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父親小心。」

季成點了點頭,隨後將姬長空放到了馬車上,便駕駛著馬車,迅速的向前飛奔而去。


ps:求推薦票票票!

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原創! 「呼……」

一頭全身赤紅的巨鳥,從天而降,落到了山林內。

巨鳥的背上,赫然站著貝城三大掌印師老祖之一的貝震,現在也就他的傷勢不算重,因此前來追殺姬長空,但現在,他看到的卻是一地的屍體,都是貝城的人。

「姬長空強弩之末還能逃走?哼,我倒要看看,你能逃到哪去?」

貝震向周圍仔細一掃,發現了一些腳印,不過這些腳印卻非常駁雜,有一股腳印是明顯朝著西南方向而去。

不過貝震卻冷笑一聲道:「倒學會隱匿蹤跡了,不過以為這樣我就會上當?」

隨後,貝震拍了拍身下的巨鳥,於是朝著腳印相反的方向飛去了。

又過了一會兒,從一處不起眼的樹叢中,鑽出了一道身影,赫然是季威。

他看了看飛走的貝震,長鬆了口氣,低聲喃喃道:「應該瞞不了貝震多長時間,不過,等到再返回時,再怎麼搜尋,都來不及了。」

這些痕迹,自然是季威故意為之的。

不過,季威也不敢再停留在這裡,匆匆的朝著崎嶇的小路飛奔而去。

*****

崎嶇小路上,一輛馬車以及一頭黑蹄牛,正疾馳而過,彷彿非常的匆忙。

季成以及季雲等人,都在馬車內,看著馬車上血跡斑斑的姬長空,他們的眼神中都露出了不可思議之色,這可是連三位掌印師老祖都畏懼的存在,猶如九天神靈,但現在卻成了這副樣子。

「季成少爺,這……這是那位姬長空嗎?」

還是刻下了神印的季雲鼓起了勇氣,小聲的詢問道。

季成看了一眼季雲等三人,點了點頭道:「不錯,這就是姬長空,是我和父親,從貝城的人手中救出他的。這意味著什麼,相信你們也清楚,一旦消息泄露,我們整個季家寨,都將為之付出最沉重的代價!」

季雲等人心中一凜,雖然他們僅僅是一些十四五歲的少年罷了,但他們也知道,姬長空是貝城的掌印師老祖要殺的人,季成將姬長空救了,一旦被發現,那就得面臨貝城掌印師老祖的怒火,這是整個季家寨都承受不起的怒火。

「少爺放心,我們不會說出去的,只是這個姬長空一直昏迷不醒,恐怕都撐不到回到寨子里。」

季雲說的不錯,姬長空還有脈搏,但已經在逐漸的減弱了,時間長了,肯定會出問題。

就在季成也有些不知所措的時候,外面響起了一陣輕微的異響,季成掀開了車簾,發現是後面的父親終於趕了回來。

「父親,沒什麼事吧?」

季成急忙問道。

「沒事,貝震老祖親自前來追蹤姬長空,但被我用一些偽裝的痕迹,騙過了他,即便被他發現,想要再追蹤,已經來不及了。姬長空怎麼樣?」

季威雖然說的很輕鬆,但季成心中卻微微一緊,父親居然是為了迷惑貝震老祖,幸好沒被貝震老祖發現,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聽到父親詢問,季成搖了搖頭,表情有些凝重的說道:「情況有些不樂觀,姬長空一直都在昏迷,沒有蘇醒。」

