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給我回來!」暗巫鬼仙大吼一聲,身體繼續釋放著觸手朝安林抓去。

血色刀刃從天而降,將所有的觸手斬斷。

冰霜再次籠罩了暗巫鬼仙,開始凍結虛空。

東方壯實和夢芝兩人再次聯合出手,暗巫鬼仙自身難保,處境變得危急起來,已經沒有繼續攻擊安林的機會。

遠處,白色仙女消失,藍色屏障開始碎裂。

安林望了一眼手中的盒子,長舒了一口氣。

看來這個千機盒還挺會隨機應變的,知道他要逃,就弄了這麼一個東西。

他看向已經被包圍攻擊的暗巫鬼仙,臉上浮現淡淡的笑意。

達三和妖姬也加入了戰場,它們的實力雖然跟返虛巔峰的大能相比,還有不小的差距,但是配合夢芝和東方壯實兩人進行騷擾控制和攻擊,卻是沒有問題的。

要知道,之前那一次把暗巫鬼仙斬成兩半的,可是他的妖姬。

一道道驚天術法轟鳴間,暗巫鬼仙不停後退,顯得狼狽不堪。

它劇烈喘息著,漆黑的血液在流淌,巨大的身軀受傷多處,雖然傷口在快速癒合,但生命力卻不停地在流逝。

「呼……你們都得死!」暗巫鬼仙面露猙獰之色,手中神器光芒大盛,暗黑神道之力噴涌而出,「出來吧,永生死神!」

轟隆!

一個身體纏繞著億萬鬼物,氣息極為恐怖的骷髏人黑影,手持血色鐮刀再次出現於虛空之中。

東方壯實和夢芝神色瞬間變得凝重不已。

很明顯,暗巫鬼仙這一次是真的放棄了逃跑,選擇死戰!

兩個返虛巔峰層次的大能,圍殺一個返虛巔峰層次的大能,不一定就能說穩勝,相反,被圍殺者可能死前都會拉一個來墊背!

暗巫鬼仙雖然受到數次重創,瀕臨死亡的它,力量卻更為可怕。

這一點從它利用神器,召喚出的永生死神就能看得出來,這個永生死神所散發的能量波動,和之前召喚的不是一個檔次的。

轟隆!

又是一聲巨響,威勢滔天的死神突然慘叫一聲,直接炸了。

暗巫鬼仙雙目圓瞪:「???」

東方壯實:「……」

夢芝:「……」

「炸了?為什麼會炸了?不……」

暗巫鬼仙的身軀瘋狂蠕動,顯然情緒有些崩潰。

遠處,安林的指尖冒出團團黑氣,淡淡一笑。

為什麼會炸?蠢貨,那是因為你溝通亡靈的力量,在我的身上啊!

之前施展的神貪之術,安林就是搶了它這個最為重要的力量。現在的暗巫鬼仙,已經無法使用召喚亡靈類的術法了!

東方壯實和夢芝哪裡會放過這個上好的機會,立即又是一陣窮追猛打,各種恐怖的術法層出不窮。

「為什麼我連溝通亡靈的力量都沒有了?」暗巫鬼仙面露驚恐。

夢芝好似不易察覺的目光,默默瞥了一眼遠處觀戰的安林。

「是你逼我的,是你們逼我的……」

「我要和你們同歸於盡!!」

暗巫鬼仙神色癲狂,不停大吼著。

東方壯實和夢芝聽到那似曾相識的話語,哪裡還給它面子,打得更凶了,有種你真的來同歸於盡啊!

暗巫鬼仙的觸手又被炸光了,漆黑如球的身軀不停蠕動,再次凝聚出了雙手,一手釋放神道護盾抵擋攻擊,一手將神器骨頭緊握在手中。

「沒有了溝通亡靈的力量又怎麼樣?我還能以身飼靈!一起走向永恆的死亡吧!!」

暗巫鬼仙獰笑著將神器骨頭,猛地插入自己的身體!

噗嗤!

