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蓬!」

……

斑斕殼蟲那沉重的身體讓地面顫抖著,地動山搖。

「隊長,隊長,狗日的,朝我來,朝我來……」

「蓬!」

「蓬!」

「蓬!」

……

看著被追趕的隊長,小傑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猛然跳出來,一路跟隨在斑斕殼蟲的尾巴後面瘋狂的開槍,一邊狂罵著。

「嘶嘶……」

一聲低沉而憤怒的鳴叫聲在空氣中響起,空氣都彷彿撕裂一般。

「轟!」的一聲巨響,那隻斑斕殼蟲赫然回頭,鋒利的鐮刀一下割倒一座鐵塔,鐵塔轟然倒地,灰塵瀰漫,塵土飛揚……

「小傑,快跑!」

「……」

看著斑斕殼蟲瘋狂的奔跑過來,小傑獃獃的看著,渾身冰涼,那時間的勇氣瞬間就煙消雲散,那稚嫩的臉上呈現著一種茫然的獃滯,充斥著對生命的留戀。

「小傑,快跑!」隊長感覺自己的聲音嘶啞而無力,猛然跪倒在地上,獃獃的看著那如同一座山一般的斑斕殼蟲以雷霆萬鈞之勢朝小傑沖了過去,緩緩的閉上了眼睛,眼角,流出了渾濁的淚水。

近了!

近了!

三十米。

二十米!

十五米!

小傑驚悸的瞳孔縮小得如同針尖一般,斑斕殼蟲的身形越來越大,已經徹底的佔據了他的瞳孔。

那巨大的鐮刀已經揚起,小傑的大腦在這一瞬間彷彿放電影一般,從童年的歡樂到成年,一直到工作,時間在這一刻彷彿變得無比的遲緩,小傑閉上了眼睛,莫名的,臉上居然泛起了一絲詭異的笑容。

死亡是快樂還是痛苦,沒有人知道,但是,無數的科學家已經證明,人在死亡的時候,會調動記憶細胞,如同放電影一般的回顧一生,也許,停頓在痛苦的時候就是痛苦,停頓在快樂的時候就是快樂,誰也不知道……

「蓬!」

「嘶嘶……」

就在這時間與空間凝固的一瞬間,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和慘叫聲驚醒了同時閉上眼睛的隊長和小傑。

看著在地上抽搐慘叫的斑斕殼蟲,隊長和小傑都是一臉獃滯的看著眼前讓人震驚的一幕……

一個年輕人。

一個手握長槍雙眼深邃得如同浩瀚宇宙的年輕人。

這個年輕人的長槍之下,釘著斑斕殼蟲那三角形的的腦袋上面,如同生根了一般,任憑斑斕殼蟲如何掙扎,那長槍彷彿定海神針一般,巍然不動。

八零女醫神 ,小傑和隊長雙眼獃滯,一臉不可思議,傻傻的看著眼前這震撼人心的一幕……

……

PS:飛機延誤,在廣州機場碼字一章,現在還在等待飛機之中,請兄弟們獎勵幾張月票……(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夠了!李長老住手吧!」就在李長老準備再次一腳踹去之時,那姓紀的老者突然開口,冷聲喝道。

「所言甚是,謝紀兄提醒!要不然我還真的將他給斬殺於此了!」李長老消散了腳上的靈力,一臉的意猶未盡之情,惡狠狠地看向倒在血泊之中的王毅,冷哼了一聲,便向著那姓紀的老者走去。

「在下一時間沒有忍住才造成這番局面,望紀兄見諒!」李長老雙手相托,身軀微彎,話語溫和的說道,堂堂花宗的內門長老竟會行如此禮節,由此可見這姓紀的老者的身份定是非同一般。

「罷了,他沒死就行,我們走吧!」這姓紀的老者搖了搖手,看了一眼王毅便轉身離去。

這時那犬門宗主看向李長老點了點頭,便露出了一抹微笑,像是在暗示著什麼,緊接著那李長老也是神情大悅,面帶喜色的跟在那姓紀的老者身後,那站在原地看的目瞪口呆的花宗弟子見李長老走了,便也急匆匆的跟了上去。

一行人匆匆的來卻又匆匆的走,什麼都沒帶走,而留下的卻是讓王毅以血發誓的諾言,王毅的恨依然滔天,這份仇恨將深入骨髓,潛入腦海,化作針刺,每時每刻的在針扎著王毅的身心與心神。

整個幻靈派都成為了一片廢墟,整座大山都被夷為了平地,那漂浮在山上的霧氣此刻也是隨風而盪、隨風而散,帶著一股血腥、帶著那一股殺戮,消失在了那無邊無際的藍天上。

此刻的王毅由於大量出血仍是昏迷不醒,渾身上下的血洞仍在流淌著殷紅的鮮血,就在這時,一道靈光從虛無之中穿透而出,如一隻離弦的箭一般,一閃即逝,不偏不倚的融入了王毅的體中。

