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盛浩,沒想到你居然是這樣子的人。」一個早就看盛浩不順眼起鬨起來:「平常看你就不老實,沒想到背地裡居然做出這種事情。」

他旁邊的人跟著附和:「就是,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他是我們同學我都感到丟臉。」

角落一群人,大聲貶低著盛浩,瞬間把班裡的人情緒都帶動了起來,大家如同看敵人一般看著難住。

盛浩聽到則不生氣,無視了這群人,林瑤食中的事情讓他有些擔憂。

那幾名男同學看見盛浩無視他,更加起鬨的厲害,警察一向最討厭就是起鬨分子,所以兩名警察嚴厲的眼神瞬間看過去,教室才安靜了下來。

「盛浩同學,請走吧。」警察當然把同學們的討論聽進耳朵里,但事情總究是要講證據,所以他們對盛浩還算是比較客氣。

“好,”盛浩點點頭,轉頭對魏巍說:”沒事的,清者自清,我去去就回。”

魏巍張張嘴,最後也沒說出什麼,而是點了點頭。

兩名警察這才一左一右就要帶著盛浩離去。

「盛浩,我想你綁架林瑤,肯定是為了那一千萬吧?」身後走廊里傳來了聲音,只見曾志豪一身休閑裝,左手插在口袋中,眼神不善看著盛浩。

盛浩轉過頭看到他,眼神更加不善,「曾志豪,事情還沒調查清楚,小心我告你污衊我。」

「呵,」曾志豪笑了一聲,他轉頭對著兩位警察,說道:「警察叔叔,你們可一定要好好調查,把失蹤的女同學找回來。」

警察當然不知道盛浩和曾志豪之間有仇,不過他卻從曾志豪話中捕捉到一條信息:「這些事情我們降低我們公安局就好,至於你剛剛說的一千萬是怎麼回事?可以跟我們說一下嗎?」

曾志豪當然非常樂意說出這個事情:「前幾天,他從我這裡贏了一千萬,我記得當時那個錢全被林瑤拿著,我想他肯定是不甘心,畢竟錢是他贏得,最後卻落到林瑤手上。」

警察飛快記下,而周圍看熱鬧的同學眼神瞬間變了,開始有些相信盛浩真的綁架了林瑤,畢竟一千萬可不是小數目,而對於這個他們更加好奇盛浩怎麼會贏得一千萬。

一千萬,曾志豪不愧是曾家的少爺,真有錢,不少女生眼睛拋去羞澀直勾勾看著曾志豪。

曾志豪嘴角勾了勾,眼中挑釁看著盛浩。

警察又繼續問了起來:「那請問這位同學,他怎麼會從你這裡贏錢?」

「哦,因為家族要求,我參加了一個活動,」畢竟還是學生,參與賭博這種事情說出來確實不好,所以曾志豪直接把自己說成是被家族要求而去,而盛浩則是莫名其妙出現在那裡。

曾志豪說話超快,彷彿排練了很多次一般,根本不給任何人插口的機會,雖然快但是大家也聽得清楚。

一頓話下來,盛浩的同班同學看到他的眼神更加鄙夷。

在曾志豪的話中,他不過不小心說錯一句要和盛浩賭賭的話,而盛浩則是非常爽快應下,兩人連續賭了兩局,他自己輸的一塌糊塗,盛浩輕鬆贏走一千萬。

他直接成了一個年輕氣盛做事衝動小夥子,而盛浩成了有預謀心思險詐的人。

而在這其中,曾志豪還咬重了自己身份尊貴,盛浩出身平凡的話。

「就是這樣。」曾志豪慫了慫肩膀,略有些無辜說道:「我都有些懷疑,如果真的是盛浩你綁架了林瑤,是不是早就知道我手中有鑒寶大會請帖,所以才會故意挑逗我。」

「你還真是牙尖嘴利。」盛浩諷刺說道。

他就知道曾志豪是不會放過這個落井下石的機會,對於他硬生生這麼光明正大扭曲實情還真是有些佩服。

曾志豪依舊無辜表情:「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

剛剛因為聳肩的動作,他的左手從口袋中滑了出來,他也沒有注意到,現在他可是一心想著該怎樣報復盛浩。

而他那纏著紗布的手也就這樣落入了盛浩的眼睛內。

盛浩看著傷口說:「曾志豪同學,沒想到你還受傷了,是不是因為我贏了你所以你氣不過,自虐身體了?」

曾志豪著才意識到自己的左手出了口袋,下意識想放回去,不過他還是忍了下來沒有放回去。

聽著盛浩的話他只覺得自己著手上的那個牙口子,一抽一抽的疼。 「警察叔叔,那個報警的人沒找到嗎?」盛浩提問說道,然後又補上了一句:「他既然報警那為什麼不來警察局作證呢?」

