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當時你老婆被人綁架了,你為了救出她,就答應了別人公布遲曜集團全部的客戶資料。你自己說,事情到底是不是這樣的!?」

程可歆聽到這裡禁不住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睛里滿是不可置信。怎麼會!顧遲當時竟然為了她主動公布了遲曜集團的客戶資料嗎?

呆在原地屏住呼吸,程可歆身子微顫,想要聽聽顧遲是怎樣回答的,這怎麼可能?但是她卻遲遲沒有聽到顧遲的聲音響起,反倒是劫匪的話聲更加的聲嘶竭底。

「不說話就是默認了,顧遲你真是好樣的,你老婆的性命是性命,難道我們這些股民的性命就不是性命了嗎?你選擇這麼做的時候,管過我們這麼多股民的想法么!想過我們會有可能因此家破人亡嗎!」

「老天有眼,善惡終有報,你既然當初做了這種背信棄義的事情,就應該有承受報應的心理準備。今天我就要替天行道,讓你這個不負責任的畜生王八蛋受到應有的懲罰!……」

聽到這裡,程可歆才敢確定下來,原來五年前顧遲為了救自己,竟然不惜選擇了犧牲自己的事業和前途。

她不知道該怎麼來形容知道事情真相之後的心情,此刻她才真真的體會到了五味雜陳這個詞語的含義。頭腦中不禁想起了當初顧遲在病床上抱著自己睡著的畫面。

那個時候他一定很累吧,在外面要處理公司的事情,回到醫院又要照顧自己。而且他自始至終都沒有和她提起過這件事情,是怕她會因此愧疚嗎?

眼睛濕潤,程可歆的心裡不禁泛起了感動。原來顧遲曾經為自己付出了這麼多,原來他也曾真心的對待過自己……

「可歆,快點走吧,否則真的來不及了!」看到程可歆又再次停下了步伐,何岳真想把她打昏帶走。現在可是生死關頭,這個女人怎麼還有心思想這麼多!

暴蛇的吻痕 雖然仍然無法原諒顧遲當年對自己和萌寶做過的那些事情,但是程可歆現在卻再也狠不下心不管顧遲而一走了之了。

將懷裡的萌寶塞給何岳,程可歆的神情嚴肅,語速極快的說道:「你帶著萌寶先走,我留在這裡!」

顧遲畢竟是因為自己才會被人脅迫的,見死不救她做不到。

「你瘋了!」雙手抱著萌寶,何岳只能急忙上前兩步了攔在程可歆的面前,「別傻了,現在不是任性的時候,你趕快和我走!」

說完何岳就騰出一隻手要拉著她離開,但是程可歆卻已經下定了決心。如果現在就這麼走的話,恐怕她後半生都會良心不安的。

「我已經決定了,你趕快帶著萌寶走,拜託千萬要照顧好他。」

不舍的看了萌寶一眼,程可歆掙開了何岳,把他們往外推了兩步,然後毅然決然的轉身走進了大廳。 何岳想要出聲阻止程可歆,但是又害怕會因此驚動了劫匪,使萌寶陷入危險的境地之中。所以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一步一步的走近了危險。

可是由於心中那份異樣的情愫,他又狠不下心就這樣帶著萌寶獨自逃命。一時間站在了原地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走進大廳之後,程可歆看見顧遲正被那個劫匪用槍指著頭。平時很是注意衣冠整潔的男人此時半跪在地上,衣服皺巴巴的不像樣子,胸口前還有一個大大的腳印。

