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被發現了,不用隱藏直接殺!」

林天奇對著耳麥發出命令,一時間,槍聲再起,噠噠噠的清脆聲遍及整個倉庫。

樓頂,已經摸到這裡的納蘭和辵,發現這裡的兩挺機槍四處掃射,兩人交換眼神之後,身子鬼魅般同時掠出。

樓頂的人嗅到後方殺氣*來,回頭的他們,只見黑影閃過,倏然,心口和脖子同時傳來劇痛,倉庫中又無聲的多了兩具屍體。這不是千羽社的人實力不濟,而是他們遇到了奇門一等一的高手。

倉庫下面的燕雲十八騎發現樓頂機槍手已經被消滅,無眼的子彈正掃射敵人,他們壓力減少,直接放冷槍。

「奇少,樹林中有援軍!估計十分鐘就能到達倉庫。」正在四樓解決敵人的林天奇,耳邊突然傳來熟悉的聲音。

「拖住他們!」

「好勒。我靠,還是一大美女!」

倉庫南側的林中,牧天羽親率千幻堂精銳前來,她知道這裡的千羽社兩大軍火庫之一,雖然有兩百兄弟在這裡守著,但是因為奇門來攻擊,這裡平時駐紮的高手都已經全部調走了,這要是遇到奇門的高手,這裡一定會受創。

可讓牧天羽沒想到的,襲擊者竟能輕鬆躲開他們在樹林中埋下的炸彈,還給毀掉了!

聽到遠處傳來的槍聲,牧天羽便知道敵人已經打到倉庫里去了,她不擔心齊天林的馬子給救,就擔心是奇門的人潛伏進來搗亂。

「嗖嗖嗖….」

「啊啊..啊啊….啊啊啊…」

前進中,林中破風聲突兀響起,一道道慘叫聲在牧天羽身後緊隨而起!兩百精銳瞬間倒下十幾人。

「拉開防線..」冷叱一聲,牧天羽的人速速採取防守。

林中閃出三十幾名手握戰刀的大漢,前面幾人手中擰著弓弩,牧天羽見狀之後更加驚訝,這顯然是有準備的,援軍受阻,這些人究竟是誰派來的?

「哈哈哈….千羽社夠種,嘖嘖,還是一大美女!」出現的黑衣大漢中,一男子握著千年玄鐵戰刀走了出來,黑漆漆的眼瞳死死盯著敵人最前面的成熟美人。

三十幾人個個散發著死亡氣息,神色不曾有半點起伏,這讓牧天羽心驚,喝住要上前的兄弟,面朝對面攔住的人冷笑道:「奇門的高手可真多,但做這種偷雞摸狗的事,不光彩吧!」

「哈哈哈…不光彩!我奇門的兄弟怎能跟美女你們相比呢,為了拉攏我兄弟竟然用他女朋友來威脅,卑鄙啊!」

聞言,牧天羽一驚,美眸射出點點寒光,凝視對面狂笑的男子。道:「你和齊天林都是奇門的人?」

「老子只是奇門一個小小的頭目,齊天林他是我們兄弟的五哥,你綁架他女朋友就等於在老子臉上扇耳光,老子豈能不為他出頭!」

「好,果然夠兄弟!」蓮步往後一退,牧天羽驚訝齊天林認識奇門的高手的同時,玉手一揮。「殺了他們!」

「來得好!」

戰刀出鞘,男子哈哈大笑沖了出去!他身後的兄弟一個個拔刀而出,奇門和千羽社的第一戰,他們竟然給撞上了,對方雖然有兩百多人,但是第一戰絕不能毀掉奇門的臉。

「兄弟們,第一戰被我們兄弟撞上了,今天就算全部戰死也要殺光這裡的人。」

「戰…」

林中戰鬥突起,牧天羽的人壓了上來,男子嘴上叼著根煙,握刀迎上!

三十幾為兄弟戰意甚濃,他們都是奇門的精銳,三分之一兄弟的手中更是擁有天尊親自贈送的玄鐵戰刀,這是對他們的肯定,今日如果不殺出奇門的威嚴出來,他們還不如擰到抹脖子。

雙方廝殺,牧天羽看得真真切切!這些人個個都是精銳,從他們的氣息可以斷定是從生死堆里爬出來的人,可他們手中的刀怎如此怪?

