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行,你跟我進去吧,那個……大小姐脾氣不好,你盡量低調一點啊。」

福伯看著有些木訥的楊浩,嘆了口氣,希望大小姐能夠手下留情。

「老爺爺,你放心吧,我這個人最大的優點,就是低調!」楊浩臉不紅心不跳的說道。

福伯聽了楊浩的話,嘴角一抽——老爺爺,我看起來有那麼老嗎?

跟在老者的身後,楊浩前腳剛邁入別墅,還沒來得及打量別墅的裝潢,就聽到一個十分甜美的聲音傳來——

「停!你給我站住!」

楊浩迅速抬頭,不禁一聲感嘆:

「好漂亮的妞!」

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孩兒映入眼帘,長得著實漂亮,清澈明亮的瞳孔,白澤無暇的皮膚透出淡淡緋紅,薄薄的雙唇如玫瑰花瓣嬌嫩欲滴,讓人恨不得想親上一口。

女孩兒穿著一件粉紅色的短袖,下身是一條黑色的短褲,兩條白嫩的大腿暴露在空氣中,打扮的很是青春靚麗。

楊浩的眼神中有了笑意。

這個小美女,難道就是我的僱主?那還糾結什麼貼身保鏢不貼身的,讓小爺暖床都願意!

楊浩心裡YY想道。

另一邊。

唐佳怡踩在沙發上,居高臨下,撇著嘴角,眼神中帶著質疑上下打量著楊浩。

髮型,跟個雞窩頭似得,難看!

身材,跟個竹竿子似的,就著木瓜熬湯都不夠老娘一口喝的。

至於氣質嘛?鄉土氣中透著猥瑣,猥瑣中又透著股淫蕩……哎呀,呸呸呸,反正非常的糟糕。

唐佳怡想到這裡,掃了一眼楊浩,如同一個高傲小公主般抬頭問道。

「喂,說你呢,你是哪來的?」

楊浩耿直的說道:「我是從楊家村來的。」

「你會功夫嗎?」

「功夫?不會,但我會打架!」說起自己的特長,楊浩神采奕奕的答道。

唐大小姐抱著最後一絲耐心問道。

「你有沒有當過兵?」

「當過兵,當了兩年就退伍回家養豬了」

「……」

聽了楊浩的簡單的介紹,唐大小姐有些無語。

不會功夫,不是特種兵,不是軍區兵王,更不是電視裡面的氣質型保鏢!

這是觀音姐姐派下來的逗比嗎?

唐大小姐可愛的小鼻子微微皺起,清秀靈慧的俏臉滿是失望:

「福伯,他就是爺爺給我請來的男佣人?」

福伯一陣汗顏,尷尬的糾正道:「小姐,是保鏢,保鏢。」

「哼。」

唐佳怡雙手掐著小蠻腰,頗有些兇巴巴的說道:「就他這副邋遢模樣,還保鏢?我看當保姆都沒人用他吧!福伯,你趕緊把他趕走!」

「額,這……」

福伯一臉為難,看向了站在門口的楊浩,心裡也是暗自奇怪。

以他專業的眼光來看,這個楊浩確實不像個保鏢,你說你臉長得清秀點沒什麼,至少身材魁梧一點,手掌粗糙一點也好啊。

這真的是老爺親自請過來的保鏢?福伯心裡再一次打鼓。

「小姐,這是老爺親自吩咐過的,楊先生或許,大概……是個很出色的保鏢吧。」

硬著頭皮,福伯說出來一句他自己都不相信的話。

「爺爺他不是最疼愛我的嗎,怎麼會叫這個膿包來保護我?」

唐佳怡皺著可愛的小鼻子說道。

膿包?

楊浩摸了摸後腦勺,一臉無辜道:「這位大小姐,我非常能幹的,而且我的本錢可雄厚了呢,怎麼會是膿包呢?」

此話一出,唐佳怡和福伯同時震驚——

能幹……本錢雄厚……

要知道!

在這個網路信息爆炸的年代,楊浩說出來的這幾個字,那可是非常有歧義的呀!

這真是那個看起來忠厚老實、土裡土氣、憨厚淳樸的鄉下小子說出來的話嗎?