但是面上還算鎮定,不見恐慌。只是緊皺著的五官顯示他此刻正在忍受著極大的疼痛,嘴角還殘留著一絲血跡。

眼神中滿是擔心,程可歆上下打量著顧遲,確定他身上沒有其他的傷口時才略感放心。

「救命啊!」

「救救我們!」

「快救我們出去吧!」

……

這時大廳里的其他人也看到了程可歆的身影,還以為她是前來營救的警察,紛紛的看著她求救道,眼神中滿是哀求。

「都他媽的給我安靜一點!」綁匪此時也慌了,抬手朝天放了一槍。

本來有些躁動的人群在聽到槍響之後的瞬間尖叫聲四起,然後又很快恢復了像之前一般的寂靜。每個人都抱著頭蹲在地上瑟瑟發抖,唯恐劫匪手中的槍口指向了自己。

見到效果達到之後,劫匪將手中的槍指向了程可歆,神色十分慌張,聲音中也帶著明顯的顫意。

「站住那裡別動,不要再往前走了!」

看著不遠處黑乎乎的槍口指著自己,程可歆也是雙腿發軟,幾乎就要站立不住。艱難的咽了口口水,程可歆站在原地不敢再上前去。

「說,你是誰!來這裡幹什麼!」此時劫匪的心裡也在打鼓,拚命的想著萬一要真是警察來了,自己等會應該怎麼脫身。

「你來這裡幹什麼!快走!」還沒等到程可歆回答,顧遲就沖著她大聲吼道。

剛才被人用槍指著都面不改色的男人,此時卻全身都被冷汗給打濕了。天知道他剛才轉頭看見程可歆的時候心裡有多害怕。

「你給我閉嘴!」劫匪收回槍砸在了顧遲的頭上,血跡順著臉龐滑下,槍口又一次的對準了顧遲。

感受到抵在自己太陽穴上的手槍,顧遲反而心中暗暗的舒了一口氣。剛才看到劫匪用槍指著程可歆的時候,他真的覺得自己已經快要抓狂了。他無法忍受自己放在心尖上的人陷入那樣的危險境地。

「你到底是誰!」槍口依舊指著顧遲,劫匪沖著程可歆吼道。

收回自己擔心的望向顧遲的視線,程可歆深吸了一口氣,強自裝著鎮定。

「我就是你口中顧遲當年的妻子,當時顧遲是因為我才會公布遲曜集團的客戶資料的,所以其實真正的錯在我不在他,你放了他。」

「你說的是什麼蠢話!還不快走!」

聽到程可歆的話之後,顧遲直想扒開她的腦袋看看這個女人究竟在想什麼。這種事情是能隨便攬到自己身上的嗎?會有生命危險的她知不知道!

但是不可否認的是,顧遲的心底也閃過了一絲感動,逼的他眼眶泛濕。程可歆願意冒著這麼大的危險來救他,就是說明她的心裡還是有他的對不對?

沒有理會顧遲的話,程可歆接著說道:「你放了顧遲,如果想要報仇的話就來找我報仇吧,我才是害的你家破人亡的最終原因。」

在人群中坐著的程若兒緊張的盯著顧遲頭上的血跡,心疼的眼淚都流出來了。聽到程可歆的話之後,程若兒轉頭惡狠狠的瞪著她,心中充斥著滿滿的憤怒和生氣。

都是因為這個女人!要不是因為她,顧遲怎麼會被人脅迫,甚至被人打傷。她程若兒的男人應該是高高在上接受萬人敬仰的,怎麼能被這樣的一個小嘍啰拳打腳踢的呢!

「對,就是她!當年就是她害的你妻離子散的。這些都和顧遲沒有關係,你應該一槍打死這個女人才對!」

程可歆你該死,你怎麼不去死!

此時的程若兒面色猙獰,滿心滿腦的都是對程可歆的恨意和詛咒。完全忘了要不是因為她當年綁架了程可歆,又怎麼會發生今天這種事情。

「你閉嘴!」顧遲沒想到程若兒會在這時給劫匪加了一把火,憤怒的沖著她厲聲吼道。

可是已經晚了,綁匪被程若兒的話激的有些癲狂,抬槍就指向了程可歆。

「就是你啊,就是因為你啊!」

自己的事業和家庭就是因為這樣一個女人被毀掉的啊,她該死,她和顧遲一樣都該死!他的大好人生都這樣毀在了他們夫妻兩人的手上,他一定要他們付出代價,都去下地獄吧!他們兩個都應該下十八層地獄受盡萬般折磨!