他之所以問這個,是想讓林警官意識到這很可能是一個陰謀,是有人想要陷害他,至於是誰想要陷害他,他心中已經有了一個人選。

林警官聽完之後,無奈說:「我們去到的時候報警的人已經離開,因為用的是公共電話,所以我們也找不到對方。」

他把那份資料蓋上,然後說:「你已經十八歲在法律上具備有刑事責任能力,在事情還沒有查清楚之前,你的嫌疑最大,但因為你還是學生,所以你要等你父母來了才能離開。」

盛浩聽到,無奈點頭,就在這時候又有一名警察走到林警官旁邊,在林警官耳邊低聲說了幾句。

林警官聽到,莫名看了盛浩一眼。

警察說完話,也是看了盛浩一眼才離開,弄的盛浩莫名其妙。

「你跟我來。」林警官聲音變得有些低沉,拿著文件交往一個旁邊門口走去。

盛浩看到,只好跟了上去,不一會兒之後林警官就帶盛浩來到了另一個審問房,房內坐著一個穿著正裝的中年男子。

「是他沒錯就是他!」中年男子看到盛浩,立刻指了起來,臉上表情十分激動。

警官聽到他的話,指了一個位置讓盛浩坐下。盛浩依舊一頭霧水。

中年男子依舊嚷嚷大叫:「昨天我看到的就是他,你看連穿的衣服也一模一樣。」他對著盛浩是一副我沒想到你是這種人的樣子:「沒想到你小小年紀不學好,居然做出這種事情。」

聽了這些話,盛浩已經知道中年男子是誰。

林警官稍指了指盛浩:「你確定你看到的人就是他?」

「那當然。」中年男子非常肯定的點頭,「你看這身高,這身材,這衣服,還有聲音,我一輩子都忘不掉,絕對就是他!」

「噗嗤!」盛浩忍不住好笑的看著中年男子,現在的情況正常來說他應該是憤怒才對,但是抱歉,他是真的覺得好笑。

這身高,這身材,這衣服,還一輩子都忘不掉,虧這個中年男子也說得出來,又不是在選對象。

「你笑什麼笑,不會是被嚇傻了吧?」中年男子不悅地看了他一眼。

林警官卻是咳兩聲來掩飾自己的笑聲,咳完之後他依舊是一副嚴肅的樣子。

盛浩就在這時候搶先開口,聲音卻是弄得有些沙啞,像是喉嚨有什麼堵住一般:「我才剛進來,我可是一句話都沒說,你怎麼認得我的聲音。」

說完之後,他咳了幾聲,像是在潤潤嗓子,通通氣,讓孔雀知道他剛剛的聲音只是意外。

「這……」中年男子突然心虛一頓,很快他就說道:「我剛剛進來的時候聽到了你的聲音,你看就是這麼沙啞。」

中年男子不知道的是他已經被盛浩的一個小小計謀給算計了。

孔雀眼神突然嚴厲起來,他剛剛還在想著究竟是誰說了謊,現在看來,倒是很有可能盛浩是被人陷害。

他讚賞的看了盛浩一眼。

他繼續問:「可是他昨天晚上一直都待在家裡,有足夠的不在場證據,你確定你沒有看錯人?」

中年男子很肯定地點頭:「那是當然,不會認錯,我最討厭的就是強迫女子的人,當然會記得清清楚楚。」

事情到了這裡,孔雀就覺得有些難辦,眼前的中年男子一口咬定是盛浩,可盛浩卻有充分的不在場證據,就只差家人來確認。

盛浩的藍色眼珠轉了轉,盯緊了桌面下中年男子的褲袋,有一包紅雙喜,一個性感封面女郎的打火機,還有一張被折磨得不成樣的照片,照片上郝然是他的模樣。

他沉吟,看來這其中的事情並不簡單。

他抬頭看著中年男子:「不知道叔叔你在哪裡工作?」

中年男子對上他的目光,被那雙藍色的雙眸一震,不知怎麼居然有種全身被看透的感覺。

搞什麼這麼邪門。中年男子嘀咕一聲,有些不敢看盛浩的眼睛,他轉頭對著林警官,避開盛浩的話題,敲著桌子說道:「我說,事情的大概你們警局了解的也差不多了,是不是應該把他抓進監牢里?」

