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知道武藤信雄現在在哪裡么?」

「他就在哈市!」海子有些興奮,沒有考慮就直接回到。

「好,那我明天就去見他!」

「哎!等等,你這麼做不會是送羊入虎口吧?」吳磊站起來,一本正經的說道。

楚陽道:「我堂而皇之的進去,如果我出了事,武藤信雄脫不了關係的,武藤信雄沒那麼傻。」

吳磊還是不同意:「可是你一但出現在他們面前,就無法再次隱藏起來,以後的日子可就不好混了!」

吳磊言外之意就是好不容易把楚陽從蘇家人手中救出來,再落入日本人手中,可就白忙活了。

「以後都不需要隱藏,我要光明正大的出去!」楚陽說著話,臉上露出自信的微笑。

旁邊的人除了安靜外,其他三個人都見識過楚陽那充滿智慧的腦袋。看到楚陽嘴角上翹,眼睛眯成一條小縫,知道楚陽一定有了打算。

一般人經過深思熟慮做出的決定,都會考慮的很全面,楚陽也不例外,唯一例外的,是楚陽考慮問題的時間很短,短到大夥來不及反應,他就已經有了全面的計劃。

楚陽說道:「我們的對手都非常強大,而且還有的一直躲在暗中,我要趁這次機會,把對手全部動員起來,這樣他們就會互相牽制,我們從中獲利。」

亦北眼神中有些驚愕:「你想過這麼做有多危險嗎?」

楚陽沒有一絲懼意:「我的處境什麼時候不危險過?如果我不把他們引出來,他們一直躲在暗中,我們會更被動!」

獵場何等嚴密,還不是紙包不住火?這個世界已經沒有絕對安全的地方了,就算有安全的地方,楚陽也不可能一輩子躲躲藏藏。

亦北說道:「那你打算怎麼做?」

楚陽說道:「我要去見武藤信雄,試探一下他和蘇家的關係!」

程亦北說道:「武藤信雄為人很圓滑,我覺得他和蘇家也不會鬧僵!如果他們真的結盟,你明天可就危險了!到時候可別眾妖怪一起分唐僧肉吃,可就不好了!」

「武藤信雄確實老奸巨猾,不過蘇家有一個習慣,就是不會與人結盟,這是他們致命的弱點!」

武藤信雄再圓滑,對蘇家人也起不到作用,冥墟圖紙歸根結底是蘇家人的,武藤弘一和武藤純原據為己有,積怨太深了,恐怕他們的關係不會好到合夥分一杯羹的地步。

吳磊膽子是這裡最大的,現在也沒敢說話。

程亦北沉思半晌,一臉陰鬱地說道:「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楚陽一直在擔心一件事,那就是胡五爺的事。

