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行了,趕緊滾出去,別在我面前礙眼!」

旁邊的雷虎見到阿豹出去,向龍爺問道:「您就這麼放了他,這傢伙可是讓龍爺的計劃都泡湯了!」

「哼,你以為我就這麼容易放了他嗎,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笨蛋,只知道撈錢,到時候有她好受的,咱們不還是有一個老對手梁王嗎,到時候要是那個傢伙追究,就就把他扔出去!」

「還是龍爺想的周到!」雷虎心中一震,感到一陣陣寒意,「要是有一天自己對他也沒有利用價值了,那麼他會不會…」

「喂,阿義,你帶幾個人給我辦點事!」走到門口,阿豹掏出電話說著:「去查一查是哪個傢伙壞了我們的事,不管他是誰,把他給做了,記住不要留下尾巴!」

「好的,豹哥!」一個中氣十足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



「警察姐姐,前面左拐,你要是嫌麻煩的話,就在路邊兒停就好了,我可以自己回去!」青陽說道。

可是蘇儀對青陽的話置若罔聞,青陽眼看著馬上就要路過自己的家,連忙喊到!

「哎,到了到了,我就不邀請你上去了,咱們就大路朝天,各走一邊,拜拜了您吶!」青陽下了車,對著蘇儀擺了擺手,轉頭就離去。

可是沒有走半步,青陽發現這個女警察,竟然還跟著自己:「你到底要幹嘛,我都已經到家了,你怎麼還跟著我?」

「誰知道這是不是你的家,我要確保你的安全,作為一個警察,我有一必要跟你的家屬確認一下你的安全!」

「你這是給我添麻煩,你知道嗎?要是我父母知道我被一個警察大半夜的送回家,還不一定擔心到什麼樣子呢!你這不是成心添亂嘛!」

蘇儀哪管這些,不過青陽還真說對了,她就是在給青陽添亂!

心中無奈,不得不帶著這個大麻煩來到了自己家門前,輕輕的按響了門鈴!

這時候門開了,青陽的老媽站在了青陽的面前,強忍著哈欠:「陽陽,你怎麼現在才回來,這都幾點了…」

老媽話未說完,就看到了青陽身後站著的女警察,心中一慌,連忙問道:「這位警察同志,是不是我們家陽陽犯了什麼事啊,他現在還小,還在上大學,而且我們家陽陽很乖的,他不可能犯法的!」

青陽卻沒有注意到這些,在大荒界的那些日子,處處充滿了危險,弱肉強食,死在青陽手下的敵人不知道有多少!

本以為自己早就變得堅強起來,可是這時候看到了自己的老媽,心中一軟,有很多話想要對老媽說,可是到了此刻,竟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青陽眼睛一紅,一把抱住了老媽話語中帶著哭意:「老媽,我回來了,我終於回來了!」

青陽老媽見青陽語氣不對,本來就緊張的她更加驚慌失措了,竟然也有要哭的趨勢,趕緊安慰著青陽:「兒子啊,你這是怎麼了?你不要嚇老媽了,就算你犯了什麼錯誤大不了咱們改,不要哭啊,到底有什麼事啊?」

「沒事,沒事,我是幫警察做好事了,我沒有犯法,真的老媽!」

緩過神來的青陽,看到老媽以為自己犯了什麼錯誤,連忙解釋著!

蘇儀這時候也解釋了起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青陽看到自己老媽這麼激動,一個大男人竟然說哭就哭了,跟調戲自己那副樣子簡直天差地別!

「這位阿姨,青陽確實沒有犯法,您不要擔心了,而且他確實幫助我們警察破壞了一樁案子,是因為時間太晚了,我怕他不安全,所以才送他回來,你不要擔心!」

這時候老媽才注意到,竟然是一個挺漂亮的女警察,聽到她說自己的兒子確實沒有犯事,不由得送了一口氣!

