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位大媽說的有道理,看著你也大概兩三百斤,這身價至少也是有兩三萬,這跟我們村的母豬相比,身價確實要高上那麼一點。」

此話一出,郭芙蓉氣的差點一口老血噴出,整個臉都扭曲的不成人樣。

武主星域 大媽?兩三百斤?和母豬相比?

「鄉巴佬!!說誰大媽呢!眼睛不好使不要出門!!我剛三十好不!!」

大媽,真他娘的好意思的說出口。

自己哪點長的像大媽的了。

一聽這話,周安噗嗤一聲,樂了起來。

「剛三十,哈哈,你可真有臉說啊。你瞧瞧你那張臉,鼻子是隆的,下巴是划的,眼皮是割的,除了你那對眼,還有點現實的感覺,其他那一點真實。」

周安可是擁有著金火神瞳,那全身上下,哪個零件是原裝的,哪個零件是原產的,那真的是一眼都望了出來。

再說,周安那引以為傲的醫學之手,即使不用金火神瞳,那也是看的一清二楚。

周安這噠噠的一頓說,郭芙蓉一下懵逼了。

那兩雙眼震驚而又惱火的看著周安,潔白皓齒,那是咬的咯咯之響。

郭芙蓉震驚的是,這個周安說的每一點,都是真的。要是那眼睛要是能做個手術放大,她恨不得把眼球都給換一下。

站在面前的不過是一個穿著破舊的鄉巴佬,現在居然是一點沒有差錯的將她臉上動刀的地方卻都說了出來。

更讓郭芙蓉擔心的是,她現在可是完完全全的不是剛三十,而是馬上四十的人。

要是讓沈冰知道,自己娶了一個將近四十的人,那肯定會果斷的放棄。

不行,一定狠狠的反駁一下!

居然讓一個鄉巴佬爬到自己的頭上,那還了得,一定好好的反擊一下。

可是那心裡的話剛到嘴邊,還沒有來得及開口,周安下一句話,活生生的讓她又給咽了下去。

「大媽,嘖嘖,不說我說你,你也這麼大的年紀了,還流過胎,要是這樣下去,那可是……」

後面的話,周安沒有完全活出來,而是露出意味深長的搖頭。

那站在一旁,怒氣騰騰的沈冰,聽到這話,那臉上的怒氣更加旺盛。

「郭芙蓉!!你居然流過胎!」

他一直認為郭芙蓉是個潔身自好的女人,沒想到會是這樣的局面。

先前還對周安很是惱火的沈冰,此時那噴火的眼眸,氣呼呼的看向郭芙蓉。

「沒有,沒有,冰哥,這個鄉巴佬瞎說的!」

郭芙蓉急忙開口辯解。

同時郭芙蓉的內心,也是相當的震驚,簡直是跟吃了一顆手榴彈一樣的震驚。

她和周安只是第一次相遇,但是這人一眼就望了出來。

如果要是為沈冰流過的胎兒,那沈冰也不會臉色如此的難堪。

但是這都是和外人在一起,不小心的。

此時郭芙蓉看著周安的目光,湧現複雜的神色,有著震驚、懷疑和疑惑。

他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居然知道這麼多。

「郭芙蓉,我就想知道,這些到底是真是假?」

沈冰陰沉著臉,如同那處在爆發的邊緣一般,漆黑如墨的眼眸,湧現出猙獰的神色。

沒等郭芙蓉再次開口,那周安嘴角輕佻一笑,又撂下一顆勁爆的消息。

「是真是假重要嗎?反正都不是你的。」

此話一出,郭芙蓉實在想上前撕爛周安的嘴。

可是周安懶得搭理郭芙蓉那殺人的目光,徑直的向著駕校里走去。

婊子配狗,天長地久。

這樣的人在一起,也是可以理解的嘛。

就在周安踏入順安駕校的時候,一個青春活潑的小女孩,大大的眼眸中流露出一絲的狡黠。

「沒想到這人會讓沈冰那傢伙吃虧,真是很有意思。以後有這人在身邊,那樂趣真的不少啊。」

女孩心中暗暗的感嘆道。

就在她在感嘆周安的睿智的時候,那路過的人,同時也是將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那清純的臉蛋,尚且充滿著稚嫩,但是讓人更加註意的是,那誘人的身材,魔鬼的區段。