季威也皺起了眉頭,不過他也想不出什麼辦法,只得讓季雲等人離開馬車,到石大叔的黑蹄牛上,反正黑蹄牛的背上也很寬敞,坐上幾人都沒有問題,將空間留給姬長空。

「現在也沒什麼辦法,成兒,你在馬車上好好的照顧姬長空,一切都等回到了寨子里再說。」

季成點了點頭,他也知道,現在他們當務之急,就是要擺脫貝族的追蹤,越遠越好,最好能夠先趕回到寨子里。

到時候再想辦法救姬長空。

馬車內,季成一直陪著姬長空,他也一直都注意著姬長空的脈搏,只是,姬長空的脈搏卻越來越弱,恐怕支撐不到季家寨。

更何況,就算回到季家寨,又能有什麼辦法?姬長空可是被掌印師老祖打傷的,恐怕也只有掌印師才能夠治好他的傷。

季成在姬長空的身上掃過,對方腰間佩著一塊玉佩,看起來十分的精緻,若是仔細看,還能看到玉佩上面依稀刻著一個「姬」字,應該是姬族的遺物。

想起姬族的下場,十八萬人被盡數滅殺,季成也忍不住有種心顫的感覺,季家寨太弱了,不管是面對昊家寨還是貝城,都實在是弱小的可憐。

或許過不了多久,季家寨也會面臨當初姬族的下場。

「不,我一定不能讓季家寨覆滅!」

季成死死的握緊了拳頭,他想起了母親,想起了小妹,這種家的溫馨,讓季成非常的眷念,不允許任何人破壞這種溫馨。

「唯一的辦法,只有救活姬長空,救活了他,一切才有希望!但怎麼救活他?」

季成看著傷勢很重的姬長空,心裡閃過了無數個辦法,但都一一被他否定,根本就起不到什麼作用。

「掌印師最重要的是什麼?授印大典上,三位掌印師老祖,只有在獲得了元氣石,才肯刻下神印……對了,元氣石!」

季成腦海中忽然閃過了一道靈光,元氣石,連三位掌印師老祖,都需要元氣石,那麼元氣石對掌印師一定非常的重要。

正好,季成當初從貝海身上得到了三塊元氣石,其中身體吸收了兩塊元氣石,轉化為了至今都不知道有什麼作用的金性體質。剩下的最後一塊元氣石,由於不知道該怎麼向父親解釋,因此,季成一直都沒有拿出來,此時就在懷中。

想到這裡,季成不再猶豫,立刻從懷中拿出了唯一的一塊元氣石。

只是,拿出了元氣石,季成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姬長空,發現姬長空的額頭上,有一些細密的印紋,不過此時的印紋,卻是若隱若現,黯淡無光。

「試一試。」

季成將元氣石,直接放在了姬長空的額頭上。

「嗡」。

剛剛放上去,姬長空的身體都微微一震,隨後,其額頭上的印紋,立刻就散發出一絲絲的微弱光芒,好像無數只觸手一般,將那塊元氣石包裹住,似乎是在吸收著元氣石裡面的力量。

「有效果了?」

季成臉上一喜,看這樣子,應該是有效果了,只是不知道對姬長空的傷勢有沒有幫助。

隨著時間的推移,姬長空額頭上的印紋越來越閃亮,反倒是季成的那塊元氣石,在迅速的變小,最後更是變成了一堆沙礫,被季成輕輕一吹,落到了馬車內。

「唰」。

毫無徵兆,馬車內的姬長空猛的睜開了眼睛,與季成的目光對視在了一起。

「你終於醒了!」

季成張了張嘴,只簡單的說了一句。

「我記得你,施展快刀十三式,看來我命不該絕,被你救了。」

季成與姬長空對視了許久,誰都沒有再開口說話。

忽然,兩人都笑了起來,緊張的氣氛也一掃而空,而馬車依舊在向前飛奔著,離繁華的貝城也越來越遠……

ps:第二卷結束了,第三卷明天正式開始,請大家投出手中的票,讓我們至尊越來越好!