「是這樣啊,這臭小子能幫你們破什麼案子,我看他漲能耐了,害得我這麼擔心,看我不好好收拾他!警察同志,你也別在門外面站著了,進屋坐坐!」

雖然聽了蘇儀解釋,青陽老媽還是狐疑萬分,自己的兒子她清楚得很,怎麼還會幫警察的忙呢!

青陽老媽連忙招待蘇儀。

「不了,不了,阿姨我還有事,這就回去了!」目的已經達到,蘇儀連忙撤去。

「這個臭小子,看著挺秀氣的,伸手卻十分了得,可是竟然哭哭啼啼的,真是奇怪,等以後在收拾你!」

蘇儀一邊走一邊想著… 「搶劫啊!有人搶劫啊!快幫忙攔住他!」一聲凄厲的吼叫傳到青陽的耳中!

「嗯?這光天化日之下還有人這麼囂張!已經是法制社會了好不好,到處都是監控,跑都沒地方跑,大哥!」

青陽不由得感到無語,從大荒界回歸之後,好不容易放鬆一下,又碰見這樣的事情!

一個頭髮凌亂,手持一把水果刀的男子,正在街道上狂奔,嘴中還喊著:「滾開!滾開!」再看他手中赫然是一個包包!

「救命啊,那是我的救命錢,我爸爸還躺在醫院等著救命呢!」喊話的正是一女子,看她的臉色並不是很好,年紀不大的樣子,卻已經面色憔悴,想來是受過不少苦!

看著女人悲戚的聲音,大街上卻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正所謂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是眼前最好地寫照了!

也是,換成哪個人願意跟一個窮凶極惡地持刀搶劫犯搏命呢!

「哎,看來又要做一件好事了,既然有這個本事就應該出手相助!」

青陽悄悄地跟了上去,雖然可以在大街上就把這個歹徒制服,可是人多眼雜,萬一引起不必要的麻煩,豈不得不償失!還是等他到了沒人的地方,好好收拾收拾他!

「連救命錢都搶,求財還要斷人性命,若是在大荒,早就殺了你!」



「嘿嘿,有錢人就是古怪,竟然請我搶他自己的錢,真不知道他圖個啥!」林東心裡想著。

這幾天他已經輸了不少錢,家裡的老娘們一分錢也不給他,正愁著怎麼弄點錢呢,竟然有人瞌睡就送上枕頭,問他想不想賺一筆!

剛開始聽到要搶劫,他是打死都不想乾的,為了這點小錢把自己搭進去不值得,可是沒想到竟然搶他自己的錢,沒人抓他!

美滋滋!

「這位朋友,拿了人的東西不好吧!」一道聲音傳入耳中。

「你他么誰啊,關你屁事!」林東想也不想就罵了起來!

「呵呵,不知道你的骨頭有沒有你的嘴硬!」青陽氣急,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

一步踏出,就來到了林東面前,若是其他人看到一定大吃一驚,這特么是人是鬼!

「你你你!」林東嚇得話都說不出來,真的假的,「是不是小電影看多了吧,出現幻覺了?」

「你好好看看是不是幻覺!」青陽二話不說就是兩個巴掌,直接把林東打得眼冒金星!癱倒在地!

「這位大哥,不管我的事啊,都是他們讓我這麼乾的!我就是拿錢辦事,別打了!」

回過神來,林東一把跪在地上,向著青陽求饒!

「誰指使你的?」聽到竟然還有幕後人,青陽不由得心中疑惑,搶個劫還這麼複雜?

「是我指使的!」一個中氣十足的聲音響起!

青陽一腳踢開他,林東便倒地不起暈了過去,然後回了回頭,看到竟然是一群拿刀帶棍的人,個個黑衣服大墨鏡,簡直是醉了!

「現在還流行黑澀會,這些人怕是腦袋秀逗了吧!」看著他們,青陽不屑地笑了!

