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盔甲的確能地方對方的兵器攻擊,但也僅僅是兵器而已,要是對方使用魔法把內部的人直接給轟成肉醬,到時候你覺得方便嗎?

兵器的話,即使人掛了,其他人也能使用他們武器,總不能去脫死人的鎧甲作戰吧。」

「好像…也有道理?」王末總感覺怪怪的,他剛要開口,就看到貝拉從桌子底下拉出來了一個黑色箱子。

「這是什麼?」王末問道。

「這是你之前交給我的兩把魔劍,現在我已經把它們給修復好了,自己拿走吧。」

還真的修復好了!?王末有些驚訝。

緊接著他打開了箱子,其中創魔劍和碎魔劍同時映入眼帘。

他把倆柄魔劍拿在手上顛了顛,果然之前完全是一模一樣的狀態。

「你太厲害了,奧代德果然沒有推薦錯人!」

「東西拿到了,在跟我來一個地方吧。」說完,貝拉領著王末來到了工作室的最後一個小空間之內。

(未完待續………)onclick=”hui” 三息后,黃金獅王徹底緩過勁來,張口血盆大口噴射出一柄金色光劍,直衝傅源胸腹之地。

光劍所經之處,摩擦出大片光火,焚燒虛空秩序,殺力沸騰連城。

傅源嘴角流露出一抹獰笑,近身搏殺,最容易讓人冒火。

見此殺劍,傅源緊握右拳,轟然一聲祭出殺拳,激蕩出一聲震天動地虎嘯之音,一道白金拳光激射而出,硬撼殺劍。

兩股截然不同的殺招瞬間對沖在一起,罡風浩蕩,炸裂出滿天符文。

黃金殺劍接觸到白虎拳光,頃刻之間以推金山倒玉柱之勢崩碎,綻放漫天金色光火。

黃金獅王見狀,心中頓時一沉,驚呼道:「竟然是白虎神通!」

遠處,正在與獅**戰的絕美女子與虎兕見此情況,亦是心中震顫不已,一邊與黃金獅子持續惡戰,一邊心中懷疑,這位盟友到底是什麼來歷,古龍殿,他們之前可從未聽說過。

四靈神通,本就是禁忌,如今他們已經見識到傅源相繼展示出青龍神通,朱雀神通,現如今又冒出白虎神通,難不成最難尋覓的玄武神通,也在傅源掌握之中?

若真是這樣,那便太可怕。

傳聞中,四靈合擊,有開天闢地之威能。

可將四靈神通融會貫通之人,將踏上那條傳說中的古路。

黃金獅子引以為傲的殺招被這般崩碎,士氣頓時大受打擊,它所帶領的獅群也因此心中蒙塵,若這樣打下去,不利於大局。

此刻,傅源戰意昂揚,大有遇神殺神遇佛殺佛之威勢。

一頭長發狂舞,周身瀰漫出強烈風雷,威勢已然具象化。

黃金獅王大呼道:「不好,快撤!」

傅源緊盯黃金獅王,大喝道:「不用跑了,今日你必死無疑!」

話音落下之後,傅源雙手合十,怦然一聲巨響,一念之間,寂滅之域覆蓋方圓三千丈。

黃金獅王瞪大了璀璨雙眸,還未反應過來,便徹底陷入寂滅之域中。

此間,傅源所向無敵。

方圓三千丈寂滅之域,饒是純血生靈中的王者陷入其中,那也只能等死,這屬於純粹殺招。

無窮殺力若汪洋大海般極其萬丈狂瀾,衝擊八荒四野。

噗噗噗……

陷入寂滅之域后,黃金獅王渾身上下崩裂出多道深可見骨的血槽。

傅源御風直追而來,乾坤之眼開啟,射出大片凌厲的金色雷光,向黃金獅王轟擊而去。

「畜生,得虧這是在靈虛戰場,若是外界,你不可能在我寂滅之域中掙扎如此之久。」傅源厲聲道。

入靈虛戰場后,傅源便敏銳察覺自己戰力下降,現如今更是發現寂滅之域與不朽之牆的威能大打折扣,不足巔峰一半偉力。

吼!

