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輝,感謝你讓我恢復正常了。

如果你沒有及時趕來…那傢伙恐怕就已經得手了。

她變強了,兩條緞帶已經抑制不住她了。輝,你說,我今後該怎麼辦…?」

塔可對輝訴苦著,她的臉上寫滿了擔憂的神色。

「現在不是又加了一條緞帶嗎?在沒有想出更好的辦法之前,也只能先這樣了。」

因為剛才發生的事情,輝的臉色也不太好,但輝還是這麼安慰著塔可。

「嗯…不過…總感覺三條緞帶有點多了…有點礙事…

總之…我會小心一些啦…我會儘力不碰到緞帶的….」

塔可抬起手看了眼兩邊手腕上的緞帶,然後快速的又把手放下來了。

在處理好塔可的事情之後,輝也走到了一臉茫然的菌那邊,盯著菌的眼睛。

「祭司小姐,這件事從頭到尾都是你們的過錯。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你們不應該招惹我們中的任何一個人,特別是塔可。

那麼,你們打算用什麼來補償我們受傷的心靈呢?

而且,加上我們上次幫你們解掉那個怪物的費用,你們可是欠了我們一個大人情。

所以說,這下可不好辦了,你覺得,我們該怎麼處理這些麻煩事呢?」

輝這麼對菌說著,他知道,如果不讓這些祭司們付出代價,他們必將會做出更過分的事情來。 “你自以爲自己高不可攀麼?可以頤指氣使的鄙視所有人的自尊,你不配!你不過也只是個卑微的侍衛而已,就以爲高高在上了麼?!”秦守怒火滔天,剛纔那一幕深深的刺激到了他,貓娘在一旁委屈的流着眼淚,原本覺得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惹得秦守憤怒的扔掉了饅頭,原來主人是給自己出頭,貓娘留下了感動的淚水,小聲的嗚咽起來,自打記事開始,從來沒有人對她這麼好。

黑金武士一張臉陰沉的烏雲密佈,秦守這些話刺激到了他,他沉沉的開口:“你敢說我只是普通的侍衛,你是不想活了!”一股可怕的氣勢瀰漫,能量波動變成了颶風,吹散了地面上濃濃的積雪,這是他的鬥氣,漫天飄散的雪花彷彿被無形的屏障阻擋住了,彷彿一整座的山峯壓在了秦守面前,秦守胸悶的噴出一口血,雙腿顫抖,幾乎站立不住了,但是他開啓了寫輪眼,集中所有的力量支持自己依然倔強的挺立,寧死不倒下,一旦屈服,那麼他一生都要活在陰影之中。

“恩?”黑金武士有些意外秦守還能繼續站立,更是詫異的看着秦守詭異的雙眸,再次加大了自己的鬥氣壓迫,同時拔出了闊劍,沒人能看清楚他是怎麼揮劍的,速度快成了一道銀光,就連秦守的寫輪眼也只是模糊的看到了黑影,劍鋒森然落在了秦守的頭上。

“黑龍,住手!”後面傳來了那溫婉女子的喝止聲。

劍身陡然停下,來勢洶洶卻驟然停下,可怕的勁風吹蕩得空氣發出嗚咽聲,秦守的衣衫破損,皮膚皸裂,不過運氣好的是,黑金武士沒有繼續下殺手,秦守彷彿被抽乾了所有的力氣,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所有的知覺,仰頭倒在了雪地裏,昏迷不醒。

等他再次醒來的時候,自己已經身處一輛豪華寬敞的馬車之中,入眼處一片溫軟的粉紅色,這是喵喵軟塌塌的懷抱,秦守再熟悉不過了,喵喵給自己當了枕頭,自己倚靠在車窗旁邊,呼呼地睡着了,聽得出來馬車在繼續的行進着,但是卻感受不到半點兒顛簸,火爐洶洶的燃燒着,不知名的香料瀰漫出好聞的香氣,溫暖如春,秦守推開身上蓋着的狐裘被絨,有些迷茫的看着眼前的景物。

喵喵睜開惺忪的睡眼,看到秦守之後,驚喜的叫道:“主人,你醒過來了啊!有沒有感覺好一點兒?”

秦守這才感覺到身體沉重的高燒和傷痛全都一掃而空了,身體強健的如同壯牛一樣,更爲驚訝的問道:“我的傷勢怎麼好的這麼快,按理來說,內傷少說也要養上十天半個月啊!”

“那是當然了,爲了你用上了珍貴的龍涎香,要是好的不夠快,那纔是怪事!用在你身上真是浪費!”幕簾被拉開,風雪吹了進來,但是被黑金武士魁梧的身體阻擋住了,一個人擋住了風雪,側面可以看出他的強大,秦守看到這張欠扁的臉氣就不打一處來,“我可沒求你救我!”

