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諸位,是時候為王焱殿下盡忠了!」

緊迫之間,安塔利亞高聲一喝,連連奮起,幾劍便斬殺了一個天魔小隊長后,留下繼續奮戰的戰爭天使,便高速向神都前門飛了過去。

沒有了安塔利亞的支援與指揮,剩餘戰爭天使必須直面比她們更加精銳,更加強大的天魔精銳,剛剛佔據的優勢,也從這一刻開始迅速滑落。

不過戰爭天使向來忠貞無畏,到了這種緊要時刻,剩餘戰爭天使紛紛開始以搏命的方式,迎向了殺來的天魔精銳。

「唰!」

一聲羽翼震響,大天使安塔利亞已經在轉瞬間,懸在了灰燼使徒納格姆的身後,神情凝重,陰鬱如水。

「嗤呵呵,就憑你們這些雜碎,也想阻止本座?」

相比與極樂魔姬,安塔利亞等人的緊張凝重,灰燼使徒納格姆神態輕鬆,反而在真龍血晶的強橫作用下,充滿了瘋狂。

「也罷,也罷,你們一起來,也省得本座逐個逐個去找你們。」

灰燼使徒懸立半空,一身層層疊疊的幽綠魔火,兇悍燃起,高溫達到極致之時,這些魔火的焰心都泛出了逼人的白熾之色。

恐怖的邪煞之意,以一種幾乎扭曲的

「待本座滅了你們,之下后便是一男一女那兩個人類!」

言罷,灰燼使徒彷彿再也抑制不住體內的狂暴之力,手中神器熔矛向前一挺,徑直向阻擋在前的極樂魔姬殺去。

「哼!真當妾身好欺負嗎?」

極樂魔姬眸光一冷,雙手立即具象化出兩柄利爪,迎著灰燼使徒便反擊了過去。

「呱啊!殺了你,天魔受死!呱!」

三足金烏一雙火翼猛地一扇,猶如一顆烈焰熊熊的流星,在虛空中劃出了一道優美的弧度,從側面直插灰燼使徒。

「為了命運之子,為了繆依!」三眼祭司離,也在一聲怒吼之後,暴起一層淡金色的剛猛氣勁,舉起長劍,一路從另一面向灰燼使徒殺去。

「無所不在的聖光啊,請賜予我力量!」

大天使安塔利亞將聖劍橫舉胸前,隨著默默祈禱了一聲之後,就如同一枚脫膛而出的炮彈,直插灰燼使徒的后心。

「哈哈,來吧,都來吧!你們這些膽敢忤逆本座的下等種族,今日本座就讓你們明白,什麼叫垂死掙扎!」

服下真龍血晶的灰燼使徒,不僅力量暴增,心態也越發暴躁扭曲,只見他在即將被圍攻的剎那,一層狂暴的魔火之潮,瞬間從他周身爆發了開來。

「火源之海!」

魔火如海,層層疊疊,洶湧澎湃,瞬息就向極樂魔姬與三足金烏等人,傾覆了過去。

「轟隆!」

震撼寰宇的爆炸聲,瞬即在神殿前方傳遞了開來。

一場幾乎以命相搏的廝殺,也在這一刻隨之展開。

……

「居然還想拍視頻,真是低級的惡趣味。」

一聲充滿鄙夷的冷哼聲,從神殿大門后側幽幽傳來。

只見神殿前方,一行人正戰的如火如荼之時,神殿巨門緩緩開啟了一個小小縫隙,一個身穿潔白祭袍的高挑女子,正輕盈走出了門外。

正是剛剛接受命運之輪所有傳承的瑪雅遺族,大祭司貝麗卡!

