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給老子沖,」

見到兩頭黑豹不動,邱彪壯大喊一聲,

黑豹這才硬著頭皮朝前衝去,速度快如閃電,

李默眼神一閃,天眼術啟動,黑豹的動作被看得一清二楚,意念一動,兩頭金毛狂獅驟然加速,一口咬住黑豹的脖子,死死的壓在地上,

「什麼,」

邱彪壯大吃一驚,一刀狂斬而來,化為巨浪,

天眼術再動,刀勢中真氣的結構頓被分解,

李默一躍落入巨浪中,周身劍氣環繞,在巨浪中生生震出一個缺口來,爾後一劍橫掃,

虎踏天地,

劍氣凝聚成巨虎之形,從天而降,落地時發出巨大的震力,令邱彪壯亦不由身體不晃,朝後退去,

還未站穩,兩道黑影飆射而來,正是暗鬥龍,

那高速飆射的身形,帶著頭上的尖角,宛如一個巨大的鑽頭,

即使邱彪壯有著玄元境後期的修為,也不敢輕視,立刻揮刀擋下,

就在他擋下兩頭暗鬥龍攻擊之時,李默已閃身撲來,一劍穿喉而過,取了他的性命,

邱彪壯倒地而亡,白海門這邊頓時振奮出聲,

「殺,給我殺了那小子,」

邱太歲臉色一沉,此時完全斷定,兩個徒弟必定是死在了少年的手中,

三個羅間門玄師頓時一窩蜂朝著李默衝去,李默深吸一口氣,領著四獸朝前衝去,

一人獨戰三個玄元境後期強者,李默承受著巨大的壓力,不過片刻間的戰鬥,身上已中了三刀,鮮血灑落了一地,

大戰在繼續著,但顯然勝算仍然在羅間門這邊,

縱然李默和手下人斬殺了二十來個羅間門玄師,再加上白海門的人斬殺的,加起來也不過三十人,

羅間門尚剩餘玄元境玄師四十人,邱尉仍力壓柳長卿,邱大道憑藉著專門對付季安如的攻擊策略,和朱端木之戰可謂也在伯仲之間,

白海門的三十名玄師,已死傷過半,尚有戰力的不過十人,

此刻其實支撐起場面的,是李默和手下人,但如今眾人皆遭受圍攻,防線的崩潰也只是時間而已,

即使是李默,在擁有四寵的條件下,此刻也難以力挽狂瀾,

眼看此景,邱太歲發出聲聲狂笑,爾後大聲說道:「柳長卿,你不是想來尋寶嗎,老夫就把寶藏拿出來給你看一看,」

說罷,他推開棺木,棺槨中是一具厚重的石棺,其上刻畫著精美的紋路,還有十二根巨釘釘在其上,

「元大師,這棺中之陣可擋不住我尋寶之心,」

邱太歲大笑一聲,一掌拍在棺蓋上,

十二根釘子被彈飛出來,遠遠落地,

眾人目睹此景,皆是心頭一沉,

這棺材中只怕有元千滅的傳世地器:千軍斬,

此器若然落到他手裡,必定實力大增,

而他一旦加入戰場,也就是眾人絕命之時, ?饒是李默此刻也是心情沉到谷底,戰沒有勝算,退也沒有退路。

邱太歲大笑聲中將棺材一推,一低頭,還沒來得及看清棺中之物。

突然間,一隻手閃電般的從棺中冒了出來,抓住了他的脖子。

「咔——」

一聲脆響,那手力氣大得驚人,而邱太歲也沒有半點防備,那脖子竟直接被這隻手摺斷!

腦袋歪下來,邱太歲當場氣絕,那眼睛瞪得老大,直是死不瞑目。

謀划十年,滿滿勝算,沒想到到最後居然死得不明不白,可謂冤屈之極。

這場面也將所有人都嚇了一大跳,原本激烈的戰事在此刻停了下來,雙方迅速拉開了一段距離。

那手縮回棺中,邱太歲撲通倒地。

接著,棺蓋慢慢移開,從中坐起來一個中年男子。

滿頭烏黑長發,唯有兩鬢生白,濃眉如赤焰,鼻樑高挺,一副英武之貌。

「元大師!」

季安如脫口而出,眾人直是大驚失色。

總裁萌妻狠難追 確實,眼前這男子和傳聞中元千滅的相貌簡直如出一轍。

但是,元千滅已經死了三千年,但如今竟然還活著,而且一出手就殺了邱太歲,事情變得無比詭異起來。

「宗主,這當真是元千滅?」一個護衛忍不住低聲問道。

「看相貌只怕是真的,而且,能夠躺在棺材里的人,只怕也是元千滅本人。」李默肅然回道。

據說,元千滅可是修為達到了天穹境中期的強者,這也是他忤逆武極宗的資本所在。

眼下全場包括已死的邱太歲,眾天穹境玄師的修為也都只是天穹境初期。

如果此人真是元千滅,那邱太歲被一招秒殺也就理所當然。

落筆成婚 但是,元千滅再厲害,活過幾百年或許沒問題,但要活上三千年卻怎麼想都不可能。

正想著,元千滅已從棺材中走了出來。

一睜眼,眼珠子竟是滿滿的黑色,黑色的瞳孔覆蓋著整個眼球。

「蓬——」

他突然間消失不見,與此同時,在羅間門的隊伍后響起一聲慘叫。

眾人回頭一看,豁然見臉色大變。

元千滅此刻正咬中一個玄師的脖子,大口大口的吸著血。

那玄師發出凄厲的慘叫聲,但似乎失去了反抗力,任由著血液被吞噬,而身體更在高速的老化,臉皮已如枯樹般皺在一起。

不過眨眼功夫,元千滅便吸光了這玄師體內的血液。

鬆開口時,那玄師歪歪斜斜的倒地,已沒了氣息。

而元千滅卻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一閃身又落到一個玄師身後,未待對手反應,一口就咬了上去。

