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老伴在她四十多歲那年出去打工,從此就沒回來。」

南初聽到這兒,總覺得這位老婆婆真傻。

這個男人已經離開將近二十年,明顯就是不想要她,而她卻要傻傻等待。

不過到底同情心泛濫上來,南初折回別墅廚房,知道冰箱裡面還有雪梨,索性燉了一鍋雪梨糖水。

舞團成員聞到香味紛紛下來查看情況,南初不是小氣的人,煮了不少,正好大家一起分享。

「怎麼沒有見到瑪德琳?」環顧一圈,南初詢問道。

「她說她在南市有個朋友,所以過去看看,今晚不會回來。」

「既然這樣,那好吧,我們不用管她。」

南初拿出一個保溫杯裡面裝上糖水之後,朝著村口走去。

「老婆婆,我是一名租客,最近就住這幢別墅,煮了一鍋雪梨糖水,還有的多,你看要不要喝?」

老婆婆抬頭望去,因為常年坐在村口風吹日晒,臉上皺紋遍布,黃昏之下看上去倒是有些滲人。

看到南初,老婆婆如同晒乾橘子皮一樣的臉,露出一抹笑意。

她人老了,但是耳朵非常的靈。

就在剛才明明聽到這個丫頭打聽她的事情,現在端著糖水出來,應該也是想要幫她潤肺。

看她氣度容貌顯然來自城裡,但是沒有想到性格如此善良。

「謝謝丫頭特地煮的糖水,將來哪個男人娶你真是有福。」

「老婆婆,馬上天就暗下,天氣更冷起來,還是回家吧。」

「不用,我再等等。」

「咳咳,咳咳!」

老婆婆說著說著劇烈咳嗽起來,嗆的臉色都有一些泛紅。

「已經等了整整二十多年,難道還是不夠?」

「你的丈夫說不定已經愛上別的女人,永遠不會回來這個村莊,這種渣男還有什麼好等?」

老婆婆聽到南初這番話,並不惱怒,反而淡淡微笑。

「他可不會這樣,他呀膽子很小,從小到大最怕的就是我。」

「丫頭,你忙不忙?要不要聽聽我和他的故事?」

南初點頭,聽著老人訴說從前點點滴滴。

「我們青梅竹馬長大,但是我卻從來都是看不上他,礙於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等到嫁給他后,還是覺得自己吃虧。」

「但他對我很好,從不讓我洗衣做飯,家務全包,工資上交。」

「甚至結婚二十多年,沒有孩子,婆婆不斷刁難,他都一直站在我的這邊。」

一開始聽說老婆婆等了她的老伴二十多年,南初以為又是一個拋妻棄子混蛋,想不到是她誤會。

「那怎麼還離開這裡?怎麼這麼多年對你不聞不問?」

「我逼他走的,總覺得這人沒有出息,不能賺錢,總是覺得別人家男人好,天天和他吵架,一氣之下他說他要出去賺錢,賺很多錢回來給我看看。」

「我還以為是句玩笑,想不到那個老頭當真,真的沒有回來。」

「而我也在那天之後,我才明白,原來自己根本離不開他。」 “來得好。”舒暢身上的光,已經消失了。他感到了自己充滿了精力,幽能上限暴漲到了170點。

神魂中,青雲老道已經驚訝的合不攏嘴。這是什麼情況,雖然早知道舒暢妖孽。但是妖孽起來也應該要有原則啊。道術經典不是那麼容易學會的,頓悟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可舒暢打破了他活了百多年的常識,他竟然頓悟了。

這臭小子竟然真的頓悟了!

頓悟是什麼意思?就是舒暢現在代表的意思。他僅僅用了一分鐘,就學會了天才中的天才都需要十天,才能學會的靈寶經通讀。實在是難以理解,不可理喻。

不要說青雲老道,就連屋子裏的別外幾個高三男,在舒暢身上的光芒消失時,都有些目瞪口呆。

“喂,這小子剛剛身上發生了什麼事?”一個高三男問。

別一個張大嘴巴:“好像,他臨危突破,成功了。”

“成功了? 重生之豪門千金 別瞎扯淡。他學的明明是道術經典,那些經典我們都學過,難的很。從他身上的光可以看得出來,他一分鐘前纔是第一次學。你特麼現在跟我說,他一分鐘,就他媽的學會的。怎麼可能!”

“但他不是學會了,還能是什麼?你看看他身上的光,是收斂進了身體裏,而不是破了。少爺,這小子有古怪。今天留他不得。”

舒恆被舒暢的臨危突破氣的咬牙裂齒,心裏更不爽了。因爲他識貨啊,舒暢剛剛身上的光,學的有可能是靈寶經通讀。 愛與不愛之間 雖然這本道術經典是尋常貨色,但他舒恆當年也學過。

足足學了15天才學會。

只用了十五天啊!