此時站在神殿巨門下方的貝麗卡,儀態更顯溫雅端莊,美眸深邃睿智,就彷彿世間萬物都藏在她的心中似得。

那枚巨大到足有十丈高的命運之輪,已經被完全煉化,體積縮小到如同一枚普通銅鏡,現在正被貝麗卡捧在胸前,在四周暗淡的光芒下,命運之輪表明充滿一層暗金色的光暈,盡顯神秘莫測。

貝麗卡本人,同樣也有了很大的改變。

她在接受命運之輪傳承的過程中,成功晉陞半神級巔峰,成為了一位真正意義上的大魔王級強者!

而且這件上古時期的神器命運之輪,確實非常了得,貝麗卡在掌握了命運之輪后,晉陞之時,隨之而來的天雷都奈何不了她。

加上神殿十分巨大,引來的天雷又盡在內部,以至於正在外界戰鬥的異常激烈的敵我雙方,沒有一人發現她已經晉陞結束。

眼下貝麗卡氣質內斂,神態中透著運籌帷幄的泰然之勢。

她緩緩舉目,看向那架正飛行在半空,以三百六十度全方位視角,記錄戰事的獨眼狀監測器,手指輕輕撥動了命運之輪,開口道:「這件機器將歸屬於我!」

神秘而又無形的力量波動,開始在空間傳遞。

很快,那枚張開雙翅,在高空快速跟拍的獨眼監測器,居然一不留神就與一顆不過手指大小的隕石碎片撞在了一起。

下一瞬,原本堅固無比的金屬獨監測測器,突然宕機,並且在反衝力下,徑直落向了貝麗卡的面前。

貝麗卡隨意抬起了手,那顆充滿黑科技色彩的獨眼監測器,就這麼準確無誤的落在了她的掌心。

這便是命運的力量。

與貝麗卡過去使用的大預言術不同,以前貝麗卡若要施展大預言術,就必須先預計未來即將發生的結果,再通過波動命運之弦,讓當下發生的事情,通過重重看似冥冥之中的巧合之事,不斷向未來那個結果靠攏。

