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至於大唐帝都內的那個獵物,讓二號和五號一起去吧,希望這次別再讓我失望,這可是我和那人聯合的第一單生意,以後能不能保持長久,就看這次的效果了。」黑衣人再次說道。

「大人,如果想立竿見影,我們何不派一個玄宗境的人過去?悄無聲息的把他們殺了。」一個長老獻計道。

「你以為我不想?可是玄宗境殺手不能如帝都,這個規則以及延續了很久,我若破壞,你覺得秦羅會放過我們?我們是殺手,不適合去和軍隊拼殺,更何況對手是秦羅這樣的軍神。」黑衣人沉聲說道。

……。

龍陽國內,如今戰爭硝煙消散,殘陽進入了修生養息的階段,只對附近的小國實行威懾,令他們不戰自敗,這個幼小的國度在漫漫壯大。

這一日夜晚,陰陽煞出現在龍陽國國度建安城內,趁著夜色潛入皇宮,準備給殘陽一個下馬威,可是剛剛踏入皇宮還未找到殘陽,卻莫名其妙的陷入一個死陣內。

最後不得不主動開口,詢問殘陽的下落,殘陽得知后,將他放了出來,接過他手中的信,一看,正是楚莫離的字跡,上面只有寥寥幾個字。

「送你一份大禮,隨意支配,另外,把追殺他的殺手也留下,能用則用,否則殺之。」

殘陽淡然一笑,搖了搖頭道,「這個傢伙,明明是請我幫忙殺人,卻還說送我一份大禮。」

… 如今的帝都已經步入寒冬臘月,楚莫離遭遇第二次襲殺后,聖虎殺手團的人沒有再隨意出手,而是等待機會,準備一擊必殺,而他所處的客棧四周也布滿了軍隊。

強大的護城軍游弋,各方探子讓殺手團和那個黑衣人無從下手。

不過楚莫離和南洛的強大卻震動了帝國最強的兩個勢力,皇室和聖宗。

這兩個勢力是組成大唐帝國的重要組成部分,一個是明面上的統治者,另一個卻也掌握著大唐的命脈。

同時兩個勢力也均有自己年輕一代的代言人。

聖宗的聖子龍蘇,乃是當今大唐國內年輕一代最強者,聖虎殺手團的一號曾經與之對決,力壓三百招,一招險勝,三十招擊敗二號,只用了十招就打敗了三號,從此一戰成名。

龍蘇身高八尺,一身白衣似雪,帥氣的面孔是每個女修心中的夢魘,似乎沒人知道他用什麼兵器,因為對戰聖虎殺手團的前三號殺手時也是赤手空拳。

大唐皇室內的太子,人稱玉面妖龍鬼見愁,李憂愁,自然是皇室的代言人,他和龍蘇三次生死對決,皆為分出勝負,最後筋疲力盡,不得不草草了事。

楚莫離和南洛和這二人比起來或許稍微遜色了一點,不過還是引起了聖宗和皇室的注意,畢竟他們兩個比聖子和太子年輕了至少十歲。

這一日,聖宗一名弟子趾高氣昂的跨入客棧,一副高不可攀的樣子引起了眾人的注意。

「誰是楚莫離和南洛?還不快來拜見本公子?」聖宗弟子傲然對著一行正在吃飯的人喝道。

楚莫離和南洛正坐在一個窗戶下吃飯,一聽這個人直呼自己,不禁蹙眉,並未搭理。

其他人一見是聖宗弟子,也不敢招惹,畢竟聖宗弟子在大唐乃至帝都的地位都十分超然,和王公大臣的子嗣一般,而聖宗內部核心嫡傳弟子更是堪比皇子公子,這個年輕的聖宗弟子一看著裝,雖然是外門弟子,可也不是他們可以得罪的,所以都不敢搭話。