舒恆只用了十五天就學會了靈寶經通讀,都已經被舒家捧成和那個妖孽破鞋舒文瑤只低一些的天才了。畢竟舒文瑤魂根超過50,高的天地不容,他根本比不上。

但是就算是那個舒文瑤,學靈寶經通讀,都學了整整八天。可那破鞋的哥哥是怎麼回事。怎麼可能在一分鐘之內,就學會了。

就算是靠着危機帶來的焦慮來突破的,也不可能那麼快。舒恆憤怒的捏緊了手,他的手指甲幾乎要陷入了掌心裏。

該死的舒家兩兄妹,一個個都不讓自己舒服。

無論舒暢有什麼手段,今晚都要折磨死他。甚至讓他生不如死。

舒家小少爺還沉迷在自己的遐想中,卻不見舒暢嘴角揚起的微微笑容。渾然不知,實力的天平,已經隨着舒暢修習了靈寶經通讀後,開始朝他的那一邊傾斜。

舒暢的幽能上限提高到了170,他已經勝券在握。現在到了他開始一腳踩在舒恆那混小子臉上的時刻。

“來得好。”舒暢躲過了高三男的攻擊後,中指一點掛在腰間的煉妖壺,將昨晚製作的殭屍卡牌放了出來。

隨着一聲可怕的低吼,他的幽能被扣除了150點。屋子裏猛地出現了一具穿着清朝服飾破爛腐蝕,面容枯槁萎縮,猙獰可怖的行僵。這具高達一米八的殭屍乍一出現,就用長長的漆黑指甲,刺穿了高三生的心臟。

行僵手一縮,將那血淋淋的心臟從他心窩掏出來,塞入了嘴中。高三男一臉難以置信,低着腦袋向下看了自己空蕩蕩的心窩後,這才嚥下最後一口氣,死了。

死寂,再一次瀰漫在屋子中。

“僵,殭屍!”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剩下的兩個高三生來自於小家族,哪裏見到過真正的殭屍。

舒恆倒是見過,可特麼的那些殭屍都關在籠子裏和棺材中,又沒有危險。但是現在的這隻殭屍是野生的,是敞放的,最重要的是,和他的距離不足5米遠。

他冷汗頓時就流了下來。

“這隻殭屍,哪裏來的?”一個高三生吃力的吞下的唾沫,他緊張的渾身都在發抖。

“舒暢,舒暢那小子放出來的。”別一人說。

“放屁,怎麼可能。他舒暢只是一個白袍一階巔峯的廢物,不可能用符咒封印的住一隻至少白袍六階的行僵。就算他僥倖封印了,也不可能驅使。要知道,他的魂根才只有1.5啊!”

“那你現在該怎麼解釋。那隻殭屍雖然是野生的,但是它並沒有急着追上來咬我們。而且,更沒有攻擊舒暢那小子。”

行僵殺了一個高三男後,沒有動彈。只是站在舒暢身旁,用恐怖的視線,死死盯着眼前的他們。這隻殭屍,明顯受到了舒暢的控制。

舒恆手也在發抖,但是仍舊保持着淡定:“你們殺的了那隻殭屍不?”

兩個高三男一臉灰敗,拼命搖頭:“我們倆都只有白袍三階初期。 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很靠譜 殺真正的殭屍,做不到做不到。再來10多個白袍三階的,一樣做不到。”

“一隻殭屍而已!”舒恆非常不太甘心。今天他實在是太倒黴了,被破鞋打耳光,想找破鞋的親母泄憤,結果還險些陰溝裏翻船。他舒家小少爺,什麼時候這麼不爽過!

“少爺,咱們,趕緊逃吧。”其中一個高三男,艱難的說道。他的喉結不斷蠕動,他太緊張了。生怕下一秒,那隻可怕的殭屍,就會撲上來,將他們三人咬死。

豪門恩怨:我的逃跑新娘 “逃,我舒家少爺,會逃。他也配讓我逃。”舒恆憤怒的一耳光扇在高三男臉上,他這輩子第一次如此屈辱。他尖叫道:“給我殺了舒暢,不然我就殺光你們家族所有人。”

舒暢扶着被突然出現的殭屍嚇得心驚膽寒,腿都發軟的母親,冷哼道:“別爭了,今晚誰都逃不掉。”

“殺!”

一聲令下,殭屍猛地從嘴裏噴出一口屍氣。朝剩下的兩個高三生撲去。沒幾下功夫,兩個絕望的高三生就在行僵的攻擊下,被生生咬破了喉嚨。

一直沒搞清楚情況,高高在上的舒恆,這纔有些感覺不太對。他臉色越發的白了,那隻張開大嘴,露出了兩根長長犬牙的行僵正在朝他逼近,舒恆感覺到從殭屍身上傳來的肆虐的驚悚氣息,以及步步接近的死亡壓抑。

終於,他坐不住了:“舒暢,你敢殺我。我可是舒家少爺,舒家的獨苗。我要是被殺了,你和你的破鞋老母也活不了,無論逃到天涯海角,都會被舒家和我母親的家族追殺。” 第751章嘴硬,只怕內心正在滴血

