「事情有些棘手啊!」

「不知邱管事可否有恙!」

天狼盟的修者都是抿了抿嘴唇,眸露擔憂,身形卻不敢向著那元氣風暴肆虐的中心靠近半分。

咻!

不待虛空中元氣風暴消散,虛空中一道破空聲,驟然響起,隨後一股晦澀的氣息波動隨著一道耀眼的光芒擴散開來。

「這是?」

「他要幹麼?」

徒然傳來的波動,讓得那些尚且處於驚駭之中的修者,眼角一跳,隨後眾人定睛一看,便是發現那名神色淡然的青年,手掌翻動,在其身前有著一面丈許大小,散發著古老氣息的古鏡詭異懸浮,那道耀眼的光幕正由鏡子之中迸發而出。

呼!

鏡子中玄奧無比的光幕迸發而出,旋即一股似乎可以逆轉天地精元的波動擴散開來,整個虛空猛然一顫,那些肆虐開來的元氣波動,頓時被這股玄奧的氣息所逆轉,向著前方的虛空反彈而去,掀起一片元氣可怕的浪潮。

「這些元氣波動竟然被他盡數抵擋了下來!」

「元氣餘波被反彈,那所反擊的方向似乎是邱管事啊!」

「這是什麼寶物,竟然如此玄奧能逆轉攻擊?難道也是一件至尊靈寶么?」

混元鏡中逆轉之力迸發而出,天狼盟的修者望著那些被逆轉而出的元氣波動,頓時露出滿臉震撼。

「這東西似乎能逆轉攻擊啊!」

黃鈴兒睫毛顫了顫,有些難以置信的說道。

「此人實在太過不可思議,在他手中的寶物,就連門中長老都少有啊!」旁邊的紅衣女子黛眉一蹙,說道。

「原本昨日所見的不過是他實力的冰山一角罷了…!」譚姓女子等人都是滿臉錯愕的注視著前方那青年。

砰!

被逆轉而出的元氣波動猛然轟擊在爆炸的中心之處,頓時和那些尚且未曾消散的元氣波動碰撞出一片絢麗的色彩。

唬!

一聲咆哮響徹天際,元氣爆炸中心那氣勢猙獰的魔虎身形猛然一顫,唳氣席捲震蕩天際,在其虎口之中有著血跡緩緩溢出,虎目之中,暴戾之餘也是不由多了一分驚慌。

「魔虎變,不過如此!」韓宇嘴角挑起一抹邪笑,旋即身若雷霆,掠過天際,直接破入那元氣爆炸中心,手掌猛然一道玄奧無比的掌印便是悄然凝聚而成。

碎魂掌!

厲喝聲落下,一道有著玄奧符紋流轉的掌印徒然出現在空,微微一顫,便是攜帶著一股攝人心魄的氣勢,向著邱虎轟擊而下。

嗡!

碎魂掌轟擊而下,附近空氣潰散,隨著掌印紋路擴散一股無形的封鎖之力頓時向著邱虎籠罩而下,大有要將之一舉封鎖的跡象。

唬!

巨掌當頭轟擊而下,邱虎身形猛然一震發出一聲震天咆哮,虎掌憑空一探,便是向著那詭異的巨掌撕裂而去。

「現在可是容不得你反抗了!」韓宇冷冷一笑,眸光徒然一凝,一道凌厲的光芒仿若雷霆一般,由其眸子中暴掠而出。

神識刺!

呼!

凌厲的光芒洞穿空氣,仿若閃電一般向著邱虎偷襲而去,其上所攜帶的可怕精神力壓迫讓人靈魂顫慄,那種震懾力比起碎魂掌絲毫不差。

「神識攻擊!」

邱虎眼瞳驟然一縮,倉促之下掌風一變,便是向著那道神識攻擊轟擊而去。

煉神者的神識攻擊,非同小可,若是稍一不慎便將留下致命的破綻,邱虎雖然在催動魔虎變后實力暴漲,卻依然不敢有所小覷,畢竟普通修者那靈魂可是最為孱弱的致命所在啊!

嘭!

神識刺銳利無比,仿若可洞穿虛空,然而在邱虎的虎掌抵擋下,依然就此潰散,迸發出一陣攝人的精力波動。

嗡!

精力波動擴散開來,雖然未曾對邱虎的靈魂造成傷害,卻依然讓得其身形略顯獃滯。

要知道,神虛小成境的元神已經十分強悍,此時韓宇憑藉著神識刺凝聚而成的攻擊,就算未曾得以偷襲成功,其上所蘊含的精力壓迫也不是普通修者可輕易抵擋。

「去死吧!」

邱虎這一瞬息的獃滯,雖然短暫,卻無疑給了韓宇一個最佳的出手機會,碎魂掌幾乎是緊隨著神識刺的潰散轟擊在邱虎那虎軀之上。 「還愣著幹什麼,快查查怎麼一回事吧!」從話語之中蘊含的情緒,聽得出來離仙非常不滿這些機修人員發現問題所在的水平。

「是!」三個機修人員立刻如臨大敵地跑到柴油發動機的機旁屏前,七手八腳地打開了櫃門,只見櫃門裡邊的各個控制模塊的面板、繼電器都完好無損,就是都停止了工作,保持在一個「假死」的狀態。

「這……這是怎麼一回事呀?」那個年輕點的機修人員大聲地問。

那個大鬍子「咚」一下敲了年輕點的機修人員腦袋一下,嚷嚷道:「我怎麼知道,快把檢修箱拿過來,查啊!」

「好……好的!」這個年輕點的機修人員這才如夢方醒地跑了出去,很快就提著一個大箱子「噌噌噌」地跑回來。

年紀大點的機修人員一言不發地「啪嗒」打開檢修箱的蓋子,從裡邊拿出一個萬用表,抽出正負極的指針測量了幾下,嘴裡立刻罵了一句「法克魷」。年輕點的機修人員立刻把腦袋湊過去,關切地問:「測量結果如何?」

年紀大點的機修人員把萬用表甩給了年輕點的機修人員,一臉無奈地說:「供電情況正常,運行工況正常,可這些繼電器就是不工作,你說這是不是活見鬼?」

大鬍子愣了一下,從檢修箱裡邊揀出一個螺絲批,大步流星地走到柴油發動機的機旁屏前,伸過去就準備擰下那塊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的面板,可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從所有人的腳底下發出一陣刺耳的轟鳴聲。

「嚶……」

這一陣刺耳的轟鳴聲讓所有人耳膜都漲得十分難受,尤其是那個定力稍微差一點的年輕點機修人員,已經有些恐慌地捂起自己的耳朵,藍色的眼睛裡邊透著驚懼的眼神。

大鬍子怒啐了一口,正想不顧一切地繼續動手,可就在這個時候,大鬍子居然一下子嚇得「哇」一聲跳起來。

「怎麼一回事,這麼慌張的?」離仙眉頭緊蹙地問。

「你看,你快看啊……」大鬍子瞪大一雙牛眼,另外一隻手顫抖著指著自己手裡的那支螺絲批。

離仙納悶地抬眼望去,只消一眼便駭得流出了冷汗!

只見此時,那支原來筆直的螺絲批那段金屬部分,已經變得彎曲,正以一個詭異的弧度顯現給在場所有的人。

那個年輕點的機修人員幾乎要抓狂了:「不是吧,這螺絲批怎麼變成這樣啊?」

離仙還沒來得及喝叱這個年輕點的機修人員,這時候機旁屏的光字牌忽然閃亮起來,一紅一綠地不斷變換著,伴隨著報警聲響,極度刺激著現場每一個人的神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