胡五爺早就死去多年,而就在前幾天,他親眼所見屍魅幻化成胡五爺的樣子,回到胡家,然而卻只有胡家人的樣貌,沒有胡五爺的情感。

「他們還有什麼發現?」

「有,」

「什麼發現,你告訴我!」

「傷口,那個人右手有一道傷口,和楚驕在冥墟里受的傷一模一樣!」

楚陽驚恐的看著武藤信雄。「你說什麼,那個人手上也受傷口?」

「嗯!千真萬確!」

武藤信雄調整了下一張圖片。

這是一張側面像,由於偷拍的角度,有幾片樹葉擋住了楚驕的臉,但是他赤裸的手臂確實分清晰。

武藤信雄把圖片放大,然後調到那人的手腕。給傷口來了一個特寫。

楚陽心裡升起一股寒意。

那道傷口確實是當初楚驕的傷口,簡直一模一樣,但是這道傷口周圍好像不太對勁,楚陽仔細端詳圖片,看了好久,突然覺得這道傷口周圍的肉,不太對勁。

正常的傷口,兩面的肉會呈現紅色,而照片上的傷口,似乎沒有顏色,更像是透明的。

「這是怎麼回事?」楚陽扭頭看向武藤信雄。

「這也是我沒弄明白的問題!」武藤信雄說道。

「這張照片拍攝多久了?」楚陽問道。

「你們中國的春節之後不久!」

楚陽小聲說到:「那距離冥墟事件至少有三個月了,楚驕的傷口,竟然沒有癒合!」

楚陽腦子已經亂了,看著幻燈片里的傷口,似乎感覺到一種恐懼的氣氛。他也許猜到了楚驕不能回到正常生活的原因。

楚驕一定是遇到了不尋常的事,所以才不能回家。

「這些照片是在哪裡拍攝的?」楚陽問道。

「這個么,暫時還不方便透露,不過我既然讓你看這些照片,就是為了表達我的誠意,很高興能和楚兄弟合作!」

楚陽點點頭,:「既然武藤先生這麼說,我也就不急於一時,都是因為擔心楚驕,所以才會冒昧,武藤先生不要介意!」

武藤信雄微微一笑。

「楚兄弟客氣了,既然我們已經決定合作,接下來的事就應該好好計劃一下,只是這件事資金有我出,人員調動希望楚兄弟幫忙籌劃,你知道這裡畢竟是貴國,這種事有您們辦,會簡單的多,價錢嗎,楚先生儘管提,我只需要好的人手,資金不成問題!」

武藤信雄很高興,破例開口說了很多話。

楚陽假裝推脫,但是他知道這是自己千載難逢的機會。武藤信雄把這件事全權交給楚陽,讓楚陽自己安排人手,那楚陽還不趁機安插自己的人手?

楚陽回到別墅,對大夥講述了經過。所有人都覺得意外,武藤信雄財大氣粗,擺明了是要讓楚陽為他賣力。

不過這件事吳磊到是很樂意,可以借這個機會狠狠的敲詐武藤一把。

楚陽第一時間聯繫威武哥,但是威武哥自從老城出事以後,就銷聲匿跡。電話始終關機。

楚陽思前想後,覺得這件事單靠這幾個小子恐怕擺不平,還需要請一個人出山。

楚陽當晚找到了程亦北。程亦北正坐在電腦前研究小濤傳給楚陽的天圖。

看到楚陽來了。亦北趕緊招呼楚陽過來。

「初一你過來了,我正想去找你!」

「什麼事?有什麼發現嗎?」

楚陽問道。

「這幅圖是先秦時期的產物,圖案和線條都初具規模,但是山川河流分布圖,經過地殼不斷變化,會與現在有很大的差別,特別是河流,很多水脈已經改道甚至枯竭,所以很難按照這幅圖來確定位置!」程亦北看著楚陽,搖了搖頭。接著說道:「這東西簡直就是天書,拿著它就像看一副不輸於地球的圖紙,我已經和很多古圖做了對比,根本就找不到一點相同的地方。」

楚陽沒出聲,他早就預料到會有這種結果。傳說中的天圖,哪有那麼容易破解?

「圖案中的數字有什麼意義么?」楚陽坐在電腦前。看著屏幕上的顯示。顯示器正在顯示掃描對比。

「地圖上的數字只是代號,設計圖紙的人故意隱瞞地名,而是用數字代替了他們,如果我沒猜錯,一定還有一份書籍記載這些文字密碼。」

楚陽仔細的看著天圖。看了一會兒。

「地圖都有共同點,上北下南左西右東是自古傳下來的。因為有了這些數字,所以這幅圖的方向能夠確定。」

程亦北說道:「嗯,這點我已經確認過了,這方面沒有問題!」

楚陽坐在電腦顯示屏前看了一會兒,突然眉頭一皺,想起一件事。

「也許我知道錯在哪裡!」

亦北笑了笑,趕緊趴過來對楚陽說道:「你總會有不一樣的發現,說出來聽聽!」

「這幅圖被埋在天圖墓中,是以投影的方式呈現出來的,機關設計的雖然巧妙,但是早期的投影技術簡直不敢恭維。」

程亦北眨眨眼,沒搞明白楚陽說的什麼意思。

「這幅圖是投影到墓室穹頂上的,但是古代墓室穹頂上都刻有圖案。」楚陽指著屏幕上的一個亮點說道。

亦北幾乎把眼睛貼在屏幕上。由於是用手機拍攝的,圖像並不是很清晰,亦北搖搖頭,看不出是什麼東西,但是我覺得這幾個斑點和圖紙有點不吻合,看起來比較突兀。

楚陽點點頭,「不錯,我們開始就忽略了這一點。」

「這些斑點是什麼東西?」程亦北指著屏幕上大大小小的斑點,如果不注意,這些斑點就像是一個個模糊的印記,但是楚陽一提起,程亦北初步估算了一下,至少有幾十個之多。由於在地圖上出現很多斑點,所以暫時還看不出有什麼規律。

