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爸媽在開玩笑呢。」

苗翠看見自己的兒子,乾澀的一笑:「你爺爺說了,這男孩子啊,要窮養,要不然容易學壞。」

「不過窮養了你三年,也應該夠了。」苗翠說道。

「老頭子,你倒是說話啊,你忘記咱們來的時候咋說的了?」苗翠瞪了李大康一眼。

「當然記得,那也得看這臭小子有沒有這個能力了。」李大康猶豫了一下,說道:「要不然咱們也學學萬大的老王,給他兒子五個億,讓他練練手?」

「爸媽,你們就別跟我開玩笑呢。」李凡真的忍不住笑了。

「你們坐了一天的火車也累了,我還是先帶你們去吃飯休息一下吧。」李凡說道。

剛走到校門口,李大康突然停下了步子,問道:「小凡,你們學校有沒有後門啊。」

「有個小樹林,從那裡也能出去。」

「那我們從小樹林走吧。」李大康掉過頭,朝著小樹林走去。

「為啥啊?」

「瞧見那個禿頂中年人了嗎?他是徐子厚,東海的第一人物,他天天給我打電話,想約我吃飯,都快被他煩死了。」李大康一臉嫌棄的說道。

李凡震驚的看著徐子厚,倒吸了一口冷氣。

不過這徐子厚再厲害,好像比起自己的老爸來,還是差了一點。 「我說老頭子,你躲著人家幹啥?難道你不想投資東海了?」出來學校后,苗翠問了一句。

李大康搖搖頭:「現在不是時機還不成熟嘛。」

「我離開東海三年了,這三年來,東海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見徐子厚之前,我總要有所準備。」李大康說道。

「可人家都來到咱們面前了,咱們也不能避而不見啊,人家可剛幫了咱兒子。」苗翠有些不好意思:「再怎麼說,都該跟人家打個招呼,說聲謝謝啥的。」

李大康聽得有些煩,他最討厭說客套話了。

李凡原本還好奇呢,為啥校長會突然幫自己,現在看來,原來是因為徐子厚的緣故。

當然,以東海一中校長的身份,肯定是沒資格跟徐子厚直接聯繫的,想必徐子厚是先給教育局那邊打了電話,然後教育局又給校長打的電話吧。

李凡想明白后,心裡一樂,有了這麼大的後台,以後東海,還怕啥啊。

「這麼多年不回家,都不知道往哪走了。」李大康看著這個陌生又熟悉的城市。

「爸,我已經把房子買好了,精裝房,你們去住吧。」李凡把買好的房子鑰匙遞了上去。

「雲湖太高調了,不適合我們,我們準備回鄉下。」李大康搖了搖頭。

「爸,你咋知道我買的房子在雲湖?」李凡都還沒說呢。

苗翠笑了笑:「你以為你這隻孫猴子,能逃過你爸的如來手掌心,那房子實際上是買來給你的,這住宿舍,人多又亂,條件太差了,我們不放心。」

李凡奧了一聲,問道:「對了,那追憶昔年是你們開的嗎?」

李大康搖了搖頭。

「不是你們開的?」李凡愣了一下,有點沒想到,難道自己的爸媽不是大家口中的神秘富豪?

但緊接著苗翠說道:「那是你開的,小凡。」

「你才是那裡的老闆,那家酒吧,就在你的名下。」苗翠又笑了起來。

「我?」李凡用食指指著自己的鼻子,有點不敢相信。

「行了,我們回老家了,你就留在這吧,要是有人再欺負你,你就打這個電話,他會幫你解決一切麻煩。」苗翠留了一張名片給李凡,上了一輛公交車。

「這也太摳了吧,都那麼有錢了,也不知道打個車。」李凡看著自己的老爸老媽,苦笑著搖了搖頭。

要不是卡里活生生存著八百多萬的巨款,打死李凡他也不會相信自己父母是有錢人。

有錢人誰會做公交車啊!

「原來追憶昔年是自己的酒吧。」

放學后,李凡給李曉曉打了個電話,把她約了出來,既然是自己的酒吧,那可得多去捧捧場。

想了想,李凡又給林青青打了個電話:「姐,你晚上有空嗎?」

「姐在機場盯人呢,這都盯兩天了,啥也沒幾把盯著,真是氣死姐了。」林青青在電話那頭就發了火。

「姐,我在追憶昔年呢,要不要來喝酒?」李凡開口誘惑道。

「喝酒?行啊,上次碰到那幾個傻逼,沒喝痛快,這次姐可要好好陪你喝點。」林青青一聽喝酒,瞬間就樂了。

掛了電話,林青青拍了拍平頭哥的肩膀:「小周,醒醒,準備走了。」

「那富豪出來了?」睜開眼睛,平頭哥掃了機場一眼。

「出來個屁,不盯了,我們喝酒去」林青青無所謂的說道。

「那林老大問起來咋辦?」平頭哥搖了搖頭:「我會挨罵的。」

「怕啥,我爸那邊有我頂著呢。」林青青直接拽起了平頭哥的領子,不由分說的把他上車,然後開車去了追憶昔年。

…..