至於能靠攏到什麼程度,能不能百分百達到既定目標,這就要看施術者,以及這個目標的難易程度了。

總之困難程度,以及過程的繁複程度,都十分複雜,施術結果也難以掌控。

我真要逆天啦 如今貝麗卡掌握的命運神術,雖說與大預言術有相似之處,但實際上卻截然不同。命運神術的原理在於,先確定了未來發生的某些事情。

這就好比在無限可能的未來中,釘下一顆釘子,這顆釘子就是目標。接著這顆釘子會牽引命運之線,將當下的現實軌跡,一直牽向這個已經定下的目標。

也就是說,只要施術成功,變幻莫測的當下現實,就必然會到達施術者定下的目標。

這就是命運之術的強大之處,這一點就連強如魔主羅睺都吃了大虧。

當然,命運之術也不是隨意就能施展和實現的,這與施術者的能力,目標難度,以及施術所需的相關條件,有著莫大的關係。

神器命運之輪,正是推演過去與未來,輔助施展命運之術的重要工具。

總裁boss,放過我 現在大祭司貝麗卡才剛剛踏入半神巔峰境界,還無法將其能力全部發揮出來,但她掌握的神秘能力,早已不是普通能力者能夠比擬。

…… ……

「這件東西的功能應該不止於此,看起來絕對不便宜。」

貝麗卡看向手中造型奇異的監測器,微微揚起嘴角,隨手就裝進了自己的儲物裝備中。

就算她實力獲得提高,境界完全上升了一個大層次,但對於錢財寶貝的喜好,可一點都沒有改變。

說起來這隻獨眼監測器,實際上是一顆用於星系探測的高端監測裝置,只不過灰燼使徒為了滿足他的惡趣味,打算用來記錄極樂魔姬等人戰死前,凄慘的影像罷了。

不過現在這件來自天魔本土的高端黑科技,已經就這麼不明不白地落入了貝麗卡的口袋裡了。

「戰事還真是激烈,老王,事態不等人,你可得快一些……」

收下獨眼監測器,貝麗卡仰望虛空之中激烈的戰鬥,不由得微微嘆了口氣,「本祭司居然屢次三番,要和一名魔神戰鬥,真是命運多舛。」

嘆氣歸嘆氣,這場仗依舊得打。

貝麗卡足下一踏,就猶如一隻輕盈的飛鳥,轉瞬進入戰場。

此時,極樂魔姬,三足金烏,三眼祭司離,以及大天使貝麗卡這一行人,正與灰燼使徒納格姆,戰得如火如荼,不可開交。

極樂魔姬與三足金烏等人,確實人多勢眾,不斷與灰燼使徒游斗拖延,始終不讓他好過。但灰燼使徒確實太過強大了,底蘊手段層出不窮,他剛剛又服下了真龍血晶,一身狂暴之力,就好似使之不盡似得。

儘管短時間內,他始終沒能將極樂魔姬等人徹底打倒,但形勢一度岌岌可危,極樂魔姬等人更是無法與之硬碰。

「命運啊,請聽我一言!」

驀然,一個悅耳的女聲,傳入戰場眾人的耳中。

戰鬥間隙,眾人轉眸看去,只見一席純白祭袍的大祭司貝麗卡,雙手高舉命運之輪,神色莊重肅穆的吟唱道:「空間將會塌陷,納格姆必將身陷其中!」

言罷,貝麗卡臉色瞬間慘白一片,精神與體能,就彷彿瞬間被手中的命運之輪吸空了一般。暗金色的命運之輪,隨之閃爍出一抹瑩瑩的金色光芒,一股神秘波動,隨之擴散而出。

戰場中心的眾人,都微微一愣,似乎都在等待著某些奇異現象發生似得。

然而,數息過去,什麼也沒有發生。

「哈哈哈,空間會塌陷?本座會身陷其中?」

灰燼使徒納格姆見什麼都沒有發生,不禁仰首嗤笑,「神秘莫測的命運之術,豈是你這種弱小的下等人類,能夠施展的?」

言罷,灰燼使徒納格姆熔矛一挺,轉身便向貝麗卡殺去:「呵呵,你手裡的那件神器倒挺不錯,留在你手中也只能讓這寶物蒙塵,不如將它交給本座,本座也好讓它重現光彩!」

灰燼使徒納格姆到底是一位魔神,還真是慧眼如炬,一眼就看出貝麗卡手中的命運之輪是一件好東西。

於是,他一不做二不休,當先就向貝麗卡殺去,也好先一步將這件寶物奪走。

「放肆!」

原本已經有些氣喘吁吁的極樂魔姬,此時奮力暴起,立即就沖了過來,「吾主的女人,豈是你能傷的?」

這一聲嬌喝,彷彿給三足金烏和大天使安塔利亞提了個醒。

兩者當即神情一緊,立即從一左一右的殺了過去,同時嘴裡還高喊著:「快阻止!別讓他傷到主人的女人!」

就連三足金烏身側三眼祭司離,也跟在後戰意盎然,彷彿替他的恩人王焱,保護一下女人,正是他分內之事。

戰事又一次熱火朝天。

只是,正懸浮在戰場邊緣的貝麗卡,整個人都驚呆了。

她面旁發熱,看著前方,目瞪口呆。內內更是暗暗吐槽,心說老王這些手下,真是忠心吶。

關鍵她與老王分明是十分正經的合作關係,兩人在某些男女關係上,分明清清白白,正正經經。

可現在這些傢伙,怎,怎麼可以如此胡說八道?

還有老王那傢伙也是,這時候就應該來表個態嘛!現在都什麼時候了,老王那傢伙怎麼還沒出現?

