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是什麼?」

「津顏,你是不是瘋了?」

「螞蟻吃東西,你難道不知道嗎?」

「不,不對。」

明津顏蹲下身,驅散螞蟻看到一塊小小的麵包。

「祝林,南初過來的時候,有沒有帶甜品?」

「帶了的,和以前一樣,有蛋撻,麵包,餅乾。」

「那就對了,地上有扔掉的小麵包,很有可能是她故意的。」

明津顏大聲喊道,吸引大家的注意。

所有人都開始尋找麵包的蹤跡,果然明津顏的這一想法是正確的。

在第一塊麵包附近又發現另外一塊麵包。

這就是姜南初,即使在如此危難的情況下,她也會努力的釋放訊號,等陸司寒過來救她。

眾人一步步朝著小麵包的方向前進。

果然如祝林所說的那樣,姜南初並沒有離開明家,此刻她已經被魏管家帶到後院的山坡上面。

陸司寒與眾人趕到的時候,很有可能姜南初已經拼盡全力和魏管家經過激烈的鬥爭,她失去意識倒在地上,手腕上有一道大大的傷口。

而魏管家正在嘗試解開她的衣服,意圖不軌。

陸司寒怎麼可能還忍受的了,他直接大步衝上去,狠狠的一拳砸在魏管家臉頰上。

原本就已經年邁的老人,此刻被打的牙齒都掉落好幾顆。

但這樣根本解不了陸司寒的怒火,他恨不得直接殺了這個老不死的禽獸。

「三哥,三哥,不要衝動。」

「依照我看,魏管家極有可能是被人收買的,我們最重要的是抓出背後的人!」

盛雲帆怕陸司寒沒有理智,直接做出殺人這種錯事來,立刻上前阻止道。

陸司寒怒火衝天,並不擔心背上一條人命,但盛雲帆有一句話沒有說錯。

他需要人證,他需要證詞,可以定松本青山的罪!

「祝林,立刻將他帶走,好好審問!」

「必須撬開他的嘴,我要知道背後究竟還有誰!」

陸司寒死死咬著牙說道。

「是!」

「別說以後了,南初被割破的似乎是大動脈,立刻送她去醫院。」

明津顏一把扶起姜南初害怕的說。

如果是普通的血管,哪裡會流出這麼多血。

聽到這句話,陸司寒險些眼前一黑。

他立刻脫下大衣,將襯衣撕破成一條,緊緊綁住南初手腕,隨即打橫抱起她,往外跑。

趕到醫院的時候,姜南初臉色都已經接近慘白,體溫也在一點一點下降。

好在陸司寒從一開始就知道姜南初的血型稀少,所以很早在收集熊貓血。

儘管這樣在姜南初被推入手術室后,仍是不斷的有病危通知書傳出來。

整整一夜,明家所有人,戰盼夏,容幼儀通通趕了過來。

但是他們誰也不敢輕易靠近陸司寒,他們沒有見過這樣可怕的男人。

Boss好霸道:萌妻鬥帝主 明明他一句話沒有說,只是平靜的站著,但大家都知道他很生氣,他很難過。

他就好像已經被充滿氣的氣球,只要被針輕輕觸碰就會爆炸。

一旦手術內傳出不好的消息,無人能夠知道,陸司寒會做出怎麼樣瘋狂的事情。

清晨七點,手術才結束,醫生一出來,所有人紛紛圍上去。

「醫生,南初怎麼樣?」

「她沒有事情的,對不對?」

「送來的時候,急救措施很到位,這才爭取到生的機會。」

「目前暫時度過危險期。」

此刻醫生真正的猶如白衣天使,救贖整個明家,救贖所有人。

「三哥,你聽到了嗎?」

「小嫂子安全了,你說句話吧?」

盛雲帆轉身高興的對陸司寒說。

陸司寒無力的倒在牆壁上,重重松下一口氣。

但心中的怒火卻是一點都沒有少,南初受了這麼大的罪,他必須討回來。

在姜南初被推進病房不久,沈承與祝林一同臉色複雜的進來。

「先生,魏民雄醒過來后,我們直接對他進行審問。」

「目前已經能夠確定,究竟是誰在暗中操控這件事情。」

「是誰?」

病房內有很多人,沈承與祝林均不敢說出背後主使的名字。

「不用在意,直接說出來就好。」

「是——是議長閣下。」

「魏民雄說,所有的一切都是奉議長閣下的命令。」祝林輕聲道。

「混賬,你們在說什麼呢。」

「議長閣下是三哥的親生父親,他怎麼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你們到底有沒有認真辦事?」

