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讓翟夜給你買的零食,喜歡就吃。」

洛桑轉頭,看了眼說話的男人,看向隨之落下的袋子,袋子口微微敞開,很顯眼的看到一個「番茄味薯片」的字眼。

「……」

洛桑默了片刻。

放下手機,把袋子一掀,翻了翻裏面的零食。

她很久沒吃過這些零食了。

不是不喜歡,而是食之無味,沒有那個胃口。

洛桑翻了幾下,看到最底下有一罐糖果,裏面有兩種顏色,藍和粉。

洛桑將其拿出來。

瓶身是玻璃的,質量很好,她使出了點力氣開了瓶罐。

兩隻細長的手指挑揀出藍色包裝的糖果,塞了幾顆在兜里。

正在看文件的傅時寒,聽到細細碎碎的響聲,掀眸看到這一幕。

「沒人跟你搶,塞兜里做什麼?」

「……」洛桑動作一頓,不經意的嘴角一笑。

低頭繼續將裏面的糖全倒了出來。

瓶身不大,裝的糖也不多,一種顏色好像只有十五顆,洛桑將藍色的盡數塞到自己兜里。

又將粉色包裝的糖果裝進玻璃小瓶子裏。

裝好后,洛桑把瓶子遞給身旁的男人,「給你。」

傅時寒從剛才女孩嘴角一閃而過的笑回過了神。

他視線低了下去,盯着眼前女孩拿在手裏遞給他的瓶子:「??」

給他做什麼?

洛桑見他遲遲不接,直接一把放在他手上的文件。

男人騰出只手穩穩接住玻璃瓶。

「這麼多吃不完。」

「一人一半。」

「我以前喜歡的一個牌子。」

女孩的話語徐徐落入他耳畔。

傅時寒有片刻的怔愣,握緊幾分手上的東西。

桑寶以前喜歡的糖。

洛桑又看他一眼,不清楚他會不會吃,躊躇了會兒,才開口叮囑了一句:「記得要吃完,別浪費。」

自上幼兒園就沒吃過糖的傅爺,沉着聲:「嗯。」

而後他把玻璃瓶子往桌上一放。

緊接着,他不由分說的,拽住身側女孩的身板,往自己身前一帶,下巴抵在她肩上,啞著聲線:「桑寶……還記得自己戴着面具在車上說過什麼嗎?」

洛桑手心揪著兩顆糖,悶着聲:「什麼?」

「摘掉你的面具,就要對你負責。」

洛桑抿了抿唇,漂亮的眼底此刻清清冷冷的,又多了幾分不可捉摸的乖戾。

「……」她好像說過。

就那時候,為了掩飾自己,不知道怎麼的,就說出來的話。

沒想到他會記得清清楚楚。 集群意識剛剛有著去尋找對方的想法,還沒有來得及真正行動呢,對方竟然先一步找到了它!

「集體意識,你好,歡迎你進入更高的層次!」

這麼一道信息突然的就直接傳遞到了集群意識的意識之中!沒有語言、沒有文字,就是最基本的信息!

只不過和之前不同的是,集群意識可以清晰的了解到這道信息的傳遞來源、生成的方式,以及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進行反向追蹤。

而且,這道信息裡面包含那太多的信息量,如對方知道它是一種集群意識,不是單個智慧生物……

「你、你們就是之前的「觀察者」?」

集群意識反向的發送了一道信息過去,告訴對方它早就發現了對方的存在。

「「觀察者」嗎?這個名字倒是貼切。」

「是的,我們就是這個星團的高等文明,你可以稱呼我們為「星團文明」。」

得到了對方的回答,集群意識聽/看/感知不到對方的敵意,反而是充滿了善意。

「星團文明嗎?果不其然,這是一個比星河文明還要更高等級的文明!」

集群意識在屏蔽自己意識波動的情況下,暗自的用對方的信息驗證了一下自己的理論。

它隨後回答道:「星團文明你好!請問你有什麼事嗎?」

對方傳來信息:「這次交流,是告訴你幾點有關高等文明的規則、對,就是規則!」

「還請直言!」集群意識也想要知道對方信息中所言的「規則」。

「第一,作為高等文明,相對於低等文明而言是不可逾越的存在,因此不能干涉低等文明的發展。」

「第二,文明是這個宇宙升華的關鍵所在,因此只能創造文明,而不能去抹殺文明。」

「第三,雖然文明是這個宇宙的必需品,但低等文明之間的競爭,高等文明也不等參與和干預。」

……

對方所謂的規則一共也沒有幾條,但大都是和文明相關的規定,好似文明的存在就是這個觀察者文明的生存意義一樣。

對於這些所謂的規則,集群意識最為關注的就是第二點,也就是文明是宇宙升華的關鍵所在這一點,讓它略有所思。

在很久之前,集群意識就曾經思考過有關於生命和智慧的意義——在於創造!

宇宙的運轉是單調的,只有生命的誕生、智慧的誕生、文明的誕生,才讓這個宇宙有了未知的未來,也擁有了無窮的可能行!

而這一點,就是觀察者文明所言的「宇宙升華的關鍵所在」!

那麼,宇宙的生化和他們這些高等文明又有何關係呢?

難不成宇宙升華了,他們這些高等文明也能夠「升華」?

