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畜生!」辛變天勃然大怒,天賦急展,如風般狂飆,轉瞬便到了逆天鷹的上空,手中長劍含憤斬下,直接便將那逆天鷹的鷹頭生生斬了下來。

只是還沒等辛變天松上一口氣,斜刺里便有一股腥風疾馳而至,速度驚人,所攜帶的戾氣更是讓辛變天如墜冰窟。

「天哥小心!」不等辛變天做出反應,一聲怒吼炸響,緊跟著一道身影,直插至辛變天身旁,被那股邪風撞了個正著。

鮮血狂噴,如雨揮灑,辛變天這才看清,那斜刺里飈出來的邪風,竟是一頭入雲鸛!

「俊武!」

辛變天顧不得與入雲鸛周旋,急忙伸手將那倒飛而出的身影給抓了住。只是入雲鸛這一撞,實在是太兇狠,當辛變天抓住俊武的手時,明顯感覺到,其體內的生機,如流水般消逝。

「弟弟!」

又是一聲悲吼,一道身影踉踉蹌蹌的奔了過來。一把將俊武給抱在了懷裡,淚如雨下。

「俊文,俊武是為了救我,我……」辛變天想要說些什麼,可不光是嘴巴,就連他的胸口都好像被什麼東西給堵了起來。話出不了口,只有一股子滔天的悲憤,在胸口不停打轉。

那俊文目睹弟弟身亡,心中無比悲痛,滿頭黑髮竟在一瞬間化作半白,直看的辛變天雙目充血,直欲化作血淚。

「狗日的!給我死!」

辛變天尚未想好該對俊文說些什麼,身下陡然傳來溫雄的爆喝。辛變天低頭一望,只見溫雄已然沖入了獸群,與暴怒巨熊背對背,不停的將衝到他們跟前的仙獸一拳拳轟飛。

溫雄的身體如普通人類不同,格外強壯粗糙,不似血肉,倒似鐵石。辛變天可是知道,溫雄這一身皮肉的結實,可此時,那溫雄卻是渾身浴血,看上去,簡直像是血人,也不知道身上受了多少處的傷!

暴怒巨熊也不好受,一頭蛇紋豺,無比狡猾,曼陀羅似的圍著它打轉。不時的便會在暴怒巨熊的身上增加一道道傷口,而暴怒巨熊雖是力大無窮,卻是不夠靈活,又被群獸纏住,只能無奈的發出聲聲厲嘯。

其它被溫雄降服的仙獸,也好不到哪兒去。皆困入了獸海之中,其中近半已化作伏屍!

「難道……難道當真是天要滅桃源谷嗎?」

望著這一切,辛變天悲從心來,滿溢在眼眶的血淚終於汩汩落下。

「變天,留下十個人給我對付這剩下的扁毛畜生,你趕緊去馳援溫雄吧!」

正抱著弟弟屍體不肯撒手的俊文,突然站起了身來,臉上雖然滿是悲痛,可語氣卻是空前的堅定,不容質疑!

「俊文,你……」

辛變天的話還未說完,俊文便猛一頓首道「俊文為了桃源谷,能夠不惜一死,我這個做哥哥的,難道還不如他嗎?如果不能保住桃源谷,何以慰俊武的亡靈?」

「可是只有十個人的話……」回頭望了一眼,七八頭凶焰依舊十足的飛禽,辛變天的臉上滿是憂色。

見辛變天猶豫不決,俊文驀然揚聲喊道「我要十人,與我一道死戰這些扁毛畜生,誰願留下!」

俊文發聲之時,用上了道氣,以至嗓音滾滾,震蕩人心!

桃源谷眾修微微一頓,隨即發出一連串震天般的怒吼!

「我願意!」

「讓我留下!」

「死戰到底!」

……

這一刻,桃源谷眾修,完全忘記了生與死! 見到這般情形,辛變天還能說什麼?抹了一把血淚,沖俊文吼道「纏住這些扁毛畜生就行,千萬不要亂來!待我等滅了那群走獸,與爾等並肩共屠之!」

俊文咧嘴一笑,回頭看了一眼俊武的屍體,一招手,率領十名桃源谷修士,直向那最後的七八頭飛禽衝去。

望著那一道道義無反顧的身影,辛變天的心既如火山般灼熱滾燙,又如萬刀穿心般的刺痛。這有一個算一個,無不是他最好的兄弟,可是眼下……辛變天忽然好恨自己,恨自己這樣無能,若能上天攬月,下海擒龍,定不讓兄弟們淚遮雙眼血染衣!

