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轟!」

強大之氣,席捲整個山谷。

一瞬間,山谷內一道道妖獸怒吼聲響起。

為首的,是一頭四階妖獸,還有上百頭普通二階三階妖獸,是一個妖獸族群。

「吼!」

剎那間,山谷內熱鬧了起來,戰隊之威徹底爆發出來,蠻晟這個大塊頭為首,所向披靡,哪怕是四階妖獸,也能直接硬撼,殺氣滔天。

「蓬!」

「轟隆!」

以蠻晟為首的戰隊,這一刻超強爆發,蠻宏蠻泰二人一左一右輔助,呈現三角襲殺陣型,威力超乎想象。

肉身越強,所能承受的戰隊爆發力越強。

再加上葉焱傳授的特殊神通之法,讓這些人的爆發威力更強幾籌。

哪怕是初次展露,也幾乎給葉焱交了一個滿分!

山谷上方,葉焱靜靜注視著,眼中滿是喜色。

這一次,他是撿到寶了。

無敵戰隊,這一支或許能夠真正稱的上,他們的底子更紮實!

假以時日,一旦一群人都踏入金丹期,蠻晟踏入元嬰期,這一支戰隊真能屠戮出竅期高手,能成為葉焱的一張王牌。

山谷內,轟響不絕,怒吼聲不斷。

一頭頭妖獸被屠戮,為首的四階妖獸王者,更是狂吼不絕,發出不甘之聲。

半個小時后,山谷內安靜了下來,蠻晟等人氣喘吁吁,渾身是血,但臉上充滿了喜色。

半個月的指導,第一次運用而出,展現出了超強實力,哪怕是他們自己都難以相信眼前的這一幕。

換做以前,完全是相反的結果。

但是,就這半個月而已,他們脫胎換骨!

一頭四階妖獸,二十多頭三階妖獸,剩下的也都是二階妖獸,就這麼直接給屠戮一空了,沒有生還者!

這一刻,蠻晟等人所有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齊齊轉向身後半空中的那道聲音。

充滿了震撼。

然後,所有人齊齊躬身跪拜,充滿了敬意。

「感謝大人!」

葉焱輕笑,身形微動穩穩落在眾人之前。

「起來吧,這只是開始,你們有潛力更強,我為你們感到高興,不超過十年,我會帶你們殺入靈鷲國,為你們蠻族報仇!」葉焱沉聲。

「是!」一群人聽到這話,更是激動。

一提到報仇,一群人義憤填膺。

他們的族人,太多太多死在那裡。

甚至哪怕是現在,依舊還有一大批人在。

一想到這裡,蠻晟等人心中就百般不是滋味,臉上也帶著濃濃的猶豫之色。

「大人,我們能不能先去救我們的族人?」蠻晟沉聲開口,此刻也不再結巴。

修真者,結巴之人極少,蠻晟之前在礦洞內遭到極大的磨難,這才如此。

這半個月,葉焱一邊指導他們修鍊,一邊也在給他治療,此刻已然正常。

葉焱聞言,沒有拒絕。

「好,不過要從長計議,此事急不得!」葉焱沉聲。 一聽此話,蠻晟等人頓時大喜過望,他們等待的便是這句話。

剎那間,蠻晟直接跪地,其他人緊隨其後。

「謝大人,蠻晟代蠻族之人,叩謝大人,只要大人能帶我等救人,無論成敗,我蠻族願世代奉大人為主,永世不背叛!」蠻晟沉聲。

「永不背叛!」其他人頓時一個個的怒吼而出。

收拾好山谷內的戰場,有乾坤戒的好處是巨大的,極為方便,讓蠻晟等人更是對這位神秘大人佩服不已。

乾坤戒這東西,可不是什麼人都能擁有的。

他們族裡遭遇大劫,就和一枚乾坤戒有關係,被人窺視所致。

而後,一群人再度出發,專門對周圍的強大妖獸群體動手。

磨練!

瘋狂作戰,快速讓他們更加適應這種戰陣廝殺,適應這種戰鬥方式。

一邊戰鬥廝殺,一邊不斷變換陣型,偶然間更是直接分成十五個十人戰隊,在整片山林中活動,是廝殺。

一整天,葉焱的乾坤戒內多出上千頭妖獸,其中不乏四階妖獸,三階妖獸更是足足上百頭。

一群人,殺到渾身是血,渾身力竭之際,才算是罷手。

肉身力量的強大,帶給了他們更為強大的戰鬥力,持久力。

一群蠻族之人,殺伐起來,更狂野,狂暴。

骨子裡,他們就有著一種戰鬥的意識存在。

那種殺伐之氣,比葉亮他們身上更重一些,更狂暴一些。

戰鬥起來,讓人覺得心驚,讓人震撼。

一整天,葉焱都在跟隨,在坐鎮,不需要他再去指點,一群人做的非常不錯。

蠻晟幾人雖然看似木那憨厚,但卻不是真傻,在葉焱的調教下,這半個月早已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蠻晟,依舊是整個戰隊的首領,核心存在。

回到洞府內,所有人吞服靈丹,靜靜恢復起來。

一整天的戰鬥,整個戰隊一百五十人無一隕落,但絕大部分傷勢都不輕,關鍵時刻同伴以命相拼,救助同伴。

這也是戰隊的好處之一。

相比於單兵作戰的死傷,這種更安全的多。

一百多人化為一體,一榮俱榮,一旦出事,幾乎就是團滅的那種。

不過還好,暫時不曾出現那種大危機,眼下的局面都可以應對。

哪怕是四階巔峰妖獸,也被屠戮一尊。

他們的實力,可想而知。

安排好一群人在山洞內靜靜恢復,葉焱悄然打個招呼,直接離去了。

蠻晟的要求,他沒有忘記。

從他口中了解到那座礦洞的情況,葉焱悄然帶著小金直接趕了過去。

半夜時分,葉焱出現在靈鷲國範圍內,蟄伏在一座山谷周圍,小心警惕的打量著其中的情況。

小金更是早已盤旋在山谷上空,不斷的給葉焱帶來一些特殊的消息。

整個山谷看似不大,但從蠻晟口中,葉焱卻知道它的不簡單。

一座遮掩大陣,將整個山谷完全包裹在內,饒是葉焱也難以看清其中的情況,但根據蠻晟的介紹,葉焱知道其中的東西。

一座虛界頗為珍貴的雲母石的礦脈,掌控在靈鷲國的一個強族手中。

蠻族,也正是被這個強族覆滅的。

宇文氏族!