一想到還在神殿中晉陞的王焱,貝麗卡的心頭不禁又有一些紊亂。心說還真是什麼樣的主人,就有什麼樣的手下。

此時,她真的很無奈,很無奈。

眼下新一輪戰鬥,瞬間打響,或許真的是因為貝麗卡施展的命運神術,神鬼莫測,有篡改天意之能。

就在兩方交戰的剎那,神奇的一幕發生了。

極樂魔姬,三足金烏,以及三眼祭司離與大天使安塔利亞的攻擊,同時轟向灰燼使徒。灰燼使徒體內魔能爆棚,同樣以強橫的姿態,反攻向他們。

於是,一聲轟鳴巨響過後。

灰燼使徒納格姆四周的空間,驀然崩裂,一股巨大的吸力,拽著灰燼使徒就向無盡的異度虛空中,強行拖拽了過去。

「空間崩塌了!真的崩塌了!」

「呱啊!灰,灰燼使徒,就要掉進去了!呱啊!」

「感激先祖,命,命運之術,成功了!」

極樂魔姬,三足金烏,三眼祭司離,以及大天使安塔利亞,全都瞪起了不可思議的眼睛,在看到灰燼使徒腳下空間崩裂的同時,齊齊轉眸看向了不遠處的貝麗卡。

他們三人可都十分清楚,對一位魔神施展命運之術的困難程度。

更何況,貝麗卡以半神級巔峰的實力,就要驅動神器,試圖重創一位魔神,這種難度就更加巨大了,

而且還要在短時間內,讓空間崩裂,再讓魔神掉入其中,這裡面的複雜與困難程度,早已超乎現場所有人的想象。

關鍵這一系列看似不可能實現的巧合,卻偏偏在這一刻實現了。

這實在是太驚人了!

霸道至尊:女人你是我的 眾人驚嘆之餘,有些脫力的貝麗卡,不由得長長鬆了口氣。

因為她十分清楚,以自己現在的實力,要想真正重創一位魔神,就必須利用天道規律,而空間崩裂,就是一個最好的方法!

空間具有極強的自愈性,它就像是水,你可以用手把水短暫劃開,但下一瞬水必定會重新凝聚在一起。

這是宇宙恆古不變的基礎規律,這一點就連魔神都無法改變。

因此一旦空間出現裂紋就會迅速閉合,一旦什麼人或者物落入其中,就會立即被空間的絞殺之力徹底粉碎,就連魔神都無法抵擋!

「成了!納格姆要落入空間裂痕之中了!」

「呱哈哈!去死!天魔去死吧!」

「大家別停下,一起送他一程!」

極樂魔姬,三足金烏,以及大天使安塔利亞與離,自然不會錯過如此好的機會,紛紛出手,向灰燼使徒攻去。

灰燼使徒此刻臉色一片陰鬱青紫,內心憋屈憤恨到了極致。

他真的在那個下等人類女人手中,吃了太多的虧。

先前被隕石擊中,致使至尊魔核被奪走就不說了,眼下這個剛從神殿出來,獲得了一件神器的人類女人,能力更加匪夷所思,居然真的讓他掉進了空間裂縫之中。

此刻腳下空間裂縫傳來強烈的吸力,幾乎讓他冒出了一身的冷汗,然而頭頂上方,四名強者聯手向他發起的攻擊,更是令他感到了深深的壓力。

難不成,他堂堂天魔新晉魔神灰燼使徒納格姆,今日就要被一個叛徒和一群下等種族,謀害在了這裡?

不,不可能!我灰燼使徒納格姆,怎麼可能會被這些叛徒和下等種族害死?

「滾開!」

驀然,一聲爆吼傳來,灰燼使徒體內洶湧的魔火烈焰,立即如核彈一般呈爆之態,兇悍暴起。

隨後這股狂暴之力,再與攻來的極樂魔姬四人,猛然相撞,劇烈的爆炸再度升級。

恐怖的爆破之威,頓時掀起一股衝上千丈高空的蘑菇雲,下方衝擊波動,更是如同天闢地一般,一路帶著崔古拉朽之勢,向四周擴散而去。

「轟隆隆!」

巨響震天徹地,魔火衝擊狂暴兇悍,一路橫掃寰宇。

「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