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用這個把信息寫上去,只需記載男性的。」陰時拿著一根似毛筆的筆遞給楚青。

楚青接過筆,然後開始寫。

第一個寫的是他自己的信息,很快就寫完了。

陰時看他接著寫的人名,眉頭一皺阻止了他。

「楚雲笙是你的兒子?」

「沒錯,陰老若是不信可以去調查。」

楚青當然知道陰老為何會這樣問,以前在楚王府的楚雲笙的確是皇兄的兒子,但是後來的那個卻是他的兒子,兩人名字一樣,但是人不一樣,而且出生時辰不一樣。

若陰老不阻止他,或許會發現什麼。

「請問,我能繼續寫了嗎?」

「繼續。你在這裡寫完老實待著,否則後果自負。」陰時長老說完就走了。

陰老的離開正是時候,楚青連忙把楚雲笙剩下的信息寫上去,剛寫完,便發出強光,這道光要比他自己的強很多倍。

看著這光,他猶豫了。

猶豫要不要把那個小傢伙的寫上來。

再三考慮,他還是把澋煜的寫了上去。

然這次的光芒還要強,比楚雲笙的要強千百倍,楚青受不住這道光,緊閉雙眼用手遮擋住。

「這是怎麼回事?」

蠱族的人們抬頭看著這光亮,一個個露出吃驚不解的表情。

三大長老看到這道光,閃身向蠱族禁地去,家族楚天闊也是一樣。

當他們出現在楚青面前的時候,那道光已經沒了,石頭上光滑沒有任何的痕迹。

「是誰?」楚天闊問楚青。

楚青放下袖子睜開雙眼,看著面前的四人,除了家主跟陰老,還有另外兩個,看他們的服飾跟陰老差不對,便知道他們也是長老。

面對他們迫切的眼神,楚青開始裝糊塗了。

「什麼?」

「剛才發出強光的是何人信息?」

「奇怪,我怎麼想不起來了?」楚青皺眉裝失憶。

在場的人一看就知道他在裝,其中大長老脾氣最為暴躁,當即就生氣了。

「楚青,你別裝了,信不信老夫殺了你。」

「信。」楚青一點也不給這個長老面子,看著家主,「楚青想問那道強光代表什麼?」

「唯有蠱之子才有這麼強的光。」

「蠱之子?」

楚青明白了,看來蠱族下一任家族就是那個小子了,想著自家孫子即將是下一任家族,楚青覺得腰桿更加硬了。

「咳咳,有些餓了,這趕了一晚上的路,又餓又累……」

之所以敢這樣說,那是因為他肯定他們看不了這石頭裡的信息,要不然他們也不會多此一舉的詢問他剛才寫了什麼。

「陰時,帶他下去休息,好吃好喝的伺候著。」楚天闊雖然很生氣,但是他不能發火。

「是。」陰時臉上表情很平淡,沒有大長老二長老那般把憤怒表現在臉上。

「多謝家主款待。」楚青笑道,然後隨陰時走了。

看著他離開,大長老二長老陰沉著臉,冷哼了一聲。

「家主,為何要這樣做?我們直接動點東西,不信他不老實說出來。」大長老道,二長老點頭,表示贊同大長老的做法。

「他既然敢這樣就說明他已經做好了被逼供的準備,你認為你們還能問出什麼?行了,你們兩個的脾氣該改改了,跟陰時學學。」

楚天闊說完就走了。

這邊,楚青跟著陰時走,邊走邊看周圍的環境,邊看還邊評價,走在前面的陰時聽了不禁笑了一聲。

「既然覺得這裡不錯,不如就在這裡住下來。」

「那不行,我還得回去照顧我那些百姓們。」

「可是如今恐怕不是你想走就能夠走的了。」

「那可不一定。」楚青說完看到前方不遠處的楚耀天,加快腳步走過去。

楚耀天也看到了他,他手捏緊,然後鬆開面帶笑容的看著走過來的皇叔,他也是因為那道光芒才往這邊走來,如今看到皇叔,看來那道光芒跟皇叔有關。根據父皇給他看的那些傳承,能發出如此光芒就說明此人是蠱之子。