在虛界,能敢自稱氏族的,無一不是真正的強族,至少也要有幾位出竅期高手坐鎮的大族,底蘊都極深的那種。

「也正好,先清算一些!」葉焱眼中帶著一絲冷意,這個宇文氏族葉焱從目前靈珂口中得知不少。

靈鷲國王族最忠誠的屬下,典型的狗腿子,當年對靈珂葉修的追殺,這個宇文氏族也參與其中。

而且,葉修之前的重創,修為差點廢掉,也赫然是出自宇文氏族之手。

為此,在得知是這個宇文氏族的掌控之後,葉焱就更有興趣了。

兩天兩夜,葉焱潛在周圍,在小金的幫助下,終於勉強搞清楚這個山谷內的情況。

雲母石極其珍貴,這座礦脈也是宇文氏族的一處重要財富之地,其中的高手也不少。

一位出竅初期的高手,外加足足六位元嬰期高手。

其他金丹期,築基期的更有上百人!

可以說,整個礦脈固若金湯,其中的礦洞奴隸,超過兩千人,都是被宇文氏族覆滅的各個部族之人,以及強行抓的奴僕。

每日,整座雲母石礦脈都會產出諸多的雲母石,讓宇文氏族賺翻。

這一發現,讓葉焱眉頭微皺,和蠻晟介紹的有些不同。

幾個月前他們逃出來的時候,這裡並沒有出竅期高手坐鎮。

而今,其他元嬰期高手都還好說,但這個出竅期高手,難以對付。

「麻煩了!」葉焱眉頭微皺。

以眼下蠻晟等人的情況,對付這些元嬰期金丹期都綽綽有餘,但對付出竅期還不夠。

一旦貿然動手,到時候不僅人救不回來,他們也都可能會搭進去。

盛世軍寵:軍長送上門 葉焱不得不慎重以對。

幾日後,葉焱返回蠻晟等人駐地山洞,帶回了這個消息,一聽有出竅期高手坐鎮,蠻晟等人臉色也是微微一變,顯得難看起來。

他們現在是強大不少,但也沒有狂妄自大到能夠和出竅期廝殺的地步。

「那怎麼辦?咱們那些族人怎麼辦?」蠻泰不甘,對宇文氏族更是充滿了怨毒之色。

他的眼睛,就是在礦洞內被宇文氏族之人給刺瞎的。

「不能不救!」蠻宏也沉聲開口。

蠻族,之前也是一個大族,足有上萬人。

被宇文氏族屠戮后,還有兩三千人被抓,部分死在礦洞內,他們一百多人逃了出來,但還有上千人估計。

那些,都是他們的親人。

葉焱眉頭微皺,出竅期高手的威脅,很大很大,他必須慎重,不敢貿然而動。

「我再去打探下,看看那位出竅期高手會不會離去,只要他離去,咱們就有動手的機會!」葉焱思索片刻后,沉聲說道。

人心,極為重要,既然收服了蠻晟等人,自然可以由此徹底收服整個蠻族。

將那些人從礦洞內救出,也算是功德之事,更能報復一下宇文氏族。

葉焱覺得可行。

當即,葉焱再度帶著小金靠近雲母石礦脈附近,靜靜等待著,蠻晟等人則咬緊了牙關,瘋狂的磨練起來,想要變得更強。 終於,足足大半個月的時間,葉焱發現了一個規律。

坐鎮山谷雲母石礦脈的這位出竅期高手並非一直不動。

惹火999次:喬爺,壞! 每隔十天,就會外出一趟,小金悄然跟隨,這人直接返回靈鷲國宇文氏族的大本營,距離雲母石礦脈近三萬里的距離。

然後住上一晚,間隔一日的時間,會再度返回。

葉焱猜測,應該是將十天的雲母石送回。

而且,此人身上,應該是有乾坤戒這種寶物。

這讓葉焱心中再度大動起來。

乾坤戒這種好東西,那真是價值連城。

通天閣內,葉焱也打聽過。

哪怕是一枚最普通的,只有一間房空間大小的乾坤戒,也價值上億塊真元石,而且有價無市,很難購買的到。

而大空間的,如同葉焱手中的這種兩個足球場大小的特大類型的,在整個虛界都堪稱至寶。

數十億都難以尋到的。

而今這人身上出現一個,讓葉焱真的心中痒痒不已。

「心動啊!」隱藏在一個角落中,葉焱喃喃自語,充滿了興趣。

那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猶豫了很久,葉焱最終還是沒能忍住這個誘惑。

蠻族的人要救,人要殺,乾坤戒要奪!

同時,還要第一時間逃出,不能被宇文氏族給盯上了,否則後患無窮。

悄然間隱藏好,葉焱暗暗琢磨起來。

半日後,葉焱在礦脈千裡外尋到一處特殊之地,具有天然的遮掩氣息,葉焱隨即又忙碌起來,布置相應的遮掩陣法予以配合,正常而言估計哪怕是出竅期高手,也難以發覺此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