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爸,簽證,趕緊給我辦簽證,越好越好,這樣我就可以早點去M國了。」

「行行行,我找人催一下。」

劉文蓮聽說鄭一帆在樓上的病房,真好打算趁著鄭學醒了的時間來大哥招呼,作為侄媳婦,這點禮節還是要有的。

但剛走到一半,就看到這對父女倆一臉喜氣洋洋。

「邦國,晶晶,你們回來了啊,事情辦的怎麼樣?有沒有哪裡受傷。」

鄭邦國不耐煩的推開劉文蓮。

「事多,不要你管,管天管地的,啥都想管一下。」

劉文蓮雖然委屈,但也不敢多說。

鄭晶晶現在心情好,也沒有之前對待劉文蓮時候的那股子不耐煩。

「當然是好消息,媽,二爺答應我去M國了。」

劉文蓮驚了一下,「你去?那你哥呢?」

鄭晶晶的笑容頓時掛不住了。

鄭學,又是鄭學。

劉文蓮只是下意識這麼一說,這個機會在她心裡本來就是鄭學先的,但是想到鄭學腿骨折的事情,也就理解了。

鄭晶晶因為劉文蓮的反應,等到了鄭學病房還吊著一張臉,見鄭學伸手去勾水杯,最先進來的她連幫一把的打算都沒有。

還是鄭學感覺到有人進來,轉頭看過去。

在接觸到鄭晶晶眼神的那一剎那,他微微蹙了蹙眉,突然想到自己從台階上滾下去的時候,看到的那雙眼睛。

但很快鄭學就自己否決了這件事情。

不會的,肯定只是巧合,鄭晶晶是他的妹妹,親妹妹,他不會。

緊接著劉文蓮和鄭邦國走了進來,鄭邦國現在看鄭學是怎麼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在他看來,要不是鄭學出來壞事情,按照他原本的計劃,鄭一帆早就讓自己帶走了,哪裡還有後面這麼許多的事情。

「哼,腿斷了,感覺怎麼樣啊,讓你壞我事。」

鄭學對鄭邦國徹底寒心了,自己的兒子摔斷了腿,可在他眼裡,還不如一件事情重要。

而且,他從手術室出來之後,就沒有見到他人影。

反而是好幾年沒有過任何聯繫的三叔三嬸照顧著自己。

「要我說啊,你就是活該,這下好了,這好好的去M國的機會都沒了,要不是我努力啊,這好處就徹徹底底被鄭邦民一家子占走了。」

鄭學蹙了蹙眉,剛想問,鄭邦國已經開口。

「你既然去不了,就讓你妹妹去吧。」

鄭學驚詫的看向鄭晶晶,鄭晶晶眼神一躲不躲,對著鄭學露出一個笑。

只是那個笑容,讓鄭學驚的說不話來。

鄭晶晶目的達成,已經不在意鄭學到底怎麼想了。

——

鄭樂樂知道來M國的人選從鄭學變成鄭晶晶的時候也有些驚訝。

「鄭晶晶?怎麼會突然換人?」

林昭只是將事情陳述了一邊,沒有添油加醋,只是將老爺子也跟著滾下去的消息給隱瞞了下來。

鄭樂樂聽到鄭學從樓梯上滾下去的時候,還是蹙起眉頭來。

若來的人是鄭晶晶,那麼對她的安排,就不能按照以前的打算來,得好好調整一下了。。 兩個小時的表彰大會,基本都是學校領導和教育局的幹部發表講話,最後快到點了,千呼萬喚始出來的韓欣老師終於上台,說了一些感謝感謝的話之後,表彰大會才正式宣告結束。

「小九妹子,晚上記得給我電話。」

葉塵有些要去辦,先行離開。

「葉塵哥哥,放心吧,晚上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一起和你看電影。」徐小九笑嘻嘻道。

「你這丫頭。」葉塵摸了下徐小九的額頭,離開大禮堂。

張校長還是陪著教育局的相關領導,不少學生也不知道是不是得到了信息,一個個上前和蔡局長照相。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這樣,終於沒人了,葉塵這才快速上前。

「葉塵,你又來做什麼?」張校長看到葉塵的時候,驚訝的問道,總感覺葉塵這傢伙帶著目的來的。

「校長,我也想和蔡局長照相啊。」葉塵頓時笑道,搞得這麼緊張做什麼,他又不是恐怖分子。

蔡雅局長也覺得校長這一驚一乍的做什麼呢,不就是和一個大學生照相嘛,她很平易近人說道:「同學,沒事的,我能和你們這些年輕人一起照相聊聊天,我覺得很開心。」

「校長,麻煩你幫我和蔡局長照照相啊。」

葉塵把手機遞給張校長。

張校長一愣,接過手機,這葉塵真是沒大沒小的,剛才這麼多的學生和蔡局照相,都是別的老師幫忙拍照的。

這一次葉塵居然讓他來拍照。

蔡雅也是微微一驚,這個叫葉塵的大學生還真是不走一般路線,讓校長幫忙拍照。

「好的。「

張校長也只能笑著說道。

蔡雅和葉塵站著。

兩人並不是挨著很近,畢竟,對方是教育局領導。

趁著拍照的這麼一丁點的時間,葉塵直接開口問道;「蔡局長,你有空嗎?我想和你找個地方談一下。」

蔡雅:「····」

蔡雅是真的蒙圈了,談一下?這是什麼意思?