「去死!」

溫雄的吼聲再次傳來,簸箕大的拳頭,帶起一道力的狂風,直接轟在一頭爆炎虎的腦袋上。那爆炎虎的腦袋就如同碎裂的西瓜,鮮血四濺,腦漿迸裂。

可還沒等溫雄發出一聲歡呼,一頭蠻像忽然撞了上來。一聲巨響,溫雄那兩丈高的身軀,硬是翻滾著倒退了十餘丈。一口鮮血噴出,溫雄的面色,猙獰至極!

「給我殺!」

辛變天心神一冷,劍鋒一掃,數百桃源谷修士,如戰龍附體,紛紛自半空掠下,盪入獸群……

桃源谷中殺氣衝天,桃源谷外的山洞內,氣氛也並不輕鬆。辛芷萱不知道萬東正在經歷著什麼,俏面之上布滿擔憂之色,心神自然無法輕鬆。

而此時此刻,萬東的心神也是越來越凝重,隨著道種之光對那紫光的撞擊越來越急促迅速,那紫光變得越發強盛,萬東隱隱的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已然到了橫空出世的最後關頭。

「咔嚓!」

山洞外的天空,靈雷轟響,交織成一片閃電風暴,照亮方圓千里!無數靈雲如同到了最後關頭,拚命的相互碰撞擠壓,恨不能融為一體!此地所充盈的天地靈氣,已經濃郁到了一個令人驚恐的地步,甚至讓人連呼吸都變得困難起來。

「轟!」

突然間,大道真音的巨響,在萬東的元府轟然爆發。所有的道種之光,瞬間收縮到了極致。之前道種之光足以覆蓋萬東的全身,並且逸散出來,可現在,道種之光直縮成了黃豆般大小,退至元府的角落,那情形,好像道種之光拱手讓出了地盤。

到底是什麼東西,竟然讓只有聖魂境強者才有的道種之光都如此『敬畏』?萬東瞪大了雙眼,心神將整個元府籠罩,不肯放過任何風吹草動。

那元府中的紫芒,本來猶如星雲一般,呈現棉絮狀,向四方發散,此時卻是收攏成一團,狀若鵝蛋。表面紫光瑩瑩,似玉非玉,甚是奇妙。

「難道那東西,就在這光團之中?」萬東心神一動,操縱神識,頻頻向那光團掃描。可那光團,根本就不是萬東的神識所能看透的,不過萬東仍舊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那鵝蛋般的紫色光團之中,一種了不得的東西,正在漸漸成型。

正當萬東全神貫注於紫色光團之時,玄天悟神訣突然近乎於瘋狂的運轉起來,道道真意直化作金色的流光,如一條條金龍般的湧入紫色光團,給紫色光團鑲上一條條燦燦金紋。

「這……這東西難道跟玄天悟神訣有關?」萬東的心神猛然一震,直驚的連嘴巴都有些合不攏了。

「莫非……莫非是化神!?」

萬東的一顆心登時變得灼熱滾燙,直有些不能自已。玄天大明神的記憶中,只有玄天悟神訣的修鍊口訣,卻並沒有相對應的修鍊感悟,或許是萬東還沒有完全融合玄天大明神的記憶的緣故。再加上萬東總以為,九五晦空一拳打爆了他的金丹,他的一身修為等同於被廢,心中只想著能憑藉對法則之力的感悟恢復修為,卻壓根兒沒感想,自己的修為還有提升突破的可能。

這化神乃是玄天悟神訣鍊氣境的第二重天,自達到他凝成了金丹,就在琢磨化神的事。只是他再怎麼琢磨,也沒有想到,化神竟然是這樣一番光景。

萬東意念通達之時,那如鵝蛋的紫色光團,分明發出了一聲清脆可聞的脆響,隨即表面出現了一道淡淡的裂紋。隨著越來越多的金芒湧入光團之內,那裂縫不斷的擴大,再擴大。

終於,伴隨著一聲震天般的巨響,紫色光團,徹底爆裂開來。一個通體蔚藍的三寸小人,躍然而出。

這小人兒一出,萬東的心神隨之猛振,無數道氣噴涌而至,瞬間便化作了星河,圍繞著小人旋轉不休。

隨著不斷的旋轉,那星河中匯聚的道氣變得愈加凝實,當真能給人一種波濤洶湧,波瀾壯闊,長江大河一般的浩浩之感。那道氣彷彿已經不再是氣體,而是凝實成了液體。

一股無窮的力量,在萬東的全身蔓延開來,萬東的境界隨之以火箭般的速度躥升。神道中階一躍而過,轉眼便已是神道巔峰。可境界提升的速度,卻絲毫也沒有減慢的意思,依舊暴漲不止。

