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可是最後一擊了。」雲言君笑了聲。

「那是當然,目標是最強的那個。」

兩個人同時出招,然而卻不是對著殭屍,而是東邊小樓的陰影處。

雲言君和顧謹南的力量可不是那麼好接的,小樓坍塌的聲音如期而至,同時還掉出了個人來。

那是個披著寬大斗篷的人,身材幹扁瘦小,被斗篷完美的包裹著,看不出性別。

剛才那一下,雲言君兩人確確實實的看到斗篷人從陰影里蹦了出來。

雲言君手指動了動,斗篷人就被金色的光鏈捆了起來,「剛才就是你在操控殭屍。」

顧謹南掀開斗篷,入眼的卻是一個被打磨的異常光滑的木偶的腦袋,連一絲一毫的裝飾也沒有。

兩個人驚訝了一下,但僅僅是一瞬的時間。

「雲言君,你怎麼看?」

「真罕見,居然是傀儡師。」雲言君一把將木偶擊了個粉碎,連重組的機會都沒有。 「嗯,沒想到諸神還真的是什麼人才都有。」顧謹南摸了摸下巴。

做為古老家族之一,族內流傳的一些怪力亂神的東西還是蠻多的,顧謹南知道也正常。

「走吧。」雲言君淡漠的掃了眼滿地的木屑。

即使有這群殭屍做為發泄口,但是雲言君的心情卻在看到這個人偶之後變得更加煩躁。

兩個人上車,蕭奕像是什麼都沒看到,直接從殭屍的屍體上碾了過去。

回到紫金帝府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三點了。

入骨暖婚,霸道總裁放肆愛 小意在蕭颯的照顧下抵擋不住睡意已經睡著了,只是睡得並不安穩,嘴裡一直在喊著媽媽。

雲言君回來先是看了一下小意,雖然嘴上一直說著嫌棄這個兒子,但實際上還是很關心的。

「照顧好他。」雲言君摸了摸小意的腦袋,對蕭颯說道。

「我一定會保護好小意,請雲總一定要把夫人平安帶回來。」蕭颯鄭重的說道。

雲言君是收留他們三兄妹的恩人,不管怎樣她都希望他們好好的,而她要保證他們沒有後顧之憂。

「拜託你了。」

雲言君來到書房的時候,雲翊辰、洛茵、顧謹南、齊麟、齊顏、宮芊瑜、白宇、蕭奕、蕭瀧,所有的核心人物都已經全部聚集在了這裡,就等他一個。

上官燁有其他安排,不在,是視頻通話。

雲言君很自然的在主座上坐下,看向齊顏,「洛洛讓你帶了什麼話?」

齊顏點了點頭,但是並沒有說洛熙讓她帶的話,而是拿出一個文件夾,「老大在走之前已經把所有事都安排好了。」

「首先,我要說的事是關於之前那個陣法的,就是顧少發現的那幾張紙條。」

實際上,洛熙三個月前在禁術書庫里發現了一些有趣的東西。

那是一個陣法,但是那並不屬於禁術,只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傳送陣法,而且是很老的那種。

之所以會在禁術書庫中,完全是因為這個陣法與一種禁術實在是太像了,曾經就有族人因為繪製陣法錯誤,導致禁術發動而送命,這並不是一次兩次,所以這個傳送陣法就被放在了禁術書庫里積灰。

