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神器」

金甲巨人的眼睛突然睜的巨大,他本能感受到了危險,但再變招已來不及,華西虹猛然發狠,目光有些瘋狂,他將全身的力量全部聚於拳頭之上。

轟——

拳刀相交,爆發出一聲驚天爆響,兩人瞬間後退,只見原地虛空震顫,險些支離破碎,黑洞洞的虛空裂縫中漏出了裡面紫色的高大山脈。

竟打穿了虛空界!

多餘的力量擴向四周,將大地肆虐出道道裂痕。

王遠等人驚呼一聲,就見一道氣浪從兩人的戰場向外擴散而來,氣浪夾雜著塵土,形成一股小型颶風。

「快防禦」

王遠瞬間降落運輸機器,下一刻,運輸機器的四周升起一片片金屬碎片,這時風暴襲來,眾人驚呼一聲,只覺一股大力撞擊在運輸機器上,運輸機器提溜旋轉起來,但眾人在其中卻並沒有收到傷害。

眾人所在的平台和金屬碎片並不是一體的,金屬碎片組成的蓮花不斷旋轉,將氣浪不斷化開,並沒有吹打在眾人的身上。 「我愛挖礦,皮膚好好,哦哦哦~」

「不愛挖坑,我是好人,哦哦哦~」

「可是他們~欺負~我」

「我才是挖礦達人,好不好」

「哎,難受哦~」

地下洞穴中,宋智貴吐出一口濁氣,看的出來他有些淡淡的憂傷,他兩邊肩膀各扛著一把石鎬,一搖三擺的慢慢向洞口走去。

「咦」

突然,他發現了什麼。

只見他一路小跑過去,俯身盯著地面,這處地面和別的地方明顯不一樣,漏出了幾道像是雕刻一樣的痕迹。

「什麼東西?」

宋智貴想也沒想的鼓動內力將灰塵吹去,漏出的下方几個小字:金甲叛變,速找葫蘆。

宋智貴猛然睜大眼睛,如遭電擊,震驚的呆立在原地!

良久,這種身軀僵硬的感覺才緩緩退去。

「不可能,金甲老師怎麼可能會叛變?」

「他是金甲天神」

「我的偶像怎麼可能會叛變?」

「不可能的」

宋智貴喃喃自語。

「不可能」

宋智貴盯著那句小字,小字是被人用種器驅動內力書寫而成,他感覺到了淡淡的刀氣。

「是柏哥寫的」

「怎麼會!」

宋智貴絕望的看向遠方。

良久,他的眼眶裡有淚水在打轉,他的心裡很難接受這個事實。

畫面回到一年前,戰神學院開學典禮時,華西虹變成巨大的金甲天神,讓所有人為之瘋狂,那個畫面深深的烙印在宋智貴的腦海中。

那時,他就暗暗發誓,他一定要修鍊成像金甲巨人這般強悍的人。

只是後來,他才知道還有天賦異能這回事,華西虹的超能班,只接受超能者,他沒能進入其中。

但,金甲巨人依然是他的偶像。

只因為那份震撼,強大,狂野。

哪怕他最後進入了戰士班!

戰士班修鍊異常的苦,總司令常說,戰士的入門門檻較低,人人都可以成為戰士,但想要變的強大,就需要付出十倍於超能者的努力。

戰士,是最公平的兵種,只要你付出加倍的努力和汗水,就能夠看到自己的成長。

每當他快要堅持不下去的時候,金甲巨人就會出現在他的腦海中,笑著對他說:「嗨,兄弟,我等你」!

這個信念支撐著他度過了每一個日夜。

有段時間,他迷茫了,他知道自己永遠不可能到達金甲巨人的那個境界,他也想過放棄,但他心有不甘,那段時間他過的很頹廢。

和他父親聯線視頻時,他的父親也勸他:咱家沒有超能者的基因,還是腳踏實地,按著戰神的修鍊來的實在。

他下了很大的決心,最終決定要放棄。

但是,在他即將放棄時,老天又跟他開了個玩笑。

戰神的公開課上,戰神向眾人演示了戰士的後期有多麼的強大,其中就包括身體巨型化。

當數十米的戰神站在他們面前時,宋智貴突然感覺自己活過來了,那一刻,他的血脈僨張,他彷彿看到了金甲巨人在向他招手:嗨,兄弟,你來了。

宋智貴呆立在原力良久!