正當集群意識屏蔽了信息波動而自行思考的時候,觀察者文明接著傳遞了消息過來。

「你作為一個有別於其它個體智慧文明的文明、或者說生物,你的誕生本來就是宇宙的一部分。」

「在立進入高等文明之前,曾經毀滅了幾個文明,我們也只能當做是低等文明之間的優勝劣汰。」

「而現在,你既然進入了高等文明,那麼也就要和低等文明有所區別才是。」

「這一點,你在不就之前就做的很好,希望你能繼續保持下去!」

看來這是在個集群意識它打預防針呢,生怕它因為某些原因就去隨意的毀滅文明。

這一點不是沒有可能,從集群意識至今以來的行事態度,對於生命可沒有什麼敬畏之心。

在它的眼中,生命、或者說智慧生物,都只是它的「食物」。

「我明白了!」

現在集群意識剛剛進入了星河文明,對於這個未知的存在,它只有答應下來。

至於以後的事,等到它超越了對方之後,這個觀察者文明也將會成為它繼續成長的「食物」!

集群意識答應下來后,對方就再也沒有了信息傳來,集群意識也沒有了那種窺視的感覺,看來對方是真的「走了」。

思考良久,想了很多,集群意識最後還是回到了眼前的事情上——它還要繼續發展、成長!

但它畢竟還不是這個觀察者文明的對手,只得關注著整個星河的低等文明而不加干預。

如此一來,這個星河好似一下子變得安靜了,只有時間在默默的流逝著!

隨著時間的流逝,集群意識在星河文明的發展期待了有近一萬年,在新的科技高度進行高速度的發展。

而在維持期待了十多萬年,用於鞏固科技的發展成果,並補足衍生科技。

最後就是突破期了,在這個階段可謂是最難熬的,畢竟新一個高度的文明就盡在眼前、好似觸手可得,但又得不到。

在這個階段,就是為了下一個文明的基礎做出理論上的奠基、以及嘗試性的突破。

最後又經過了近十萬年的時間,集群意識才在能源、航行、空間、信息……等方面有了新的突破。

能源以暗物質能源為主,畢竟暗物質佔據了宇宙質量的百分之九十左右,如此龐當的物質用作能量,簡直就是永無止境。

航行方面,或者說在空間方面有了突破后,航行就可以應用空間摺疊技術,真正的實現了長距離的即時旅行!

信息態、量子應用、維度初涉……一項項曾經遙不可及的科技都在一一實現和運用。

最後集群意識在進入星河文明之後近百萬年,又再次的進入了「星團文明」。

星團,就是若干大小星河相互環繞的一個龐大空間。

而星團文明,簡單來說,就是這個文明達到了能夠在這個龐大空間中自由航行的程度。

也正是到了這個時候,集群意識第一次的觸摸到了觀察者文明的「本體」所在——在另一個相鄰星團的一個文明。

構成觀察者文明的生物多種多樣,沒有一個固定的形態,甚至還有機械體的智慧生命。

「集體意識,你好,歡迎你進入了更高等的文明!」

再一次的,對方再次的發來了信息,祝賀集群意識達到了和他們同一個等級的文明程度!

。殷山長笑呵呵地聽徐三叔說完。 眼看著時間不早了,霍老夫人心滿意足的站起來。

「一個沒注意,玩到現在,都這麼晚了,琳琳今天晚上就別回去了,在這裡住吧。」

「沒關係的,現在出去打車也能打的到。」

沈懷琳並不太想住在這裡,她有些擇席,陌生的地方睡不習慣。

況且這個時間,對於她而言,確實不算晚。

熬夜對於她來說,都是家常便飯。

「那怎麼可以,你一個女孩子,獨身一人,很危險的。」

霍老夫人當即表示拒絕,態度難得的強硬,「況且你來這裡做客,我們一定要確保你的安全,不然怎麼向親家交代。就住一晚吧,不過是早晚的事,房間我都讓他們準備好了。」

沈懷琳:「……」

所以根本就是一早就安排好的是嗎?

城市套路深,我要回農村!

見霍老夫人態度堅決,沈懷琳不想駁了她的面子,只能點頭應下:「好吧,那我就在此打擾一晚。」

「你這孩子,都是一家人,客氣什麼。」

霍老夫人笑的慈眉善目,叮囑傭人:「再去檢查檢查,看看有沒有什麼遺漏的地方。」

「是。」

看著眾人忙活來忙活去,沈懷琳哭笑不得。

目光不經意間看向霍城,剛巧後者也在看她。

兩人視線交匯,似乎蘊藏著千言萬語。

片刻之後,沈懷琳終於鼓起勇氣,緩緩開口。

霍城也在同一時間屏住呼吸,心中開始忐忑起來。

「那個……」

「怎麼了?」

「贏的錢你還要嗎?」

「……啥玩意兒?」

怎麼感覺和預想之中的有很大察覺呢?

沈懷琳未曾注意到霍城的變化,正低頭數錢,依依不捨:「這些錢是你辛辛苦苦贏來的,按理說我應該給你。可是一想到你是幫我玩的,也算是我贏的。這可以說是我第一次贏錢,我想留著做個紀念,但是又覺得不太合適,所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