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狂妄!今天老夫就教你做人!」

羅雲澤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被一個晚輩給鄙視了,這是他萬萬不能夠容忍的,當即繼續向著秦穆然殺了過去。

「劍動風雲!」

雖然羅雲澤的手中沒有劍,但是他的劍道宗師,還是半隻腳踏入古武境界的人,隱約觸摸到了內勁的門檻,自然能夠施展出無形的劍氣。

劍氣在包廂里狂躁而出,滾滾劍氣,好似長劍咆哮翻湧,朝著四面八方席捲而去。

「不要!」

兩名保鏢感受到周圍的劍氣針對他們,心中一緊,急忙說道。

「哼!護主不力,要你們這兩個廢物活著多呼吸新鮮空氣嗎?去死吧!」

羅雲澤冷哼一聲,頓時,狂躁的劍氣彷彿找到了傾瀉口,剎那全部湧入到了兩人身上。

「啊!」

兩道凄慘的叫聲傳來,那兩名二流高手的保鏢便是喪命在了這雄渾的劍氣之下,砍成了碎肉。

瞬間,整個包廂里的血腥味更加的濃烈,聞了令人作嘔!

「你放心,我不會這麼輕易地殺了你,我要讓小亮好好的折磨你,讓你贖罪!」

羅雲澤目光冰冷地盯著秦穆然,緊接著,同樣的一招,朝著秦穆然殺了過去。

「哼!」

秦穆然不屑地冷哼了一聲。

這個羅雲澤以為自己半隻腳踏入暗勁之境了,就沾沾自喜,目中無人,殊不知,秦穆然早就已經是古武界的人了,他的這點實力,在秦穆然的眼中跟螻蟻差不多。

不吹牛逼,來一百個羅雲澤,秦穆然打他都跟鬧著玩一樣。

「真不知道你的自信來自於哪裡,就你這個實力,給我提鞋都不配!現在我讓你看看什麼叫做絕望!」

秦穆然心中冷笑,他覺得,要給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老傢伙知道一下什麼叫做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宗師而已!

秦穆然緩緩抬起手,甚至連《元龍訣》的心法都沒有運轉,單純的利用被《元龍訣》改造過的強大肉身力量,就完全可以打的羅雲澤連親媽都不認識。

「轟!」

秦穆然一掌橫空拍去,向著他碾壓而去的劍氣,在剎那節節崩碎。

羅雲澤怎麼都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秦穆然雖然是宗師,實力不容小覷,可是宗師會有這麼強嗎?

自己的最強招式,到了秦穆然這裡怎麼就跟切蘿蔔一樣容易呢?

這是開了掛了吧!

羅雲澤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死!」

羅雲澤不信這個邪,覺得秦穆然一定是走運了,找到了自己招式之中的破綻,這才躲避了絕殺。

羅雲澤向著秦穆然沖了過去,他要以肉身的力量解決秦穆然。

一腿橫空掃來,長腿刮的空氣呼呼作響,這一腳的力量,若是踢在環抱粗狀的大樹上,也能夠輕易地踢斷。

就在羅雲澤快要踢到秦穆然,甚至嘴角已經不由自主地上揚的時候,下一秒,他的臉色卻是僵硬了。

因為,秦穆然的手已經抓住了他的腿。

無論他怎麼反抗,怎麼掙扎,他的腿就好似被鐵鉗死死地掐住一般,無法動彈。

「這……」

一股強烈的危機感湧上羅雲澤的心頭,他知道,自己的腿被鉗制住,很是危險,想要掙脫,可是秦穆然實在里太厲害了,直接霸道地一手拎著羅雲澤的腿然後就將他如棍子一般,朝著地上狠狠地甩了起來。

「嘭!嘭!嘭!」

一聲接著一聲,羅雲澤的臉毫不留情地被秦穆然朝著地上擊打著,那臉與地板接觸的聲音,光是聽著都疼啊! 陳婷雖然已經嚇得流出了冷汗,但奇葩男表示我根本不害怕,不就是鬼嘛,難道我沒有犯法,你就可以殺我嗎,你又不是警察,就算警察來了。

我也不怕,大不了我承認八歲那年我偷看隔壁王寡婦洗澡,是我不對,十歲那年偷了李小花的內內,是我不應該,十二歲那年踢了八十歲的大爺一屁股,是我不好,但這些加起來,大不了關我個幾天,應該就放出來了吧。

要不是現在的怨鬼受着很大的限制,不然,當奇葩男在想這些的時候,早就已經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陳婷和奇葩男二人,互相看到對方身後的怨鬼一直沒有任何的攻擊行爲,所以,一時間也稍微放鬆了一點點。

