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當然,我這寶貝可不比諾爾少。」納菲與扎西勾肩搭背的,兩人這賤模樣倒是越來越像了,難道這就是表姐夫和小舅子的默契?

「拿出來,都拿出來。」扎西兩眼放光。

「這是臭氣藥劑,我從特拉莫斯花上提取的,放出去,保管讓那幾頭傢伙昏倒。」

「啥玩意?這東西你放出去,我們直接暴露了吧。」扎西一頭黑線,周圍人的表現也都差不多。

「那就這,神昏藥劑,可以讓任何生物昏死過去。」

「你確定對那些人有用嗎?真有那麼厲害怎麼不見你以前用。」扎西翻了個白眼。

「好吧,這才是好東西,無味粉。」納菲聳聳肩,而後拿出一個瓶子,裡面裝滿了白色的粉末顆粒,看起來有點像麵粉,很是尋常。

「你是來逗我玩的嗎?這東西怎麼看都是個劣質貨!」

「你這夯貨會懂得藥劑學的奧秘?這無味粉是我提取了三種珍貴材料熬制而成的,灑在身上可以暫時屏蔽任何氣息與氣味!」納菲見扎西不相信,打開了蓋子,將一小扣粉末灑在身上。

「嗯?」

感知最為敏銳阿爾薩帝皺起了眉頭,雖然納菲還在眼前,但他卻感知不到他的存在了。

正如其介紹的一般,納菲「消失」了!

「厲害!」扎西眼睛瞪的大大的,他雖然沒阿爾薩帝那麼敏感,但也看出了些門道。

「來,都撒上,我們得抓緊時間了。」納菲正色道。

「我不客氣了。」扎西提溜著眼珠子,一下子將瓶子奪過,倒去了半瓶。

「喂喂!」納菲怒不可遏,若不是怕暴露了位置,他早就過去教訓扎西了。

「別這麼小氣嘛,姐夫。」扎西賤笑著,將瓶子遞給了身旁的妮娜。

「你這簡直就是土匪!」納菲咬牙切齒道。

「多謝誇獎。」扎西腆著一張臉,將粉末收入指環中,以後沒準能用上。

他這麼想著,動作很是熟練,顯然不是第一次這麼幹了。

「好了,好了,你還有小半瓶呢。」當粉末取畢,海瑟薇將瓶子重新還給了納菲。

納菲生著悶氣,這藥劑可真是用錢堆出來的,這一瓶的價值可不下萬金!主要的材料也是他從家族的寶庫中拿出來的,現在也沒多少了。

若不是看在海瑟薇的面子上,扎西都不知道被他教訓多少回了。

「還是我姐疼我。」扎西笑著。

「你給我適可而止!」妮娜一扭扎西的腰,頓時疼的他呲牙咧嘴。

「還真是一物降一物。」阿拉貢幾人見此搖了搖頭。

「準備出發!」諾爾將一件銀色的披風披上,下一秒,奇怪的事情發生了,他在眾目睽睽之下消失了!徹底消失!

其餘幾人亦是如此,他們都消失了,仿若從未出現過。

「就是現在!走!」

等了數分鐘,阿爾薩帝終於等到了兩支隊伍交接的時候,他輕聲道,接著如同一陣風似的躥了出去。

呼————呼——————

「嗯?哪來的風?」

正在交接的兩支隊伍都感覺到了一股莫名其妙的風,但這風來得快,去得也快,一下子便消失了。

「沒反應?估計只是天氣要變了吧。」

幾名兵士見腳邊的巡邏魔獸並沒有發出警告,也就不再糾結了,只當是天氣發生了些變化,隨後又開始巡邏起來。 「安全潛入。」

艾克站在古堡的大門口,雙眼透過那片陰鬱的森林,心中微微有些焦急。

雖然一天前傳來了扎西等人安全潛入的消息,但只要沒見到面,他這顆心便無法落下來。

簌簌!簌簌!

就在艾克有些繁雜之時,樹林里傳來了響動,若有若無的腳步聲由遠及近。

「來了?」艾克眼睛一亮,他已經敏銳的感受到了那些熟悉的氣息。

啪嗒!