楚陽說道:「這些斑點就是鑲嵌在穹頂上的寶石!」

「你是說天圖墓的穹頂上有星空圖!」程亦北驚到。

楚陽說道:「不錯,不僅僅是有星空圖,而且都是用極品寶石鑲嵌,完全按照實際位置打造的星空圖案,北斗星勺丙斜指西南,獵戶座東北,天琴座天鷹座所處的位置距離銀河系最近,這是夏末秋初的天象圖,天象圖所描繪的時間應該是七夕左右。」

楚陽一邊說著,一邊把自己所說的這些星座都一一對應指給程亦北。

程亦北看的不住的點頭。 威武跑到門前,對小濤說道:「你閃開!」

小濤知道威武要來硬的,趕緊閃開。既然機關已經破解,那也就沒有了顧及。

威武後退幾步,一個加速跑,跑到門前,對著石門就是一腳,石門晃動一下,雖然沒被踹開,但是墓室里傳出「咔嚓」一聲木頭斷裂的聲音。

裡面的木板腐爛嚴重,已經不堪重負,如今威武這個鐵塔似的漢子幾腳下去,就已經碎成渣了。

威武和小濤都跑到石門附近,楚陽身邊頓時暗了下來。

那邊威武幾個飛腳。已經把墓門踹開。

楚陽擦乾手電筒,往墓室那邊看時,威武已經走進墓室。

進入石門,裡面突然變得開闊,原來這裡是一個地下岩洞。

洞里經過細緻的休整,但是整個岩洞卻又沒有一點潮氣。

按照小濤的意思,這裡像是一座死掉的山洞。給人一種陰冷乾涸的感覺。

站在墓室之中,就好似身處寒冷的沙漠。雖然陰冷,卻不斷的蒸發著身體里的水份。

墓室中間一個巨大石台,石台上一棵老樹貫穿整間墓室,直插洞頂,下垂的枝條雜亂密集,古木虯枝張牙舞爪,像個怪獸一般在石台邊緣形成一張大網,把石台包裹起來。

也許是初春,密密麻麻的枝條藤蔓上沒有一片葉子。老樹雖然藤蔓瘋長,但是楚陽覺得從老樹上散發出來的,是一股死亡的氣息。

藤蔓包裹,看不清石台上有什麼東西。但是按照古墓的布局計算,石台應該是棺床。用於盛放墓主的棺槨。周圍藤蔓圍繞,應該是墓主的布局。

異族崇尚自由,喜歡親近自然,墓室有這種布置,合情合理。

枝蔓外圍,擺著一排書架。書架上擺放著不少書籍。

威武沒有急於檢查棺床上是否有什麼東西,反而在墓室門口研究起了機關。

這裡出現了極其複雜的奪命連環鎖,也就是說設計這座古墓的人,對機關非常熟悉,所謂連環鎖,就是一環扣一環,其中不管你觸發機關的哪一環,都足以致命。

他要做到對這裡的機關了如指掌,否則絕不能碰這裡的任何東西。

威武警告小濤和楚陽。

「墓里的東西盡量別亂動,特別是棺槨,其實墓里所有的機關,目的不是殺死我們倒斗門人,而是保護墓主。」

楚陽點頭答應。「放心吧威武哥,我們只是隨便看看。」

楚陽和小濤在墓室里轉悠。

地下墓室和上邊的墓室差異較大。

上面墓室有前室,左右耳室,主墓室和左右副室,從結構分析應該是一座漢墓。雖然已經被盜掘一空,但是仍然有著王孫貴族的氣勢。

下面的墓室只是利用洞穴修建,結構比較簡單。沒有其他副室。整個墓室老樹圍繞著棺床。墓室東面擺放著一個書架,書架上面擺放著幾本書籍。除此之外,墓室里並沒有其他陪葬品。

書籍擺在墓中,楚陽覺得比較奇怪。其實對於楚陽來說,這裡的什麼都挺怪的。

莫非墓主人是讀書之人?生平最喜愛的就是書籍?