對著為首一人說道:「你是誰?」

「你不用管我是誰,你只要知道自己壞了別人的事,我們是來解決的?」

「那不知道我壞了誰的事?你想怎麼解決!」青陽心中一緊,這些人看樣子是來真的,敢這麼有恃無恐,怕是不太妙!

「我自己到沒有事,要是這些人對自己的家人造成威脅的話…」想著想著,青陽心中殺意漸起!

「你馬上就知道了,給我上!」隨著他的一聲令下,一群人蜂擁而上,手起刀落,竟然痛下殺手!

「既然你們要殺我,那就別怪我了!」殺心一起,青陽一腳踢出,正中面前一人,只見他砰的一下,像沙包一樣飛了出去,連帶著三四個人倒地不起!

這一腳青陽用了兩三成的力,那也是幾千斤了!被踢中的人就算活著,怕也是躺在床上一輩子!

「嗯?這是練家子?」小義心中一動,「資料上只是介紹他是大學生,可能身體素質很好,能打敗兩個退役軍人,沒想到竟然這麼厲害!」

青陽攻勢不減,一個手刀,就有一個人倒下,這些人充其量也就多打過幾次架,怎麼可能是青陽的對手!

沒過幾下,十七八個人都躺在了地上,暈了過去!

「小子,沒想到你竟然還有這個本事,你是誰的人,為什麼壞龍爺的事?只要你說出來,我可以放你一馬!」小義說道。

「你猜我是什麼人?龍爺又是誰?」青陽問道。

「不要裝了,看你身手不凡,怎麼可能連龍爺都不知道,為什麼壞龍爺的事!」小義見青陽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厲聲問道。

「你先回答我的問題,如果解決不了我你們會怎麼樣!」

「你太高看自己了,就算你厲害,能一個打一堆,在我們面前都是小兒科!」

小義一邊說道,一邊從衣服下掏出一把黑乎乎的傢伙! 重生狼孩難養 槍,這些人竟然如此膽大妄為!

青陽目光一縮,看著面前三人,三把槍指著自己的頭,「不知道以現在的身體能不能扛得住子彈的攻擊!」一時之間青陽猶豫不定!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就算死也要讓我死個明白吧!」青陽對這他問道。

「拖延時間?現在怕了,趕緊說為什麼要壞龍爺的事!」小義並未理會青陽,這種事他乾的多了,有些人總以為耍些小聰明就能騙過自己,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什麼龍爺,我都不認識好嗎!」青陽真的是對龍爺一點印象也沒有,怎麼會惹上這種人,況且…「難道是那天那兩個假警察?」青陽這才想到自己確實惹過一點麻煩!

「你還敢狡辯,就那天那兩個被你打倒的警察,什麼人指使你的?」

「嗯?果然是那兩個傢伙!毒品,他們是販毒集團的人,怪不得如此肆無忌憚!殺人都不放在眼裡!」青陽心中瞭然。

「你以為是誰指使我的?」青陽試探的問問。

「哼,你不說是吧,我就先送你去另一個世界,再把你父母送過去陪你!」小義輕輕說著,好像再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是嗎,這可是你們逼我的! 豪門暖婚之全能老公 有槍了不起嗎!」青陽殺氣騰騰地說道!

「媽的,老子堂堂有系統的人,不僅被你用槍指著頭,還被你威脅要殺我父母!你這是在廁所里打燈!」

找死!

「赤陽!」青陽再也管不了那麼多,去他媽的控制,自己一直想要低調低調,特么的總有刁民想要謀害朕!

下一刻,青陽手中多了一把赤紅的長劍!劍身泛著妖異的紅光!陣陣寒意襲來!

「義哥,這小子不是人!他他他!」小義身後二人被嚇得坐在地上,指著青陽支支吾吾的說著!

小義也嚇的不輕!「你們兩個廢物,別被他騙了我就不信他還能擋得了子彈!」

二話不說,砰砰砰!就是一陣槍聲!殺伐果決!