「三哥,我看這件事情還需要重新調查,不能隨意定論。」

盛雲帆立刻開口勸說道。

陸司寒一顆心已經冷了。

盛雲帆眼中戰錚樺一直都是為國為民的好議長,他完全不知道戰錚樺對南初的偏見有多麼深。

但陸司寒清楚,他一直都知道父親不喜歡姜南初,卻沒有想到這一次會做的這麼過分。

之前在餐桌上面,他表面答應婚事,實際背後搞出這種惡毒的手段,甚至還要聯合松本青山。

陸司寒與戰錚樺的忍耐已經抵達頂端,他一把揮開盛雲帆的手,就要往外走。

「三哥,你不要衝動。」

「你給我滾開!」

陸司寒取出車鑰匙,直接朝著議長府駛去。

盛雲帆與沈承在後面將汽車開的飛快,也根本追趕不上。

陸司寒抵達議長府,門口警衛看到他,沒有阻攔。

陸司寒直接搶過警衛的手槍,將子彈上膛,往客廳走去。 沒走多久,在村長得帶領下就已經到了指定地點。

那是一戶人家,庭院很大,很空曠,門口圍着一大羣人在看熱鬧。

“就是這兒了,鬼婆就在裏面做法,你們在這兒先等一會兒吧!”

小八點了點頭,村子招呼着說完就轉身離去了。

小八跳腳朝裏面望去。

見裏面擺着一個臺案,上面豬頭、鵝掌、紅蠟檀香,供奉着一尊元始天尊大帝的尊像。

自那屋子正屋門口看進,見那屋內有一個身材佝僂卻行動敏捷的老太太!在裏面忽閃忽現。

那老太太此時手中居然捏着一大把點着的檀香,在屋內舞來弄去。

“哈哈?跳大神?!”小八忍不住心裏笑道。

小八躋身上前,拍了拍前面的一個人的肩膀,問道:“這位大哥,裏面這是在幹什麼呢?”

那人上下打量了小八一眼,但見小八那副慈眉善目的樣子,這才說了起來。

“鬼婆正在做法仂!”

聽到這話小八急了,道:“我知道她在做法呢,是因爲什麼呀?”

這時蘇夢妍和連城聽到聲音也是湊了過來。

這時那人看了他們兩人一眼,小聲對小八說道:“老吳家招拓麻仂!”

“拓麻?”小八疑惑。

“昂!對仂,對仂!是拓麻仂!”那人一臉驚恐戰戰兢兢的說道。

щшш◆TтkΛ n◆¢O

“拓麻是什麼呀?”小八追問道。

“咿呀,拓麻就是拓麻仂!還能似啥?!”那人不耐煩道。

這時小八瞬時急了,急忙問道:“那,招惹拓麻之後呢?他家發生什麼事兒了?!”

這時那人不情願的接着說道:“拓麻故意折騰他們人家!早上醒來,擺好的碗筷全都打翻,掛好的衣服全部落到了地上!甚至他們自己還看到,半夜那碗居然自己動仂!”

那人神神祕祕的說道。

這些話被蘇夢妍和連城等人都完完全全聽了個清清楚楚。這時候,蘇夢妍有些慌張起來,連連哽咽。

連城也是有些發懵。

只有小八,居然哈哈的笑了出來。惹來周圍無數譴責的目光。

“恁笑什麼仂?!”

那人責備道。

這時小八也是收起了笑容,說道:“咳咳,沒什麼,沒什麼!你們繼續!”

小八抱歉說着,從人羣中退了回來。

“哎?怎麼回事啊?你笑什麼?”

連城拉着小八,神神祕祕的問道。

聽到連城這話,小八又“噗嗤”的笑了出來。

“哎,你說呀,別隻笑啊~!”

“是啊小八,到底怎麼回事?”蘇夢妍也跟着附和問道。

聽到蘇夢妍的話,小八才慢慢地沉定了下來。

“咳咳,我跟你們說啊!屋裏那老太太在作妖呢!”

“作妖?”蘇夢妍疑惑的問。

連城也是一臉不解的樣子。

我在末世能吃土 這時小八接着說道:“咳咳,剛纔那人的話你們都聽清楚了吧?”

兩人點了點頭。

這時小八又說了起來:“遇到這種情況,一般都是小鬼在逗這家人!這老太太,跳的大神應該是曲樂步九段!”

“曲樂步九段?”蘇夢妍喃喃的跟着念出了口。

小八點了點頭。

“那是什麼?”連城疑惑的問。

這時小八又說了起來:“曲樂步九段呢,就是逗小鬼兒玩的!如果裏面那個是個成年死鬼還好,看着她這滑稽的樣子也許就走了,但是如果是個小孩兒,那麼這個大神不僅僅不會驅妖而且會招攬來更多的小鬼!”

“噢~”

兩人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那,那裏面是什麼鬼呢?”蘇夢妍着急問道。

小八聽後搖了搖頭,說道:“說實話我並沒有感受到鬼的氣息!”

“那到底是怎麼回事啊?”蘇夢妍疑惑道。

“那我看看哈!”

小八說着後退到了拐角處,藏在那邊,嘴中唸唸有詞,念起了口訣。

腹黑冥王的小邪妻 “爰有奇器,是生萬象,八卦甲子,神機鬼藏!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