論長相,這女孩不過是個十六七歲的清純少女,但是那身材,可是足以用傲人來形容。

那身材,別說是男人了,簡直是讓那些引以為傲的女人,都為之落寞。 「這女孩長得正啊!」

周安的反應何其敏銳?就在那姑娘看著周安的第一時間,周安便已經發現了這個姑娘。

更何況這姑娘長得眉清目秀,如此動人,其實在茫茫人海之中,也能夠第一眼吸引別人的目光。

當周安的目光落在這姑娘的身上時,整個人的注意力,頓時也被吸引了過去,正好也看到這姑娘正在看著自己。

周安的心裡頓時一陣臭屁:「這姑娘不會是看上我了吧?」

連忙低下頭,看了一下自己的打扮,隨後又搖了搖頭。

就我這副模樣,現在的這個打扮,別人躲著都來不及,你怎麼會有姑娘看上我呢?說不定只是個巧合而已。

還算昨晚有些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現在的打扮,根本入不了別人的眼,嘆了口氣,便朝駕校裡面走去。

而周安卻不知道,在他離開之後沒多久,那個姑娘便也跟在他的後面,大步走進了駕校。

「喂!有人在嗎?」

昨晚敲了敲門,可是裡面卻沒有人回應,周安便直接推門而入,同時向裡面大聲喊著,可是聲音在駕校裡面回蕩,也根本沒有人回應周安。

周安之認為自己的嗓門已經夠大了,就算是個聾子也應該聽見了,難道這偌大的駕校裡面都沒有一個人嗎?現在可是大白天呀!周安頓時感覺有些納悶。

外面前來學車的人都那麼多,現在正是生意旺季,按道理來說駕校裡面,應該時刻都有人接待才對,怎麼會沒有一個人呢?

心裡想著,周安便在辦公室里觀察起來,卻發現在這辦公室里原來還有這一個小小的包間。在這包間裡面,周安終於發現了一點動靜。

「可是……這動靜……似乎有些不太對勁啊!」

一聲聲古怪的聲音,從裡面的房間傳遞出來,落在周安的耳朵里,立刻就明白裡面發生了什麼事,但是感覺有些不好意思。

這尼瑪!大白天的也能遇到這種事。

現在的人真是越來越開放了嗎?還是說城裡人太能玩兒,根本不顧及這些呢!

原來,周安聽見的這聲音,似乎有些不太對應現在的時間和場景。

要知道,此時可是在辦公室里,而且還是大白天,竟然有人在裡面的房間,做著羞羞的事情。

周安的腦子裡頓時反應道:「像這種不可描述的事情,難道不應該放在晚上進行嗎?」

更何況,現在可是大白天,乃是練車的高峰期,外面還有那麼多人等著練車呢!而他們卻在裡面忙這些事情,簡直是太不膽大了!

可是聽這聲音……裡面那不可描述的過程,似乎已經到了關鍵的時刻,要不然動靜也不會這麼大。

就這樣闖進去,萬一打擾到人家,似乎有些不太好吧?

就在周安感覺左右為難,進去也不是,出去也不是的時候,裡面辦公室里的動靜,卻忽然戛然而止。

裡面正在關鍵時刻的兩人,好像已經感覺到外面有人來,所以中途暫停了一般。而沒過多久,周安便聽到,裡面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像是有人在裡面正穿著衣服。

唉,奈何周安的聽覺,實在太過敏銳,即使隔著防盜門,即使隔著一堵牆,依然將這聲音聽得清清楚楚,

這麼快就完事兒了?