「你們都是死人嗎?楚莫離是誰?還有那個南洛,給我滾……」

啪……

聖宗弟子還未來得及說完,只聽一個響亮的耳光響起,眾人也只看到一個黑影閃過,便看見聖宗弟子被人直接抽飛了出去。

南洛看著一臉淡漠的楚莫離,笑道「你比我快了一步啊,看來我快被你趕上咯。」

「我是怕他的臉會髒了你的手,所以才搶先出手,南洛大人所向披靡,小子不敢與您對敵啊。」楚莫離調笑道。

轟……

聖宗弟子勃然大怒,從外面沖了進來,一腳踹飛一張桌子,低吼道,「剛剛誰偷襲我?連聖宗弟子都敢打,不想活……」

啪……


又是一個耳光,聖宗弟子慘叫一聲,又跌落客棧,客棧內的人終於忍耐不住,轟然大笑。

這下這個聖宗弟子學乖了,回到客棧謹慎的環視四周,臉上兩個五指印清晰可見,牙齒都被打掉幾顆,滿臉是血,再加上憤怒的表情,顯得格外滑稽。

聖宗弟子看一群人在偷笑,怒不可及,拉起一個老人揚手就要打,可是手剛剛抬起,就看見眼前一黑,一隻大腳沖著臉部就踹了過來。

轟……

這一下可踹的不輕,臉蛋差點被踹平,鼻樑骨直接斷了,眼淚和鮮血交織,聖宗弟子直接哭了出來。

「嗚嗚嗚……你們敢羞辱……聖宗,敢侮辱我……我要殺光你們這群下賤之人!」聖宗弟子眼睛都睜不開了,可還是端著上位者的樣子,就好像王子在民間受辱一般。

南洛一臉正經的看著楚莫離道,「你那一腳還是輕了,看他還能活蹦亂跳啊。」

楚莫離聳聳肩,看著一群憤怒的人們敢怒不敢言,便起身在那聖宗弟子的眼睛上狠狠的搗了兩拳,頓時便成了半瞎之人。

「你們看起來很生氣的樣子,但是現在他看不見你們長啥樣了,我把門關上,你們一人一拳或者一巴掌,都得打啊,不打就是不給面子,打完了你們出去,他絕對不會報復你們的。」楚莫離隨手關上客棧的大門,對著眾人冷冷的說道。

眾人一聽,哪還客氣,有人出腳,有人揮拳,頓時客棧內一片狼藉,聖宗弟子慘叫不斷,凄厲的聲音讓外面的探子想進去看看可是又不敢擅自亂動。

不一會,連客棧小廝都上去偷踹了一腳,一群人打完之後便蒙著臉逃出客棧,留下奄奄一息的聖宗弟子和楚莫離二人。

「咱們繼續吃飯,等他醒了應該就會說人話了。」楚莫離對著南洛笑道。

「你真調皮。」南洛捂嘴偷笑道。

半個時辰后,楚莫離和南洛吃飽喝足,卻沒有上去修鍊,一直趴在桌子上看著那凄慘的聖宗弟子,還在打賭他究竟什麼時候才會醒過來。

不多會,聖宗弟子便清醒了,只覺得身子都不是自己的了,動一手指頭都覺得渾身都痛,只有兩隻水汪汪的小眼睛在滋溜溜的轉動。

「兄弟傷的不輕啊,餓不餓?要不要吃點東西再說明來意?」楚莫離嘲弄道。

聖宗弟子現在哪裡還敢端著身份,連忙哭喪著臉說道,「我家大師兄……要楚莫離和南洛前去覲見,要他們去聖宗報道……」

「哦,我們就是你要找的人,但是我最近沒空去什麼勞什子聖宗,如果你家大師兄有空,就讓他來客棧覲見我吧。」楚莫離一聽這口氣,不禁冷笑道。

「你會後悔的!我大師兄一定會派人宰了你……」

砰……


聖宗弟子還沒有長記性,直接被楚莫離一腳踢了出去,隨後對著門外的一群探子說道,「誰是聖宗的?你家弟子在客棧內不小心跌倒了,摔的很慘,把他被背回去吧。」

一群探子面面相覷,竟愣在當場,沒有想到楚莫離竟然如此大膽,把聖宗弟子打成這樣,聖宗的探子靠近那弟子一看,不禁震怒,因為這弟子已經被打的連他師傅都認不出了,渾身上下就沒有一處是完好無損的。