未幾,一群人便浩浩蕩蕩的出現在了艾克面前,正是扎西一行人。

「艾克!」

扎西沖在最前頭,他向著艾克揮了揮手,幾日不見,他卻像是過了一個世紀之久。

「好好好。」艾克點了點頭,總算可以鬆一口氣了。

「你沒事吧?那時候可是嚇死我們了。」扎西上下打量著艾克拍拍胸口道。

「沒事,有驚無險吧。」艾克回答道。

「愛莉呢?」海瑟薇上前道。

「我在這。」愛莉自古堡中走出,跟著他的還有諾蘭。

「咦?這小老頭就是那個諾蘭大師?」扎西饒有興趣走到諾蘭面前,諾蘭的個頭還不到他的胸口,看起來就跟諾爾這個侏儒差不多。

「年輕人,這樣跟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家說話可不是一個禮貌的行為。」諾蘭淡笑道。

「嘿嘿,諾蘭大師,你的身高的確很獨特呢。」扎西笑呵呵道。

「是嗎?」諾蘭眼中閃過一道精芒,右腿猛然踢出,一下子打在了扎西的膝蓋右側,使其瞬間半跪而下。

「現在如何?」諾蘭居高臨下,眼中的笑意大盛。

扎西呲牙咧嘴著,有些惱怒道,「你!」

「年輕人,火氣太大,小老頭我給你消消火。」諾蘭笑嘻嘻的捏著自己的鬍子。

「混蛋!」扎西心中的火一下子就被點燃了,他的身上冒出滾滾白煙。

「根源?火山熔岩?不錯,不錯!好苗子!」諾蘭眼中光芒大作。

指槍·岩漿彈!

咻!咻!咻!

一枚枚橘紅色的岩漿彈傾瀉而出,交織成一張大網,朝著諾蘭而去。

「扎西!不要···」海瑟薇正想阻止卻被艾克攔下了。

「算了吧,他這傢伙就是欠收拾,瞎嘚瑟。」艾克偷笑著。

「可是那諾蘭大師真的···」海瑟薇猶豫道。

諾蘭大師的名頭已經在時光的消磨中弱下去了,而面前的諾蘭有些瘦弱矮小與蒼老,身上也無任何強者的氣勢。

他看上去就像是個生活中隨處可見的退休老頭,或許一陣風都能將其吹倒。

「懷疑?看著吧。」艾克聳聳肩,也看出海瑟薇的意思了。

一想起這幾天諾蘭對他的教導,艾克的肌肉便不由顫抖起來,這是一種記憶!來自於身體的可怕的記憶!

他知道,那個老頭有多恐怖!他為什麼有資格會被稱為大師!繼承颶風道!

「活動活動一下身子骨吧,當個熱身了。」

諾蘭眯起雙眼,身上依舊沒有任何氣勢,但那系著腰帶的練功服卻是無風自起,流淌著一種名為氣的東西。

「哈!」

下一秒,諾蘭爆喝一聲,中氣十足,那聲音猶如一頭雄獅!從沉睡中蘇醒的雄獅!

啪!啪!啪!

接下來發生的一幕,讓在場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諾蘭那短腿凌空飛踹,連影子都未留下,遠遠望去就像是他本就沒有腿一般。

然而周圍的空間確實泛起了漣漪,那一道道岩漿彈也莫名爆裂開來,仿若遭受到了重擊!

僅僅是十秒不到,扎西編就的大網便徹底宣告失敗,自始至終,諾蘭都一臉風輕雲淡的模樣。

「呼————這熱身遊戲不錯。」諾蘭放下自己豎踢的短腿,臉不紅心不跳道。

扎西面色凝重,他剛才沒有感受到任何能量波動的情況!那個小老頭完全是利用自己蠻橫的肉身將其攻勢一一化解!

他很難想象那一腳踹在自己身上會是個什麼情況!若是沒有根源化,他恐怕最後會被踢成一團肉醬!

「年輕人,來吧。」諾蘭勾勾手,興奮道。

扎西也沒有認輸的意思,他一咬牙,一個箭步沖了上去,那一隻右臂已然化為深紅色的可怖熔炎!