害怕被對方發現,周安便想著還是先暫避鋒芒,退出去再說。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扇辦公室的大門,卻忽然被打開。

原來,在周安猶豫的這一點時間裡,裡面的人已經將衣服穿戴整齊,想要出來看看,到底是誰打攪了他們的好事。

就在大門推開的那一瞬間,一個中年男人,大腹便便,遠遠的看去就像一坨肉球一樣。

就是這樣一個中年男人,便出現在周安的眼前,而在他的身後,這是一個濃妝艷抹的女人,怯生生的站在他的身後,不敢露出臉。

尼瑪,做這種事情被人撞見,會不會有些太尷尬?周安的腦子裡,第一時間便反映出來這麼一個念頭,可是卻忘了自己此時的處境。

做這種不可描述的事情,還被人發現,當然會顯得尷尬!

只見那個肥頭大耳的中年男人,此時臉色拉的比牛皮還長,一臉的怒色,雙眼瞪著渾圓,死死地盯著周安。

若是眼神能夠殺人的話,恐怕此時的他,連殺了周安的心思都有。

尼瑪,老子正好在興頭上這個時候,忽然闖進來,你小子是專門過來搞破壞的吧!

肥頭大耳雖然沒有把話說出來,但是所有的意思卻都寫在了臉上,就差開口向周安質問了。

而此時的周安,則顯得一臉無辜,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只是無奈的嘆了口氣,意思已經很明白,像是在告訴中間男人。

「唉,我也不是有意的,誰知道大白天你們玩這麼刺激的。要不是有事,我也不想耽誤你們的大事不是?」

中年男人彷彿從周安的表情裡面,已經看懂了周安的意思。卻根本不予理會,扯開嗓子對周安問道:「小子,說吧,有什麼事情,說完趕緊滾蛋!」

尼瑪用不用脾氣這麼火爆?老子可是來學車的,不是都說上帝就是顧客嗎?有你這樣態度對待上帝的嗎?

原本周安因為打擾了對方的好事,在關鍵時刻將對方打斷,心裡還有些愧疚,覺得對不起對方。可是只是看到對方的這態度,周安瞬間改變了想法。

自己做的虧心事,竟然還如此理直氣壯!周安還是第1次遇到這種人!

而且別的先就不說了,在工作的時間,卻辦著這種不可描述的事情,簡直有些太玩忽職守,太不敬業了吧!

而且事情暴露之後,絲毫不覺得愧疚,反而拿出這樣一副態度,對待自己的顧客,就沖這一點,周安也得好好治治他的毛病才行!

周安的眼珠子一轉,心裡頓時有了想法,沒有回答,那肥頭大耳的問題,反而朝著肥頭大耳走去。 周安面帶微笑,直接來到那肥頭大耳的面前,往他面前的辦公桌上一坐。

肥頭大耳看見這傢伙這麼不識相,本來想要打他走,可這個傢伙竟然還坐下了。肥頭大耳,臉色變得更黑,對周安說道:「小子,有啥事趕緊說,我還在忙呢!」

「我知道你在忙。」

周安說著,一邊還向肥頭大耳,露出一個我懂的眼神,肥頭大耳臉色立馬變得有些古怪,看上去有些不太對勁。

那一副死魚眼看著周安的樣子,其中的怨恨已經到了極點。可是周安卻毫不在乎,一臉無所謂的樣子,不僅僅坐在肥頭大耳的面前,還把雙腳直接敲到了桌上。

「嘿嘿,你個死胖子,有把柄在我的手上,竟然還敢這麼囂張,信不信老子直接向駕校舉報你!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可是這個肥頭大耳,絲毫不在意,好像壓根不在乎這做這種事情的時候被別人發現,然後對周安馬上說道:「報考駕校的話,出門右拐,別在這裡煩我!趕緊去!」

「嘿嘿,可是我現在想找你談點別的事情呀!」周安笑了笑,輕聲說道。

肥頭大耳也已經感覺出來了,自己的事情已經被周安知道,卻是沒有任何的表現,反而直接暴怒,一把拍在了面前的辦公桌上,對周安大聲吼道:「臭小子,就算你知道了我的事情,又能怎麼樣,行不行?老子弄死你!」

喲呵!竟然還有這麼囂張的人,好像很久沒有人敢跟我說這樣的話了!