「我……」

他想說些什麼,卻又不知道說什麼。

他的思緒很亂,但常年的訓練早已將他訓練成一名優秀的戰士,他強壓住躁動的思緒,咬緊牙關,讓自己鎮定下來。

「他娘的!」

宋智貴怒吼一聲,只感覺舒服多了。

他很快收拾好心情,因為他突然想到,王遠他們可能要危險了。

宋智貴提鎬向前跑去,他的速度很快,甚至用上了內力。

「不對,柏哥說讓去找葫蘆!」

宋智貴突然停下。

「鎮定,鎮定,宋長官,你快鎮定下來啊!」

「找葫蘆?葫蘆沒和他一起!」

「去哪裡找葫蘆?」

「他媽的,葫蘆能打過金甲么?」

「鎮定!鎮定!」

宋智貴深呼吸幾下,讓自己平靜下來。

「聽柏哥的」

「對了,柏哥曾經說過,葫蘆要給我們準備如意套裝」

宋智貴急忙調出一道虛擬屏幕,上面是密密麻麻的原材料表,這是他們之前從葫蘆那裡討要的如意盔甲的所需原材料。

他仔細搜尋,發現有很多材料都很熟悉,他微皺眉頭,想來是他們這段時間挖出了不少礦石的緣故。

「葫蘆到底在哪裡?這裡的資源已經很豐富了,還需要去其他地方找材料么?」

「對了,這裡是磁R星球!」

宋智貴突然想到了什麼?

「磁場?磁原力?葫蘆肯定會去我們到達不了的地方去找材料!那就是地心,或者,四極天!」

「地心較為穩定,那裡有著更加高級的材料,但那裡肯定無比危險,會是那裡么?」

「也有可能是四極天,那裡地磁原力濃郁,同樣會誕生很多更高品質的礦石能源」

「哪裡?哪裡啊?他媽的,到底在哪裡啊?」

宋智貴只感覺腦袋亂鬨哄的一團,急的他瘋狂撓頭皮。

突然,他安靜了下來。

「我知道了」

宋智貴猛然頓足,提起地上的石鎬向外狂奔而去。

「北極,是北極」

剛才他突然想到,如意套裝的原材料,這裡根本不缺,唯一缺少的應該就是動力源了,葫蘆給他們列出的原材料中,動力源是爆炸的星辰,但顯然磁R星球上不會有這種能源。

但這裡,卻有可與之媲美的其他動力源,比如四極天的地磁源。

葫蘆顯然不會去地心,因為那裡太過穩定,即便地殼運動都不會影響到那裡,波動不大的地方不會產生優質的能源,那就只剩下了四極天,而離這裡最近的,就是北極!

「太好了,柏哥,遠哥,你們一定要等我們」

宋智貴將速度提升到極致,邊跑邊取出盔甲接收器,沒過多久,他的前方出現幾個拖著火尾的東西,近了,正是盤古中引以為傲的第三代盔甲。

另一邊,風暴平息后,王遠等人看向戰場,只見陳柏和金甲巨人遙遙相對,剛才的一擊,似乎對兩人並沒有造成多大的傷害。

但王遠眼尖的發現,陳柏嘴角還殘留一絲沒有擦去的血漬。

「柏哥受傷了」

王遠隱隱有些擔心,他又看向金甲巨人,金甲巨人面色如常,只是看向陳柏的眼光更加兇狠。

「那是」

王遠眯著的眼睛突然睜大,他看到了,金甲巨人剛才碰撞的位置,右手手背上有個小孔,他也受傷了。

剛才的一擊,盡然勢均力敵,兩人打了個平手。

「不錯,你用全力了么?」

金甲巨人嗡聲說道。

陳柏挑了挑眉:「你說呢?」

「很好,我也沒有」

「還來么?」

金甲巨人又詢問道。

陳柏又挑了挑眉:「怕你不成」

金甲巨人點點頭,將剛才進入體內的最後一絲刀氣排出體外,龐大的身軀突然間電閃雷鳴,下一刻,金甲巨人變得更加龐大,從數米高變成了數十米高,不僅如此,他周身的鎧甲變得更加厚實,顏色也越發古樸,他猛然伸手,一把方天畫戟在他手中成型。