王毅頓時渾身一震,全身竟大幅度的顫抖了起來,這道靈光在王毅的體內運轉了一周,竟化作了一股極為濃郁的靈力,補充著王毅那已將近枯竭的身體,就連一身的血洞此刻也是停止了流血,無數的傷痕更是在瘋狂地修補、恢復著。

這倒靈光正是那姓紀的老者施展的神通。

「嗯?老夫是越來越看不懂了,又要殺他卻又要救他,看來所謀之事定非一般,可惜了老夫的傳人竟成為了別人手中的一枚棋子,不過只需突破到歸一境老夫就可再臨世間了!呵呵呵呵??????」王毅體中的魔蛇冷聲笑道,其聲之中充滿了欣喜與激動,好像他也在等待著某一件事發生一般。

數日之後

「嘩啦???」一些細小的山石從廢墟之中零落了下來,王毅的雙手剛剛不禁觸動了一下,久久之後王毅便是恢復起了意志,緩緩的睜開了那充滿血絲的雙眼,看著朦朧而又陌生的一切,腦海之中對數日之前的一戰仍是久久不忘。

王毅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雙拳緊握,一臉的殺氣,雙目之中更是爆射出了一抹堅毅之色,他仰天大喊了一聲,將心中所有難言的負荷全部給發泄了出來,其聲更是響徹天地,似龍吟、似虎嘯,帶著一股狂猛的氣勢直衝九霄雲外。

「不報此仇,我王毅決不罷休!」王毅雙目通紅,冷聲喝道,隨後便一瘸一拐的向著前方走去。

待王毅離去之時,這片天地突然響起了劇烈的轟鳴,只見無數道的靈力從虛無之中穿透而出,如萬箭齊發般向著這一攤廢墟爆射而出,瞬時間,天變雲散,已是烏雲堆積,黑壓壓的一片,無邊無際,看不到邊緣所在。

無數道靈光化作了無數道靈柱,豎立在這天地之間,突然狂風掀起,雷電涌動,好似無數條銀蛇一般在大氣之中、在烏雲之間扭動著。

「咔咔咔咔咔???」聲如洪鐘的碎裂之聲在這天地之間不絕如帶的響起,大氣在這一刻更是不停的在扭曲,都旋出了道道波紋,這波紋越來越密,越來越大,已是散滿了整個天空。

「轟轟轟轟轟???」就在這時,那無數的廢墟竟自動的飄零了起來,浮在空中,不停的重組著,不僅如此,那道道靈柱還散發出無窮無盡的靈力一同融入了其中,所有的石土皆是閃爍著藍色的光芒,無比的詭異。

竟在片刻只見,這一攤廢墟竟又重新化作了一座高山,與之前的幻靈山別無二樣,唯一的不同就是這高山閃爍著耀眼的光芒,無數的花草樹木、無數的山石、無數的屋舍此刻皆是完好無損,好似不曾被破壞一樣,他們的角邊也一樣閃爍著耀眼的光芒。

這一幕無人知曉,更是無人看見,那已步行數里的王毅更是不知這驚人的一幕,若他知曉定會大吃一驚,可此刻的他確實沒這個欣賞的心思了。

在一個密不透風的石室中,一個面容枯槁的老者消散了一身的靈力,緩緩的呼出了一口氣,他額頭之上已是泌出了無數的汗水,喘著粗氣凝視著遠方。

「哼,儘管老夫無處下手,但倒可以在你身上賭上一把!玄火,玄冥之火!呵呵???」這老者自言自語,其雙目之中爆射出了一抹精光,隨後便大聲的笑了起來。

這老者便是那神情嚴肅,姓紀的老者。

????????????????????????????

「我的擊殺令已經重新編寫,我此刻的境遇將是無比的糟糕,我的行蹤現在決不能暴露,在我沒達到歸一境之前絕不冒然出現在世人的眼中!否則將是危機四伏、殺戮不斷、人心惶惶!」王毅神情凝重道。

在他的面前是一座高山,他決定在這山中進行修鍊,畢竟這修鍊的靈石與丹藥已然上萬,修鍊數年都足足有餘,他要變強,變得更強,方能報仇!方能還自己一個清白!

「也好,你就在這靜心修鍊,待你達到歸一境之時,所有的仇恨在一一報復,這段時間老夫會竭盡全力的教導你,將畢生所學傳授於你,你絕不會再像現在一樣不堪一擊!」魔蛇緩緩而道。

魔蛇的話語也是深深的刺激了王毅,王毅點了點頭,沉默不語,大步一邁,向著山上走去。

「我不是聰明絕頂,但也不是愚笨之極,你越是想殺死於我,我就越要活得好好的,我唯一有的便是一顆心堅之心,我不怕吃苦,更能忍受,待我修鍊有成便是報仇之日!」

王毅內心暗自想道,一臉的陰霾,雙目更是猶如一把利劍一般,看到那就突刺到那,整個人彷彿是變了一個人,有種看不透、看不穿的一種高深之感,但是更多的則是一股暗藏起來的一份殺機。 就在小傑和隊長發獃的時候,隱藏在周圍和斑斕殼蟲對抗的警察都是一臉獃滯的表情,如果一個人駕駛著機甲殺死一隻斑斕殼蟲人們並不會覺得意外,但是,如果一個人手持一根古式長槍能夠殺死重達六十噸的斑斕殼蟲,那絕對會讓人無比的震撼。