“黑龍!你就不要跟這位小兄弟鬥嘴了!他只是個孩子……”那位端莊溫婉的女子一身高貴的綾羅和典雅的氣質讓所有人爲之着迷,輕移蓮步,款款的走了進來,優雅的落座,輕聲慢語的問道,“孩子,現在感覺好點兒沒?”

“謝謝大姐姐救了我!”秦守心存感激的說道,這位溫婉的女子看上去二十七八歲的樣子,頗有大姐姐溫柔和典雅的氣質,讓秦守如沐春風,心生好感。

女子輕輕一笑,有些歉然的說道:“是我的侍衛不好,給你造成了很大的麻煩,實在是很抱歉,我替他向你道歉……”

“不不不……這真的使不得!是我應該感謝大姐姐纔對,如果不是你的救助,現在我恐怕就已經餓死在接頭了!”秦守也有自知之明,連連道謝道。

黑金武士不甩好臉色看,冷哼一聲,沒有多說話。:

端莊女子搖搖頭說道:“雖然你只是個孩子,但是卻非常有自尊,那一句打死不吃嗟來之食讓我感觸很深,雖然我一直都在行善,但是始終照顧到他們內心最脆弱的地方,是你提醒了我……”

“人不可無傲氣,但不可無傲骨,這是我們家鄉的俗語警言罷了。”秦守謙虛的說道。

溫婉女子投來敬佩的眼神,同時溫柔的看着秦守,有些感慨的說道:“你身上有他的影子,一樣的倔強和傲骨……”

“是大姐姐的戀人麼?”喵喵小聲的問道。

溫婉女子似乎是想到了什麼,臉上露出傷感之色,黑金武士冷喝道:“這些事情不是你們該問的!既然身體已經沒有問題了,那就下車分道揚鑣吧,我們這次出來可不是遊山玩水的,不要耽誤我們的時間!”

秦守翻了翻白眼,沒有理會這傢伙,只是點點頭,認真坦誠的說道:“大姐姐,這次真的非常感謝你,我們也不會多打擾,但是請告訴我們您的名字,將來必定厚恩回報!”

黑金武士不合時宜的插嘴,冷笑的鄙夷:“就憑你們,也配說厚恩回報公主?別說笑了,或許一輩子都不可能再見,何談什麼報恩?”

溫婉女子搖搖頭打斷了黑龍的話,同樣認真的看着秦守:“你這個孩子我會永遠記住的,你也記住我的名字吧,我叫艾瑞莉婭,希望我們能有再見面的時候!”

“艾瑞莉婭……”秦守深深的記住了這個名字。

秦守既然已經恢復了,那也不好意思繼續賴在人家這裏不走了,馬車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離開了邊陲小鎮,竟然來到了一處溫暖如春的鋼鐵大城市,這裏城牆巍峨,守衛森嚴,寬闊無邊,人來人往,絡繹不絕,大街上綺羅飄香的繁華景象震撼了秦守。

我去1999年 “這是我們公主給你的!”黑金武士黑這一張臉把粉紅色的錢袋遞給了秦守,一臉不情願的冷眼看着秦守,喃喃道,“真不知道公主爲什麼對你這麼好!以後別再見了!小兔崽子!”

秦守對此笑而不語。

溫婉高貴的艾瑞莉婭揮手道別,拉車的馬兒比普通的駿馬還要大上一個塊頭,額生獨角,聖潔無比,身披龍鱗,片片閃爍着精光,身軀健碩,雙眼獨具慧光,血氣蒸騰,更爲奇異的是,它們竟然四蹄懸浮在半空中,踏空而行,這是什麼排場啊,那馬車雕欄玉砌,飛空神輦,震撼人心。

沒等秦守反應過來,黑金武士瞥眼不看秦守,揮鞭一抽,四匹龍鱗獨角駿馬一聲響徹雲端的嘶鳴,騰雲駕霧似的踏空而行,化成一道流光消失在了面前。

喵喵看的如癡如醉,喃喃道:“難道這是帝國公主的座駕麼?好大的排場啊!真是厲害!”

“希望之城?這不是人類帝國中央城市麼?怎麼纔不到半天的時間,就從邊境哪裏來到了這邊,行進速度太快了!”秦守瞪圓了眼睛,要知道秦守粗略的計算過人類蒼月帝國的本土面積,比起地球的華夏來,還要寬廣數倍,但是就這麼短短的半天,比坐飛機還要快,橫亙了半個帝國,可見那些龍鱗馬的行進速度,踏空而行是多麼的給力啊!