周安的人臉上的笑容,逐漸變得凝固起來,轉而換上了一絲詭異的微笑,嘴角微微上揚,顯得格外的陰冷。

然後對死胖子輕聲說道:「是嗎?我還真不相信,倒想要看看你想怎麼弄死我?」

「你個鄉巴佬,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不知道你答應我是誰嗎?在這裡,老子就算把你弄死,也沒人敢管!」

說話之間,死胖子竟然直接開始動手,一把向周安撲了過來,那一雙大手,就像一雙鉗子一樣,朝周安的肩膀,狠狠的抓了過來。周安臉上的微笑,卻沒有絲毫的變化。

這樣的肥頭大耳,看上去膀大腰圓,而且力力氣好像還挺大的,但是動作卻實在太慢了。在周安面前,根本沒有一點的殺傷力。

就在肥頭大耳即將撲到周安身上的時候,周安卻輕輕一閃,只是腳尖輕輕一點,屁股下的凳子變開向周圍挪了半米的距離,僅僅只剩下那麼一點距離,卻直接將死胖子的攻擊給躲了過去,讓死胖子撲了個空。

死胖子立馬撲了個空!那體重,起碼超過了200多斤,目測一下就像一座肉山一樣,可以想象,畫面有多震撼。

直接撲空,便是撲在了地上,頓時整個人在地上開始打滾,就像一個肉球,在房間里滾動,就連整個房間都開始震動。

這尼瑪,威力實在太大了!200斤的體重砸在地板上,也多虧著地板還算結實,要不然真有點吃不消!

看著那還在搖晃的天花板,周安頓時感覺有些心驚膽戰,這死胖子平時伙食夠好啊,在家大魚大肉,在外還要偷吃,竟然養了這麼一身的肥膘,真是有些浪費國家糧食!

不過,周安已經很長時間,沒有遇到像胖子這樣直爽的人了,竟然一言不合直接對周安動手,膽子倒是真不小。

還記得上一個敢這麼對周安動手的人,好像現在已經不知蹤跡,墳頭的草,應該也有一米多高了。也不知道,這死胖子有沒有這樣的想法,若不是因為這是在駕校裡面,而周安還想要拿駕駛證的話,管他誰的地盤,要不然周安還可以送他一程。

面對如此膽大的人,周安當然不會放過他,以周安的性格,那可是有仇必報,而且絕對不會,等到下一秒,只要是現在能動手的事情,絕對不跟他多逼逼。

周安面帶著微笑直接站了起來。

剛剛那一下直接撲了個空,讓死胖子屁股直接坐在了地上。可是把他摔得不輕,此時屁股上還傳來一陣一陣生疼的感覺,痛得胖子一陣齜牙咧嘴。

不過,在這駕校裡面,死胖子的勢力顯然不一般。

即便是此時看到周安不懷好意的向他走來,胖子也沒有一點害怕,反而勃然大怒,對著周安大聲吼道:「臭小子,竟然敢在這裡動手,信不信我現在叫10個保安過來乾死你!」

好嚇人喲!十個保安!

可是,林天別說是十個保安了,就是十個天兵天將也救不了你!

面對這些惡人,周安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直接抬起手掌,一股靈氣,頓時在周安的手掌之間匯聚。

周安現在好歹也是玄級強者,一身的靈氣極為厚重,幾乎已經化作實際,附著在周安的手掌就上來了,然後向著死胖子狠狠的抓了過去。

使胖子周圍的空氣,受到靈氣的干擾,直接凝固起來,將死胖子禁錮在中間,絲毫動彈不得,任憑那一身肥肉亂顫,卻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看著周安的手掌抓了過來。

直到此時,死胖子的瞳孔當中,終於露出了一絲恐懼的神色。可是此時卻已經晚了,招惹誰不好,就偏偏要招惹周安,那不是自己找事嘛!

周安嘴角的那抹微笑,始終沒有散去,猶如死神般的微笑,落在死胖子的眼中,給死胖子帶來無限的恐懼,將他內心深處的那種感覺無限放大,把他整個人都吞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