福伯趕緊回頭一看。

只見那個鄉下小子,依舊獃獃的站在原地,絲毫不覺得自己剛剛出來的話有多大的衝擊力。

「我說的都是真的,你們別不相信。」

楊浩疑惑的回了福伯一個眼神,說道:「我在鄉下的時候,村裡好幾百頭豬,都是我給配種的,解決了村裡吃不吃上肉的大問題呢,我這不是很能幹嗎?」

幾百頭豬?!配種?!

完了,大小姐肯定要發飆!福伯滿頭黑線。 果然。

唐佳怡發出一聲尖叫,粉嫩的小臉氣得緋紅:「啊!我受不了了!你快點滾回去養你的大頭豬吧!」

「大小姐,你肯定是沒有養過豬吧?這豬吧,分為太湖豬、民豬、淮豬等等,沒有你說的大頭豬。」

楊浩伸出手掌,認真的給唐大小姐,數落著豬的種類……

「閉嘴,你不要再說了!」唐大小姐捂住耳朵,下達了命令。

這個時候,唐佳怡突然有些崩潰。

別人家的保鏢,都是歐美混血兒,面容俊俏眼神深邃不說,至少那股氣質就是不凡。

可是到自己這裡呢?卻來了個只會養豬的土鱉!

想到這裡,唐大小姐狠狠瞪了楊浩一眼。

隨後。

她便從那渾圓的小翹臀後面,掏出一部最新的『愛瘋七』手機出來,撥通了自己爺爺的電話。

她一刻都不想看見這個土鱉了。

電話接通。

「喂,爺爺,你在哪呢?佳怡想你了。」

唐大小姐臉上哪有剛剛那憤怒的表情,轉換來的卻是一種乖巧溫順的語氣。

這轉變速度之快,以及融洽的程度,簡直就是堪比一線演員啊!

「呵呵,佳怡啊,爺爺在國外呢,怎麼,又有誰惹得我的寶貝孫女不開心了呀。」一道慈愛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

「爺爺,有人欺負我!就是你叫來的那個鄉巴佬保鏢,爺爺你快點趕他走。」

唐大小姐語氣委屈,可是一雙狡詐的美目,卻是得意的看著楊浩。

就好像在說:哼!臭土鱉,趕緊做好回去養大頭豬的準備吧!

「恩?保鏢?你說的是楊浩!他到你那了?」唐德林先是一愣,隨即就反應過來,那位隱世高人,竟然真的答應了我的請求!

要不然也不會把他最疼愛的小徒弟放下山來。

想到這裡,以唐德林久經商場,早已經波瀾不驚的心,都開始劇烈波動起來。

「佳怡啊,楊浩對你滿意嗎?你可不能在他面前任性啊,他是爺爺花了大功夫才請來的,你要對他好一點,聽到沒有?」唐德林想到自己寶貝孫女的性格,突然有些擔憂的說道。

啊!我沒有聽錯吧!

唐佳怡瞪大了美目,滿臉不可置信。

爺爺竟然問……竟然問楊浩那個土鱉,對我滿不滿意?

還要讓我對他好一點?

偶買噶!今天不是愚人節啊,爺爺怎麼會對我開玩笑?

唐大小姐皺起了可愛的小鼻子,對著門口的楊浩威脅性的揮了揮拳頭,然後使出了自己的獨門撒嬌利器!

「爺爺,是佳怡對他不滿意啊!

我才不要他保護呢,你是不知道,他長相好猥瑣,品味更是差到爆炸,反正我就是討厭他!爺爺,你快把他趕走吧。」

說到這裡,唐佳怡感覺自己籌碼不足,又繼續說道。

「爺爺,只要把他趕走,我保證以後聽您的話,再也不出去飆車了。」

此時。

遠在大西洋彼岸的某個高級會所內,唐德林頭疼的揉了揉額頭。

「佳怡,他是爺爺特意請過來保護你的,相信我,楊浩是一個很厲害的保鏢,這件事爺爺已經決定了,你可不準胡鬧了。

好了,爺爺要開會了,你不準趕楊浩走!」

唐德林一臉嚴肅的說道,然後就掛了電話。

……

放下手機,唐佳怡的小腦袋有些蒙圈。

爺爺打小就特別寵愛自己,今天這是怎麼了,竟然為了一個破保鏢這麼嚴肅的和自己說話?