眼神中燃燒著恨意,劫匪一步步的逼近了程可歆,扣著扳機的手蠢蠢欲動。

「不要啊,媽咪!」在甲板上透過窗戶看到這一切的萌寶著急的想要衝進大廳去救程可歆,心中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媽咪千萬不能有事!

急忙抱住了萌寶,何岳死命的壓制著他的掙扎,不讓他有機會進去。但是他此時的面上也都是難以置信的神情。

剛開始學中文,學到「生死相許」這個詞語的時候,他的內心滿是不屑,不相信會有人傻到做這種事情。

人生在世,除了父母之外,自然就是自己最為重要。愛情只是消磨時間的樂趣而已,如果為此傷了自己,那才是真的不值得。

可是他今天才明白,原來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這樣的感情,可以讓一個人心甘情願的為另一個人付出自己的生命。

這樣的程可歆真的如她所表現出來的那樣討厭顧遲嗎?

程可歆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額頭上的汗珠順著自己的耳後流向脖子,耳中是快要震破耳膜的心跳聲。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槍口,她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萌寶,對不起,媽媽可能不能陪你長大,看著你結婚生子了,對不起…… 眼淚經過鼻窩滑進嘴角,程可歆絕望的等待著那一聲槍響的到來。

可是疼痛卻始終沒有如意料中那般傳來,她反而聽到了來自於劫匪的一聲慘叫。

睜開眼睛,程可歆看見劫匪此時正仰面躺在地上用手捂著自己的肩膀,似乎是疼的厲害,口中不停的發出著哼哼唧唧的聲音。

而顧遲則正拿槍指著他,用大拇指抹去了嘴角的血跡。

剛才看到綁匪一步步逼近程可歆的時候,他覺得自己的心緊張的都快要跳出來了。趁著劫匪沒有注意,顧遲一個跨步衝到了劫匪的背後,一把抓住了他持槍的手臂用力向後擰去。

眾人只聽到咔嚓一聲,那人的肩關節已經脫臼了,慘叫聲這才響起。一記漂亮的窩心腳將綁匪踹到在地,顧遲撿起落在地上的手槍指向了劫匪。

自從十五年前和程若兒一起被綁架之後,他就勤於練習跆拳道,柔道等防身技能,此時他無比慶幸自己十幾年間從來沒有在這方面疏忽過。

意識到自己安全了,程可歆終於鬆了一口氣,身子一軟跪坐在了地上。努力讓自己的心跳平復下來,她心裡滿是后怕。

而眾人看到劫匪手裡的槍已經被顧遲奪下來了,也沒有了顧忌,紛紛站起身圍住了劫匪,甚至還有人泄憤的在他身上補了兩腳。

那人掙扎著起身想要逃跑,可是眾人又怎麼會給他這個機會。吩咐侍者找來一捆繩子綁住了劫匪,眾人開始破口大罵,宣洩著心裡的惱怒。

他們平時都是高高在上的享受著別人的伺候,哪裡受到過這種委屈和恐嚇,一時間也都顧不得那些他們平常無比看重的風度禮儀了。

「拿著雞毛當令箭,拿把槍你就無法無天了是吧!」

「一個人就敢打劫整個游輪,你膽子不小啊。」

「趕緊報警!非法持槍再加上綁架威脅,這人後半輩子就在監獄里蹲著吧。」

「輸不起你玩什麼股票啊,要是股民都像你這樣,還要我們怎麼做生意啊!」

「報警,快點報警,老子和警察局打聲招呼,我要這人死在監獄里,一輩子都反不了身!媽的,真是晦氣,本來想好好出來玩的,沒想到竟然遇到了這種事情!」