男子一馬當先,逮住就殺,手中一柄戰刀每每揮出都是慘叫聲連綿不斷,牧天羽的人手中的刀直接被折斷,男子他們只攻不防,玄鐵戰刀劈斷敵人的砍刀之後,刀鋒順勢而下,將敵者劈成兩半。

第一個匯合,牧天羽就折損了三十幾人,對方無一傷亡!面對這種身手強大並擁有好兵器的人,牧天羽眉頭緊鎖喝了一聲。

「住手!」

「哈哈哈….美女要出戰嗎!我樂意接受。」男子點燃叼著的香煙,瀟洒至極,橫在胸前的戰刀,刀刃上一滴一滴掉下鮮血,似乎他們殺的不是人,而是畜生一般。

牧天羽的人望著男子如此瀟洒,他們怒氣衝天,可人家手中的刀絕不是自己等人可以抗衡的,且叼著煙的男子的身後的人,一個個站得筆直,宛若千年松樹,面色平靜,毫無半點波瀾。

奇門竟然有這樣的人,這不得不讓牧天羽詢問,她瞄了一眼戰死的兄弟,抬眼盯著猛吸香煙的男子,道:「奇門敢來攻擊,連名字就不敢留下嗎?」

「嘖嘖…你這事美人計還是激將法!」噴出一口煙霧,男子無視敵人的憤怒和牧天羽陰沉的美容,咧嘴笑道:「不過美人你既然想知道,大哥我告訴你又何妨!」

「老子就是奇門天尊座下七大星衣衛之首,天樞衛首領!」

「奇門星衣衛的首領,我說你們怎麼這麼強。」

「我的話還沒說完呢!我們首領何等威風,對你們這種人用不著他出來。」

「那你是?」

男子扔掉煙頭,雙目盯著牧天羽笑道:「天樞衛一個小嘍嘍!美女你問得這麼仔細難道是看上哥我這身子,你放心,哥我能滿足你的。」

「你他嗎找死!」 胭脂亂:風(蟹)月棲情 千羽社的人忍無可忍。

牧天羽帶著無盡殺氣,突然,她似乎想到了什麼,暗礁一聲不好,這些人在拖延時間。「殺,衝過去!」

忽然,剛停下的廝殺再度在林中響起!奇門兄弟得到的指令是拖延時間,所以不管千羽社的人再強,他們也要給倉庫那邊的天尊那這些人纏住,讓天尊他們有更多的時間去救雅爾小姐。

「哈哈哈…痛快!真他娘的痛快。」男子砍刀兩人之後,大笑起來。隨即給自己的兄弟比劃一個手勢。 「嗖…嗖…嗖….」

「啊…啊..」

「噗噗噗….」

倉庫中,各種聲音混合在一起!短短半個小時,千羽社損失百名好手!樓頂兩挺機槍被辵和納蘭掌控,開陽四名殺手潛伏在樓頂,暗中解決衝上來的人。

燕雲十八騎他們四處獵殺敵人,他們知道拖得越久千羽社就會有更多的人趕來,他們在為林天奇爭取時間。

開陽衛五十名殺手都是七色掛了名的頂尖殺手,他們這些人在國外的時候什麼武器沒玩過,面對千羽社這種人,不是難題!

寵妻入骨:老公夜敲門 在四樓砍殺的林天奇,身如鬼魅在破舊空見將最後兩人踢下樓摔死之後,大步朝空曠倉庫側面走出。

「雅爾…你們退後,我要踹門!」

「沒事,公子你儘管踹,我們離得遠!」

聽到雅爾他們安全,林天奇懸著的心也就放下了!抬腳發力踹開鐵門,疾步走進去,看見三女安然無恙,天奇咽了口唾液,在雅爾和竹子的詢問聲中,上前隔斷綁在她們身上的繩索。

「來不及說了!菲琳小姐,得罪了。」天奇蹲下身子將藍衫女孩背了起來,喝道:「跟著我走!」

雅爾得救,林天奇立即給各處的兄弟發出命令,速速撤退!