「難道會一舉成就聖魂嗎?」

萬東的心愈加的狂熱,若是能成就聖魂,區區血骷髏,又有何所懼?他與幕蓮還有何人能夠再阻攔?

萬東的眼中不停的放射出道道猶如實質的神光,他自己或許並不覺得,可著實是嚇壞了一旁的辛芷萱。

尤其是當萬東修為境界一齊瘋狂暴漲之時,辛芷萱只覺得一股無比偉岸崇高的氣息,從萬東的身上爆發開來,將他整個人渲染的如山如刀,竟讓辛芷萱神魂巨震,須臾之間,渾身便已被淋淋香汗所浸透!

而當萬東的雙目開闔間發出神光之時,那感覺,更是讓辛芷萱覺得,萬東已然脫離了凡人的範疇,是神是聖,是超脫三界的超級大能!

「原來他……他竟是如此的強大!」望著萬東,辛芷萱的芳心狂跳,猶如擂鼓。

正當辛芷萱如痴如醉,幾乎快要忘了自己身在何方之時,突然間,一股尖銳的疼痛,直從她的心口蔓延開來。這疼痛來的如此突然,辛芷萱一聲嚶嚀,緊捂著胸口,差點兒便當場昏死過去。

「這是……這是……」辛芷萱似乎是意識到了什麼,一張俏面滿是慘白。

再也顧不得萬東,腳下踉蹌的向山洞外跑去。來到洞外,辛芷萱放眼一望,除了負責境界的鼎龍之外,四周空空如也,再也不見一頭仙獸。

辛芷萱的嬌軀猛然一顫,一雙鳳目急切的掃向桃源谷,遠遠便能看到,無數血氣蒸騰,猶如天昏地暗。

「獸群……去了桃源谷?」短短几個字,幾乎耗盡了辛芷萱所有的力氣。

可鼎龍卻並不言語,眼眉低沉,守護萬東,才是它的職責。

「不!不!」辛芷萱連連搖頭,淚如雨下,完全不能接受這般殘酷的現實。

「龍……龍!」絕望之中的辛芷萱突然醒過神兒來,猶如溺水者與救命稻草般的向鼎龍望去。

「你能救我哥哥對不對?你是龍,你是戰無不勝的龍,你一定能夠救我哥哥!求求你,救救他,還有谷里的人們!我求求你!」辛芷萱似乎完全忘記了鼎龍的恐怖,直撲倒了鼎龍的身前,連聲哀求。

若是換做任何一個有血有肉的人,見到辛芷萱如此哀求,即便是鋼鐵所鑄的心,也得生生融化。可鼎龍不同,它只是一件法器,有靈性,卻未見得有感情。面對辛芷萱的苦苦哀求,鼎龍的眼神始終清冷如水,不見有絲毫波動。

既然是法器,自然只有主人才能驅動。可惜,辛芷萱不是!

辛芷萱苦苦哀求半天,鼎龍卻是紋絲不動,辛芷萱的心登時沉入了谷底。

悲傷混合著絕望,無情的折磨著少女心。此時此刻,在辛芷萱的眼中,整個天地都是黑暗一片。

「你是龍啊,你怎麼可以見死不救,怎麼可以!?」辛芷萱不停的發出陣陣嘶吼,可是換來的,卻依舊是鼎龍的『漠視』。

辛芷萱悲憤欲絕,可眼中卻並沒有恨。天性善良的她,大概還不知道恨為何物。

「徐公子,對不起,芷萱就這麼一個哥哥,不能坐視他葬身獸群。但願日後,不,也許是來世,我們還能再相逢!」

絕望的辛芷萱沖著山洞呢喃了幾句,隨後義無反顧的向著桃源谷飛奔而去。

「哥哥,就算我救不了你,可我也要與你死在一起!下輩子,我們還要再做兄妹!」

辛芷萱一邊奔跑,一邊哭喊,腦海中不時的浮現起她與哥哥的點點滴滴。如若論兄妹情深,只怕這天地間,沒有幾對能勝過這辛家兄妹!