「哼!」

唐佳怡狠狠的瞪了楊浩一眼,滿臉質疑道。

「你說,你給爺爺灌了什麼迷魂湯,你是不是爺爺在外面的私生子!」

楊浩聳聳肩膀,獃獃說道:「我如果是你爺爺的私生子,那你不就成了我的侄女了嗎?那我就是不是可以繼承家業,不用回去養豬了?」

哈哈,小妞,看小爺怎麼對付刁蠻大小姐,小爺可是專治各種不服。

楊浩心裡戲虐般想到。

剛剛唐佳怡同他爺爺打電話,雖然沒有開免提,但是楊浩的聽覺感知是多麼強大,自然是一字不落的聽了出來。

「滾蛋,侄女你妹啊!你全家都是侄女!」

唐佳怡氣得滿臉通紅,這個土鱉,竟然敢蹬鼻子上臉!

不行,必須要趕他走。

想到這裡,唐大小姐美目滴溜溜一轉,瞬間有了個主意:「好,你說你是來當保鏢的對吧?」

楊浩點點頭說道:「是的,我是來給大小姐當貼身保鏢的,是貼身的那種。」

貼身你妹啊?你怎麼不去貼鬼去!

唐佳怡心裡吐槽,隨後直接打了個電話出去。

「喂,陳虎陳豹,你們兩兄弟現在進來一下,幫本小姐做點事情。」

不一會兒。

兩名身材魁梧,虎背熊腰的勁裝大漢,依次走了進來。

這兩人走路的時候下盤穩健,黝黑的手背上全是繭子,一看就知道是常年練武造成的。

總裁留步:一隻老婆待領養 「大小姐,你叫我們兄弟二人來,有什麼吩咐。」為首的陳豹恭敬說道。

「是這樣的,這個人要來我們唐家當保鏢,還大言不慚說我唐家的保鏢團都是廢物,所以……」

唐佳怡的美目洋溢著笑意:「所以,你們兩人來給我把把關,看看這人是不是真有那麼厲害?」

什麼!

竟然敢說唐家的保鏢團都是廢物!這不是變相的說他們陳氏兄弟也是廢物嗎?

什麼人這麼狂妄!

陳豹陳虎臉色頓時難看起來,轉頭死死盯向角落裡的楊浩。

「咳咳……」

楊浩摸了摸鼻子,委屈的目光看向唐大小姐——

我什麼時候說過這話了?這妞這不是擺明了給小爺拉仇恨嗎?

「楊浩,這兩人都是我唐家的精英,你只要能打過他們,才有留下來的資格!」唐佳怡翹著小腦袋笑道。

這妮子夠狠啊……

楊浩感受著兩股鎖定自己的戰意,無奈的聳聳肩,淡淡道:「你們兩個,一起上吧,趕緊完事了我還要洗澡呢!」

嘩!

這話一出,那兩股戰意瞬間燃燒。

「小子,你現在這麼狂妄,可別等下被揍了趴在地上哭鼻子!」

陳虎陰沉著臉說道。

自己兄弟兩人,可都是經歷過槍林彈雨的特種兵,更是在軍區比武大賽上排名前列的兵王,此時被一個鄉下小子嘲諷,怎麼可能不怒?

「小子,先吃老子一拳壓壓驚吧!」

陳虎目露兇狠之色,身子踏前一步,伸出蒲扇一樣的大手,向著對方的衣領處抓去。

軍體格鬥術,鎖喉!

陳虎一出手,就直接使出了自己的拿手招式,軍隊的格鬥搏殺術本就是剛猛迅速,在他這個兵王手中,更是憑空多了幾分霸道!

可是!

就在他的手掌,接觸到楊浩衣領的瞬間,陳虎的臉色驟然劇變,想要收手已然來不及了!

只見楊浩上身微微一顫,頓時——

一股不可抗拒的大力傳來。

嘭!

陳虎只感覺天旋地轉,等到反應過來時,自己已經重重砸在地面上,而那個鄉下小子,卻是拍拍手,沒事一樣準備從他身前跨過去。

「草,這小子邪門!」

陳虎低喝一聲,一個鯉魚打滾站了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