黃金獅王發出足以崩裂天宇的獅子吼,音波瞬間激蕩開來,似是要衝破這灰黑域壁。

噗噗噗……

傅源攻勢戛然而止,心念微動,寂滅之域殺力再度沸騰,獅子吼都形成的狂烈音波,在寂滅之氣前,快速被消融,化作無形。

黃金獅王見狀,徹底慌了,他從未見過如此不講理的強大敵人。

驚恐喊道:「年輕人,放我一條生路,往後必有重謝。」

純血生靈重諾,說是有重謝,便必然有重謝,這是純血生靈之間不成文的鐵血法則。

聽到這話,傅源咧嘴一笑道:「做夢!」

再度一拳轟出,一條狂暴青龍攜帶漫天雷光向黃金獅王狂暴衝擊而去。

黃金獅王頓時四肢發軟,宛若被鬼摸頭般,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陷入寂滅之域后,黃金獅王心中就已有不祥預感,他的生命精華快速流逝中,他的血氣,他的戰意,他的王者風采,在寂滅之域內受到極強壓制。

別說是發揮出平日里八成功力,能發揮出四成功力,都極其艱難。

且這會兒,青龍殺招又來了。

面對的對手,亦是傅源這等純血生靈中的王者,黃金獅王無需多想,此時此刻他是無力回天。

青龍異象轉瞬殺來,黃金獅王驟然反應過來,悲愴吼道:「我雖死,也要拉著你下馬!」

一聲怒吼過後,黃金獅王渾身上下燃燒起金色光火,似是要焚天煮海,一股狂暴無邊的能量因子驟然瀰漫開來。

轟隆隆……

漫天綻放金色光火,宛若金色海洋要覆滅整個乾坤大地。

千鈞一髮之際,黃金獅王選擇了自爆。

霸道至極的能量化作無窮殺意,向傅源這裡兇猛衝擊而來。

傅源再度雙手合十,在寂滅之域內,撐起不朽之牆。

錚錚錚……

黃金獅王自爆之威,盡數落在不朽之牆上,強大的壓迫力,饒是傅源也一時間立足不穩。

嘭!

不朽之牆猛然炸裂,崩裂出漫天灰色碎片。

傅源情急之下,再度祭出牆中牆,獰笑道:「好傢夥,可這般破開我不朽之牆的人,你是第一個。」

轟隆隆……

山呼海嘯般的能量因子不停衝擊傅源的不朽之牆,若滔滔大河連綿不絕,欲入東海直上雲霄!

受到這般劇烈衝擊,傅源也只能強撐不朽之牆,好在方才壓制黃金獅王,剝奪對方生命精華,為自己恢復不少靈力。

然而,黃金獅王爆炸之後的衝擊力絲毫沒有停下來的跡象。

宛若帶著的永恆的詛咒要讓傅源墜入無間地獄里。

傅源一時沒脾氣,只能硬抗,估摸著還得堅持一小會兒。

遠處的戰場上,隨著黃金獅王戰死,黃金獅群直接陣腳大亂,組合列陣絲毫沒有之前那麼迅猛剛烈,絕美女子與虎兕聯手,再度展開橫衝直撞。

戰場內,獅吼聲愈發悲鳴,若末日將至。

終於,虎兕渾身浴血,強行沖開黃金獅群最後一道防線。

剎那間,絕美女子爆發出無量威勢,玉手快速結印,天幕之中,雷雲滾滾。

轟隆隆……

錚錚錚……

無數道青金劍氣從天幕之中悍然降臨此間天地,覆蓋方圓三百里,青金劍氣降落之快,遠在閃電之上。

噗噗噗!

黃金獅群本就士氣低迷,面對來勢洶洶的青金劍氣,儘管已經反應過來,可戰鬥意識早就一片模糊,多頭獅子接連遭受重創。

絕美女子一招得手之後,再度並指為刀,化作一道白色流光,穿入獅群中,這一次刀刀見血,刀刀都在咽喉之地強力揮舞。

整個獅群以肉眼可見之勢,陸續倒在血泊中。

遠處,傅源御風歸來,見此情況,心中略有不悅,本想開啟寂滅之域恢復一番靈力呢。

這下倒好,這姑娘直接給他斷了補給……

。 一頓看似其樂融融的晚餐還是在不愉快中結束了,飯後,老爺子讓喬思語陪他散散步,喬思語巴不得趕緊離開王湘玲吃人般的目光呢,於是扶著老爺子出了門。

傍晚的天氣不熱不涼剛剛適宜,周圍安靜的讓人心裡很舒服,喬思語這才感覺自己又活過來了似的,在靳家一直壓抑的心情稍微舒緩了不少。

走著走著,老爺子率先打破了這難得的寧靜,「思語,剛剛你媽讓你和子塵搬回來住的事情,你是怎麼想的?」

喬思語腳步一頓,原來老爺子叫她出來並不只是散步,而是想說服她嗎?