而這時,杜飛坐在自己的保時捷內,正一臉的惆悵。

「飛哥,你說李凡手上真有咱們敲詐他的錄音?」坐在副駕駛座上的夏露,臉色也是一臉的慌張。

「他要是真的拿著錄音去報警,那咱倆豈不是都完蛋了啊。」夏露吞了吞口水,語氣充滿了害怕。

「廢話!」杜飛一拳錘在了保時捷的方向盤上,咬了咬牙:「這混蛋用錄音要挾我,跟我要這輛保時捷,草他媽的!」

杜飛不想給,但又不想坐牢。

「問題的關鍵在於,他手上有威脅咱們的東西,咱們手上卻沒有他的把柄,現在等於是我們被他牽著鼻子走。」杜飛眉頭豎了起來。

「不行,我一定要想個辦法才行。」

「想什麼辦法啊,這李凡身後有林青青給他撐腰,他現在根本不怕我們。」夏露抿抿嘴,無奈的說道:「要不你就把車給他吧。」

「最起碼我們不用坐牢。」

「林青青,這個賤貨,總有一天我會把她給上了!」杜飛惡狠狠的說道。

如果沒有林青青,杜飛完全可以動用點社會上的手段,可有林青青在,誰敢啊?

誰不知道林青青這女人是出了名的護犢子啊。

「我想起來了。」杜飛突然一拍腦門。

「或許我們可以找他幫忙。」杜飛的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了一絲興奮。

「誰啊,飛哥。」

「李老八的兒子,李龍,除了他,沒人敢動林青青的人了。」杜飛說完,呵呵笑了笑。

說著,杜飛便發動了車子,朝著校外駛去。

「哇,這是誰的車,好帥啊。」

保時捷開出去,完美的流線型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晚上的時候,杜飛周傑打了個電話:「傑哥,能不能給我牽個線,我想認識一下李老八的兒子。」

「那麼巧,我正好有事要拜託他呢,晚上我們約了追憶昔年喝酒,你也一起過來吧。」周傑在電話那頭說道。

「對了,記得帶上上次那兩個美女,尤其是那個叫劉巧巧的,宋翔那傢伙可一直惦記著她呢。」周傑陰險的笑了笑。

「好,晚上見。」

掛了電話,杜飛轉頭看著夏露:「你給劉巧巧和張倩打個電話,把她們約出來。」

「飛哥,這不好吧。」夏露有些為難。

「有啥不好的?」杜飛問道。

「那個周傑和宋翔,一看就是花花公子,他們對巧巧和倩倩根本沒有真感情,看他們的樣子,頂多也就是玩玩,巧巧和倩倩可都是我的好姐妹,我可不能賣了她們。」

那天在酒吧,夏露就看出來了,周傑和宋翔兩個人,完全是渣男。

「夏露,我說你是不是有毛病啊,當初是你一直求著我,讓我給她們介紹富二代認識,如今我介紹了,你又反悔了?」杜飛皺起了眉頭,有些生氣。

「周傑和李龍可是干兄弟,我要是把周傑給得罪了,那也就等於得罪李龍,沒有了李龍,我們怎麼對付李凡,又怎麼拿回錄音?」杜飛盯著夏露,冷聲說道。

夏露咬了咬嘴唇,糾結了一會兒,最終還是給劉巧巧張倩打了一通電話。

「這才對嘛,夏露,你就是咸吃蘿蔔淡操心,這劉巧巧和張倩雖然外表看起來很高尚,但骨子裡其實比李曉曉還賤呢,要不然,她們為什麼要找富二代?還不是為了錢?」

「她們沒你想象中那麼傻,她們也很清楚,就算找到富二代,也不可能跟富二代結婚,只要在一起的時候,能跟著富二代享受一下奢華的夜生活,得到一些普通女孩用不起的奢侈品,對她們來說已經很好了。」

