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讓他帶著人滾。」王隊長怒吼了一聲,一屁股坐在辦公椅上,眉頭擰成了川字:「唐林,你好高的手段。」

關明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反正醒來的時候頭跟炸開似的疼痛,這還不算,房間內還有人在爭吵。

「老頭,到底怎麼回事,關明為什麼會暈過去,今天你得給我好好的解釋清楚,不然我跟你沒完。」這個聲音異常的熟悉。

「你個死丫頭,你就是這麼跟你爺爺說話的?」

「我沒你種不負責任的爺爺。」

「你……你……你真是氣死我了!」關明一睜眼,就見丁焰在那裡吹鬍子瞪眼,而丁紅瞪大著眼睛盯著丁焰。

關明不由一怔,想不到兩人竟然是這種關係,只不過一個是市醫院的院長,一個確實道上紅社的大姐大,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家人。

「媳婦兒,你是在擔心我嗎?」關明適當的開口。

丁紅轉過身來,臉色欣喜,很快就板著一副臉:「鬼才擔心你,要是你出事了,老娘以後怎麼找你這個王八蛋算賬。」

至於丁焰,此刻眼睛瞪得大大的,衝過來一把揪住關明的衣領:「臭小子,你什麼把我孫女兒給上……草,是給泡了!」

「那個院長,您別激動。」關明滿頭大汗,這哪裡不像一家人了。

「老頭,你胡說什麼呢?」丁紅一跺腳,不由倒吸一口冷氣,因為牽動了傷口:「既然你沒死那就算了,以後再找你算賬。」說完后被紅社的人扶著離開了。

「咳咳……那個院長,你能先放開我再說嗎?」關明乾咳了一聲,趕緊提醒道,誰知道丁焰眼睛一眯,反而揪得更緊了:「你叫我什麼!」

「爺爺!」

「恩,這還像話。」丁焰這才鬆開了關明,還幫其整理好了衣領,關明那叫一個不適應,而且這老頭這笑容看著太讓人寒磣了。

「小明啊,我這孫女啊,跟他爹一個德行,從小不服管,所以跟他爹一樣成了個女混混,以後你要多擔待,她打你你就讓著點,實在不行你就跑,知道了嗎?」丁焰喋喋不休的開始說起來,關明越聽越不對勁,這都哪跟哪啊。

「院長,我跟丁紅只是……」

「恩。」丁焰臉色一板:「年輕人害羞,我都了解,老頭我也是你們那個年紀走過來的都懂,哎,我們丁家世代學醫,想不到到了我這裡就斷了,不過有你這個孫女婿,我老丁家也算是後繼有人了。」 關明心裡已經抽了自己幾個大嘴巴子,這嘴怎麼就這麼賤呢?這下玩笑開大了吧!

「大哥哥,你醒啦!」一個脆鈴鈴的聲音傳來,就見之前那小女孩笑著跑了進來。

關明如同看見了救星一般,急忙問道:「你爺爺怎麼樣了。」

「爺爺已經好很多了,要親自感謝你呢?」女孩兒蹙了蹙鼻子,顯得非常可愛。

女孩雖然才十五六歲,但是已經初具規模,長大后必然又是一個了不得的小妖精,而且更重要的是,現在依舊是一顆童心,絕對是極品小蘿莉啊。

「好了就行了,對了丫頭,你叫什麼名字。」關明颳了刮女孩兒的鼻子問道。

「我叫白月兒,恩,哥哥不要刮人家的鼻子拉!」白月兒臉紅著往後退了一步,關明不由一笑。

這一幕剛好被攙扶著白老的一對夫婦看到,那中年人不由輕皺起眉頭道:「月兒,關神醫剛剛醒來,你別打擾他。」

「知道了拉!」白月兒應了一聲,跑過去扶住白老:「爺爺,爸爸媽媽。」

「關神醫,這次您救了家父,真不知道該如何感謝您。」那中年男子一身得體西裝,頭髮整潔,一看就是商場上呼風喚雨的人物。

「舉手之勞而已,不用客氣。」關明擺了擺手,心裡誹謗:「你直接遞錢過來不就可以了!」

「這是一點新意,還請關神醫收下。」中年男子掏出一張支票走過來遞給關明,關明也沒客氣美滋滋的接過。

一共五十萬,雖然比不上那玉扳指,但關明也覺得值了,畢竟這可是四副藥材的錢。

「小友,這次多虧了有你,老夫這是老毛病了,一直得不到根治,對了,忘了自我介紹,老夫白雲飛,這是我兒白天灼,這是兒媳宮美玲!」白雲飛走上前客氣的道,見關明盯著自己的玉扳指看,笑了一下摘了下來。