但,問題來了,就算自己身後和對面的怨鬼不攻擊自己,那麼也總不可能一直就這樣站在這裏吧。

其實,任務給予陳婷和奇葩男二人的生路,算是這次任務參與者中最好的了,不過,也是最嚇人和最容易死的。

看了這麼一段時間,李肅他暫時還是沒有發現什麼,也沒有看出什麼來,但是,這些之前的任務碎片畫面,倒給了。

而到此爲止,這次任務的所有參與者已經全部進入了任務世界裏,這次任務參與者總共有九個人,算是比較多的。

恐怖,危險,死亡,此時已經向民房裏的四個女生接近了,可此時,她們四人完全沒有注意到這一點。

突然,發出了一個響聲,這個響聲雖然不是很大,但卻讓在這個民房裏的四人瞬間感覺到了恐懼。

甚至,大家都不敢回頭去看,這個響聲不是別人發出來的,正是之前從牆壁裏出現的幾根頭髮,緊接着是頭和身體,然後是腿,最後是腳後跟,等全部出來了之後,就摔在了地上,發出了一個響聲。

他們之所以一直保持快速的奔跑,並不是說,他們是爲了鍛鍊身體,而是,身後二十米左右的地方,正有兩隻怨鬼在追他們,不跑,那就是等死,不只是要跑,還得一直保持着快速的奔跑。

之前,蘇姍被嚇暈了,這其實也是非常的正常,我們大家想想,如果當時在民房裏的是你和其他三個人,當你回過頭之後,突然看到一隻兩邊眼角流着血,眼睛全身白色的怨鬼,那麼你是否能夠保證不被嚇暈。

畫面很碎,當然,之前所經歷過的任務,它也不可以全部都出現在李肅的眼中,要不然的話,那得多少時間啊。

隨後,民房裏有兩處的牆壁裏,都出來了一些黑色的頭髮,但不僅僅只是頭髮,最後,整個身體和腳也都出來了。

看來,又是兩隻怨鬼,沒想到,這個民房裏面竟然有三隻怨鬼,到底這次任務世界裏有幾隻怨鬼啊。

這兩隻怨鬼從牆壁裏出來之後,馬上向蘇姍、劉美琳、王麗麗、何小潔四人爬去。

然後,再是張美華和薛美美那裏,張美華和薛美美所在的那個房子裏,從牆壁裏出來了一隻怨鬼,電視機裏出來了一隻,那麼加起來,也是兩隻怨鬼。

也就是一對一,按排序就是:李肅是一號,張美華是二號,薛美美是三號,陳婷是四號,奇葩男是五號,然後蘇姍和她的同學們分別是六、七、八、九。

同樣的,這九隻怨鬼,也分別有排序,比如說,一號怨鬼就只能對李肅造成傷害,或者殺死他,因爲李肅是一號。

而,這個一號怨鬼對其他八人都不能造成傷害,這個限制是比較大。

而陳婷和奇葩男,張美華和薛美美,他們四人,剛好每人一隻,本來,這次任務,因爲有太多的新人進入,所以,任務的難度已經降低了很多。

同樣的怨鬼,和第十次任務同樣的怨鬼,李肅他之前就發現了這一點,只是,那時候,自己還沒有恢復道法,所以。

本來,怨鬼會一點點,一點點慢慢的從牆壁裏出來,這時,李肅看到的話,心裏肯定會很害怕,然後,李肅應該會在原地發呆幾秒鐘,然後纔會想到去找出口,找門。

就在李肅好不容易,找到了門,然後想要打開門逃出來,這時,門外突然站着一隻雙眼全身白色,頭髮黑黑長長的怨鬼,如果是別人的話,肯定會嚇得馬上回退,甚至會重新往房子裏跑。

這樣一來,李肅留在房子裏的時間就會越來越多,然後,不用過多久,房子裏的那隻怨鬼就可以馬上把李肅殺死。

張美華和薛美美所在的這個房子裏,這個房子裏,就有兩隻怨鬼,每一隻也是一樣,只能對指定的目標進行攻擊,虐殺,但也足以讓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死很多遍了。

而她們二人的生路和李肅差不多,也是隻要出了房子就沒事了,房子裏的怨鬼同樣不能出去,但不同的是,在這個房子裏的人,很難發現門在哪裏,也是幸好最後李肅過來了,然後救了她們二人一命。

陳婷可以看到奇葩男身後的怨鬼,而奇葩男則是可以看到陳婷身後的怨鬼,所以,也就是說,他們二人暫時都看不到自己身後的怨鬼,同時,他們也不敢回頭去看,尤其是陳婷。

他們二人在原地站了很久,但彼此身後的怨鬼都沒有要攻擊他們的意思,也只是和他們一樣,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這就已經說明一點,怨鬼受到限制,任務參與者沒有觸發這個限制,怨鬼就不能對陳婷和奇葩男二人進行攻擊。

好像那一次的任務,生路和這一次的任務,是沒有什麼關聯的,基本上來說,是不一樣的,這次的任務,它更。

但後來,奇葩男和陳婷二人一起跑的時候,怨鬼也馬上就追了上來,不過,最後也沒有追到,如果追到的話,怨鬼是否就可以攻擊陳婷和奇葩男二人了。

但二人同時都自己給對方很大的壓力,比如說,奇葩男之前說的,哦,你身後的好像不是人,應該是一隻鬼,這無疑就是給陳婷心理上面很大的壓力,同時還有恐懼。 一聲接著一聲的碰撞,讓蘇青竹聽著都覺得疼。

跪在地上的原本不可一世的王亮,看到眼前的場景都覺得不可思議,整個人都愣在了原地,他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一定是自己昏頭了!