如果是陪葬品,位置也不應該在這裡。

楚陽走到書架前。書架上落滿灰塵,書籍已經被灰塵覆蓋,看不清上面寫的字。

楚陽心想著看看是什麼書,伸手要拿,猶豫了一下,轉身看看威武。

威武在墓室周圍研究機關,沒注意自己。

楚陽貪婪的看著面前的書籍。如果這些書籍是墓主生前所寫,或者是生前所喜歡的書籍,那裡面一定有很多信息,文字是包含信息量最大的東西,能在古墓中發現典籍,那都是鳳毛麟角。

楚陽怎麼能不動心。

書架上大大小小十幾本書,擺放不是十分規則,灰塵覆蓋,看不出是何材質,但是楚陽細看之下,覺得眼前這些書籍,邊緣整齊,像是紙張釘制。

冷颼颼的墓室,書架孤零零的立在墓室中間,楚陽覺得渾身發涼。為什麼這裡有這麼多不合理的事情?

想到這些,楚陽有點按捺不住了。對著書架猛吹一口氣,吹光了書架上的灰塵,一時間面前煙塵滾滾,楚陽退後一步,等灰塵散盡,楚陽看清了書架上的書籍。

確實是一本線裝書,這種書籍最早也就是明清時期才有,看來這些東西,都不是墓主的陪葬品,而是有人後來搬進來的。

自古聽說有盜墓的,沒聽說過還有往裡搬東西的,這是怎麼回事,有人把異族的古墓當了書房!

楚陽覺得這些事情,和楚家脫不了關係。

楚陽沒急於翻看書籍,而是把書架上的灰都吹了一遍,他要確定一下這些書的時期,看看中間隔了多長時間。

就在初陽要把整個書架都吹了一遍的時候。目光所及之處。面前書架上的最上邊,也覆蓋著厚厚的灰塵。灰塵上面,有一個梅花形的痕迹。

痕迹很新,好像剛踩上去沒多久,應該是一個動物的腳印。

楚陽暗想:看來古墓已經被動物佔領。還好沒毀壞書籍。這些書籍就算是後來放上去的,也會有很多信息。

楚陽沒管太多,一口氣吹散了灰塵,書架上的足跡也迅速消失。

楚陽將所有的書都清理出來,這些書都是清一色線裝書,根本就看不出時間段。

楚陽伸手拿起其中一本書。慢慢翻開書。這是一本用毛筆書寫的筆記。

筆記上記載了當時所做的一些記錄。

這些並不是數據,而是簡單的用文字記錄楚家人的血液。

行與不行!

楚陽猜到了他們在找什麼?

書籍翻動,書籍里散發出一種陳舊的書香氣。楚陽覺得頭有些暈,不由得搖了搖頭。

「你怎麼了?」小濤發現不對,問道。

「沒什麼,只是頭有些暈!」

然而話沒說完,楚陽竟一個跟斗栽倒在地,手裡的書籍掉在地上。

「初一!」耳邊傳來小濤的驚叫聲。

不知道過了多久,楚陽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已經躺在一個過道里,過道兩邊點著幾根蠟燭。光線昏暗。小濤躺在自己身邊。

楚陽晃晃小濤。

「小濤,快醒醒,咱們著了道了!」

小濤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愣了一下。「哎呀媽呀!這胡老頭趁咱們昏迷,給咱倆搬下水道里來了。」

小濤下意識摸摸小弟弟

「還好,都在!」

隨後又扭扭屁股。

「菊花也沒事。」

楚陽一臉黑線,眼前是一排烏鴉飛過。

無敵之最強神級選擇系統 「死小濤你想多了!」楚陽罵道。

「想多什麼,你知道么,這太危險了。你昏迷的時候,胡老頭那身板,要是把我們弄過來,一定會把你全身上下翻個遍,指不定小弟弟,菊花,都檢查過了!」小濤故意把臉湊到楚陽面前,做了個鬼臉。 「哎呀!」

楚陽的傷口也不斷的飛出血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