「這玉扳指老夫戴了十年,對修鍊有一定的增幅作用,就送給小友吧!」

「老人家,這可使不得,我怎麼能收這麼貴重的禮物!」嘴上這麼說著,手上卻是不老實的接了過來。

「垃圾!」谷老的聲音突然響起:「換點錢還可以,這樣的東西,對修鍊輔助可有可無,還比不上老夫的一副葯。」

白雲飛呵呵一笑:「老夫如今已經達到瓶頸,這扳指送給小友,作用比在我老人家手上強多了。」

儘管如此,關明還是看到白雲飛眼裡的不舍,畢竟是陪伴了十年的東西,於是關明將扳指遞迴:

「老人家,謝謝你的好意,不過這東西對我幫助不大,要不你還是給點實際的給我吧!」關明已經暗示得極為明顯了,有錢就行。

「哈哈哈!小友真有意思!」白雲飛哈哈一笑,接過玉扳指,而白天灼又開了一張一百萬的支票給關明。

「還是它可愛。」關明將支票放在嘴邊親了親。

白天灼眼裡鄙夷之色一閃而過,一點小錢就成這樣,要不是因為救了他父親,他甚至不想與關明這等人說一句話。

「爸,你剛恢復,要注意調養才行,我們也不要打擾關神醫休息了!」白天灼關心的說道,白雲飛也不好逆了兒子的意思,分別和關明丁焰打了聲招呼離開。

「大哥哥再見!」

「再見!」關明聳了聳肩,白天灼的眼神怎麼可能逃得過他的眼睛。

出了病房后,白雲飛看著自己的兒子:「灼兒,你一向看人很准,但是這次,你可真的走眼了!」

「爸,為什麼這麼說?」

「這關神醫年紀輕輕就已經醫術了得,背後必有高人指點,而且性格直爽,必是人中之龍!」白雲飛肯定道。

「我……」白天灼啞口無言,一開始他卻是對關明感興趣,可是見到關明和自己女兒親昵的動作,還有關明如此愛財,這才不自主的露出鄙夷。

「你以為你那點眼神能逃得過他的眼睛,你沒見關神醫聳了聳肩,這不是他沒看到,是他無所謂外人怎麼說,哎……」白雲飛嘆了口氣,自己朝前走去,留下白天灼一人愣在原地。

或許!這次真的看錯人了。

「明哥,這麼晚了,今天是回不去宿舍了。」林峰一直被晾在一邊,到現在才有機會開口講話。

「今天在外面住吧,那院……爺爺,我們先走了!」關明從病床上下來,睡了一覺已經恢復了不少,他也不想呆在這裡。

「恩,有空和小紅一起回家吃頓飯。」丁焰也沒有阻攔,任由兩人離開。

林峰跟在關明身後,直到現在腦子也沒有反應過來,關明給他的意外實在太多,先是小吃街輕鬆解決那些混混救下丁紅,后是在醫院救人得到一百五十萬的酬勞,這或許是別人一輩子都無法做到的事情,卻在幾個時辰內發生在關明身上。

這個男人,很神秘。

這是林峰的第一直覺,而他不知道的是,在他提起凳子的那一刻,關明就已經認了他這個兄弟。

關明走在前面,內心正在哀嚎,因為剛才谷老告訴他,既然有錢了,那就可以加快修鍊速度了,藥材每天都要更換,也就是說這剛到手的一百五十萬,只夠關明修鍊半個月而已。

「修真窮所有啊窮所有,谷老,我能轉別的職業嗎?」

「瞧你那點出息。」谷老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語氣,他怎麼會知道關明此時內心的悲哀。