四樓,冽、無雙以及開陽衛十名高手看見林天奇背著一位女孩走了出來,立即上前。

「奇少,千羽社的援軍正往這邊趕,目前就只有北方的援軍沒趕到。」

「當心有詐,從南部突圍!」

「是。」

開陽衛高手保護天奇他們速速下樓,一路上發現不少屍體,雅爾和竹子雖然不知道剛才的戰鬥有多激烈,但那槍聲是何等的密集。

被背著的藍衫女孩,她並沒有責備林天奇侵犯她,在這種情況下,如何放她下來走,會嚴重的耽誤時間。靜靜的趴在林天奇背上,聽著身邊一道道恭敬的聲音給這個人彙報戰況,她感覺給自己醫眼睛的人不簡單,只是她不說。

藍衫女孩感覺這人的背上好溫暖,比爸爸的還要結實還要讓人有安全感,聽好友竹子說齊天林很帥,而且人品也好,藍衫女孩真期待自己的眼睛能夠重見光明,她要親自看看這個讓自己有安全感,不顧危險來救自己的人長什麼樣。

聽他的聲音,很有感染力!臨危不亂還能做出正確的判斷,氣勢相當有震懾力,自己能夠感覺他的心跳一直都平穩。

重生之逆襲武尊 真是一位好公子!自己一定要看看他。

「奇少,地下室有倉庫後院都發現有大批軍火,還有不少炸藥!」剛來到一樓,一樓,各兄弟速速保護,耶魯吶從一邊跑出來躬身彙報。

這個千羽社,果然有能力!不待猶豫,天奇掃了破舊倉庫中所有兄弟們一眼,沉喝道:「時間緊迫來不及全部帶走,你們撿幾根重型武器立即撤退,開陽衛隨我走,耶魯吶你們匯合阻攔援軍的木鳶他們斷後!」

「是。」

一群人雖然是一起撤退,但他們都是緊密的將林天奇護在中間!無雙、辵、冽三女保護雅爾和白衣女孩竹子。納蘭則是對林天奇貼身保護著!

南部樹林突圍,藍天之巔那邊已經用衛星干騷了這邊的網路,千羽社就算收到信息,不可能短時間調動大批人員過來,所以林天奇他們就算遇到敵人,五十名殺手完全能夠對付,何況納蘭手下的殺手都在倉庫中槍了敵人的槍。

南部林中炮火聲連綿不斷。

負責阻攔牧天羽的兄弟接到撤退命令,為首男子直接命兄弟們掏出總部研製的地雷仍在地上。

我的性感女神 一連串的爆炸聲之後,濃煙在林中瀰漫散開!刺鼻的煙霧對千羽社的人來說可以暫時抵住,但這地雷很奇怪,它的味道就像特辣辣椒粉一樣,還帶著胡椒粉。

倏然,嗆得這群人哭爹喊娘!之前還是喊殺聲一片的英雄,如今卻是在樹林中打滾,煙霧中,誰也看不見誰,誰也不敢睜眼。

牧天羽面色巨變,憋著呼吸,丰韻身軀縱體躍上樹枝,憑著超強的聽覺跑出濃煙籠罩的樹林。

「快跑出來…往我聲音這邊跑!」

聲線帶著顫抖的怒意,牧天羽真沒想到奇門的這些人戰鬥力可怕不說,人人有防備!這地雷不但參合了辣椒粉和胡椒粉,還有毒素,自己手下的這兩百人,就算能夠活著跑出來,怕是會中毒。

煙霧中的千羽社兄弟聽到喊聲一股勁往外跑,但是他們跑出去之後肌膚已經變黑,每個人口中大喊著「癢…癢死了…」,不斷的饒著大紅泡的脖子、手臂。

看到自己堂口的兄弟一下子就損失這麼多,牧天羽的心口在疼痛,面色獰然的她,恨不得將奇門的人全部殺乾淨!

南面炮火聲傳來,牧天羽擔心奇門又有高手弄眼前的這種景象,她想不明白齊天林究竟是怎麼找到這裡的?還有他身邊怎有那麼多的高手?他跟奇門究竟是什麼關係,讓奇門調動這樣的人幫助他?

「牧姐…牧姐…」南部急促聲傳來,牧天羽思緒被拉回,側過難看的臉龐,那人渾身是血的跑了上來。「牧姐…四面八方都有人在阻截我們,那些人很強,不下五百人。」

「什麼?不下五百人?」

「都是高手,那些人的口中一直囊著這些還牧姐你的恩情!他們還說牧姐喜歡玩陰的,他們就替齊天林回報你!」

拳頭緊握,牧天羽千算萬算沒有算到齊天林竟然跟奇門有如此好的關係!