「丫頭,你還小吧,不懂這種感覺,就好像是心上的肉被人活活挖去一半的痛。」

「那人愛著我,守著我,護著我半輩子,現在也該換我主動,這樣非常公平。」

聽到這樣一段愛情故事,南初心中充滿感慨。

就在這時,老婆婆握住南初的手。

「丫頭,你要記住,遇到愛情那一瞬間,不要躲避,不要試探,愛情這是易碎品,經不起等待。」

隨著一段故事結尾,時間已經指向晚上八點。

「丫頭,看你覺得順眼,多說幾句,不要嫌我啰嗦。」

「還有謝謝你的雪梨糖水,味道非常不錯,趕緊回去吧,可別感冒。」

「不會,聽到你的經歷,讓我懂得不少,老婆婆,希望有朝一日,你能等到你的青梅竹馬。」

南初接過保溫杯,朝著老婆婆揮揮手,隨後進入別墅。

南市的風帶著一股潮濕,南初突然想到陸司寒,想到奶包。

有些時候,是不是她太過固執,是不是應該放下過去,重新迎接美好一切。

這個想法一冒出來,南初搖搖頭。

那個通話能夠看出哥哥非常討厭陸司寒,如果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調查,永遠不能消除他們兩人矛盾。

想著這件事情,南初整夜都沒睡好,果不其然,第二天排練遲到。

匆匆換上衣服出門,南初路過村口,再次看到老婆婆。

老婆婆咳嗽相比昨天似乎更加嚴重一點,南初和她打過招呼,心想等到明天應該給她再去煮點雪梨糖水。

半小時后,南初抵達南市希望小學,步伐匆匆進入室內排練場地。

原本想著自己遲到,但是舞團成員應該開始排練起來。

但是她們通通站在一邊說話,聊天,氣氛非常懶散。

當初帝都大學那場表演,她們可不是這樣,因為她們知道觀看帝都大學表演嘉賓都是政界商界名流,所以勤勤懇懇。

現在只是去給學生表演,她們自然抱著一種隨便應付心理。

「提前半個小時過來,你們認為比我跳的厲害,認為不用排練,對嗎?!」

艾迪離開,南初接替艾迪位置,但是南初身份仍舊還是編舞老師,舞團成員聽到她的斥責,立刻開始站好隊形。

但是儘管這樣還有一個位置空閑。

這個位置屬於瑪德琳。

「瑪德琳,她在哪裡?難道她不知道今天需要排練?」

舞團成員微微抬眸看向南初身後,只是沒人敢再說話。

前段時間,瑪德琳與傅南初在錦泰廣場鬧得非常難看,這件事情經過蘇珊的嘴已經傳了個遍。

「南初老師,Eric不在這邊,不用這樣裝模作樣,不過就是去給孩子表演,需要什麼排練?」

一道妖媚入骨女聲傳來,南初轉頭朝後看去。

瑪德琳穿著黑色弔帶短裙,坐在一個肥頭大耳男人腿上。

這裡可是公共場合,但是她卻絲毫不顧廉恥,藕臂挽著男人脖頸,湊上香吻,引得男人露出猥瑣笑容。

「瑪德琳,這是在做什麼,這是學校,不是你的援交場所!」

「潘行長,聽聽這話,她把我們當做狗男女對待,說我不要緊,但是怎麼能夠這樣說你。」

瑪德琳軟軟倒在潘行長懷中,任由這個男人對她上下其手。

南初原本還對陸司寒的話持有質疑,現在看來一點沒錯,這個瑪德琳想不到私下作風這麼混亂,真是一朵爛援交花。

她才來到南市多久,居然都能勾搭男人,甚至昨天夜不歸宿!

不想去和他們廢話,南初試圖直接上前一把將她扯下來,但是校長拉住她的衣袖。

「南初老師,這位就是潘良達,我們南市銀行行長。」

「那又如何,我想管教我的團員,還需要他指手畫腳?」

「這倒不是,只是這次演出費用都由他來繳清。」

「南初老師,光是支撐這個希望小學,我就已經沒有多少積蓄——」

南初看向校長,的確如此,校長身上這件藍色襯衫洗的都快發白,哪像座位上面那頭肥豬,肥的流油。

「好啦,你們都是同事不要吵架,人家南初老師沒有說錯,訓練就該有個訓練樣子。」

「瑪德琳,只要你能跳好,到時候我來出錢,給你包裝,讓你進入娛樂圈。」

潘行長摸著瑪德琳一雙小手說道,眼神色眯眯一直盯著她的胸脯。

「真是這樣,沒有騙我?」

瑪德琳歡呼雀躍起來,一口吻在潘良達臉上,隨後從他身上起來,走到舞台中心。

「潘行長,我想站在這個位置跳舞,你說好嗎?」

瑪德琳現在站的就是南初之前位置,這個位置也稱C位。

「這位小姐,不要過於囂張,之前我在帝都大學看過演出,這個位置動作複雜,你能勝任?」校長實在有些看不過去,忍不住開口。

「我問的是潘行長,哪裡有你說話的份?」

「記住一點,你們這個乞丐小學,能夠花錢邀請我們過來,也是多虧潘行長出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