「嗬!」

金甲巨人隨意揮動方天畫戟,頓時風雲變幻,虛空都在震顫,他看向陳柏,目露瘋狂。

「來吧,拿出你的全力,讓我見識一下戰神的力量」

「戰」

陳柏躍向空中,無邊的光芒猛然爆發,卻又突然內斂,他仰天長嘯,化作一把大刀,一把鋒芒畢露的人形光刀。

金甲巨人突然咧嘴一笑:「還來這招」

「也是,你剛成戰神,沒招可用,要不要我教你兩招」

陳柏內心暗暗盤算:金甲果然厲害,我的優勢是速度和力量,被他一眼看穿,他變成更加巨大的巨人,就能承受更多的傷害,但只要我被他擊中一次,鐵定玩完。

「還是把你體內的能量給我吧!」 「有了」

陳柏突然靈光一閃,他想起了戰神曾經在公開課上表演過一次巨大化身體,變成了如眼前這般數十米的巨人。

戰神當時一筆帶過,沒有詳述其中原理,無心說過這麼一句話:你們別以為變成巨人有什麼好的,力量不夠集中,而且笨重,損耗內力,華而不實。

陳柏看向金甲巨人,內心暗道:「打不過你,我拖死你」

兩人相隔數千米,這點距離對兩人而言,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卻又可以作為緩衝區域。

金甲巨人持戟而立,緊緊的盯著陳柏,他的雙眼氤氳有霞光,眼睛炯炯有神,他的身軀暗藏恐怖的力量隱而不發。

光刀陳柏看似有些躊躇,他覺得自己無論從哪個方向進攻都會被金甲防禦下來。

「拖,我看誰的能量多」

光刀陳柏忽左忽右,看似隨時都會進攻而上,但實則,陳柏並沒有要上的意思。

他剛才與金甲巨人的碰撞,看似五五開,實則他吃了暗虧,他的五臟六腑在一瞬間被震傷,索性他的天燈煌煌,很快將震傷恢復。

正如金甲巨人所說,他剛成為戰神,並沒有多少拿的出手的戰技,空有一身的能量,卻不知道怎麼釋放出去,給敵人造成恐怖的傷害。

化作光刀,是他唯一一個無師自通的戰技。

戰神這個境界,還有另外一個名字。

農女翻身:前朝宰輔走開點 ——神器

正所謂百鍊成鋼,萬煉成器。

何為神器?

早在修鍊第二階段還是人器合一時,人類就可以外放自己的種器,做到心神和種器合二為一,達到人器合一的境界。

但那並不是真正的人器合一。

開啟天燈后,人類的身體會發生巨大的變化,最主要的變化就是天燈!

天燈,作為與大腦無縫連接的存在,不僅可以從外界的空間中汲取身體所需元素,同時也能隨時傳達大腦的意圖,即時調控體內的一切能量。

最主要的,有了天燈,就相當於有了海量的能量。

在於敵人對拼時,幾乎可以立於不敗之地。

天燈還可以充能種器,讓種器發揮出數倍甚至於十倍的戰力,當然,損耗的內力也是呈幾何倍數增長的。

就比如陳柏,他成為戰神后,他的身體就是他的種器,他的種器是刀,他可以隨時用天燈將身體模擬成刀的形態。

這個時候,哪怕沒有戰技,他的戰力依然恐怖。

而華西虹,久經沙場,經歷了太多戰鬥,他的戰技,都是他從無數戰鬥中不斷磨礪出來的,所以他僅憑戰技就可以與戰神陳柏力拚而不敗。

這就從另一方面反映出了戰技的重要性,但戰士班從來不教導戰技,用總司令的話來說,就是:招式是死的,人是活的。

每當有人追著問時,總司令就會不耐煩的說眾人還沒有達到那個水平,被問煩了,會接著吼道:「基礎打不牢,學他娘的什麼戰技!」

「柏哥真是強悍」

王遠由衷的讚歎道。

眾人聽他這麼說,不由撇了他一眼,內心暗道:「賤人就是矯情」。

在坐的誰還沒有個眼力勁,板上釘釘的事情還用你來說,不過這賤人倒是說出了眾人的心聲。

眾人緊張的盯著,這種強者之戰,他們雖然看不懂,但卻也能從中學到很多東西,更何況,過了這個村,可就沒有這個店了。

過了半晌,眾人不禁皺起眉頭。

「龍哥,怎麼不打了」

小波輕聲詢問身邊的周興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