……

沒有了剛才的害怕和恐懼,此時人人的臉上都是一副對劫匪深惡痛絕的模樣,恨不能立馬就將他五馬分屍了。

而劫匪早在剛才就被人用餐巾塞住了嘴巴,只能發出「嗚嗚嗚」的聲音,眼神中滿是不甘和怨恨。

不出多大會警察就來了,盤問清楚了事情的起始之後就帶走了那個劫匪。眾人也紛紛散去了。

而顧遲則在剛制服劫匪之後就來到了程可歆的身邊,用手輕撫著她的後背安撫著她的情緒。看著癱坐在地上的程可歆,顧遲的眼裡滿是心疼和后怕。

她剛才一定是被嚇壞了吧?就差一點,如果再晚一點點,恐怕自己這輩子就再也見不到她了。她怎麼能那麼傻,為了救他這樣做值得嗎?

心中升起感動,顧遲將程可歆擁進了自己的懷裡,輕聲安慰道:「沒事了,不用怕,現在沒事了。」

程可歆也確實是有點被嚇懵了,靠在顧遲的懷裡獃獃的還有點緩不過神來。

兩人就這樣默默的抱了好大一會兒,程可歆也終於冷靜了下來。反應過來顧遲正在抱著自己,程可歆的面色一紅,馬上掙脫開來。

「你還好吧?」顧遲關懷的看著程可歆問道,心裡對於她掙開自己的動作感到有些失落。她還是不肯回到他的身邊嗎?

「沒事。」搖了搖頭,程可歆站起了身子。

但是由於一個姿勢維持了太久,她的雙腿有些發麻,一個踉蹌險些栽倒在地上。幸虧顧遲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才沒有讓她摔倒。

半靠在顧遲的懷裡,程可歆有些尷尬。她如果現在放手的話一定會重新跌坐在地上,所以也只能暫時先靠著顧遲了。

但是顧遲卻很是享受這難得的親密時刻。程可歆有多久沒有像現在這樣安靜的呆在自己的身邊了?自從她回國以後,好像他們的每一次相遇都是在面紅耳赤的爭吵。

顧遲總覺得程可歆對自己有什麼誤會,可是每次想要詢問她的時候卻總會引得她的冷臉相對,要不就是怒火相向,她根本就不願意好好的和自己談一下當年發生的事情。

「可歆,你為什麼……」趁著現在這個難得的機會,顧遲想要問清楚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讓她那麼堅決的和自己離婚,甚至沒有和他當面商議就直接出國了。

「剛才他說的都是真的嗎?」程可歆同時開口,隨即有些抱歉的看了一眼顧遲。

回給她一個沒事的眼神,顧遲暫時放下了自己的問題,看著程可歆有些疑惑的問道:「什麼是真的?」

「你是為了我才公布了遲曜集團的客戶資料?」

猶豫了一下之後,顧遲點了點頭,當初自己為了不讓她愧疚而選擇隱瞞了這件事情,沒想到最後她卻是以這種方式知道了。

「當年顧肖綁架了你之後,來威脅我說,只有在我公布公司的客戶資料之後才會放了你。我沒有其他的辦法,又著急你的安危,所以只能答應了他。」

「為了我這樣做值得嗎?」程可歆有些動容。這些年來跟著程洛耳濡目染,她知道這樣做對他的事業會是致命的打擊。

「為了你我可以放棄一切。可歆,對我來說,你才是最重要的。」顧遲握住了她的手說道。「以前是這樣,現在是這樣,以後也會是這樣。」

「可歆,你今天願意捨身救我,說明你心裡也是有我的對不對?答應我,我們重新在一起,就像以前一樣好好的生活好不好?」

緊緊的盯著程可歆的眼睛,顧遲的一番話說的情真意切。

被顧遲眼中毫不隱藏的深情給打動,程可歆的心中有些猶豫,真的可以嗎?他們真的還能回到以前嗎? 「可歆你沒事吧?」從門口傳來的焦急的聲音打斷了程可歆的思緒。她回頭望去,看見是何岳朝她奔了過來。