泡一次澡就不見十幾萬,能不能不這麼奢侈。

兩人去外面開房睡了一覺,第二天,關明先補辦了自己的電話卡放進席婉兒送他的手機里,又去銀行將支票兌換成現金存入自己的銀行卡,這才回了學校,而早上的課程已經結束了。

席婉兒整天都悶悶不樂,因為她時刻都想著關明和那個女人摟在一起的樣子:「該死的關明,我要開除你,哼!」

「婉兒姐,你又在想那個大色狼啊!」譚露露笑著湊了過來。

「鬼才想他!」席婉兒口不對心。

譚露露也不點破,繼續笑著道:「那我們開除他好了!」

「恩,肯定要開除他,哼,看他以後還敢不敢捏花惹草!」席婉兒捏著小粉拳道。

「婉兒姐,昨天我特意去打聽了一下,原來那個女的叫丁紅,是紅社的大姐大,他跟大色狼才認識一天而已,兩人根本就沒有關係,昨天就是為了故意氣你的,恩,不過你都把打色狼開除了,那不是等於給了丁紅機會,不過也不關我們的事了對吧。」譚露露此時笑得有些欠扁。

果真,下一刻席婉兒就掐住了譚露露的脖子:「你個死妮子,你怎麼不早說。」

「是你先說要開除他的嘛!」譚露露翻著白眼道。

「不行,開除他太便宜他了,他還得做我的擋箭牌呢?恩,他不是喜歡錢嗎?我就給他錢。」席婉兒放開譚露露手托著下巴道。

「哇哦!」譚露露誇張的瞪大了眼睛:「婉兒姐,你這是要包養小白臉啊?」

「你怎麼不去死。」席婉兒沒好氣的瞪了譚露露一眼。

「不過,大色狼其實也挺帥的,就是不知道腎行不行,能不能承受婉兒姐的蹂躪。」譚露露嘿嘿奸笑道。

「晚上我把你丟到他床上,讓你先去試試。」席婉兒威脅到。

「好啊,如果婉兒姐不吃醋的話。」沒想到譚露露很認真的點了點頭,席婉兒當場被打敗了。

一天平靜的生活過去,入夜,關明告訴林峰自己要泡葯浴,不要打擾自己,然後帶著磨碎的藥粉進入了衛生間。

這裡是貴族學校,衛生間自然很大,一個浴桶根本占不了什麼位置,而且熱水隨時充足,關明先是放滿水,然後放入藥粉,清水很快就變成了碧綠色。

水溫按照谷老的吩咐是在六十度,所以不會被燙傷,關明脫光之後進去盤膝坐下,脖子以下剛好全部被淹沒。

「小明子,運轉帝天神訣吸收這些藥性,老夫在告訴你一些《帝天神訣》的特殊性。」谷老的聲音響起,關明立馬照做。

「自古以來,修真被分為兩類,其一為鍛體,其一為鍊氣,修鍊鍛體的修士擁有強悍的肉身,如果達到一定的境界,被你們這個世界的大炮正面轟擊都不會傷其分毫!」谷老的聲音繼續在關明的意識中響起。

關明震驚不已,隨著科技的發展,如今熱武器的威力越來越大,被正面轟擊還毫髮無損,修真者果然牛逼閃閃。

如果是武者的話,就算是先天之境被大炮正面擊中都怕是夠嗆。

「谷老,那鍊氣呢?」關明追問道。

「所謂鍊氣,就好比你們武者修鍊的內力,內力越強實力越高,可是相對來說說肉身就比較弱,一旦肉體受到損傷實力就會大打折扣,而鍛體修士則是能夠硬抗對手的攻擊正面交鋒。」

「那照你這麼說的話,鍛體修士不是要比鍊氣修士要厲害得多?」

「非也!修真者的強大與法寶功法都有著莫大的聯繫,當然修鍊的方法也很重要,百年前,修真界曾經出過兩個曠世奇才,一個主修鍊氣,一個則是鍛體,兩人進行了一次比斗,鍛體修士被鍊氣修士一劍破了肉身,一招隕落!」

「我怎麼越聽越糊塗了?」

「其實,同等境界中,不管你是鍛體還是鍊氣,只要你能獲勝,別人都會以為你所修鍊的最厲害,殊不知其中各有各的妙處!」谷老笑著解釋道。

「谷老,那我修鍊的是屬於哪一種?」關明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 「呵呵,你所修鍊不屬於任何一種,因為是鍛體和鍊氣兼修,這也是《帝天神訣》的特殊所在。」谷老輕笑一聲回答道。

