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為什麼?」

「你覺得攝像頭這些東西對實驗體會有效?」洛熙反問。

「嗯,確實沒有。」

雲言君突然腳步一停,「那這麼說,我們從一開始就被監視起來了。」

「嗯。」洛熙面無表情地應到。

「那我們要怎麼救人?」白宇煩躁的抓了抓頭。

洛熙繼續向前走,「放心,我們的敵人不會很多。」

「什麼意思?」 花心少將逗萌妻 三人看向洛熙。

「除了專門保護基地的人以外,其他人都沒有什麼戰鬥力,外加沒有放出來的實驗體都是他們無法控制的變異人,換句話說,實驗體比我們更想殺他們。」洛熙推開身前的門,門內依舊是一片空白。

洛熙皺了皺眉,「但是,這些實驗體都極不穩定,極有可能會抓狂暴走,甚至是自爆。」

雲言君緊皺眉頭,「那這些實驗體要怎麼解決,全部殺了?」

「嗯,全部殺了,一個都不能留。」洛熙眼中閃過厲色。

「難道就沒有讓他們恢復的辦法?」蕭奕眼中閃過不忍。

「呵,天真。」洛熙毫不留情地嗤笑一聲。

「你……」蕭奕憤怒的指著洛熙,卻被雲言君一個威脅的眼神制止了下來。

白宇伸手拍了拍蕭奕的肩膀,「要知道做我們這一行的,如果一時心軟,那代價可不是一條命這麼簡單的了。」

蕭奕抿了抿唇,他知道因為自己過去的經歷,他會對這些無辜的人一時心生憐憫,但是,最後該做怎樣的決定時,他不會讓自己被情緒左右。

蕭奕深吸一口氣,平復了下情緒,再次睜眼又變回了平時那不苟言笑的模樣。

雲言君看著蕭奕從暴怒的狀況下瞬間恢復,還意識到自已的問題,眼中閃過讚賞,隨即又將視線轉向白宇,眼底劃過警惕。

白宇注意到雲言君用看情敵一般的看著自己,感到莫名其妙,對著雲言君做了一個聳肩的動作。

雲言君皺了皺眉,收回目光。

這時,洛熙停在了一扇門前,將手放在門把上,背對著三人,「準備好了,門后可就沒這麼輕鬆了。」

「嗯。」三人應到。

「還有,等會這兩路的盡頭會有一個岔路口,我過沒猜錯的話,白宇和蕭奕往左邊走會遇到關實驗體的房間,你們去把實驗體全部放出來。」

「是。」

「明白。」

「雲言君,你跟我走。」

「好。」

「準備。」洛熙低喝一聲,同時重重按下了門把手,隨即身形爆退。

雲言君、蕭奕、白宇跟著洛熙同時後退。

只見門被打開的瞬間,數以計百的牛毛細針射了出來,在這明亮的空間中泛著寒光,針頭隱隱帶著黑色的光亮,一旦被射中就算沒被扎死,也會被毒死。

雲言君第一個反應是將洛熙護到身後,結果他的手剛伸出去還沒有碰到洛熙時,洛熙的面前已豎起了一道高高的冰牆,所有的毒針都被阻擋在這冰牆之後,洛熙低喝一聲:「別鬆懈」,緊接著跳到了雲言君的身後。

在洛熙跳到雲言君身後的同時,冰牆中央開始出現裂紋,並且迅速擴大,然後雲言君就看到一隻拳頭向自己的門面砸來。

和守門的變異人一樣。

雲言君眼眸微眯,神色凝重,雙手為掌,將那砸來的拳頭以一種刁鑽的角度震開,緊接著附身前沖,將另一掌狠狠擊向變異人的腹部,然後這個比雲言君塊頭還要大幾倍的變異人就這樣被擊飛了出去,緊接著蕭奕竄出,將手中的瑞士軍刀快速的划向變種人。

洛熙看著兩人的動作挑了挑眉,她剛才跳到雲言君身後是為了試探雲言君的實力,或者說她想看看這麼些年來雲言君又長進了多少。

說實話,雲言君的戰鬥能力超出了洛熙的估計,但,就憑雲言君現在的實力,還不至於令她刮目相看,畢竟她的能力是在死亡中磨礪出來的,帶著極強的煞氣,一般人根本無法承受,再加上她的異能……

洛熙抿了抿唇,見變種人後站著一個身著白色大褂的女人,嘴角一翹――

這個就是控制這些變種人的人了。

女人見洛熙注意到了自己,準備再次發動毒針,連忙按下身側的按鈕,但卻沒有一根毒針被射出。

只見牆壁上發射毒針的針孔,不知什麼時候被凍上了一層冰。

女人神色鎮定,基地中沒有多餘的變種人給他們揮霍,只能用科學武器保護自己,見毒針沒用,立刻按下了其他幾個按鈕,卻都沒有反應,無一例外都被寒冰凍結,這下女人神色染上了慌亂,匆忙向後跑去。