「顧少發現紙條的地方可能全部都有這個傳送陣法,而諸神可能是為了轉移我們的注意力,所以用這些類似於禁術的紙條吸引我們的注意力。」齊顏將洛熙的推測一一說出來。

這是在蒼族,洛熙還未進入禁地之前說的。

顧謹南發現紙條的這些地方並不是人員常駐的地方,如果在這些地方傳送什麼武器或者是殭屍之類的,很難在第一時間發現。

而且一旦這些地方的儲備達到足夠的量,整個地區就會被包圍起來。

「所以,洛熙的意思是讓我們分別守住這些地方是么。」顧謹南眯了眯眼,自己的地盤被別人盯上並且利用,真的會很不爽。

「是的,」齊顏點頭,「至於我們需要的武器,三個月前,老大已經讓燁少著手準備了,都是針對異能者特質的武器。」

屏幕里上官燁點了下頭。

「並且,夜氏也在幫我們疏通其他隱世家族,目前已經得到了其他幾個隱世家族的幫助。」

這樣,他們就有足夠的戰力面對那龐大的殭屍群。

「那麼洛熙呢,深入敵營?」其他的東西雲言君不在乎,他只想知道洛熙的情況。

獨愛迷糊甜妻 雖然洛熙一直都是不冷不淡的樣子,但實際上責任心比誰都強,不管什麼時候,她一定會把自己放在最危險的位置上。

「是的,老大準備直接從他們的內部進行破壞。」

諸神內部究竟有些什麼,沒有人知道,從來就沒有人見過,而且宙斯的背後還有人,不知道潛藏的危險還有多少。

未知的東西永遠是最容易讓人心生恐懼的。

看著齊顏緩緩點頭,雲言君實在是坐不住了,但是還沒站起來就被齊麟和白宇按了回去。

「你們幹什麼!」雲言君怒火中燒。

「雲總,老大讓我們告訴你,想要去找她可以,但是,不是現在。」齊顏嘴上這麼說著,其實心裡也是急躁的,擔憂洛熙的人不止雲言君一個。

雲言君沒有反抗,坐了下來,齊麟白宇也就收回了手。

「然後呢?」雲言君那雙眼睛彷彿要吃人。

「老大在離開之前在身體里打入了納米追蹤器,只要不離開地球,不管在哪裡我們都可以找到她。」宮芊瑜拿出電腦,上面顯示著洛熙的位置,就在新兵訓練營附近。

「而且,這個追蹤器還可以通過洛熙的體溫來判斷她的身體情況。」地圖上的點是綠色的,證明洛熙沒事,身體還是正常的。

「我們什麼時候才可以去找姐姐。」洛茵現在心裡也急得很。

「茵茵,你要駐守A市市區,哪裡都不能去。」

「為什麼!」洛茵有些生氣。

「這是老大的安排!」齊顏沒有過多的解釋,「另外,這是老大讓我轉交給你的。」

齊麟拿出一把冰藍色的細劍,上面還隱隱散發著寒氣,正是從深澗裡帶出來的那把。

只一眼,洛茵就喜歡上了這把劍,而且和她的屬性一樣,攻擊力可以成倍提升。

「這把劍有名字嗎?」

「有,澗淵。」齊顏拿出一張紙條,只有兩個字,是洛熙的筆記。

洛茵沉默了一下,「我知道了,我會守好的。」

「接下來就是與老大裡應外合,」齊顏看向雲言君的眼睛,非常認真,「老大就拜託你了。」

「還有,安排一起裡應外合的人還有楚易,至於特殊部隊的那些異能者,可能全部都有問題。」

齊顏的語氣很凝重,雖然那些人對楊易庭等人對他們還夠不成威脅,但是他們所處的地方可都是軍部精英的地方,萬一這些人也被操控,那難度也將會是成倍增長。

「接下來就是各位要駐守的各個地區……」

這場會議一直到凌晨六點才結束。

雲言君站在陽台上,看著遠處緩緩升起的太陽,耀眼的陽光漸漸驅散暗沉的夜色,就像是一個開始。

總攻即將發起…… 所有人在太陽還未完全升起的時候就已經趕往各自所駐守的地方。

雲言君手握方向盤,嘴角揚起一抹若有似無的笑意。

就在剛剛,齊顏告訴了他洛熙讓帶給他的話——

等我們回來就結婚。

這一句話比任何鼓勵和刺激來的都要有用,即便一夜沒睡,雲言君也精神抖擻。

當手機響起的那一刻,雲言君猛踩油門,黑色的跑車如一道急促的鐵箭般射了出去。

行動,開始。

凌晨的街市並沒有太多的人,不過零零散散的在晨跑的人,還有一些起大早打太極的大爺大媽。

馬路上自然也沒有多少車,也因此,雲言君的車速真的是快到飛起。