皇叔喜歡搗鼓蠱蟲,也養了不少蠱,原來蠱之子是皇叔,這真是讓他吃驚。

「皇叔。」

楚青點了一下頭,看著不一樣了的楚耀天,沒有了華貴的衣服穿,身上穿的是普通又舊的衣服,想必生活肯定不好。從前是高高在上、養尊處優的皇太子,如今落得這般下場,其中滋味肯定不好受。

他不管楚耀天怎麼想,但是他今天就是要警告楚耀天。

「別做無謂的掙扎,那原本就是屬於我楚青的東西,如今只不過是物歸原主罷了。」

楚耀天淺笑:「皇叔說笑了,那東西又沒有刻上誰的名字,不是誰能力大就屬於誰嗎?」

「呵……」楚青諷刺的笑,「即便你再怎麼努力,也永遠比不上他。」

陰時直接把楚青口中的他認為是哪個蠱之子,若是蠱之子,楚耀天肯定是比不上。 重生步步驚情:最強嫡妻 而楚耀天卻想成了楚雲笙。

「那我們拭目以待。」

楚耀天說完這話就轉身回去了。 「家主,你要讓陰時隨哪個楚青去那邊,這個我不同意,要去也是我去。」

大長老表示不贊同,讓陰時去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把蠱之子帶回來。而且他沒有想到那個楚青的嘴會這般嚴,這都半個月過去了,蠱之子的信息那是一點都沒有問出來。

打也打不得,無奈之下,家主只能放他回去。

如今家主居然讓陰時去,這讓他心裡很不服氣,為什麼每次都是讓陰時去辦事,這讓他們覺得家主很重視陰時,讓他們心裡很不安。

看著脾氣這般暴躁的大長老,楚天闊臉沉了下來。

「就這半個月,你把楚青惹惱多少次,你得到什麼信息嗎?讓你去,老夫還擔心你一氣之下把他給殺了。」說到這個楚天闊停了一下,然後接著說,「還有,他姓楚,你要記住了。」

見家主生氣,大長老不敢再言,二長老見大長老惹家主生氣了,自然也不敢說話,唯獨三長老陰時開口。

「陰時一定儘快找到蠱之子。」

「恩,去吧。」

回到天國,萊天立即卸下偽裝,恢復原來的樣貌。看著主子身邊的老者,能夠感覺到老者武功高強,只是很好奇老者的身份。

「這是國師陰時。」

國師?

萊天詫異,天國何時出現過國師這一職?

不過主子是天子,是皇上,主子說是國師那就是國師。

「那可要昭告天下?」

「恩。」

天國出現國師這一大新聞很快就傳到了其它國家,大家紛紛好奇天國國師是什麼人物,各國便派人去天國打探,天啟也不例外。

澋軒的消息比赫連煜的傳信要快,便回到竹林找澋煜,把天國國師的事情告知澋煜。

「澋煜,你說這個國師就像是憑空出現,是何來頭?」

「你問我我問誰?」

澋煜看白痴似的看著澋軒,覺得他腦子有問題,這種問題他也問得出來。

被鄙視的澋軒也覺得腦子進水了,居然會向澋煜問這樣的問題。

不過,他對天國這個憑空出現的國師很有興趣。

看著澋煜,他淺笑:「要不然我們派人去天國看看?」

「不用。」

「難道你不好奇這個國師?」

「沒興趣。」

澋軒翻了一個白眼:「那你對什麼感興趣?」

「你知道的。」澋煜笑道。

得,就知道是這個回答,他的確知道澋煜對什麼感興趣。

「算了,我還是去掙我的錢。」

「這個拿去。」

接過澋煜手中的瓶子,拔開塞子便聞到很香的氣味,聞著氣味就知道裡面的東西是好東西。

澋軒倒出來一顆,居然是玄靈丹,這可是提升玄力的丹藥,跟……跟晶石一個作用,但是這個要比晶石純凈,不過這個東西多吃無益,只能對五重之下的有幫助,但對於現在的他來說很有用。