辛芷萱到底沒有修過武道,身體又柔弱,跑了沒多遠,便已氣喘吁吁。辛芷萱一刻也不想停下來,可是兩條腿卻如同灌了鉛似的沉重。終於,一個踉蹌,辛芷萱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水嫩的皮膚,立時便有了血痕,可是那火辣辣的痛楚,完全沒有辦法與辛芷萱心理的痛楚相提並論。

「為什麼我當初要拒絕修武?如果當初我能夠修武,此時定能助哥哥一臂之力!哥哥照顧了我這麼久,可我卻一點忙也幫不上他,我算是什麼妹妹?」

辛芷萱緊攥著粉拳,不停的捶打著地面,淚水早已如泉涌。

「吼~~~」

就在辛芷萱絕望自責之時,一聲龍吟突然從她的耳邊響起。辛芷萱如同觸電般的扭頭望去,只見鼎龍不知何時,來到了她的身旁,正定定的看著她。

「你……」

辛芷萱剛要張嘴動問,那鼎龍竟徐徐的俯下了身軀,趴在了她的面前…… 可是縱然如此,這俊文等人,卻是無一人退縮,反倒是迎著飛禽的攻勢越戰越勇。甚至不惜貼上前去,用自己的血肉之軀去擋去撞,只為將這些飛禽死死拖住,不對地上的人們造成威脅。

見到如此慘烈的情形,辛變天早已忍不住血淚滿眶。可此時此刻,他卻是什麼也做不了,只能每一擊都釋放出自己最大的力量,咬著牙將四面八方逼上來的獸群,一次次擊退。

辛變天擁有天格巔峰境的修為,體內的道氣也頗為可觀,可即便如此,也承受不了道氣這般的消耗。虛弱感,無力感,正在不斷的放大變強。不光是身體,緊繃壓抑的心智,更是在不斷的挑戰著辛變天的極限。

到了這個時候,辛變天幾乎已經不再抱有任何希望,他甚至自己能夠先別人一步戰死。這樣眼睜睜的看著熟悉的人,一個接一個的倒下,那種痛苦,言語無法形容。

似乎桃源谷眾修都抱著同樣的想法,一個比一個拚命,不少人甚至直接放棄了防守,只是全力的進攻,再進攻!

身前傳來一陣爆響,溫雄簸箕大的拳頭,狠狠的轟在了一頭烏鋼豬的身上。那烏鋼豬固然是皮糙肉厚,卻只能算是低階仙獸,換做以前的溫雄,這一拳轟出,足可轟倒一片。可現在的結果,卻是溫雄一拳轟出,烏鋼豬只是晃了晃腦袋,溫雄反倒被震的連退了三步,如果不是辛變天用背將他給抵了住,難保他不會一屁股坐在地上。而在這獸海之中,一旦坐下,想要站起來,那可就難了。

望著呼哧呼哧直喘,面色一片慘白的溫雄,辛變天的心中直發苦。馴獸一族蒙上天青睞,生下來就有遠超常人的力量與精力。在辛變天的印象中,好像還從沒見溫雄如此疲憊過。

「天哥!你是追風一族,如果現在逃,還來得及!」溫雄無比兇狠的盯著面前的獸群,突然沉聲說道。

「逃?你讓我捨棄大家,獨自一人去逃生?溫雄,你將我看成什麼人了?」

「為了芷萱,你得去救她!」溫雄突然回過頭來,一雙眼睛,泛著紅光。

「芷萱……」這兩個字從溫雄的嘴裡跳出來,直化作了尖銳的匕首,狠狠的刺在了辛變天的心頭。那種痛,幾乎讓他窒息。

超負荷的殘酷戰鬥,讓他一度忘記了這種痛,可溫雄偏偏又提了起來,說實話,辛變天真想一拳爆了他的頭!