只是這時,小義看去青陽依舊在那裡好端端地站著!竟然毫髮無損!

「不可能,你是人是鬼,我不相信這是真的!」小義心中一慌,這一切簡直超出自己的認識,可竟然真的發生在自己眼前!

「這是你們逼我的?」青陽一把抓向小義的脖領,直接將他提在空中!臂力之強,可見一般!

「說,龍爺是誰,指使你的人在哪裡!」既然下了殺心,青陽對他們不會有絲毫客氣!

「哼,你…就算再厲害,也別想知道!」青陽沒想到這個人竟然如此嘴硬!

「你特么祖祖輩輩販毒啊,毒販是你爹嗎,不要命了?」

「我的命你拿走!我什麼都不會說的!」

「尼瑪,我就不信,他倆也這麼嘴硬!」青陽一把扔開小義,赤陽劍放在一人脖子下:「你知不知道!」

「我…我我,是豹哥,指使我們!」

「特么,豹哥又是誰,龍爺呢!」青陽一陣頭大,這特么是被整個販毒集團盯上了嗎!

「豹哥是龍爺手下,我們都是給豹哥跑腿的!」二人連忙回答,生怕青陽一個不滿意就殺了二人!

「豹哥和龍爺都在哪裡?」

「我們不知道啊,龍爺從來不露面,豹哥我們也沒見到幾回!你問義哥,義哥肯定知道!」倆人一下子出賣了小義!

「你們兩個垃圾,出賣自己人的後果知道吧!會有人收拾你們的!」小義看著二人,陰狠的說到。

「義哥,他不是人啊,我們哪裡有的選擇,跟著你們一起混,可也不能丟了性命吧!」

「既然你們都不知道,那也沒有什麼用了!」青陽一指指向二人眉心!

只見二人眼睛一翻,暈了過去!

「哼,你倆醒了,這輩子也是完了!」

青陽用自身氣血之力,破壞了二人泥丸宮,這輩子都痴痴傻傻了!

「哼,知道了我的秘密,算你倆倒霉!法律制裁不了你們,那就我來!」青陽心裡想著。

看了看小義:「你不說是吧,你以為嘴硬有用嗎! 蜜寵甜妻:誤犯危情總裁 看著我!迷魂術!」

青陽連忙用出一招迷魂術,正是傳承中的荒術!荒者之下都不可能倖免!

「說,誰指使你的!」

「豹哥!」

「龍爺是誰?為什麼要殺我!」

「龍爺是道上毒販,控制著好幾個省的毒品交易,國內外名氣非常大!殺你是因為你壞了龍爺的計劃,讓梁王手機的毒品到了警察手上!」

「你妹的,這些破事,豹哥龍爺都在哪裡?」

強勢徵婚,女人,乖乖聽話! 「龍爺行蹤詭秘,我只知道豹哥在聖都水苑!」

「帶路!」 「豹哥~不要這樣~」只要兩個衣著暴露的美女依偎在豹哥的懷中,不斷的扭動著妖嬈的身軀,簡直讓人慾罷不能!

豹哥一把抓住了其中一人,上下其手,直讓她嬌聲連連,一下子癱倒在豹哥懷中!

「你們這兩個小妖精,看老子不把你們好好收拾一頓!」被這兩個尤物弄得欲*焚身,豹哥恨不得提槍上馬,大殺四方!

正打算來兩顆小藥丸助助興,沒想到這時,包廂的門卻被人一腳踹開,豹哥一驚,緊接著一個人滾了進來!

豹哥氣急,恨不得將這破壞自己興緻的人大卸八塊兒!一把將兩個有尤物開,站起身來吼道:「你他媽是誰?敢壞老子的事!想死還是不想活!」

面前的人斷斷續續地回答道:「豹哥,是我啊,是我!」

「小義,怎麼是你!我不是讓你去處理那個人嗎,怎麼回來了,還搞得這副模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