「現在還沒有充分的證據,不能妄下定論,」孔雀有些不喜歡中年男子敲桌子的動作,「不知道你當時報了警為什麼要離開呢?」

中年男子聽到這個問題,卻是翻了一個白眼「我喜歡你管我。」隨後像是意識到他這話說的不對頭,然後趕緊補到:「我當時急著要去跟客戶簽合同……」

孔雀打斷:「那你是在哪裡工作?」

「在……這關工作什麼事?」中年男子皺眉。

從進門到現在,盛浩子覺得自己眼前的這個中年男子行為就如同一個痞子一般,根本就不像是一個正經工作的人。

想到這,盛浩雙眼繼續在中年男子身上巡視起來,很快便在中年男子著手臂上看到一個裸女的紋身。

廉價的香煙,紋身,看來這個中年男子的身份真的很值得懷疑。

他收回目光,心裡有些犯愁,不知道該怎麼把自己的猜測告訴給孔雀,明知道只要告訴孔雀這事情肯定會有新的進展,可是他又不可能說出來。

畢竟他不可能明目張胆地說,他能夠透視,所以知道對方身上有了紋身等東西。

看來只能從別的地方突破了。

打定了注意,確認了這個中年男子身份有問題之後他更加開始擔心起林瑤的來。

這次的事情,看起來是沖著他來的。

「這位先生請配合我們調查,」孔雀繼續說道,「這些都是我們必須要問的問題而已。」

「我……我就不說怎麼樣。」中年男子開始耍賴起來。

「這位叔叔,」盛浩突然想到一個妙計,「其實那天呢,我只是和我女朋友吵了架而已,她生我氣,所以我才會硬拉著她上車,你知道女朋友都是需要哄的嘛。」

這時候他的聲音已經恢復正常。 「警察叔叔,那個報警的人沒找到嗎?」盛浩提問說道,然後又補上了一句:「他既然報警那為什麼不然警察局坐證呢?」

他之所以問這個,是想讓林警官意識到這很可能是一個陰謀,是有人想要陷害他,至於是誰想要陷害他,他心中已經有了一個人選。

林警官聽完之後,無奈說:「我們去到的時候報警的人已經離開,因為用的是公共電話,所以我們也找不到對方。」

他把那份資料蓋上,然後說:「你已經十八歲在法律上具備有刑事責任能力,在事情還沒有查清楚之前,你的嫌疑最大,但因為你還是學生,所以你要等你父母來了才能離開。」

盛浩聽到,無奈點頭,就在這時候又有一名警察走到林警官旁邊,在林警官耳邊低聲說了幾句。

林警官聽到,莫名看了盛浩一眼。

警察說完話,也是看了盛浩一眼才離開,弄的盛浩莫名其妙。

「你跟我來。」林警官聲音變得有些低沉,拿著文件交往一個旁邊門口走去。

盛浩看到,只好跟了上去,不一會兒之後林警官就帶盛浩來到了另一個審問房,房內坐著一個穿著正裝的中年男子。

「是他沒錯就是他!」中年男子看到盛浩,立刻指了起來,臉上表情十分激動。

孔雀聽到他的話,指了一個位置讓盛浩坐下。

盛浩依舊一頭霧水。

中年男子依舊嚷嚷大叫:「昨天我看到的就是他,你看連穿的衣服也一模一樣。」他對著盛浩是一副我沒想到你是這種人的樣子:「沒想到你小小年紀不學好,居然做出這種事情。」

聽了這些話,盛浩已經知道中年男子是誰。

林警官稍指了指盛浩:「你確定你看到的人就是他?」

「那當然。」中年男子非常肯定的點頭,「你看這身高,這身材,這衣服,還有聲音,我一輩子都忘不掉,絕對就是他!」