每一個人都被鄒子川那石破天驚的一槍給驚呆了。

人們無法想象一個普通人類能夠用一桿長槍把斑斕殼蟲死死的釘在地上。


當然,最震驚的還是隊長,隊長可不是那些菜鳥,見多識廣,他看的可不光是斑斕殼蟲的死亡,還有鄒子川的力量,把一隻斑斕殼蟲的三角頭顱刺穿本就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更何況,還要把斑斕殼蟲重重的釘在地上一動不動,這力量,已經超越了他的想象思維……

「噗……」

就在眾人感覺時間靜止的一瞬間,鄒子川腳在斑斕殼蟲三角形的腦袋上面狠狠的一頓,手赫然一提,那幾乎連根插進去的長槍居然被拔了出來,在長槍拔出來的電光火石之間,鄒子川的身體掠起無數的殘影,一晃已經在了數十米之外,人們只是感覺眼睛一花,屹立在斑斕殼蟲那三角形腦袋上的鄒子川已經站在了小傑的前面。

「全息交換機的機房在哪裡?」

「啊啊……啊……在在……」小傑結結巴巴的看著這一臉冰寒的年輕人,他感覺渾身一陣發冷,一種莫名的恐懼在每一個細胞蔓延著。

「說!」


「啊……」

一隻充滿力量的手猛然把小傑舉了起來,小傑感覺自己渾身的力量都被抽盡了一般,生命彷彿都在流逝一般,那雙深邃的眼神就像刺穿了他的靈魂一般。

「我知道,放下他。」隊長狂奔而來,立刻被鄒子川身邊的一群武林高手控制住了,實際上,這個時候整個全息相控基地都被一群高手控制,面對這些來無影去無蹤的高手,一些警察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繳械了,當然,警察們也沒有想過反抗,無論怎麼樣,落入人類的手中要比落入斑斕殼蟲的嘴中強。

「放了他們,你知道!」鄒子川朝一群武林高手看了一眼,示意放掉那些警察之後,又把鋒利的眼神落在了隊長的身上。

「知道知道……」隊長感覺到了一股無形的壓力,這是一種睥睨天下的壓力,這種壓力無形物質,卻又真實的存在,讓他的骨骼都有一種破碎感,好像隨時都要破裂一般。

一群人沒有猶豫,跟隨著隊長走到了一座低矮的金屬建築物前面,這正是這相控陣地的主機房,機房的鋼閘門被斑斕殼蟲撞得歪歪斜斜了,慘不忍睹。


「咔嚓!」

「咔嚓!」

……


「打不開……」

隊長用來福槍的槍托使勁的砸著變形扭曲的鋼閘門,但是,鋼閘門紋絲不動,一臉沮喪的看著鄒子川道。

「讓開!」

「蓬!」

隊長剛一讓開,一道黑影已經重重的踢在了扭曲變形的鋼閘門上,鋼閘門應聲而倒,揚起漫天的灰塵,一群人緊跟著鄒子川走了進去,而隊長和小傑則是一臉獃滯的看著那撲到在地上的鋼閘門,鋼閘門上,有一個非常清晰的凹形腳印……

「他是人嗎?」小傑一臉恍惚的看著那凹形的腳印,他感覺自己的神智有點不清楚。

「是人……人……」

隊長走到那腳印邊蹲下身體,輕輕的撫摸了一下那深凹進去的腳印,似乎想確定一下這鋼閘門到底是不是合金金屬一般,當摸到那冰涼的金屬,隊長感覺自己的背脊也是一陣發寒。

站在隊長背後的數十個警察都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氣。

如果這一腳踹在人的身上,會出現怎麼樣的情況?

幾乎每一個人都感覺到了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極度恐懼的氣息。

「你們過來。」

「啊……嗯嗯……」

突然,明亮燈光的全息相控主機室裡面傳來那個年輕人的聲音。

「現在斑斕殼蟲正在大規模的入侵梅蘭星,我們要修復這個基地的全息相控掃描系統,啟動星球的防禦系統,你和他們解釋一下。」鄒子川看了一眼走過來的隊長,又把目光落到了機房角落捲縮著的十幾個身穿制服的中年人身上。

這群人正是這個基地的技術人員,當斑斕殼蟲入侵的時候,這群人都藏到了這還算安全的地下基地裡面。

「徐工,幫助他們,我們的時間很緊迫。」

「好的,馬隊長,我們馬上檢查。」

警察的話果然效果不同一般,本是充滿懷疑的眼神立刻釋疑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