「敢傷本門弟子,拿命過來!」

邱尉暴喝一聲,一揚手,兩頭巨型刺蝟飆射而出,直朝著元千滅而去。

邱大道也將兩頭冰角狼召到身邊,一臉戒備之色。

唰——元千滅突然間不見蹤跡,一瞬落地時,兩頭巨型刺蝟倒飛出去,遠遠落在地上,身上的尖刺掉落一地。

再看元千滅那一雙手,指甲足足長有尺余,銳如刀劍。

眾人心頭一震,一個個瞪大了眼睛。

好快的速度,好快的招法,沒有人看清楚他的一舉一動。

就連武極宗這邊,即使施足天眼術,也跟不上他的速度,更談不上破解了。

「不好,此人已經嗜血成魔,不分敵我。長卿前輩,此時要合力將其擊殺才行!」李默大喊一聲。

柳長卿立刻點頭,大聲說道:「大家合力一戰!」

邱尉和邱大道互望一眼,同時點點頭。

只剛才元千滅一招震退兩頭刺蝟,便讓人知道他的實力之強,即使二人合力只怕也討不到好處。

再說,邱太歲一死,白海門這邊立刻佔了優勢,擊殺元千滅反倒是頭等大事了。

五老同時出手,銀劍飛射,長刀橫斬,巨型刺蝟和冰角狼狂撲而去。

元千滅一伸手,棺材中冒出一道精光,手中便多了一把兵器。

此器似刀非刀,足長五尺,宛如從山石上敲下來的一塊長石,稜角自成,其上偏偏又生有道道奇異紋路,平生煞氣。

「千軍斬!」

李默看得眼一亮,這正是記載中的極品地器千軍斬。

此斬由靈山之顛的一塊極品靈石鑄造而成,納天地之精華,日月之靈氣,無需任何材料的輔助,僅僅是以石成器,便擁有了萬軍莫敵的威力。

此器成時,據說天地震動,奔雷滾滾,后載入神兵之列,最後輾轉落入元千滅之手。

一斬入手,元千滅的氣勢陡然飆漲不停,一斬橫掃,一股衝擊波朝四面八方擴展而去,刀劍直接被無形之氣震得彈飛出去。

爾後,他雙臂朝外一推,更將四頭巨獸都給震飛出去。

隨手之力,強橫如此,讓五人皆臉色一沉,再不敢有任何保留,紛紛全力出手。

剎時間,刀光劍影,獸影撲騰。

元千滅在五人圍攻之下,穩站不敗之地。

李默看在眼中,心頭亦是一沉。

五人之前經過一番生死大戰,都受了不少傷,而元千滅經過三千年沉睡,天知道能力強到何等程度,事情照這樣發展下去是絕對的不妙。

「默師哥,你看地上!」

柳凝璇突而低呼一聲。

李默朝地上一看,驟然間發現地上的鮮血居然在流動。

雖然速度緩慢,便分明是朝著宮殿里而去,那血液逆勢翻過殿門的階梯,滲到那棺槨之下。

「不好,那棺材里只怕還有古怪!」李默心頭一沉。

「該不會是元千滅的道侶吧?」柳凝璇問道。

「只怕極有可能,據說那女子也是陣法高手,雖修為不及元千滅,但也是天穹境的強者。」李默說道。

「那該怎麼辦,若是那女子復活的話,那隻怕師傅他們也難以對付!」柳凝璇緊張道。

白海門等人在一邊聽得明白,更是臉色大變。

此刻,殿前的位置有元千滅等人大戰,戰圈範圍足足有兩三百丈,根本沒有人能夠闖進殿中一探究竟。

地上不行,那就地下!

「鑽地鼠!」

李默一手召出蠻獸,那鑽地鼠一現身,金剛般的爪子飛速的在地面上刨出一個大洞來,在李默的控制下繞著浮島外圍挖出一條通往殿內的道路。

「宗主,讓弟子去吧。」一個護衛沉聲說道,一手捂著的胸口還在滲出股股鮮血。

「不必了,你們傷得比我重,就在這裡先休息。去的人多了,一旦被元千滅發現那就棘手了。」李默擺了擺手。

接著他獨自鑽入洞中,一路潛行,終於趕進了殿中。

邱太歲的屍體倒在棺槨邊上,觸目驚心。

殿外逆流而來的鮮血沿著棺槨外壁朝內滲透著,透著十足的恐怖氣息。

李默五步並著三步趕到棺槨前,朝裡面一望,頓時眉頭一皺。

這棺材中果然躺著一個女子,年齡似只有二十七八的樣子,姿色上乘。

大紅裙,白腰帶,顯得幾分脫俗的氣質。

她靜靜躺在棺中,血水已經從下方滲透進來,兩隻手浸在血中,染得緋紅。

原本蒼白的臉上漸漸生出紅潤來,彷彿隨時就會復活似的。

事不宜遲,李默也顧不得憐香惜玉。

此女一醒,便是殺人的惡魔。

他猛地一劍刺下,深深扎入她的胸口。

一劍穿胸而入,女子突然睜開眼來,烏黑的眼珠子暴瞪如斗,煞氣溢滿宮殿。

與此同時,她一手抓向李默的脖子。

速度太快太快,李默根本沒有任何後退的機會,脖子被她抓得正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