… 楚莫離暴打聖宗弟子的消息不禁而走,聖宗威嚴第一次遭到踐踏,年輕一代弟子內引起軒然大波。

聖子龍蘇坐在大殿之上,盤坐龍攆,如太子一般地位高崇,不過現在臉色卻萬分難看。

那被打的聖宗弟子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把自己受到的屈辱添油加醋說了一遍,甚至還編出楚莫離羞辱聖子的橋段。

「聖宗乃大唐國宗,就算是普通外門弟子,地位也堪比官宦子弟,豈能有他人毆打?」

「不錯,這件事我們有理,應該找他理論一番。」

「理論個毛線!他出手在先,侮辱聖子在後,這種人直接斬殺了事。」

「我同意肅南師弟的意思,直接殺了,現在他不正被聖虎殺手團的人追殺么,我們殺了也算是送他們一個人情。」

聖宗十多個外門弟子的精英圍在一起,拔刀赫赫,大有衝出聖宗將楚莫離剁成肉醬的趨勢。

「肅南,肅北,肅塵,你們三個去殺了楚莫離,把南洛給我帶回來,記住,做的乾淨利落點,別留下尾巴,不然讓狄聖傑纏住,我也不好交代。」龍蘇起身,白衣飄舞,說不出的飄逸。

「聖子大人放心,聽說那兩人一個是玄師境二重,一個是玄師境三重,我們三人絕對手到擒來。」肅南躬身說道。

「不可輕敵,聖虎殺手團連出兩大高手,一個叛逃,一個被殺,雖然殺死三號的人是四號,但是不得小看他們兩個人的戰力。」龍蘇搖了搖頭道。

「是,聖子大人,那我們現在就啟程,晚上直接滅了他們。」肅北也連忙說道,希望為聖子立下大功。

「記住,如果被城衛軍抓住,小心你的語言,如果敢亂說話,牽連到聖宗,我會讓你們後悔的。」龍蘇雖然說的很平淡,可是言語中的殺氣卻讓人不寒而慄。

……

大雄寶殿,帝皇之家,太子云殿內,李憂愁看著探子發來的訊息,嘴角翹起,露出一抹別樣的微笑。

「太子哥哥,你笑啥呢?」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李憂愁抬頭一看,正是自己十三歲的妹妹李悠悠,雖僅有十三歲,發育的卻頗有規模,精緻的臉蛋像個小天使,一身白衣素群隨著身子搖晃而擺動,看起來十分可愛。

李憂愁一見李悠悠,頓時莞爾一笑,招手道,「悠悠來了,今天哥哥要出宮有事,你去找你七姐姐吧。」

李悠悠一聽太子要出宮,頓時眼神一亮,直接撲了上來,抓住李憂愁的戰袍,興奮的大叫道「我要和你一起去,我不管,你早就答應帶我出去玩的,這次不管你用什麼借口,我都不准你一個人偷溜!」

「額……」

李悠悠是最小的公主,皇帝寵愛,哥哥姐姐溺愛,李憂愁被人稱之為鬼見愁,可是真正的鬼見愁是這個李悠悠,而非是他。

「這次真的很危險,最近聖虎殺手團頻繁出沒,我帶你出去不方便辦事,下次,下次一定帶你去!」李憂愁苦笑道。

「你個死騙子,這次再不帶我出去,我以後就再也不信你了!」李悠悠嘟著嘴怒道,可是俏皮可愛的臉蛋卻看不出有半點生氣的樣子。

但是就是這般,殺傷力才達到最大,李憂愁看著訊息,卻急著要去拜訪楚莫離和南洛,萬般無奈,凝聲說道,「我要去拜訪兩個人,但是你見到之後一定不要耍性子,不要以勢壓人,你不答應就算你以後不信我我也不帶你出去。」