說多了什麼都是虛的,實實在在的落在手裏的金錢纔是最真實的,打開香囊錢袋一看,入眼滿當當的都是金幣啊,數了數少說也要一百多枚,簡直是晃瞎了24k鈦合金狗眼啊!秦守內心一陣激動,這要是回到了華夏,賣了這些金幣,少說咱也是個百萬富翁了,怎麼着每天一包辣條的土豪生活是跑不了!

“走吧,跟在我的後面,我帶你去住最好的旅館,在這城市裏面安定下來!”秦守志得意滿的說道,貓娘歡天喜地的跟在秦守後面,屁顛屁顛的模樣就好像跟屁蟲似的亦步亦趨。

然後……秦守快哭了,一百金幣在希望之城這樣的大城市裏面根本翻不了多少浪花,貴族一頓奢華的午餐都要上千金幣,本來想要在這裏買套房的秦守頓時淚流滿面,坑爹呢這是,最便宜的民宅都是萬枚金幣起家的,好嘛,前世坑爹的買不起房,現在穿越了,還是買不起啊!

最終無奈只能選擇租房住旅館了,但是豪華的旅館多不勝數,希望之城面積宏偉寬大,就算是乘坐馬車行進兩天兩夜都未必能從最南方走到北城門,秦守饒了半天,見過的最便宜的高檔旅館都是每天二十金幣起價的,秦守頓時淚流滿面,沒辦法,人窮志短,吃點兒好酒好菜都要擔心金幣一不留神就花的乾乾淨淨,秦守深切的體會到了穿越的艱辛,誰特麼說在異世大陸好混的?

“奢華海洋體驗情侶套房,體會浪漫奢華的愛情,每晚只要七十金幣,就能留下快樂而又美好的回憶~”熱情洋溢的店主面帶笑容的介紹自己的房間。

秦守黑着臉說道:“我只是路過打醬油的……”

轉身就走,熱情洋溢的老闆臉色一變,不屑的哼哼:“窮光蛋也學人家貴族開.房?”

“叮~~提示,宿主9526獲得2點信仰力……”小米的聲音提示道。

對此秦守見怪不怪了,但凡是認識秦守的人,都會給秦守加一點信仰力,算是初步認識,在背後議論秦守,誇讚也好,咒罵也好,不分好壞的再加一點信仰力,運氣好,如果一羣人都在罵,那麼秦守的信仰力還能繼續升高,一天到晚下來了,高檔旅店住所沒找到,丁點兒伙食沒入口,偏偏信仰力陡然多了一百二十點,這信仰力來的真是詭異啊。

秦守只能苦中作樂的安慰自己,花上半個月在這城市轉上一圈,恐怕自己的信仰力就能直奔一萬去了,然後就直接能學習雷遁·千鳥了……

(不要急,不要急,既然c級忍術大禮包都有了,那麼各位所期待的戰鬥場面馬上就開始了!求收藏,求推薦,求宣傳啊~~~今天四更,相當給力,求推薦!) 「你覺得,我們該怎麼處理這些麻煩事呢?」

輝這麼質問著菌,但菌卻因此而要緊了嘴唇。

很明顯,菌並不喜歡被人脅迫,她也不願意輕易就對輝妥協。

可是,照目前的情況來看,菌除了對輝妥協之外,再無其它選擇了。

「這次是我們的不對…所以…你想讓我們做什麼…我們會儘力滿足你們的要求…」

菌這麼回應著輝,而周圍這尷尬的氣氛讓菌沒敢直視輝的眼睛。

「塔可,你有想要的東西嗎?」

輝在聽了菌的話后,轉而問了塔可一句,他想先讓塔可提出要求。

「我沒有什麼特別的要求…輝…我想…我們還是儘快離開這裡吧。

既然這裡不歡迎我們…留在這裡只會讓雙方都產生困擾…」

塔可說著,她有些失望的看了菌一眼,然後很快就把目光移到了輝身上。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塔可。