漆黑的血液飛濺,然後又被詭異的力量牽引,竟是全部都開始倒飛,附著在那黑色的骨頭之上。

墨色般的光芒,攜帶著無盡的力量衝天而起,衝擊得東方壯實和夢芝聯手布下的空間封禁大陣都出現了裂紋。

「嗷!」一頭藍色的天龍,從墨色的光芒中躍出,扭動著似海洋般壯闊無盡的身軀,盤旋在天空之上。

它力量浩瀚無盡,緩和的呼吸聲,都能掀起方圓百里的元氣浪潮。

「這……這是被召喚出來的龍?」

東方壯實雙目圓瞪,渾身一顫,驚訝道:「堂堂鬼族的殺手鐧,不應該是召喚什麼惡鬼大能出來的嗎?召喚一頭龍是幾個意思?」

夢芝:「……,現在重點是這個嗎?這頭龍的力量不簡單,我們兩人合力也不一定是對手。」

「哈哈哈……「暗巫鬼仙的生命力極度萎靡,卻暢快地笑著,「沒想到吧?我這個神器,真名為邪龍混沌骨,由混沌邪龍的心骨製作而成,蘊含極為恐怖的邪龍之力。」

「它可號令一切邪穢之力。但是,最為可怕的用法,卻是以生命精華為原料,以邪龍混沌骨為核心,召喚混沌邪龍的投影召喚出來!」

「去吧,殺死他們!」

暗巫鬼仙一聲令下,天上那可怕的藍色邪龍咆哮一聲,攜帶著極為恐怖的力量,朝東方壯實和夢芝猛撲而去。

邪龍的速度很快,僅僅移動帶來的氣勢和威壓,就讓周圍的空間壓縮扭曲。在東方壯實和夢芝的眼中,那邪龍就好似攜帶整片海洋而來,力量浩瀚無盡,完全不能抵擋。

東方壯實的麒麟血爪攻擊和夢芝的極寒封鎖相繼被衝破。

他們毫不猶豫選擇避其鋒芒。

但邪龍卻去勢不減,完全沒有追擊他們的意思。

兩人皆是一愣,隨後東方壯實朝安林大喊道:「小心!!!」

這次邪龍攻擊的目標,竟然還是安林!!

「哈哈哈……晚了!」

「小鬼,我的力量是你搞的鬼吧,現在就讓你先給我死去吧!」

暗巫鬼仙面露猙獰,殘忍地笑了起來。

是的,它現在回想之前那一幕,終於確定了溝通亡魂的力量,就是被那個人類修士奪走。

作為有仇必報的大能,這次自然是先要殺掉最容易滅殺的存在,以震懾其他存在!

「吼!」

藍色邪龍身子好似海洋翻湧,對著不遠處的安林咆哮了一聲。

那聲音蘊含無上的龍威,好似來自遠古至尊的傲視。

安林第一次感受到了極為濃烈的死亡威脅,整個身體都戰慄起來。

也在那一刻,他手中的淡黃色戒指,彷彿受到了什麼刺激一般,再次顫動了起來。一雙巨大到無法想象的金瞳,再次於混沌之中睜開! 安林的神魂之中,一個蒼茫雄渾的意志降臨世間。

那一瞬間,天空的光芒盡黯。

一頭身軀偉岸到好似要掩蓋天地,巨大到難以想象的黑龍,出現在虛空之上,睜開了宛如太陽般的雙瞳。

無盡的星辰在它的身下顯現,它彷彿就是腳踏星辰,傲立於眾星之巔的王者,僅僅是出現於世間,就要萬物臣服。

是的,這一刻,它就是天地唯一的王!