想著,喬思語淡淡道:「這件事我聽子塵的安排。」

「唉……」老爺子嘆了一口氣,「楚可可和小皮蛋的事兒是我們靳家對不起你,但子塵對你的感情,我想你自己很清楚,人這一生難免會犯錯,只是子塵犯的錯有些嚴重,子塵本性不壞,當年的事情只能說是酒後亂性,我希望你能原諒他……」

喬思語咬了咬唇,心裡格外難受,老爺子只用了「酒後亂性」四個字就總結了靳子塵背叛她的事情,她還有什麼好說的,況且當年要不是自己的問題,靳子塵也不會喝醉酒找上楚可可。

歸根究底,自己才是促成他們的罪魁禍首!

見喬思語沒說話,老爺子繼續開口,「你跟子塵一路走來很不容易,我真不希望你們的緣分因此終止,小語,我認定的孫媳婦兒自始至終都只有你一個,我也看得出來子塵很愛你……可楚可可和小皮蛋在靳家,子塵每天下午都會過來看小皮蛋,久而久之……」

老爺子頓了頓,看著喬思語的臉色有些蒼白,又有些於心不忍,「小語,你是個聰明的孩子,我想你應該知道該怎麼做……」

喬思語明白老爺子的意思,靳家不可能放棄小皮蛋,而楚可可是小皮蛋的親生母親,在小皮蛋沒斷奶之前,她會一直留在靳家……如果她不自己爭取幸福,或許將來的某一天,楚可可會取代她的位置。

但如果她和靳子塵搬到靳家,一方面可以跟小皮蛋培養感情,另一方面她也可以提防著楚可可。

其實這其中的利害關係,喬思語早就想的很清楚了,再者,王湘玲和靳元東已經把話撂哪兒了,她能說她不答應嗎?

心中無端衍生起了一股無力感,喬思語淡淡道:「爺爺,我會說服子塵搬回家的!」

老爺子拍了拍喬思語挽著他胳膊手,嘆了一口氣,「孩子,真是苦了你了……」

「爺爺,你可別這麼說,能嫁給子塵我很幸福。」

「嗯,那我就放心了,但是你別忘了你是靳家少奶奶,有時候該拿出一點靳家少奶奶的氣勢,讓那些女人看看究竟誰才是靳氏的女主人,不管你做什麼,爺爺都會支持你的……」

「謝謝爺爺……」

……

喬思語還沒來得及跟靳子塵提搬回靳家的事兒,當陪著老爺子散完步回到家,看到靳子塵坐在王湘玲身邊一臉歉疚地看著她時,喬思語就知道靳子塵大概已經妥協了。

。 不過,眾人根本沒有線索進行猜測,黑袍壯漢也不顧旁人如何。

「吼!」

黑袍壯漢怒吼一聲,全身的肌肉瞬間隆起,猶如老樹盤根一樣的手臂,狠狠地轟擊在了黑色的巨石上。

高大威猛的身材,本就充滿了力量,再加上是修鍊者對力量的強化,這一拳讓黑色石柱的光芒不斷閃爍了起來。

光環快速的上升,一直亮到了第十環,速度才緩緩的下降,最後停留在了十五環的位置。

現場見此一片寂靜,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顯然是沒有料到這個黑袍大漢如此強大。

畢竟,神風學院之前的學員都是三環,突然間來了一個十五環的,這樣的反差讓眾人吃驚不已。

「林玄,這個黑袍人太強大了,一百五十萬斤的力量,已經達到了破空境的實力了。」

「關鍵的是,這還是不能使用靈力,只是肉體力量,如果能夠動用靈力,這一拳足以達到臨仙境初期的力量。」

蘇沽臉色無比凝重,他之前感受的敵意,其中之一就是這個黑袍大漢,也就是說這個黑袍人是專門針對林玄而來的。

林玄臉色平淡的看著現場,並沒有因為對方打出變態的力量有絲毫的波動。

就在這時,卓君楚站起身來宣布結果,驚嘆的說道,「神風學院的最後一名學員,給了我們眾人大大的驚訝,他一個人竟然打出了足足一百五十萬斤的力量。」

「這樣算起來,神風學院的總和共有四百二十萬的力量數值。」

隨著卓君楚宣布完,神風學院的眾人頓時歡呼了起來,臉上帶著激動的喜色,這樣的成績怕是很難被超越了。

接下來上場的是玄光學院,相比於神風學院,玄光學院的學員明顯有些不自信。

在預選賽上,玄光學院就曾經與神風學院對上過,結果完敗這才得到了第二名,昔日的對手今日再次碰到,氣勢上已經弱了下去。

不過,就算是氣勢上輸了,但是比賽還是要繼續的,玄光學院的十人開始了轟擊黑色石柱。

石柱上光環閃爍,不過頻率明顯與神風學院相比弱了許多,大多數學員雖然也能達到三環,但是還是有三人只有二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