夏露皺了皺眉頭,盯著杜飛:「那我呢?」

「你就不一樣了,我對你可是有感情的,咱倆肯定能結婚。」杜飛見夏露生氣了,趕忙賠笑道。

「對了,你叫她們打車去吧,我的保時捷只能坐我們兩個人,路費你給她們報銷。」杜飛說完,便朝著追憶昔年而去。

「等結識了李龍,我們就不用怕林青青了。」路上的時候,杜飛說道。 追憶昔年的位置還是蠻偏的,單單打車,李凡就花了五十。

「要是杜飛不把保時捷給我,我也買個車去,只是買個啥車呢?」李凡站在追憶昔年的門口,自言自語道。

雖然很小李凡就開過車,但他卻不懂車,尤其是豪車,他就更不懂了。

小時候,李凡眼中的豪車就是寶馬,賓士,奧迪,可如今他有了八百多萬,這些車他倒有點看不上眼了。

還是先看杜飛如何選擇吧。

反正李凡這次下定了決心,杜飛要不把保時捷送自己,那就去警察局告他去。

追憶昔年的門口,依舊停放著各種名貴的豪車,李凡看到一喜:「沒想到地理位置那麼偏,還有那麼多人來。」

來的人多,也就代表他賺的多,李凡看到這一排排的豪車,心裡高興壞了。

在門口等了一會兒,一輛紅色福特停在了李凡的跟前。

車上下來仨人,李曉曉跟另外一男一女。

「介紹一下,這位是陸蕊,我的好閨蜜,漂亮吧。」李曉曉挎著女孩的胳膊,笑著說道。

李凡點了下頭,這個叫陸蕊的女孩,長得特別文靜,是那種一看就很有氣質的女生,長發飄飄,穿著緊身牛仔褲,腿很細,也很長,站在李凡的跟前,李凡竟覺得自己還不如個女孩高。

「這位叫唐宇軒,是我初中同學,不過現在不上學了,在混社會呢。」介紹唐宇軒的時候,李曉曉的臉色十分平淡。

李凡自我介紹了一下后,大家便一起進入了酒吧。

林青青要晚點才能來,因為機場距離追憶昔年實在太遠了。

剛一進門,唐宇便軒便眼睛一亮,停下了步子:「這就是追憶昔年啊,真他媽的帥氣啊,尤其是這條巨龍,聽說是黃金做的,不知道花了多少錢。」

來追憶昔年玩的客人,現在並不局限東海,其他省市也有人過來,他們都是被黃金巨龍所吸引。

李曉曉可不信這巨龍是純金打造,覺得最多鍍了層金罷了,不過哪怕是鍍金,就看這栩栩如生的雕工,恐怕也價值不菲。

李曉曉白了唐宇軒一眼:「你這個山炮,第一次來酒吧啊,別看了,快找個地方坐下吧!」

「軒哥我天天泡酒吧,不過這追憶昔年,的確是第一次來,他媽的消費太高了,普通人誰玩的起啊,來這裡玩的,都是富二代。」

雲上錦衣 說完,唐宇軒眼神狡猾的看著李凡:「李凡,你不會也是富二代吧。」

李凡尷尬的摸了摸頭,這都能被看出來?

「跟你開玩笑呢,知道你不是富二代,你只是中了彩票而已。」唐宇軒複雜的笑了笑:「那些富二代,哪裡會跟我們一起玩?」

「切,富二代有啥了不起的。」李曉曉撇嘴道。

「李凡可不比他們差。」要不是李凡再三叮囑李曉曉,不要讓她暴露自己有錢的秘密,估計這會兒李曉曉早就吹起來了。

單單拿兩百多萬全款買房的事迹,就足以媲美甚至秒殺東海的富二代們了。

無論是杜飛還是周傑,他們誰能拿出兩百萬?

「對,李凡的運氣不比他們差,李凡,要不你明天再去買張彩票,再中一個五十萬?」唐宇軒嘿嘿的說道,聽不出是嘲諷還是無心的開玩笑。

「買了,我天天買,不過就中了一次。」李凡說完,便找了個地方坐下。

服務員走過來,看見李凡眼神一變:「小哥,您又來了?」

「是啊,不歡迎嘛。」李凡玩味的一笑,他心裡在猜測,這服務員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呢?

「歡迎,當然歡迎。」服務員熱情的一笑:「小哥,您喝點什麼?套餐還是單點,這是酒單。」

「你們點吧。」李凡把酒單推給了唐宇軒和李曉曉。

唐宇軒搶先接過酒店:「那我可不客氣了,兄弟。」

李凡微微一笑,並不在乎。

「靠,這麼貴,最便宜的啤酒都要六十一瓶,你們這不坑人嗎?」看了一眼,唐宇軒皺緊了眉頭。

「這雪花啤酒在其他酒吧才賣二十,你們這裡竟然要八十!」

黑店,絕對的黑店!

唐宇軒一把摟住李凡的肩膀:「兄弟,要不咱們換個地方玩,這地方消費也太他媽高了!」

李凡斜過臉,對著唐宇軒說道:「沒事,軒哥,你隨便點就行,不用給我省錢。」

「是啊,咱們來都來了,哪有走的道理。」李曉曉掐了唐宇軒的胳膊一把,將酒單搶了過去。

「給我們來兩打百威吧。」

李曉曉剛說完,唐宇軒就瞪了她一眼,小聲的說道:「這百威可一百多一瓶呢。」

「放心吧,我同學有錢,哪像你啊,窮逼一個。」李曉曉白了唐宇軒一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