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劇
  • 0

「走!」陸鴻眼角閃過一絲輕笑,「先把寶玉的事情給我送清楚!要不然,明天我就如你所願,帶你一同去見城主,看他如何懲治你吧!」

說著陸鴻又是一劍刺去,影豹朝邊上陡然一躲,可誰知這竟然只是虛招,很快陸鴻快速騰空而起,便是用力的朝著影豹一腳踢了過去!踹得他苦叫連天,然後摔在地上!

「啊!」影豹慘叫著。

陸鴻穩當的落在地上,看著影豹的樣子,只是輕輕一笑。

「這下你認輸了吧?」

「呵呵,認輸!」

「怎麼,你還要頑抗到底?「

「要是沒有兩把刷子,我怎麼敢有膽子前來坦然的應付我們長安的兩位神捕呢~~!」說著,影豹擦了擦嘴角的血,坦然站了起來。

「你還想幹什麼?」

「陸捕快,你要是真有本事,接下來就好好的接招吧!哈哈哈!」

說著,影豹又是扔了幾把飛刀出來,然後快速的轉身逃跑了。

「想逃!?」

陸鴻說道,然後便快速的將飛刀再次斬落,接著快速的追上前去,中間二人不免有相鬥一番,

直到一會兒之後,追著追著他們就回到了剛開始的那座青樓。

在青樓上方偏閣之處,影豹被陸鴻追的大汗淋漓,在那裡扶著欄杆正想歇一會兒,但是見著陸鴻又追了過來,便是咬咬牙,直接從腰間掏出九鏈鞭,用力的將窗戶擊碎,然後快速跳了進去。

這時,陸鴻便是到了。

「他進到裡面去了?」

陸鴻將窗邊雜物清理掉,然後從樑上取下一盞燈籠,借著火光照在窗邊看著裡面,似乎是放雜物的空屋子。

「他進去這裡面幹什麼!」

說著陸鴻便也是跳了進去,剛剛落地走了兩步,便是好像碰到了什麼機關。

一陣騷動之後,突然他的頭頂便是一個巨大的鐵籠掉了下來,眼看就要把他罩住,陸鴻卻是不緊不慢、從容不迫,迅速躍起,抓著鐵籠的一處鐵柱,用力的讓其傾斜變了方向,在用力的拉扯住。

然後他眼角的餘光在四周掃了掃,看見一處角落裡有影子在動。

「哼~~!」

陸鴻輕輕一笑便是右臂上用力運起內力,將鐵籠握住,再用力擲出去,接著又是落地蓄力躍起用力便是一腳將鐵籠踢了過去,隨之便是猛烈的撞擊聲,還有一個人的慘叫聲。

「啊!痛死我了!」

一陣慘叫聲過後,霹靂扒拉之間,影豹從雜物堆裡面鑽了出去。

「呵呵,到底是陸鴻,厲害!」

「怎麼,你還不服?」

「當然不服!」影豹斜著眼睛說,「你別想我就這麼輕易的認輸,就算你武功高強、智謀過人,今天,我也絕對要讓你輸得一敗塗地!」

「呵~~!口氣到不小,那就來吧!」

說著陸鴻轉動劍鋒將劍單手放在身後,左手握拳放於身前。

陸鴻輕笑著,眉宇之間的竟是顯露著他的英姿颯爽!

影豹被陸鴻逼得無路可退,想著自己精心布置的機關必然用不上了。

「知道這傢伙厲害,可沒想到這麼厲害!真是失策……」影豹說著心裡已經有了別的打算。

陸鴻瞧著他的樣子,眼睛一利,再次轉動著劍鋒,直接箭步上前朝著影豹刺去!影豹見狀,心中無比慌亂,想著只好那樣了!

他快速的揚起九鏈鞭朝陸鴻打去,陸鴻快速躲閃,影豹在起身一躍之後轉力換向,將陸鴻的寶劍纏住,然後用力往回拉,陸鴻見狀便是在下意識中用力抓住了他的九鏈鞭,然後十分用力的拉著。

影豹見狀,暗道一聲「好時機!」

接著他便俯身去,在手掌上凝聚起一股強大的力量,然後用力的朝地上打去!

隨著「轟隆」一聲,地板便盡數裂了開來,陸鴻見此心中不免有些慌,影豹暗笑有添了幾把火。

於是在這頃刻之間,地板碎裂了!

「啊!」陸鴻措不及防的掉了下去。

影豹自然也掉了下去。

掉下去了便是下一層樓,陸鴻和影豹落在了一間屋子裡,這屋子裡點著燈火,富貴雅色色調艷麗,四周撒著花瓣飄著陣陣芳香,想來必定是哪個當紅的花魁的房間。

「這是……」陸鴻順勢起身望著四周,正想把落在地上的劍給撿起來,前方瞬時飛來幾道飛鏢,陸鴻便快速躍起雙手運力,聚著一股風將飛鏢擋下,擊落在一邊。

正當這時,陸鴻頭頂有落下一個鬆開的布包,布包落在陸鴻背上,裡面裝有的粉色的粉末瞬間灑了出來,還有香氣瀰漫在空氣裡面。

「額……咳咳!」

陸鴻揚手將那些奇怪刺鼻的粉末弄開,睜開眼睛看著自己前方站著一個人,正想起身。

「額……」

正想起身,他卻莫名感覺腦袋在一陣刺痛之後有些頭暈,四肢也很無力,只能勉強俯身撐著地上抬頭望著前方。

「哈哈哈哈!」前方那站著的女子瞧著他竟然大笑了起來。

陸鴻定晴一看,竟是溫香!