合久必分 保證,我只玩,絕不說話!」李悠悠握著小粉拳,信誓旦旦的說道。

李憂愁牽著李悠悠,一大一小,出了大雄寶殿,直奔楚莫離所在的客棧。

李悠悠似乎極少出宮,這一路眼巴巴的望著街道上的小玩具,剛想買就被李憂愁拖走,被氣的直亂嚷嚷。

而此刻,楚莫離卻和南洛抓緊修鍊小神通術,爭分奪秒,不敢浪費一點時間。

不一會,李憂愁便帶著一臉不開心的李悠悠出現在客棧內,低聲道,「萬不可得罪人,明白嗎?」

「哼,我要出去玩,等會回來找你。」李悠悠鬱悶道。

「不行,等我辦完正事帶你去玩,想買啥一次性給你買完,最近真的很危險,懂么?」李憂愁打聽好楚莫離的房間,便直接上了樓。

楚莫離在李憂愁進客棧的時候便知道對方是沖著自己或者南洛來的,便起身示意南洛。

「在下李憂愁,特來拜訪楚公子和南洛仙子。」李憂愁立在門外十分客氣的說道。


李憂愁,這個大名鼎鼎的名字,可以和龍蘇比肩的人物,楚莫離自然知曉,卻沒有想到當今太子會親自上門,聳聳肩淡淡的說道,「沒有想到我們居然成了香餑餑了,聖子派人來,太子親自來。」


「進來吧,不知道太子大駕光臨所為何事?」楚莫離看著門口的一大一小,不禁問道。

「今日聽到楚公子大戰聖虎殺手團,讓聖虎前五號殺手一死一叛逃,特意帶舍妹過來拜訪。」李憂愁抱拳說道,「如今一見,果然如外界傳言一般,楚公子風流倜儻,英俊瀟洒,南洛仙子傾國傾城,沉魚落雁閉月羞花,更有一份巾幗豪傑之氣質。」

南洛和楚莫離還未來得及搭話,李悠悠看著太子哥哥來拜見的居然是兩個年輕人,不禁囊著小鼻子說道,「太子哥哥,看你那麼慎重的樣子,我以為你要來見世外高人老頭子呢,原來是個小屁孩……」

楚莫離額間出現一道黑線,一個十二三歲的小屁孩居然說自己這個十五歲的人是小屁孩。

「不過這位姐姐真漂亮,比七姐姐還要漂亮一點點呢。」李悠悠轉頭看向南洛,頓時被南洛的氣質征服。

「噗呲……」看著楚莫離吃癟的樣子,南洛再也忍不住,直接笑了出來。

李憂愁表情尷尬,沒有想到李悠悠會如此不給面子,見到楚莫離第一眼就給得罪了,身為兄長,只能連忙道歉,微微一躬身,說道,「小孩子不懂事,還望楚公子見諒。」

楚莫離一聽,頓時聳聳肩,既然太子爺都這麼說了,還去和這個小丫頭片子計較,豈不是真如李悠悠說的那樣,就是個小屁孩了。

「無妨,我是不會和一個小女孩計較什麼的,開門見山吧,我不喜歡拐彎抹角,更不相信太子日理萬機,是專門為了拜訪而來。」楚莫離不想浪費時間,直接說道。

… 「無妨,我是不會和一個小女孩計較什麼的,開門見山吧,我不喜歡拐彎抹角,更不相信太子日理萬機,是專門為了拜訪而來。」楚莫離不想浪費時間,直接說道。

楚莫離直言直語,讓李憂愁有些無法適應,房間內有些尷尬死寂,不過身為小孩子的李悠悠卻童言無忌。

「大姐姐,看你這麼漂亮,一定還沒有對象吧?我給你介紹一個?我太子哥哥,英俊瀟洒,未來國主,到現在還是個光棍呢,可是真正的鑽石王老五哦,要不要考慮考慮?」李悠悠雙手抱胸,靠著李憂愁說道。

楚莫離白眼一翻,感情這兩人來這裡是為了挖牆腳,正準備轟人關門,卻見南洛微笑道,「太子爺乃是五品大國的未來國主,我可不敢高攀,而且我有對象咯,小公主,要不我給你介紹個對象吧?」

「哼哼,我眼界可高了,那人必定要和我太子哥哥一樣英俊,就算不如他,也要比這個小屁孩好點吧。」李悠悠指著楚莫離說道,不過想了想,一聽南洛有對象了,不禁疑惑道,「你有對象了?不會是他吧?」

「哎呦卧槽,這真是你妹?當今公主?」楚莫離頓時有點壓制不住小脾氣,目光變冷,氣勢攀升,直接對著李憂愁道,「太子殿下,你今天就是帶著一個小孩子來找茬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