「牧姐,打鬥的時候聽說齊天林是奇門的人!」

「已經猜到了,倉庫那邊怎麼樣?」

「援軍受阻,敵人已經撤退,我們的人正往那邊趕!」

牧天羽今天栽了個跟頭!奇門的人撤退,她的人輕易的來到了倉庫這邊,望著滿地屍體中竟沒有一個敵人,她大失驚色!她在想,今日襲擊這裡的都是奇門的什麼人,怎麼無一人死在這裡。

「轟轟轟….」

突然,就在千羽社大批人湧進倉庫!地動山搖的爆炸聲連綿不斷的響起,牧天羽這些還沒進入倉庫的數百人望著衝天而起的濃煙,火星在烈日下璀璨醒目,倉庫全部倒塌,不少兄弟被炸飛升天,所有人面色巨變。

「齊天林,牧天羽不殺你誓不為人!」

軍火庫被炸,這種打擊對牧天羽來說,是致命的!何況今日損失的人將近八百,被炸死的就有三百多,這種手段,比她牧天羽還要毒辣。

一路往南邊樹林突圍的林天奇他們,匯合援軍之後速速離開,身後傳來的爆炸聲對林天奇來說,只是給牧天羽一個教訓。

奇門是想拿下秦城,可林天奇要用鐵血手段奪下這座城市!如果牧天羽不劫走雅爾來威脅他,他會選擇光明正大的跟千羽社斗,即便有點小陰謀,也談不到用毒。

出了樹林,林天奇身邊已經百名精銳兄弟保護著!

為了徹底將南街紅隼拉到自己的陣營上,林天奇命人在恰當的時間找紅隼,帶話的人是葬牧,紅隼深信不疑,當他和金雕率人開著十幾輛麵包車跟著葬牧跟來到樹林外面小道上的時候,剛好看見一批高手將林天奇保護在中間出來。

三十幾位清一色皮衣的少女,每個人手中不是武器就是戰刀,其餘青年個個如臨大敵組成兩道防線,十幾位男子迅速檢查所有麵包車是否有可疑東西。

這一幕的一幕,都讓紅隼和金雕帶來的人震驚!

「稟報奇少,安全!」開陽衛一名兄弟跑到林天奇身邊,躬身道。

「速速撤退,按照計劃離開!」

「是。」

精銳兄弟親自駕駛麵包車離開!除了燕雲十八騎、辵、冽、無雙、納蘭他們外,部分兄弟返回郊區與大軍匯合。

車上,天奇感謝紅隼和金雕一番后!這才反臉問後座上的雅爾:「千羽社沒傷害你們吧!」 「沒有,雅爾給公子添麻煩了!」想到今日的危險,雅爾埋下驚魂臉龐,瞄了身邊面色冰冷的納蘭一眼,愧疚的道。

「沒傷害你們就好!你們有什麼差池我可就要愧疚一輩子了。」

「齊大哥!」坐在林天奇身邊的藍衫女孩輕輕叫了一聲。纖纖玉手整理鋝動衣角,悅靈出聲。「謝謝你救了我和竹子,謝謝!」

「別這麼說,這都是我連累你們!」看了一眼白衫女孩還是一副余驚神色,林天奇目光回道藍衫女孩細膩面頰上,遲疑開口:「菲琳小姐,我在秦城惹到了人,為避免你們再受到傷害,我要馬上派人送你們去附近城市,你們趕緊回家。」

聞言,藍衫女孩神色明顯掠過一抹低落,但還是點頭說:「謝謝齊大哥,我和竹子馬上就走!」說罷,她遲疑之後,粉嫩美頰湧起一抹酡紅,清純女孩羞澀摘下玉頸上的珠子,玉手在面前胸前晃了幾下。

「齊大哥,能夠認識你是菲琳的福氣!大恩不言謝,這顆珠子跟隨菲琳十九年了,現在送給你,希望齊大哥不要嫌棄!」

望著女孩粉紅唇角微微揚起,天奇於心不忍。「菲琳小姐,這麼貴重的物品我豈能收下!」

「一顆珠子,對菲琳來說,是目前能夠拿得出來的!希望它能保佑齊大哥你無災無難的,菲琳回家之後,會記得齊大哥你的,只是菲琳什麼都看不見,怕日後認不出齊大哥你。」

聽著女孩留念的語氣,天奇要是再拒絕,只怕會傷了女孩的心,於是點頭道:「好,齊大哥收下!」

在天奇抬手時,女孩紗布下冰肌玉臉湧起甜甜的笑意。隨即,玉手摸向天奇脖子,在麵包車內其他人的驚訝中,給天奇繫上。

「珠子會保佑齊大哥平安,會保佑齊大哥無災無難的。」

任何人,在聽到女孩這真誠的祈禱,心口都難免會發酸;這是一個可愛的小妹妹,只因失明讓她活在黑暗中,但她卻能坦然對待殘酷的現實,這不得不說女孩她很堅強。

遠離樹林,林天奇讓納蘭挑兩名身手好的姐妹親自送女孩她們去別的城市,面臨分別,天奇心中竟有點不舍,親自給藍衫女孩講訴怎麼樣才能醫好她眼睛的藥方之後,女孩抽動發酸的小瑤鼻。