然後再往她脖子上看,靈玉還穩當的掛在她脖子上,閃著光芒。

"陸鴻捕快,你可是來尋找這塊寶玉的?"溫香取下脖子上的靈玉,在陸面前晃了兩下。

陸鴻只是微微輕笑,沒有說話。

一邊的影豹大笑著,道:哈哈,陸鴻,讓你自大妄為,敢挑戰我影豹,這就是你的下場!哼~!"

"不過我說溫香你這軟骨散勁兒也太大了,弄得我都有點頭暈了啊……"說著影豹不禁揉著腦袋。

"好了閉嘴!"

溫香瞪了影豹一眼,然後轉過頭去,看著陸鴻,馬上擺出一副溫和的笑容,便是道:"哎呀呀,陸鴻捕快還真是好相貌!叫小女子不禁好生心動啊~~~你不知就想來找靈玉嗎?何必這麼大費周折呢?只要來找小女子,順便陪我說說話,賞一番風月,我就也許會給你了,不是嗎?"

說著,溫香眨了眨她那風情的雙眼,倒真是風情萬種。

不過只可惜,陸鴻不喜歡這女人。

陸鴻笑笑,道:"既然如此,那麼姑娘可否把靈玉給在下?"

"唉!那可不行,你還得陪我玩會兒呢怎麼能就這樣給了呢!"說著溫香就從一邊拿了些東西然後朝著陸鴻走過來。

影豹在一邊肆意的笑著。

"別怕,這不是別的東西,就是迷情丹而已啦!呵呵~!"

"什麼!"陸鴻驚叫一聲,不禁面露著恐懼之色。

"哎呀你那個樣子看我幹什麼,這不可怕的啊!我只是很喜歡你,想讓你也喜歡我啊!"

"可我不會喜歡你……"陸鴻一陣煩悶的在心中暗道。

陸鴻瞧著這樣子,心中不禁慌亂一陣,緊咬著唇齒只是繼續努力運動著右臂的內力。

"額呵呵,別害怕嘛!"

正當溫香朝著陸鴻一步步走開的時候,陸鴻突然右臂凝聚起一股強大的內力,然後捲動起風來,朝著溫香處擊去,一陣劇烈的聲音響起,許多的柜子椅子順勢倒了下去,發出聲音。

"啊啊啊!"

溫香慘叫一聲倒在地上,然後頭撞到一邊暈了過去,一邊的影豹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快速起身的陸鴻摔過來的椅子打暈了!

陸鴻勉強扶著牆走到一邊,翻了一陣后找到解藥服下,途中有什麼東西掉在地上他也沒在意。

隨後他撿起劍,便打開門出了去,還把門鎖了,朝著一邊走去。

。 「如此想來,不過列陣境巔峰的林琨就足以在這葯城稱王稱霸,也是有原因的,淺水怎能養真龍。」

「本就殘缺的天地,又有這來自上界之人的屢次收割,到處培養大葯,如此這般,想來突破尊者都不是那麼容易!」

「這些人,著實可恨!」

沉默片刻,劍九有些恨恨地說道。

「妖古道門,劍谷,仙殿……,為了一己之私,將功臣後裔判為罪血後人。」

「他們可曾知曉,帝城中,七王後裔流血奮戰,殺到僅剩下老弱婦孺,可外界的族人竟他們被污衊,被他們加害,甚至被打到下界囚牢」

「先是襲殺重傷的鯤鵬,導致九天缺失一位至強者戰力,后是污衊構陷七王後人,對得起邊關拋頭顱灑熱血的戰士嗎?」

「如此這般倒行逆施,終歸是會被清算的!!」

頓了頓,劍九出聲罵道:

「呸,果然仙域就沒幾個好東西,仙王仙王蠢,真仙真仙賤,不愧是蛇鼠一窩,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日後那幾個殘仙就交給小不點收拾,至於仙域那幾個老崽子,我非得活劈了他們不可!」

劍九暗暗在心底的小本本上,又給那幾個仙域的仙王記上了一筆賬,他日自有兌現(報復)之日。

甩甩頭,不再想這些有的沒的,劍九凝神向面前的神谷望去。

霧氣充斥,神陣環繞。

山谷中央生長著一株寶葯,神輝瀰漫,星光籠罩,仙霧繚繞,隔著層層大陣都能嗅到一縷葯香,清冽,迷人。

「好東西!」

看到此物,劍九有些驚詫,驚嘆之語脫口而出。

他是真沒想到這下界竟還有這種好東西,雖然來之前就知道這株葯必將不凡,卻不知道會是這麼一個驚喜,真是妙啊。

看著眼前這株靈根,劍九極為滿意,有了此物,他甚至可以在一年之內將柳神無損恢復到教主境界,眼前這株靈根,可真的算是可遇而不可求啊!

清心三葉草,無花有葉,直立莖,短鬚根,三千年生一葉,有清心寧神之效,可惜因為效果頗為雞肋,勉強只能算得上是最為一般的聖葯。

但世間總存在那麼一些奇迹存在,部分清心三葉草在經歷了天火、劫雷等種種磨難淬鍊之後,會有極為微小可能發生異變,逐漸通靈,脫離聖葯的層次,化作一株無上靈根,擺脫靈草的界限,化作一尊聖靈。

葉落花開之際,綻放出三朵無上道花,此三花合天之道,對應生靈的精氣神,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大成之日自可演化世間萬物。

精為天地精粹,有質無形,無光無象,蘊藏著無盡的能量。

氣為先天一炁,有形無質,恢漠太虛,質之始而未成體也。

神為萬靈之魂,無形無質,陰陽未變,神之始而未見氣也。

待三花成熟之際,或可化為神兵,落在強者手中,甚至可以成為仙器的粗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