可如果我們現在就走了,豈不是便宜他們了?所以,我們至少還會在這裡住上五天。

不過你放心,接下來我會陪在你身邊,不會讓他們任何一人傷害你。」

輝安慰著塔可,他同時也將手放在塔可肩上,治癒了塔可的傷口。

「還痛嗎?自從你剛才拒絕了我的治癒時,我就感覺有些不對勁了,畢竟塔可你可不是傻到放棄治療的人。」

輝見塔可身上的傷口在白炎的效力下癒合了,他也就鬆了口氣。

「笨蛋…輝…說出那種話的人可不是我呀。

不過,我想換個房間,我無法繼續和這傢伙住在一起了。」

「塔可,你和我們不一樣,你不能和我們擠在一起。

不過,你說的倒也有道理,既然發生了這種事情,我也不放心你和這傢伙住在一起了。」

輝並沒有對塔可的話做出明確的表態,他這麼說著,陷入了短暫的思考之中。

「那我就搬出去吧…讓塔可一個人住在那件屋子…這樣你也能放心了…」

就在輝思考的時候,菌提出了這樣一個解決方案。

只不過,菌的方案在一瞬間就被輝拒絕了。

錦鯉熟能生巧 「你不能離開我們,祭司小姐。

如果沒有你在我們身邊,你的同伴們估計會做出更過分的事情。」

輝這麼回應著菌,而在此時,輝突然間想到了一個不錯的解決方案。

「這樣吧,你把我們安置在一處擁有多個房間的大屋子好了。

如此一來,就可以解決眼下的住宿問題了。

我不能讓塔可繼續跟你住在一起,但也不能讓你脫離我們的掌控。」

輝這麼提議著,他盯著菌,想看看菌究竟會怎麼回答自己。

「好吧…我同意你的提議…不過…你只對我說這些可沒用…

你需要和大祭司說明情況后…才能換到一處空間相對較大的建築里。」

菌沒有反對輝的提議,而當她這麼對輝說時,她手臂傷口處卻傳來一陣劇烈的痛苦。

而這痛苦之所以加劇了,是因為此時吹來了一陣塵風。

這風裡含著些許沙塵,正因為這些沙塵的摩擦,菌傷口處的痛苦才加劇了。

這種痛苦痛得菌眯起了眼睛,她想捂住自己的傷口,以避開周圍的風塵。

可是,當她的手接觸到傷口時,傷口處的痛感則更加嚴重了。

「抱歉,你身上的傷痕全因為你自作自受,我無法為你治癒身上的傷痕。」

輝掃了一眼菌手臂上那觸目驚心的傷痕,有些不適的咽了口唾沫。

不過,輝卻不打算為菌治癒傷口,畢竟菌率人傷害了塔可。

「引我去見你們的大祭司吧,我需要和他談談今天的事情。」

輝並不打算繼續在這裡廢話下去了,他決定去做些真正能解決這一切的事情。

但還沒等輝轉身離開,殤就趕到了這裡,雖然他來得有些遲了。

「看來你已經處理好一切了,輝。 全能大佬又被拆馬甲了 我只想問,塔可還好嗎?」

殤沒有廢話,他直奔主題問起了塔可的事情。

沒有錯,殤也是被之前那股熱浪被吸引到了這裡,他也以為塔可陷入了暴走。

「塔可沒事,但塔可之所以差點陷入暴走,是因為這些祭司們想要通過傷害塔可從而逼我們離開。」

輝簡單對殤說清了這一切的來龍去脈,然後無奈地看了菌一眼。

「所以說,幕後主謀是這個祭司小姐嗎?

這就很有趣了,沒想到祭司小姐還有這樣陰暗的一面呢。」

聽了輝的解釋后,殤這麼吐槽著,而他同時也靠近了菌,捏住了菌的肩膀。

「你知道嗎,剛才我想出了一百種讓你化成灰燼的方式。

也許你並不知道我具體有多強大,才做出了這種愚蠢的事情吧。

不過,不知道就應該問呢,祭司小姐,我想你應該知道這個道理。

除非,你想親眼看到我的真實實力。」

殤這麼威脅著菌,他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最終,殤還是鬆開了菌的肩膀,並沒有傷害菌。

「殤,我們需要找一趟大祭司,說明這裡的情況,我不放心讓塔可和這傢伙住在一起了。」

「隨你好了,輝。」

對於輝的話,殤並沒有多說什麼。

於是,幾個人就動身去找大祭司了,他們和大祭司說明了剛剛發生不愉快之事。

而那大祭司自知理虧,也就沒有刁難輝等人,反而同意了輝換房間的請求。

很快,輝等人就從大祭司那裡出來了,準備前往安排好的新住所。

在回去的路上,輝注意到菌的情緒很低落。

但輝卻並不同情菌,因為輝知道,如果菌得手了,那菌此時就會是另一副模樣了。

不過,雖然輝不打算安慰菌,但他卻突然想到了一些要對菌說的話。

「菌,你是怎麼看待你妹妹的?」

「那傢伙犯了錯…就必須受到懲罰…我不會同情她…

但是…雖然她犯了錯…但她依舊是我妹妹…作為她的姐姐…我也會承擔相應的責任…」

聽了菌的話后,輝思考了有兩秒鐘。

「所以,你的妹妹對於你來說,就只是一種不得不背負的責任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