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若已經好的差不多了,便不要繼續在這裡住著了,沈明珠畢竟是女子,多有不便尚且罷了,傳出去畢竟辱她清譽,如今村子里流言四起,她雖不甚在意,但爺也該避避嫌。」

話落。

更是直勾勾的看著傅無咎。

縱然他身份尊貴,但藍肖卻也沒有半分怯懦,端的是一副坦坦蕩蕩的少年姿態,直爽張揚,不落下風。

兩兩對比。

傅無咎卻從未有將心思坦率落在眾人面前的時候。

此時看著藍肖這般坦蕩的表現他對沈明珠在在意,臉上卻頓時多了幾分冷意,將心中苦澀掩藏下去,神色間依舊如之前那般高高在上,

「她執意等我傷好,這段時間鞍前馬後照料起居包紮傷口,盛情難卻讓我也著實有幾分為難。」

「……」

藍肖臉一黑。

傅無咎依舊一副清冷淡漠的姿態,

「至於你說的那些,她倒是從未和我說過半分。」

好嘛。

全推出去了!

左風站在不遠處,看他這般更是暗戳戳的豎起了大拇指,主子不愧是主子,這三兩句話頓時噎的藍肖臉色頓時難看極了!

藍肖抿了抿唇,將情緒壓了下去,佯裝淡定道,

「她雖張揚,到底心軟善良……」

「是啊。」

傅無咎打斷了他的話。

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容,波瀾不驚的介面,

「不過說起來,她雖善良卻也是心有成算,不然為何你也受傷,卻未叫你來家中養傷呢?」

「……」

藍肖的臉頓時垮了。

眼神兒直勾勾的看著傅無咎,沉默片刻后,也不和他繼續打什麼啞謎了,神色一正,直接開門見山道,

「我喜歡她,想娶她為妻!爺若只是一時興起,那不如趁早放開,她不適合什麼朝廷,更不適合卷進那些亂七八糟的爭鬥中去!所以,待爺傷好后也儘早離開,也避免什麼不必要的麻煩和誤會。至於我與她,日後能不能在一起,也與爺無關。」

「……」

傅無咎臉色一沉。

眸子冷冷的看著他,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我自然清楚!」

藍肖語氣堅定,

「我只想說,若爺沒有娶她為妻的想法,就不要招惹她更不要把她卷進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中去!」

「住口!」

左風上前一步。

手裡的劍更是毫不猶豫的懟在了藍肖的身前,一時間氣氛更是劍拔弩張,只要傅無咎稍稍漏出半分不耐之色,那藍肖便走不出這個門!

片刻。

傅無咎才擺了擺手。

左風後退一步,藍肖依舊是站在原地,從剛剛到現在便沒有後退半分,將自己的態度擺的明明白白,更是篤定傅無咎不是那般以權壓人的人!所以才敢站在他面前與他將一切擺在明面上說清楚!

「你覺得,她喜歡你?」

藍肖身子一僵。

想到沈明珠與他相處的日常,神色一梗,即便是談不上喜歡,但也……應當是,有些好感的吧?