「葉塵同學,你說什麼?」

蔡雅覺得葉塵腦子有點不正常啊!

葉塵:「蔡局,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要和你單獨會談,是關於張校長的一些私人事情。」

葉塵怕蔡雅不和自己出去會談,直接用校長作為擋箭牌、

蔡雅眉頭一皺,看著幫忙拍照的校長,莫非張校長有什麼個人問題了?剛好被葉塵抓到把柄?

蔡雅道:「好。」

「門口不遠處有一家咖啡店,我在那裡等你。」

張校長幫葉塵,蔡雅拍了照片后,葉塵就客氣說了謝謝先行離開了。

張校長一直看著葉塵出了學校大門口,才鬆了一口氣,這個瘟神終於走了。

蔡雅又和張校長寒暄了幾句,最後走的時候,蔡雅問道;「張校長,你最近沒得罪什麼人吧?」

「得罪人,沒有啊。」

張校長一時間腦子沒反應過來,這蔡雅的話是什麼意思。

「行,沒得罪人就好,下次聊。」

蔡雅上了公務車。

很快,幾輛教育局的車魚貫離開江州大學。

公務車出了大學門不久,蔡雅很快看到了不遠處的那一家咖啡店,她抬頭一看,葉塵已經坐在窗口,正在一臉笑容,伸手打招呼呢。

「這個大學生,還真是有點意思。」蔡雅笑了笑,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聽信葉塵的話,也許葉塵是故意扯淡呢。

「叫後面的同事先回去,留下一輛車就行了。」

蔡雅下車。、

她快速上了咖啡廳。

「這裡。」

葉塵看到蔡雅舉手打招呼。

蔡雅過去坐下。

「蔡局,喝咖啡,剛幫你點的,沒加糖。」

「我喜歡喝苦澀的咖啡。」

蔡雅笑道,很是優雅的喝了一小口。

「葉塵同學,你有什麼話,現在可以直接說,只剩下我們兩人」蔡雅問道。

「那個,蔡局,你不能讓我一下你的腿啊?」葉塵迸出一句話。

一秒鐘。

三秒鐘。

本來是很和氣的蔡雅瞬間冷下臉,盯著葉塵,「你知道你在和什麼人說話?葉塵同學,你這個行為很危險。」

「蔡局,你別誤會。」葉塵解釋道。「你先聽我說,我有一個朋友,叫蔡悅,和你長得很像,你等一下。」

葉塵拿著手機,把蔡悅的相片遞給蔡雅。

天底下不可能有這麼相似的人,所以,葉塵直接開門見山。

蔡雅狐疑的接過葉塵的手機,看著屏幕,很快,她的表情變了,聲音也變得著急:「這個人在哪裡?

有戲。

葉塵眼睛一亮,「我當然知道她在哪裡,我就是想問一下,你是不是她姐姐啊?」

「對。」

蔡雅點頭:「我媽媽說很小的時候,就把妹妹送出去了,到底去哪裡了,她也沒說。」

蔡雅真沒想到會在江州得到妹妹消息。

「葉塵,我妹妹在哪裡?我要馬上見到她。」蔡雅問。

「不急不急。」葉塵笑著說。「蔡悅姐這個時候在上班呢,晚上才下班回來。」

蔡雅:「那你剛才的是什麼意思?」

葉塵笑道;「就這麼隨口一問,你別往心裡去。」

蔡雅覺得葉塵剛才的話肯定不是隨口說說而已的,不然為什麼見面要看腳呢?

不過,能在江州知道妹妹的情況,蔡雅很高興,這麼多年過去了,她其實也有在打聽妹妹的下落,但大海茫茫一直沒有妹妹的消息,沒想到今天葉塵告訴蔡悅的情況。

「你和我妹妹的關係是、」蔡雅問道,這個叫葉塵的大學生不會是蔡悅的男朋友吧?

「很重要朋友。」葉塵正色道,「不是男女關係的那種。」

「是嗎?」

蔡雅不太相信葉塵的話。

「葉塵,那張校長的事?」

「校長沒什麼事情,是我故意這麼說,要不蔡局也不會來喝咖啡。」葉塵眨巴眼睛。

蔡雅一笑,這傢伙還真是陰得很。

「行,你留下你的聯繫方式,我還要去市裡面開會。」蔡雅說道,「我下午的時候給你打電話。」

「可以。」

葉塵把手機號碼告訴蔡雅。

蔡雅起身,想了下:「你先不要和蔡悅說見過我,我想給她一個意外的驚喜。」

「行。」

葉塵目送蔡雅離開。

「悅姐,這一次你得拿什麼來感謝我呢,最好來一個以身相許,我幫你找到家人了。」

葉塵笑著說道。

「哎,悅姐的家人找到了,那我的呢、」葉塵又是一陣無奈嘆息。

不過,葉塵是一個很樂觀的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