所有人只感覺一陣風突然從身邊劃過,瞬間就沒了蹤影。

車上有宮芊瑜做的導航,雲言君一路順暢,不過二十來分鐘就到了新兵訓練營。

雲言君沒有把車開進去,而是在森林外下車。

「在哪個位置?」雲言君按了一下耳中的微型對講機。

「東北方向七百米。」宮芊瑜言簡意賅,眉頭緊蹙。

電影世界大拯救 屏幕上原本靜止不動的綠點突然開始快速移動著,並且這一片區域的溫度在急速升高。

「雲總,情況有變!」宮芊瑜焦急的說道。

這不是對雲言君,而是對洛熙的擔憂。

雲言君飛快的向前奔走,神色凝重,不用宮芊瑜提醒,他也感覺到了腳下這一片土地的溫度在急速升高。

雲言君可以清楚的看到空氣中的火元素瘋狂躁動起來。

雲言君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對洛熙的情況越發擔憂起來。

……

「營長。」楊易庭敲了下門。

辦公室里的人說了一聲「請進」,楊易庭才推門而入。

辦公室里沒有什麼太多的擺設,除了辦公桌椅子和書櫃,就只有一張茶几和一個沙發。

「營長找我來有什麼事?」

楊易庭是在一個月前才歸隊的,再往前兩個月都在接受治療,齊顏不知道在他們身上做了什麼手腳,導致他們整體的身體機能下降了不止一個檔次。

直到現在,他們的身體素質也只是恢復到了一般士兵的平均水平。

營長笑容和藹,指了下沙發,「你先坐下,我有事情和你商量。」

楊易庭點了點頭,沒有多想什麼。

營長倒了兩杯水,一杯給楊易庭。

營長在楊易庭身邊坐下,「是這樣的,我看過你的報告了,你現在身體還沒有恢復,所以我打算讓你去訓練新兵,就當是調整一下。」

楊易庭皺著眉沒有立馬應下來。

營長也不急,手裡拿著杯白水像是在喝茶一樣,慢悠悠的。

過了一會,楊易庭才點頭,「好的,我具體什麼時候過去?」

「就今天下午。」營長從書櫃里拿出一份文件夾遞給楊易庭。

楊易庭看了一眼棕色的文件夾就知道,多半上面的命令早就下來了,不過是現在才告訴他罷了。

……

雲言君腳步一頓,沒有任何猶豫向後退去,速度快的甚至有了殘影。

緊接著,雲言君剛才腳踩的地方,一道黑色光束破土而出。

雲言君眯著眼,光束的能量向四周散發,樹木連根拔起,頓時一片飛沙走石,風起塵揚。

不過短短三秒,光束就開始收縮,到最後完全消失。

同時,這一片區域已經面目全非,地上還留著一個大洞,黑漆漆的什麼也看不到。

雲言君眼睛一亮,洛熙就在那裡,他能夠感覺的到。

洛熙在宙斯的追捕下四處跑走。

洛熙對她自己的速度還是很有自信的,她敢保證這世上除了洛茵沒有人能擁有比她還快的速度。

事實上也確實如此,宙斯確實不是人,只是一個很高級的傀儡。

這讓洛熙忍不住說髒話,她從來沒有見過像宙斯這樣實力強悍的傀儡,即使沒有異能光憑這速度和力量簡直就是無敵的。

因為宙斯本就是個死物,是殺不死的。

而且宙斯背上還背著那個比他還大的培養皿。

剛才還聊得好好的,沒想到這個肉糰子居然想要她的身體,兩個人瞬間就談崩了。

在這個時候洛熙才發現她聯繫不上嬰葵了,這就意味著她無法讓嬰葵實體化。

防身的武器沒了,她肉搏怎麼也不可能贏過宙斯這個用各種極品材料做出來的傀儡,肉體凡胎的她肯定是要吃虧的。

洛熙眼看著兩人之間的距離在不斷縮短,心知這裡是他們的地盤,對她非常不利,唯一的辦法就是打穿地面從這裡出去。

洛熙右腳輕踏牆面,一個旋身落在了地上。

洛熙突然停下,不明情況的肉糰子也同時命令宙斯停下腳步。

「終於肯停下來了,怎麼樣,你是逃不出這裡的。」

「你就這麼有自信?」

「哈哈哈,這裡可是專門為你建的牢籠,是為了壓制你的異能而使用了特殊材料。」

洛熙笑了一下,肉糰子策劃了這麼久無非就是為了讓她獲得黑暗異能,而他建設的囚籠想必就是為了抑制黑暗異能而存在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