緊咬著嘴唇,辛變天想要用肉體上更加強烈的痛楚,蓋過這種心痛,否則他很可能會當場崩潰。

滴滴鮮血從嘴唇上冒出,然後匯聚在一起,順著辛變天的嘴角緩緩流下。任誰都能看出,辛變天的身軀正在微微顫抖。很是過了一會兒,辛變天突然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濁氣,用一種近乎於嘶啞的嗓音,道「沒這個必要了……」

「不!芷萱她一定不會死,一定還活著!天哥,你要去救她,你必須去!」

溫雄發了瘋似的嘶吼起來,那模樣簡直比狂獸還要可怕瘋狂。衝上前來的仙獸,竟被其給嚇了住,逡巡在三丈外,不敢輕易靠近。

「變天兄,帶領大家活下去啊!」

天空中突然傳來一聲震天動地的嘶吼,辛變天抬頭一看,只見俊文的胸口,被一頭赤足凶鷹的鷹爪生生穿透。鮮血噴濺如注,直在天空匯聚成了血雨。可俊文卻好像全然不覺,只是死死的瞪著辛變天。

「俊文!」辛變天的心就好像被一隻無形的拳頭狠狠的捶了一拳,痛的讓他連呼吸都停頓了下來。

俊文沒有再說話,而是發出一聲嘶吼,不顧刺穿自己胸口的鷹爪,身形猛然一翻,竟抱住了那頭赤足凶鷹的脖頸。隨即在赤足凶鷹憤怒而驚慌的鳴叫聲中,毅然決然的引爆了元府。強烈的衝擊波,登時便赤足凶鷹生生的炸成了漫天的碎肉。

「辛兄,兄弟先走一步了!」

「天哥,我不會給你丟臉的!」

「奶奶個熊,老子和你這扁毛畜生拼了!」

「人生在世,想要圖個清凈,咋就那麼難呢?哎!」

……

俊文最後的壯舉,似乎是啟發了剩下的幾人。一聲聲狂喝悲嘆中,與飛禽纏鬥血戰的幾個桃源谷修士,竟不約而同的做出了同樣的選擇。一道道自爆的聲響,接連傳來,天空中就像是迎來了一場血雨煙花秀,一團團的血雨爭相綻放,染紅蒼穹。

幾乎一眨眼的工夫,辛變天甚至都來不及勸阻,七八個桃源谷修士,連同七八頭猖狂飛禽,便悉數化作了血雨。喧鬧良久的天空,一瞬間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不光天空如此,地面也是一樣!

俊文等人的慘烈選擇,不光震驚了桃源谷眾修,甚至也震懾了那些發了瘋的仙獸,天地間一下子都安靜了下來,落針可聞。

一滴滴尚且帶著溫度的鮮血從天而降,滴落在辛變天的臉上。辛變天整個人就好像是被人用了定身術似的僵立在那裡,動彈不得。

俊文等修士自爆的鏡頭,自動的在其腦海循環播放。而每播放一遍,都足以讓辛變天的心痛的欲要裂開。

「天哥,這這這……」溫雄扭頭看向辛變天,眼眶中血淚奔涌,兩丈高的漢子,此時竟是連話都說不出來,又悲又怒之下,身軀不停顫抖。

「阿雄,你還讓我逃嗎?」

辛變天這一問,溫雄的拳頭頓時攥的更緊。此情此景之下,別說辛變天不會逃,就算他逃了,恐怕也要一輩子生活在愧疚與不安之中,那種痛苦,定然是生不如死。

見溫雄不說話,辛變天的臉上突然綻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一邊緩緩的握緊劍柄,一邊說道「戰吧!戰他個天昏地暗,戰他個血流成河,芷萱……她正等著我們與她團聚呢!」

說完這一句,辛變天的身形倏然飄蕩起來,手中三尺寒鋒,綻放出平時更要冷艷十倍的劍芒,毫不留情的灑向獸群,掀起滔天血浪!

「混賬東西!老子砸扁你們!」溫雄怒嚎一聲,飛出去的不是拳頭,卻是整個身體,狠狠的砸向了剛才將他震退的那頭烏鋼豬。既然力量已經消耗殆盡,那就用自己的體重!

溫雄倒是清楚自己的優劣所在,兩丈高的身軀,不下於五百斤重,這一撲之下,力道更是翻了數倍。那烏鋼豬反應終究不夠靈活,竟是真的被溫雄給活活壓死。

三寸人間 俊文等人的壯烈,點燃了每一個桃源谷修士的戰意,剛剛沉寂片刻的戰鬥,立時又進入了第二個更為激烈的高潮。

那些沒有修過武道,或者修為太低,只能遠遠躲避旁觀的桃源穀人,此時也強壓著悲憤,紛紛行動了起來。將弩箭,石頭,用盡自己渾身的力量射向,砸向獸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