秦穆然一手扣住羅雲澤的腳腕,根本就不考慮羅雲澤的感受。

怎麼說羅雲澤也一大把年紀了,一點都沒有想到尊老愛幼啊!

鮮血四射,羅雲澤的臉不斷地與地面來個親密的接觸,讓他頭昏腦漲!

「走你!」

秦穆然藉助慣性,手一松,羅雲澤頓時在強大的衝擊下,有如斷線地風箏,徑直朝著牆壁飛了過去。

「嘭!」

一聲巨響傳來,牆壁頓時以羅雲澤所在的位置向著四周龜裂開來。

而羅雲澤本人則是死死地嵌入其中,就好似靶心一般。

「額……..」

羅雲澤滿臉是血,僅僅發出一聲微弱的哀嚎后,便是沒了氣。

他可能至死才發現,秦穆然的實力遠遠超過他的想象,秦穆然根本就不是宗師之境的人! 驕妻養成:冷總裁的迷糊蛋 要不然的話,怎麼可能殺了自己就跟玩一樣呢!

但是,知道晚了已經沒有任何用了,死神已經在向他招手了!

巨大的聲響,自然也是吸引了整個格林酒店,楚娉婷也是迅速趕了過來。

當看到已經打的千瘡百孔的包廂,楚娉婷瞪大了眼睛。

尤其是包廂之中還有濃烈的血腥味,以及地上殘留的屍體殘渣,可以想象,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

「楚總,你來了!救我!救我!這個人殺人了!」

王亮看到了楚娉婷,根本就顧不得臉頰上的疼痛了,彷彿看到了生的希望,瘋狂地吶喊著。

爵爺你瘋夠了沒 「王少?」

楚娉婷自然是認識王亮的,但是她現在腦子還沒有轉過來,怎麼王亮會和秦穆然幹起來呢?

「秦少,這是…….」

楚娉婷自動選擇忽略了王亮,向著秦穆然走了過去,問道。

「他們想要殺我,被我解決了!」

秦穆然淡淡地說道,看那個神色就好像人不是他殺的,他就是一個過客一樣。

「秦少,這件事,我會處理!」

雖然秦穆然只是簡單地說了一句,但是楚娉婷知道,這件事不給秦穆然一個合理的說法,紀家恐怕也沒有辦法交代。

再加上紀凌風和秦穆然的關係,在自己的地盤上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怎麼的都得處理掉。

「王亮,讓你老子過來!」

楚娉婷看著王亮淡淡地說道。

此處除了秦穆然和蘇青竹外,王亮這邊的人就孫全梁活著,其他的人都已經死了!

「楚總,我在你格林酒店被打了,你不是應該報警然後先將這個殺人兇手抓住嗎?你找我老子幹什麼!」

王亮有些不甘心地問道。

「我讓你打,你就打,如果你不想死,就快點!」

楚娉婷目光寒冷地說道。

「啊……」

王亮不知道秦穆然是誰,但是楚娉婷他是清楚的,紀家的人,這裡也是紀家的產業,他王亮雖然說是一流家族的大少爺,可是在面對真正的豪門,中海四大家族之首的紀家的時候,他還是慫了。

當即顫顫巍巍地拿出口袋中的手機,撥打了他老子王浩華的電話。

王浩華此時也在外面應酬著,當看到是自己的兒子電話以後,便是接了起來。

「怎麼了?」

王浩華有些不耐煩地說道。

「爸,救我!你快來救我!你再不來我就要死了!」

王亮哽咽慌張地說道。

「救你?你怎麼了!」

王浩華原本還有些不耐煩,可是當聽到王亮說這話以後,當即蹭的一聲,從凳子上猛地站了起來。

「爸,我在格林酒店遇到狠人了!羅叔他…..他也死了!」

王亮不敢想象羅雲澤死了,王浩華有多大的震怒,畢竟一個一流家族有一個宗師已經了不得了,幾乎羅雲澤在王家就是與王浩華並肩的人物,可是就是這樣的人物為了救自己死了!

「你說什麼?!」

這一次,王浩華比剛才還要震驚,聲音直接提高了八個度。

王亮要死已經讓自己震驚了,羅雲澤這個宗師也死了,到底什麼個情況!

半裸婚 那可是宗師啊!

「你在格林酒店哪裡,我現在就過來!」

王浩華感覺事情不妙,能夠殺死羅雲澤的,最低都是宗師境界的人物,這樣的大人物,王亮惹了,怎麼可能不死呢!

只是,自己就這麼一個兒子,若是死了,自己不是要斷子絕孫了嗎?

咬了咬牙,王浩華朝著在座的眾人抱歉了幾聲以後,便是急匆匆地讓司機開著車,向著格林酒店趕了過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