「齊大哥,菲琳能抱你一下嗎?」

「來,齊大哥抱抱你!」將這個可愛的女孩抱在懷裡,耳邊卻是響起她的哽咽聲。「齊大哥,菲琳會記住你的,永遠都會記住你,你保重!」

「保重,相信你能夠重見光明的!」

「謝謝齊大哥!」

「嘿嘿…齊天林,我也抱抱你,算是告別了!」竹子驚醒之後笑嘻嘻的望著林天奇,上前抱了一下這個讓她心跳的人,隨後揮手告別。

目送兩位認識不久的女孩,對於竹子這女孩天奇印象不深刻,但對於藍衫女孩,或許是因為她可愛,又是雙目失明的原因吧,天奇竟有些可憐她。

站在郊區人煙稀少的柏油路上,天奇重重吐了口氣!抿抿乾燥的唇角,轉身鑽進車裡。

「情種!」

剛把車門滑關上,身後響起的聲線雖然冷漠,卻是帶著調侃的味道!紅隼和辵他們反臉,發現是納蘭,都把目光移到林天奇白皙臉頰上。

斜著身子伸手一拍納蘭如刀削的香肩,林天奇眯眼笑道:「有必要嗎!又沒給你找妹妹,只是一顆珠子一個擁抱。」

「…雅爾,你管管。」

聽得納蘭這沒有任何色彩的語氣,雅爾瞄了車內其他人一眼,為難的埋下臉龐,聲線酥膩而出。「我不敢管,夏蘭你管吧!」

「噗哧….」

冽沒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辵急忙捅冽一下,示意她注意場合,有外人。

紅隼瞧著納蘭和雅爾這兩大超級美女神色,睜大眼睛望著一臉鬱悶的林天奇,豎起大拇指咋舌道:「齊兄弟,你牛!真牛!」

淡淡一笑,林天奇靠了下來!盯著擋風玻璃前面的街道,道:「今天得罪千羽社,他們一定會反撲,紅隼,這把你牽進來了!敢不敢擰刀跟千羽社干?」

「靠…怎麼不敢!只是我手中那點人,對上千羽社就是以卵擊石。」一腔熱血之後,紅隼有些氣餒。

突然,身上電話響了起來!接完電話的他,神色震驚的反臉,望著後座上的白衣大男孩,道:「齊兄弟,就在半小時前,奇門高手端掉了千羽社一個軍火庫,殺了八百多人!這…是不是你…」

「對,就是我和我的兄弟乾的!不光如此,奇門在北郊凝結了六千精銳,準備攻打千羽社。」林天奇沒有否認,語氣也很淡。

「那你是…奇門的人?」

林天奇點點頭!

紅隼愣住了,奇門這個勢力他聽說過,是秦北一帶的霸主!據說奇門有個叫「天邪」的人,輕鬆擊敗秦北土霸王蕭家太祖。

一點車內其他人,紅隼疑惑道:「她們也都是奇門的人嗎?」

「是。紅隼你既然知道我們都是奇門的人,現在做決定還來得及!」

聞言,紅隼苦笑一聲,道:「就不說昨晚的事了,光是現在我和金雕帶人接你們,千羽社就會斷定我們已經跟奇門聯手了,為今之計,我和金雕只有投靠奇門才有拼的餘地,不然千羽社的精銳殺到南街,就憑我那點人,一個晚上就會被殺得乾乾淨淨。」

紅隼這個人很聰明,他知道現在自己的處境有多危險,但如果沒有親眼看見林天奇他們這群人的霸道,又接到手下戰將小馬的電話,說千羽社出動兩千人都沒把奇門高手怎麼樣,一個軍火庫還被奇門高手給端掉了,他是不會果斷做選擇投靠奇門的。

現在,紅隼知道奇門有能力跟千羽社拼,他才會做選擇!

「齊兄弟,能告訴我你在奇門是什麼身份嗎?你身邊的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你猜猜看!」

望著天奇嘴角噙著的笑意,紅隼看了辵、冽、耶魯吶這些三人惡魔,搖頭說:「我對奇門的編製不了解,猜不出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