「噗嗤!」盛浩忍不住好笑的看著中年男子,現在的情況正常來說他應該是憤怒才對,但是抱歉,他是真的覺得好笑。

這身高,這身材,這衣服,還一輩子都忘不掉,虧這個中年男子也說得出來,又不是在選對象。

「你笑什麼笑,不會是被嚇傻了吧?」中年男子不悅地看了他一眼。

林警官卻是咳兩聲來掩飾自己的笑聲,咳完之後他依舊是一副嚴肅的樣子。

盛浩就在這時候搶先開口,聲音卻是弄得有些沙啞,像是喉嚨有什麼堵住一般:「我才剛進來,我可是一句話都沒說,你怎麼認得我的聲音。」

說完之後,他咳了幾聲,像是在潤潤嗓子,通通氣,讓孔雀知道他剛剛的聲音只是意外。

「這……」中年男子突然心虛一頓,很快他就說道:「那是我剛剛進來的時候聽到你的聲音,你看就是這麼沙啞。」

中年男子不知道的是他已經被盛浩的一個小小計謀給算計了。

孔雀眼神突然嚴厲起來,他剛剛還在想著究竟是誰說了謊,現在看來,倒是很有可能盛浩是被人陷害。

他讚賞看了盛浩一眼。

傲嬌男神你好壞 他繼續問:「可是他昨天晚上一直都待在家裡,有足夠的不在場證據,你確定你沒有看錯人?」

中年男子很肯定地點頭:「那是當然不會認錯,我最討厭的就是強迫女子的人,當然會記得清清楚楚。」

事情到了這裡,孔雀就覺得有些難辦,眼前的中年男子一口咬定是盛浩,可盛浩卻有充分的不在場證據,就只差家人來確認。

盛浩的藍色眼珠轉了轉,盯緊了桌面下中年男子的褲袋,有一包紅雙喜,一個性感封面女郎的打火機,還有一張被折磨得不成樣的照片,照片上郝然是他的模樣。

他沉吟,看來這其中的事情並不簡單。

他抬頭看著中年男子:「不知道叔叔你在哪裡工作?」

中年男子對上他的目光,被那雙藍色的雙眸一震,不知怎麼居然有種全身被看透的感覺。

搞什麼這麼邪門。

中年男子嘀咕一聲,有些不敢看盛浩的眼睛,他轉頭對這林警官,避開盛浩的話題,敲著桌子說道:「我說,事情的大概你們警局了解的差不多,是不是應該把他抓緊監牢里?」

「現在還沒有充分的證據,不能妄下定論,」孔雀有些不喜歡中年男子敲桌子的動作,「不知道你當時報了警為什麼要離開呢?」

中年男子聽到這個問題,卻是翻了一個白眼「我喜歡你管我。」隨後像是意識到他這話說的不對頭,然後趕緊補到:「我當時急著要去跟客戶簽合同……」

孔雀打斷:「那你是在哪裡工作?」

「在……這關工作什麼事?」中年男子皺眉。

從進門到現在,盛浩子覺得自己眼前的這個中年男子行為就如同一個痞子一般,根本就不像是一個正經工作人。

想到這,盛浩雙眼繼續在中年男子身上巡邏起來,很快便在中年男子著手臂上看到一個裸、女的紋身。

廉價的香煙,紋身,看來這個中年男子的身份真的很值得懷疑。

他收回目光,心裡有些犯愁,不知道該怎麼把自己的猜測告訴給孔雀,明知道只要告訴孔雀這事情肯定會有新的進展,可是他又不可能說出來。

畢竟他不可能明目張胆地說,他能夠透視,所以知道對方身上有了紋身等東西。

看來只能從別的地方突破了。

打定了注意,確認了這個中年男子身份有問題之後他更加開始擔心起林瑤的來。

這次的事情,看起來是沖著他來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