「日久生情才能看清一個人的心!」

「哦,那便是不喜歡了。」

傅無咎眸子一挑,慢悠悠給自己倒了杯茶水,輕抿了一口后,更是神色淡淡的落下一句,宛若驚雷一般瞬間將藍肖劈的外焦里嫩,

「她吻過你嗎?」

「……」

藍肖一聲不吭。

像喉嚨被人忽然捏緊似的,黑著一張臉道,

「未曾。」

「哦。」

他點頭。

眸子一挑,似帶著幾分淡淡的得色,

「她吻過我。」 看着眼前這位抱頭蹲防,蹲在地上求饒的紅髮貓妖少女,也不知想到了什麼,浩仁無奈嘆息了一聲。

這位貓妖少女名叫緋鞠,自稱是玉藻前的僕從。

在浩仁繼承玉藻前血脈的半年後,一隻黑色大貓忽然找上門來,說是要奉他為新主人。

這隻黑色大貓就是緋鞠,一隻貓又。

貓又,俗稱為貓股。在島國神話中是一種有着兩條尾巴的黑貓形象,耳朵大而尖,牙齒為雙面鋸齒型的妖怪,是貓妖的一種,據說有兩條尾巴,能直立行走。

成年貓又的體型大約是人類體型的一倍,大隻的貓又甚至可以長得像小牛一般大小,尾巴在末端分叉為二。

一般成年的貓又可擁有B級妖魔的實力,是一種實力強悍的貓妖。

貓又平日喜歡吃魚,身體輕盈,常變成少女模樣以親近人類,但是也常被人傷害。

相對來說,貓又是一種溫順的妖魔,它只會攻擊它怨恨的人。

正是因為貓又較為溫順,再加上浩仁擔心若是趕走緋鞠,她有可能會泄露自己獲得了玉藻前傳承的秘密。

思量再三,最終他還是決定收下這個唯一的妖魔僕從。

畢竟只是一隻體型稍微大一點的貓而已,就算牽出去,也只會被外人認為是只寵物豬……哦,不,寵物貓而已,這並不影響他的生活。

浩仁原本是這麼想的。

可令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在他答應后,這隻看起來不知已經活了多少年的黑色大貓,居然當着他的面直接化形成人。

且化形成人以後,還是個沒心沒肺的貓耳蘿莉少女。

這可太刑了啊!

感覺日子越來越有判頭的浩仁,自此就過上了與這位沒心沒肺的貓妖少女一起「同居」的生活。

回憶自此中斷,浩仁卻是再次嘆了一口氣,轉移話題道:

「對了,我讓你看家來着,那個叫星野的女除靈官人呢?她沒什麼事吧?」

「喵哈哈,九尾大人……那個……您應該餓了,我們先吃飯吧喵!」

浩仁本來是隨口一問的,但他發現,緋鞠在聽了他的話后,那對毛茸茸的貓耳瞬間立起,眼睛下意識偏過,甚至連她剛才還翹的老高的尾巴,都彷彿泄氣了一般直接垂了下來。

不對勁?有問題!

「我在兼職的地方吃過飯了,緋鞠,你說實話,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個……其實事情是這樣的……喵……」

最終,在浩仁的多次催促下,緋鞠開始慢慢講述起來。

……

也是當浩仁回到家中,發現家中出了一點點小意外時,之前發生戰鬥的那條街道上,銀髮劍巫並未離去,而是在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似乎是在等待着什麼。

過了好半天,一道黑影忽然出現在這條街道上,並快速向著銀髮劍巫奔來。

劍巫彷彿並未察覺般,任由黑影靠近。

「大小姐,我來遲了!」

直到黑影來到她的身後,撲通一聲單膝跪了下來,銀髮劍巫這才緩緩轉過身來。

月光下,黑影顯露出身形來,居然是一位身穿黑白相見的現代女僕裝,滿頭黑髮,頭上卻裹着一條白色頭巾的年輕貌美的女孩。

掃了一眼跪地的女僕,銀髮劍巫那冰冷的雙眼中,罕見地閃過一抹異樣的光彩。

「無妨,我這邊正好剛剛解決,卯月,我的面具帶了沒?」

「在這裏,給,大小姐!」

名叫卯月的女僕聞言,急忙從懷中掏出一塊半臉面具,遞給了銀髮劍巫。

劍巫接過半臉面具,沒有多說什麼,直接戴在了臉上。

而在她帶上面具的瞬間,神奇的事發生了!

銀髮劍巫那滿頭靚麗的銀髮,居然彷彿被墨水染色的宣紙般,快速由銀轉黑。

不過短短几秒鐘,那一頭靚麗的銀髮,已經完全變成了美麗柔順的黑髮。

銀髮劍巫也由此變成了一個完完全全的黑長直御姐。

面對如此神奇的一幕,卯月卻並沒有什麼反應,彷彿已經見怪不怪,她只是低着頭,恭敬道:

「大小姐,既然妖魔已除,我們還是早些離開此地,兩天後,您還要轉學到新學校,東京這邊的總部您還要提前去拜訪……」

然而,她的話還未說完,卻被銀髮……哦,不現在應該叫黑長直劍巫揮手打斷了。

「不急,再等等……」

帶上面具后,黑長直劍巫的聲音也出現了些許變化,其中的冷漠消失了不少,聽上去多了些許人情味。

「再等等?敢問大小姐,等什……」

卯月面帶一絲疑惑,剛想追問一句,卻被黑長直劍巫忽然豎起的一根手指,放在她嘴唇上,將她後半句話堵住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