「同時修鍊?」關明震驚,做了一個猜想:「那如果我遇到同等級的修真者,不是能直接完虐?」

「沒錯,主修鍛體的修士第一個境界為鍛體期,主修鍊氣為鍊氣期,而你現在進入的是破鏡期,就是這兩者相結合的境界,假想一下,如果你碰到同等級的修士,對方是鍛體修士,你與他近身交手,你們肉身相當,而鍊氣所產生的破壞力對手難以招架,而如果碰到鍊氣期的修士,你硬抗他的攻擊還擊,對手何來還手之力?」谷老繼續解釋道。

「除此之外,破鏡期還有個巨大的好處,凡是修士,都必須達到巔峰境界才能突破壁障,而破鏡期的你,只需要鍛體與鍊氣達到同一個境界,便能直接踏入下一境界。」

「谷老,那按你所說,我如今只要鍛體達到第一重境界,我就能直接踏入破鏡二重?」關明激動的詢問。

「孺子可教,你如今鍊氣進入第一重境界,肉身相對孱弱,而你現在所泡的葯浴,就是為了增加身體的防禦力,從明天開始,你也必須淬鍊自己的身體,最好的方法就是負重鍛煉,你去購買三百斤的鋼鐵綁在身上,每日奔跑一個小時。」

谷老這話可把關明嚇得不輕,三百斤是什麼概念。

雖然關明氣力不輕,但是要負重三百斤奔跑一小時,不累癱才怪,而且既然是淬鍊肉體,肯定不能使用真氣輔助,就是單純的用身體支撐三百斤重力。

「恩,我知道了!」儘管如此,關明卻反而激動起來,只要能夠提升實力,三百斤根本算不得什麼。

三個時辰不知不覺過去,浴桶里的水變得有些發黑,谷老解釋這是因為關明體內排出來的雜質,而今天的葯浴修鍊也到此結束,關明簡單的沖了個澡,這才從衛生間裡面出來。

林峰還是同往常一樣在床上玩電腦,看到關明出來,頓時笑得一臉曖昧:「明哥,你還真持久,我在外面聽你銷魂的叫聲也是夠了。」

關明鬧了個大紅臉,葯浴實在是太舒服了,讓他情不自禁的發出聲音。

「咳咳,玩你的電腦吧。」訕訕的回了一句,關明躺在床上考慮鋼鐵的問題,最後定格在丁紅的身上,作為紅社的大姐大,這點小事肯定難不倒她。

「瘋子,幫我查一下丁紅的號碼?」關明扭頭對林峰道。

林峰明顯愣了一下:「明哥,丁紅不是你媳婦嗎?你竟然沒有她號碼?」

「手機剛換,號碼丟了。」關明敷衍了一下,林峰半信半疑,沒有在多問,很快就查出了丁紅的號碼給了關明,關明看了下時間,決定明天早上再打過去。

翌日……

丁紅睡得正熟,電話鈴聲將她吵醒,她摸過電話接通咆哮道:「誰啊?大清早的打擾老娘睡覺,給你三秒鐘解釋,不然老娘砍死你。」

關明滿頭大汗,這小妞還真不是一般的暴力。

「媳婦兒,這麼早你就想守活寡?」

「關明?」丁紅一怔,不確信的問道。

「除了你老公我?還有誰?」關明嘿嘿一笑。

「王八蛋,你去當母豬的老公吧!」丁紅怒罵道,但是同時心裡一甜,想不到關明這麼關心她,竟然還弄到了她的號碼。

「媳婦兒,這麼大清早就罵自己是母豬,以後真的會變成母豬的。」關明很『認真』的回答。

「你怎麼不去死,說吧,找老娘什麼事?」

「是這樣的,我想請你幫個忙,用鋼打一副綁腿,綁手,還有肚子後背各一塊,要能夠貼在身上,重量要三百斤。」

「喲呵,你這是想變身鋼鐵俠啊?」丁紅被這個奇葩要求逗笑了。

「我有我的用處,我相信這難不倒你大姐頭的。」

「什麼時候需要?」

「最好晚上能給我送過來。」

「好,我知道了!」

「對了媳婦兒,你恢復得怎麼樣?」

「滾!」丁紅咆哮一聲掛斷了電話,關明不由莫名其妙,這年頭,關心一個人怎麼就這麼難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