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原創! 馬車在崎嶇的小路上飛奔,前面有一頭黑紋豹在探路,有任何危險,黑紋豹都會最先發現。季家寨的眾人,心情都很壓抑,氣氛也很緊張,誰也不知道後面到底會不會有貝城的人追來。

終於,當他們看到前面山腳下,隱約可見的寨子時,心裡才長長的鬆了口氣。

「停下。」

季威讓所有人都停下,隨後掀開了車簾,看到一臉蒼白的姬長空,有些猶豫的說道:「姬先生,我們只能到這裡了,寨子里人多嘴雜,你若進去,恐怕會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季威不得不謹慎,一旦姬長空在季家寨的消息傳出來,後果不堪設想。

「父親,我已經有辦法了,不進寨子里,就到我之前說的那個神奇的水潭,那裡十分隱秘……」

季成的話還沒說完,就立刻被季威打斷道:「成兒,既然你有安全的地方,那就將姬先生送到那裡去,至於具體在那裡,你不要告訴我們,你也不要告訴任何人,只有你自己與姬先生知道就行了。」

季威的表情很凝重,為了怕傳出消息,連他自己都不能知道季成所說的地方在哪裡。

季成若有所思,點了點頭道:「那好,我這就帶姬先生去那個隱秘的地方。」

說罷,季成便扶著姬長空消失在了山林里。

姬長空現在的確很虛弱,而且這段時間在馬車上,他也幾乎沒和季成說過一句話。

季成帶著姬長空進入了山林,剛剛沒走多久,一道白色的身影便出現在了季成的面前。

「咦?小白?」

季成看著眼前的小白馬,他才離開季家寨沒多長時間,但小白馬身上的變化可大了,首先便是身軀,好像長高了一截,白色的皮毛,沒有一絲雜色,看起來顯得非常的神駿。

不過小白馬頭上的那顆醜陋的肉瘤,似乎也長得更大了,看起來彷彿隨時都要爆開一般,破壞了小白馬神駿的形象。

小白馬一看到季成,立刻就衝上前來,頭部輕輕的低下,蹭著季成的胸口,顯得十分的親昵,這一幕,倒是讓姬長空嘖嘖稱奇,尤其是仔細看了小白馬頭上的肉瘤后,他的眼神中閃過了一絲異色。

「這是你的寵獸?」

第一次,姬長空開口了。

「寵獸?」

季成搖了搖頭,他當然知道寵獸是什麼,那是要憑藉著絕對的武力收服的,就像父親的石紋爆,石大叔的黑蹄牛一樣,甚至之前姬長空的那頭巨鷹也是寵獸。

「不,小白不是我的寵獸,它是我的朋友!」

季成也撫摸著小白的頭,細想起來,小白與季成之間,算得上是「夥伴」了,而且小白非常有靈性,季成也沒想過要用武力收服小白。


更何況,以小白那可怕的速度,季成也不可能收服得了小白。


「朋友?」

姬長空顯得很驚奇,不過也沒有再詢問了,他現在的確是太虛弱了,多說一句話,都會耗費很多的力量。

看到姬長空蒼白的臉色,季成知道現在不能再耽擱了,必須讓姬長空儘快的休息。

於是,他對小白馬輕聲說道:「小白,我要帶一位朋友去冰火潭,你在前面帶路。」

小白頗有靈性的點了點頭,隨後便化為了一道白影,迅速向前飛奔而去,有小白在前面帶路,季成也不用擔心會遇到什麼野獸了。

茂密的山林內,季成走了小半個時辰,才終於穿過了山洞,將姬長空帶到了冰火潭,看到這樣一個空曠幽靜的山谷,還有一汪神奇的水潭,連姬長空都忍不住有些驚奇。

「這就是你說的神秘水潭?」

姬長空忍不住問道。

「不錯,這裡就是小白帶我來的神奇水潭,姬先生放心,這裡很隱秘,也非常的安全,你可以好好的療傷。」

季成看了一眼冰火潭,正是因為有了冰火潭,他才能獲得那麼多的屬性點,才能夠使力量大幅度的提升,從而正面擊敗神印強者。

只可惜,冰火潭再也無法為他提供屬性點了。

「療傷?我的傷勢很重,連印紋之力,都無法再調動了,除非能夠有足夠的元氣石,否則這傷只會越來越重。之前那枚元氣石,想必已經是你最後一枚元氣石了吧?」

「需要元氣石?」

季成皺了皺眉頭,的確,之前那塊元氣石,已經是他最後一枚元氣石了,短時間內,他也沒辦法給姬長空找到元氣石。

「姬先生,真的沒有辦法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