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叫仙人撫我頂,結髮受長生。」

「還一掌碎天靈,我一巴掌拍碎你的天靈。」

沒好氣的說了林峰幾句,九叔接着跟他說這功法。

「我傳給你的這一個修行之法,名為借物役形大法,是我茅山最頂級的幾門大法之一。」

「雖然已經在茅山吃灰了好幾百年,但是絕對是最頂級的,之所以沒人修行,是沒多少人有資格。」

「鑒於你如此深厚的底蘊,我才傳你這一門修行大法,如果不是要求太高,這應該是掌門才能修行的幾門最高法術之一。」

「你就偷着樂吧!」

喝了一口林峰泡上來的茶,九叔白了林峰一眼。

「行了,該給你的東西都給你了,這麼長時間的長途跋涉為師也累了,先去休息了。」

說完之後,九叔神色之中也有着些許疲憊,畢竟這時候的趕路不像後世那樣是坐車。

單純走路幾百里確實很累。

將該收拾的東西收拾好,林峰將義莊的門關上之後就進了自己的房間。

畢竟他是野路子,儘管有着不少的基礎,但是真正的修行他還沒接觸過。

說實話,這時候的心撲通撲通的跳。

有種夢想成真的感覺!

如果有一個詞可以形容的話,那就是爽!

盤坐在房間里的林峰,開始仔細的閱讀腦海之中九叔留下的這一門修行之法。

不一會兒,林峰睜開了眼睛,對於這一門修行之法有些震驚。

同時也明白了後來九叔說的是什麼意思。

「怪不得師傅說,如果不是門檻太高,就作為只有掌門必須修行的幾門道法之一,這道法果然十分恐怖!」

「能夠借物役形,假借外物,這種能力幾乎能夠堪比身外化身,而且這還是其中的一個功用!」

「最恐怖的是能夠修成一個法相,在陰神境界便可白日出行,這着實有點兒恐怖了!」

林峰有些驚嘆。

被九叔補全高端知識的林峰,可是一位正宗科班出身的茅山道士。

陰神境界一般情況之下是不可以在白日出行的,畢竟白天太陽之火灼熱,容易把陰神灼傷。

只有度過一個雷劫的鬼仙才能白日出行,擁有種種不可思議的神通。

這件就是提前享受了更高等級的待遇,其中的差距簡直不可以道里計。

一步先,步步先的道理都懂。

明白了其中好處的林峰,自然便開始修行,第一步首先應該點燃胎光。

早已經被陰神境界的靈魂融合的林峰,很快便在心神之中點燃了一縷胎光。

胎光越來越明亮。

不一會兒便照亮了整個靈魂之海!

一條蛟蛇騰越而出,自九天之上盤旋環繞,一瞬間橫撲而下!

在林峰的靈魂之海之中化為一道熾熱的驕陽,熠熠生輝!

這是天門築基!

「再進一步!」

林峰想要破開驕陽化出陰神,就在整個驕陽馬上就要破開,一條神龍騰越而出的時候。

靈魂之海之中的那一道閃電標誌動了!

紫蒙蒙的雷電將整個靈魂化成的驕陽籠罩在其中,散發出令林峰發自內心驚恐的氣息。

不一會兒閃電消失,整顆驕陽變得更加的熾熱,也更加的雄厚,只不過卻沒有了更強大的力量化生出陰魂。

感受着靈魂之中的厚重,林峰眼中也出現了一絲瞭然。

「將靈魂之中的雜質剔除,使之更加的精純也更加的契合。

儘管沒有了更高的修為,但卻有了更加雄厚的根基。」

「這筆買賣,值了!」

萬丈高樓平地起,沒有足夠雄厚的根基,恐怕也修行不到最後。

更何況,陰神境界與天門築基對他來說相差不大,雖說他僅僅是天門築基,但是靈魂的本質卻是陰神級別的。

好歹那一條蛇也是能夠度雷劫的存在,哪怕失敗了,但是他的也經過本質上的變化。

所以九叔才有點兒酸!

畢竟,經歷了一番苦難,甚至生九死一生,九叔才在雷劫之中活了下來。

突然出現了一個能直接突破陰神的富二代。

而且還是自己的徒弟!

擱誰心裏誰能平衡?

「力量更加的自如了,甚至能夠做到分毫不差,再想想以前的運用簡直真是粗糙不堪。」

現在一分力能夠用上一分,甚至能發揮出兩分的作用。

但是林峰一想到之前自己的運用,感覺真是有點兒丟臉啊。

以前就像是一個孩童拿着大鎚,十分的力才能用到一分,非常的拙劣!

再看此時。

林峰的身上,在皮膚的表層形成了一層薄薄的薄膜兒,用手輕輕一撮,如同蟬蛻殼一樣,直接揭下來一層皮。

「洗筋伐髓,還是直接來了一個全身的蛻變?」

握著拳頭,感受着其中完全真實不虛的力量,林峰猜測著,自己的時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就在這時候,林峰的耳朵動了動,聽到了遠處的交談聲音。

「你聽說了嗎?村頭王二丫一家人全都死了,死的那叫一個慘呦。」

「我怎麼沒聽說?」

「不僅如此,張大柱也死了,咱村子裏可能招了鬼神。」

「啊?這麼嚴重?」

其中一個人大驚失色。

「那可不?所以才來找九叔。」

「快快快,那可得快點兒萬一讓我們碰到了,那還不也得死呀。」

……

接着,林峰便聽到腳步越來越靠近義莊,心裏確定了附近村兒里又發生了鬼怪鬧事。

不過看了看屋內。

九叔這時候剛剛睡一下,也不能去叫他,這麼累先讓他休息一會兒吧。

林峰眼中閃過一道精光。

師傅有急事,弟子服其勞,尋常鬼怪就交給我林大人吧!

正好剛修成大法,還想出去找人試驗一番呢,這下好啦,打瞌睡了,有人來送枕頭。 「我們好像在哪見過?」馬小玲問道。

陳煒聞言,頓了一下,直起身子,抬頭認真看了馬小玲一眼道:

「這位……馬小姐是吧,我從小就一直在內陸長大,還是第一次來香江,你應該是認錯人了。」

「是嗎?」馬小玲歪了外腦袋,皺著眉頭,也是覺得奇怪。

自己應該從來沒有見過這個人,可為什麼感覺好熟悉呢?

是在哪裡呢?

馬小玲拳頭抬起,敲了敲自己的腦袋,自言自語道:「難道是我最近修鍊給修傻了?」

作為馬家功力道行最差的一代天師傳人,她的修行天賦實在說不上好,從美國念完神學回來之後,才堪堪達到天師之境。

所以一直在姑婆魂魄的監督下刻苦修行。

平日里的生活就是修行、購物、捉鬼……

捉鬼、購物、修行……

日復一日,

……

天師在現代修行沒落時代,已經算得上是道行高深。

但對於馬家來說,

天師只是起點。

馬家告誡:只有成為天師,才有可能消滅將臣。

……

「小玲,你沒事吧,是不是不舒服啊,你以前見過陳先生嗎?」王珍珍走了過來,擔心的問道。

「沒事,應該是我認錯人了……」馬小玲朝王珍珍不好意思笑了笑,抬頭看向陳煒,大方的伸出手:

「你好,初次見面,我是馬小玲,做清潔生意的。」

陳煒放下燒烤,也坦然伸出右手:

「你好,我是陳煒,也很高興認識你。」

「陳先生是做什麼工作的?」

「沒有工作,家裡有錢,所以四處旅遊遊玩。」陳偉憨厚笑道。

「有錢人吶!」馬小玲眼前一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