意識到自己和顧遲現在的姿勢極容易讓人誤會,程可歆趕緊推開了顧遲站好。

但是何岳卻並沒有時間注意這些,而是直接上前扶著她的肩膀上上下下的檢查著。 紋武天下 沒有在程可歆的身上發現傷口,何岳終於長舒了一口氣。

「你知不知道你快嚇死我了,以後絕對不許再讓自己處於這麼危險的境地了!」

被何岳略顯親密的動作和語氣弄的有些不自在,但是考慮到對方又是在實打實的關心自己。程可歆只能放緩了聲音說道:「我沒事,你不用擔心。」

站在一旁的顧遲此時臉色似是附上了一層薄冰,冷的嚇人。又是這個男人,竟然還敢動手動腳的,他到底和程可歆是什麼關係!

何岳也感受到了顧遲全身散發的冰冷,放開程可歆之後,站直身子對上了顧遲在燃火的眸子,心中有著難以說明的嫉妒。

程可歆竟然願意為了這個男人做到這種地步,心裡不可能是沒有他的,看來自己以後和程可歆的感情之路會因為眼前的男人多出很多坎坷。

雖然不得不承認這個男人在各個方面都很優秀,但是自己也較之差不到哪裡去。對程可歆他是勢在必得,絕對不會退讓半步。

而且既然顧遲以前沒有抓住程可歆,那麼就代表他們之間的相處是存在問題的,不然也不會分開。而他,從來都不相信破鏡還能重圓!

兩個男人都看懂了對方眼裡的堅持和決心,所以沒有一個人肯率先移開視線,那對他們來說意味著退縮。而對於程可歆,兩人誰都不願意退縮。

程可歆大致也能猜到為什麼何岳和顧遲一見面就像兩隻鬥雞一樣,不禁在心裡自嘲,沒想到她有一天也能讓兩個男人為自己爭風吃醋。

「何岳,你找我來幹什麼?」程可歆打破沉默問道。她總不能讓兩個男人就這樣一直對峙下去吧,她都能感受到大廳里的溫度明顯下降了。

聽到程可歆的話,何岳終於撤回了自己的視線,用和剛才截然不同的態度柔聲回道:「剛剛安置好了他,我來看看你有沒有事?」

前天程可歆曾私下和自己提過,顧遲不知道萌寶的存在,希望他可以幫自己隱瞞這個秘密,所以他說的比較隱晦。

程可歆自然知道何岳說的是萌寶,面色著急的問道:「他沒事吧?」

「沒事。」何岳搖了搖頭,「不過我覺得還是你陪著比較好。」

「嗯。」程可歆忙點了點頭,「我們快回去吧!」

她怎麼能這麼粗心,忘記了萌寶還在等自己呢?經過了這樣的事情,他一定嚇壞了,自己得趕快回去好好的安撫他一下才行。

「他是誰?」看到程可歆要離開,顧遲抓住了她的胳膊問道。他怎麼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很是不喜歡這種他才是局外人的感覺。

聽到顧遲問起萌寶,程可歆又想到了他當年逼著自己打胎的事情。

「和你沒有關係。」一把甩開顧遲的手,她冷著臉說道,然後就徑直轉身離開了大廳。這樣的人沒有資格提起萌寶,更沒有資格做萌寶的爸爸!

其他的事情她都能放下,唯獨這件事情她放不下。她不能原諒顧遲,絕對不!

看著剛才聽到他的告白之後已經明顯鬆動的程可歆,又對他恢復了冰冷的做派,顧遲目光如劍的刺向了一旁的何岳。難道程可歆真的喜歡這個男人嗎?否則為什麼他一出現,她就和自己拉開了距離。

不同於顧遲全身散發著吃人的氣勢,何岳的心情比剛才不知道好了多少。朝顧遲展開了一個勝利的笑容之後,何岳跟著程可歆的步伐離開了。

留在原地的顧遲滿心的怒火無處發泄,一腳踢飛了旁邊放著的板凳……

聽著身後傳來了「砰」的一聲巨響,何岳笑的更加開心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