藍色邪龍的身軀生生一頓,竟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

海洋是很浩瀚壯闊,但是和一腳就能踏滅星辰的黑龍相比,卻是顯得太過於渺小了。

無盡的凶威開始籠罩世間,主宰級別的意識降臨,彷彿一念就能毀滅這片天地,根本沒有絲毫的抵抗餘地。

在那凶威之下,就連東方壯實和夢芝,都不禁有些發抖,生不起絲毫的不敬。

暗巫鬼仙更是臉色慘白,長大了嘴巴,獃獃地望著面前的這一幕。

「出現了,師父的本體,終於出現了……」蕭澤牙齒髮顫,又是激動,又是緊張地望著天空上的虛影。

在太初古域的島嶼上,它就是被師父那偉岸的本體所深深折服,從此一發不可收拾地崇拜上了師父。

「就是你,在對吾示威?」

黑龍虛影口含天憲,一字一句都引起天地大道的共鳴,直達靈魂深處,讓人心神劇顫。

藍色邪龍被凝視了,身子瑟瑟發抖,瘋狂地搖頭,竟是開口說起話來:「前輩,不是我!是它!是它強迫我這樣做的!」

邪龍伸出爪子,指向暗巫鬼仙,大聲叫道。

安林:「……」

東方壯實:「……」

夢芝:「……」

暗巫鬼仙:「……,麻麥批!」

「你還敢罵我?」黑龍雙目一凝。

「嘭!」

暗巫鬼仙的身體竟詭異般地爆開,身體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洞口。

「啊……」暗巫鬼仙痛苦地嘶嚎起來。

眾人心中一陣好笑,被自己的武器果斷出賣,這鬼族大能恐怕是第一個了吧?

安林突然間覺得自己的傲嬌小邪還是挺好的,至少不會反捅一刀啊。

他正惆悵間,手中的納戒不經意輕輕一閃,恐怖的吸力突然出現,宛如漩渦一般,將他體內的力量徹底掏空。

卧槽!

他心中大叫一聲,雙腿微微一軟,差點跪下了,表面依舊堅挺著。

安林望向黑龍,很快便分清來龍去脈。

敢情這黑龍出招,需要抽取他體內的力量?

怪不得之前一直是裝逼,沒有動手,原來是這樣!

話說回來,一旦有龍族大能對自己吼,這貨就會跳出來打臉那個龍族大能嗎?蕭澤是這樣,面前這頭藍色邪龍也是這樣,這設定真有意思……

黑龍並沒有消失,而是再次將目光轉向藍色邪龍。

「你體內的心骨不錯,剛好可以作為吾肉身之骨頭。」

黑龍的聲音之中,透著一抹滿意和渴望。

藍色邪龍的身軀又是一顫,立即掉頭就跑。

神器怎麼了,神器也是有求生欲的啊!

黑龍默默張開了巨口,空間扭曲,難以言喻的力量從天而降,瞬間籠罩了藍色邪龍的身軀。

「不……前輩饒命!」

藍色邪龍大吼著求饒,但黑龍神色淡漠,不為所動。

安林雙腿一軟,直接坐倒在地,心中同樣在大吼著求饒,握草!大佬饒命啊!!

恐怖的吸力再次出現,好似要榨乾他的身體!

是的,黑龍再次使用招式,又在吸他的力量了。

關鍵是,安林已經被掏空身體了。

現在還來吸……會****的啊!

他感覺自己氣海乾涸。強大的戰神之體,血肉萎靡。傲視返虛大能的神魂之力也在快速消耗,劇烈的疼痛襲遍全身!

但是,黑龍沒有停。

藍色邪龍那巨大仿若海洋的身軀,就這樣被扭曲的空間,瞬間轉移到了另外一個肉眼不可視的地方。

「嗯……味道不錯……」

黑龍雙眼慢慢閉合,身軀開始消散。

眾人感受到壓力瞬間一空,突然間覺得世界是如此的美好。

安林癱軟在地面,氣若遊絲,一臉被玩壞的模樣,突然感覺世界是如此的殘酷。

「安林,你沒事吧?」許小蘭驚呼一聲,衝過去抱起了安林。

蕭澤也是臉色一變,立即衝過去護法:「師父,您剛剛強行使用力量,所以受到反噬了嗎?沒關係的,徒兒一定會誓死守護你,豁出性命也不會讓你受到一絲的傷害!」

蕭澤的腦洞瞬間就腦補了整個事件的前因後果,為自己的猜想作出了完美的解釋。

夢芝望向安林,美眸之中有著一抹驚疑。

這一切……還真的是他所為?

原來他是龍族超級大能偽裝的?

如此一來,種種不合常理的現象,倒也就解釋得通了。

因為某種限制,所以只能投影法相出來嗎?僅僅如此,那力量就足以碾壓任何的返虛境大能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