熔炎!火焰之秋!

呼呼!

滾滾熱浪翻湧,扎西周圍的氣流都流動起來,扭曲了眼前的一切場景。

諾蘭感受到了根源的力量,他握緊雙拳,身上覆蓋上了一層保護性的鬥氣。

「給你一招的機會,你沒倒下算我輸!」諾蘭低喝一聲,原地蓄勢,渾身精氣神都融於右臂!

碰!

下一刻,他的右臂猛然暴漲幾圈!那件白色的練功服瞬間破裂!

颶風道!風捲殘雲!

諾蘭咆哮著,一拳悍然擊出。

若是有鏡頭拍在他的胳膊上就會發現,他的胳膊彷彿一個麻花似的,正在飛速扭轉!

周圍的風元素暴動了!他們源源不斷的融入那一拳中!形成一個個漩渦!

這些漩渦大小不一,卻十分貼合,看上去,諾蘭的這一拳就和周圍的自然融合了!

這是一種道!與規則類似的意志!

扎西感受到了這一拳的厚重,他渾身汗毛林立,當下也將火山熔岩的力量一股腦的湧入右臂中,連帶著紅蓮業火!

轟!

兩隻拳頭碰撞在了一塊,激蕩起衝天焰火!

火焰與風形成了一道壯觀的火焰龍捲!它不斷吞噬著周圍的能量壯大!也直衝天際!好似一根亘古天柱!

好在諾蘭早就布置了隱匿魔法陣,不然光這衝天異象就能引起聖堂的注意!到時候可就真是悲劇了! 「好強!」納菲張大了嘴巴,他分明可以瞧見那個小老頭身處火焰龍捲風的中央而巍峨不動。

要知道,這小老頭不同於扎西,沒有根源護身,完全只靠自身的肉身素質!

「停止吧!」諾蘭啪的一下,猛然收回了自己的拳頭,一股巨大的力量沖入他的體內。

要知道,兩人比斗拼力之間強行收拳,那可是要遭受嚴重的反噬。

另一邊的扎西也因為力量宣洩過多而導致腳步輕浮,幾個踉蹌之間就一頭栽倒下去。

諾蘭輕輕一托手,扎西就被一股力道攙扶起來。

下一秒,火焰龍捲風也慢慢消散,最終歸於天地,重新化為元素。

「年輕人底子還行,就是打法有些亂,浪費了這身子。」諾蘭搖了搖頭。

這時的扎西可不敢再說什麼大話了,眼前這小老頭的戰鬥力那是真的爆表。

「諾蘭大師。」

其餘人恭恭敬敬道,不敢再有絲毫懈怠。

「底子都很不錯嘛,難怪會成為加瑪帝國學院祭典上一任的冠軍。」諾蘭掃了一眼,發現卡西幾人的素質都很不錯。

不過最令他滿意的還是艾克、扎西、阿爾薩帝、阿拉貢、但丁五人,其餘的並不適合走體術師一道,又或者說有一些天賦,但無法取得較大的成就。

「嘿嘿。」

眾人微笑著,那一個冠軍可是他們這輩子的榮耀,眼下,新一屆的學院祭典也將到來,可惜他們這些人恐怕是出場不了了,唯一還有可能的就是狄迪爾。

「好了,都跟我進來吧。」諾蘭背過身子,朝著古堡中走去。

推開那扇古老的鐵門,眾人可以從周圍強烈的明紋裝飾中看出天使族的古老傳統。

「要喝茶嗎?」諾蘭問道。

「隨意點吧,諾蘭大師。」艾克招呼著眾人坐下。

「哦,那好。」

十分鐘之後,一眾人在大廳坐下,茶水的煙氣裊裊升騰。

「好了,正事開始,現在人也到齊了。」艾克亮了亮嗓子開口道。

「下一步怎麼辦?」阿拉貢接茬道。

艾克瞧了一眼諾蘭,隨後道,「這一次來雲陸的目的表面上是受勞波拉大先知之邀,實際上是為了但丁。」

眾人沉默不語,但丁就顯得更加落寞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