重要的是,澋煜居然會煉玄靈丹,要知道,玄靈丹在恆川大陸是很貴很貴,不是一般人家能夠吃得到的東西。

它的貴,不是材料貴,而是會煉的人不多。

這種丹藥需求量高,但出產量低,自然就成了珍貴丹藥。

「澋煜,你的煉丹術又晉級了。」

看花紋,這是一枚五品丹藥,而且還是五品中的極品。這一瓶子里還有十幾顆,頓時笑得合不攏嘴。

「嘿嘿,澋煜你對我真好,我愛死你了。」說完就收起瓶子,然後抱著澋煜在澋煜的臉上重重吧唧了一口。

吧~

澋煜推開澋軒,嫌棄的擦乾淨臉上的口水,黑著小臉。

「以後不準親我。」

得了丹藥的澋軒此時高興得忘了形,澋煜說什麼,他就點頭,然後還回了一個「好」字。

高興完的澋軒抬起頭看著澋煜。

「那我先回鎮上了。」

首席老公,強勢愛! 「嗯。」

「下次我給你帶好吃的回來。」

今天他回來匆忙,忘記帶吃的回來,下次他肯定會記住。

澋軒走後,十六來了。

「小公子,這是天國來的信。」

爹娘去閉關,往生門跟爹那邊的事情他都接手管理,天國來的信自然送到他這裡來。

澋煜接過信拆開,看完后眉頭一皺,然後把信捏成粉末毀了。

十六看著飄落的紙末,雙眸一愣。知道小公子厲害,沒想到小公子如此厲害,看來他們得加緊練功才行。

澋煜看著十六叔叔,知道他在想什麼,想著現在形勢不同了,他必須做好準備才行。

「十六叔叔你等等。」說完便回屋裡去了。

十六還在納悶小公子要做什麼的時候,澋煜從屋裡出來了。

重生暖婚,厲少寵妻甜爆了 他把紙張遞給十六:「十六叔叔,你按照上面的做看看。」

十六看了一遍,然後按照上面的做。

白君一直在旁邊,直到十六成功凝聚出紫色玄力,他愣了一下,就跟當初聽到葛凌說出他是紫色玄力一樣的表情。

「居然是紫色玄力。」澋煜欣喜的道。

這是一個好的開始,他決定要把往生門跟楚一楚二還有暗十六他們十七個人都培養起來。

十六一頭霧水,他只知道自己多了一股能力,很微妙,這種能力似乎要比內力強。

「小公子,剛才我那個是什麼?」

「玄力。」

「玄力是什麼?」

「是一種能量,這種能量有十種顏色,由劣質到好分別為紅橙黃綠青藍紫,你的玄力是這七種種最好的一種。」

十六不明白了,明明小公子說有十種,為何現在只有七種,那另外三種是什麼顏色?

他很好奇,便問了一句:「小公子,另外三種是什麼顏色?」

「黑白灰。」

「那這三種誰高誰低?」

「各有各的特色,看個人修鍊,其它七種也是一樣,紅色雖然看似當中最沒用的一種,但說不定比你紫色還要厲害。」

小公子的話十六明白了。

一旁的白君聽完澋煜的話,滿意的笑了起來,這個孩子不錯,不愧是他白君的外孫。

「那如何修鍊這個玄力?」十六突然又問。

聽說我死了一千年 「這個等明天再告訴你,你先去忙你的事情。」

十六走後,白君便詢問澋煜:「你打算讓他如何修鍊?」

「先給他吃洗髓丹,然後吃玄靈丹。」

「玄靈丹只能吃到五重,五重之前就沒有用。」白君提醒,他以為澋煜不知道。

「知道,等他們到了五重,我便給他們晶石。」說到晶石,澋煜看著外公,「外公,你還能回到你那個地方去嗎?」

霸道男戀上絕色女 「能。」白君許久才回答,然後告訴澋煜,「到時候晶石不夠,老夫去給你弄。」

「謝謝外公。」

澋煜笑了,晶石的問題解決,那麼剩下的都不是問題了,況且也不就是每個人都能凝聚玄力,說不定那些人當中有人凝聚不出。

次日,十六一早便出現在澋煜的面前,昨晚他研究了一晚上,都沒研究出如何修鍊玄力。

廢話,這裡沒有靈氣,他就算是研究個十天半個月也研究不出來個什麼。

澋煜看著十六叔叔很重的黑眼圈,便知他昨晚沒睡,拿出昨晚煉出來的洗髓丹,跟玄靈丹,還有一本手札。

手札上寫著如何修鍊玄力,洗髓丹則是給十六叔叔脫胎換骨,這樣修鍊起來會比普通人順暢又快速。

「這個你回去就吃下,最好是找個能夠洗澡的地方吃,然後你再看手札,按照手札上面說的去做。」

十六接過東西,點了點頭。

「好,那我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