洛熙又怎會放過眼前的女人,身形一閃就出現在了女人的面前。

女人被突然出現在眼前的洛熙嚇了一跳,下一刻就跌坐在了地上,雙眼驚恐的看著猶如死神的洛熙,聲音顫抖,「你,你們,想幹什麼。」

洛熙沒有回答,只是抬起腳緩緩的踩在女人的腳腕上。

洛熙對著女人微微一笑,然後腳下微微用力碾了碾。

女人上一刻還在被洛熙女神般的絕美笑容迷惑失神,下一刻就感受到了鑽心的疼痛從腳腕傳來,失聲尖叫,「啊――」 洛熙彷彿沒有聽見女人的尖叫聲一般,面無表情地抬起腳碾向女人的另一隻腳腕。

雲言君聽見尖叫聲,隨手解決了一個變種人,看向洛熙的方向,瞳孔微縮。

在雲言君的眼裡洛熙一直是一個善良的女孩,即使現在她變得冷漠,但他這是第一次看到洛熙狠辣的一面,比起一擊斃命,這種在清醒狀態下一點一點的折磨要來的更痛苦。

雲言君收斂了眼中複雜的情緒,抬步向洛熙走去,剩下的變種人交給蕭奕白宇兩人完全沒問題。

「我問你,你們之前抓來的金眼男童在哪裡?」洛熙眼神冰冷,語氣冷漠。

「啊,好痛,啊――」女人沒有回答,而是抓著腿尖叫扭動著。

見狀,洛熙眉頭都沒有動一下,收回腳,不知從哪裡掏出一把柳葉刀,在女人的身上比劃著,彷彿在思考要從哪裡下刀比較好。

「你,你想,幹什麼!」女人驚恐的看著在身上比劃的刀鋒。

「我再問你一遍,你們昨天綁來的金眼男童在哪裡?」洛熙冰冷的看著女人。

此時的女人因為疼痛和恐慌腦子幾乎停止了運轉,「在,在研究室。」

聽到「研究室」三字,雲言君和洛熙眼中瀰漫起濃濃的殺意。

洛熙站起身,一腳踩在女人的門面上,在女人還未反應過來就將其腦袋踩爆,腦漿四濺。

白宇見自家老大直接把人腦袋踩爆,立刻往蕭奕身後一跳,露出個腦袋,怕怕的看著地上那具無頭女屍,打了個寒顫。

洛熙見自家的得力幹將的慫樣,眼角抽了抽,低吼道:「解決完了還不快點行動,一個個楞著幹嘛。」

「是。」白宇一個閃身就竄了出去,蕭奕緊隨其後。

「我們也走吧。」

「嗯。」

不知是不是洛熙此時處於暴怒的狀態,所過之處都結起了厚厚的冰晶,變種人還沒準備好就被冰晶凍結,最後被活生生的凍死,雲言君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

雲言君看著周圍出現的冰晶,眉頭越皺越深,看向洛熙的視線帶著深深的憂慮――

能力失控可不是什麼好現象,更何況洛熙還是那個家族的人,而且洛熙的能力根本不是冰。

這些年究竟發生了什麼。

洛熙一路過關斬將,佛擋殺佛魔擋弒魔,愣是將預計的時間縮短了三分之二。

看見前方的白色大門,雲言君抓住失控的洛熙,拉進懷裡,「好了,接下來交給我。」

嗅著雲言君身上的龍涎香,洛熙眼中狂躁的情緒漸漸平復,耳尖微紅,深吸一口氣,退出雲言君的懷抱,「可以了。」

雲言君點點頭,將眼前的白色大門狠狠踹開。

比起走廊的明亮,研究室就要昏暗許多,各種各樣的儀器被擺放在研究室中,一個個屏幕上顯示著變種人的各種信息。

研究室中站著三男兩女,其中一男一女是變種人,另外三人則穿著白大褂在商量什麼,而他們身前的機床上正擺著一個小小的身影。

五人看見門外的不速之客被嚇了一跳,身著白大褂的男人最先反應過來,立刻命令那兩個變種人攻擊雲言君和洛熙。

雲言君踹開門后,第一眼就看到了機床上小小的身影,那是他和洛熙的孩子。

小意!

雲言君怒意值瞬間爆滿,見變種人向他們攻過來,雲言君譏諷一笑,只見一道金光閃過,兩個變種人就消失在了空氣中。

洛熙看著一閃而過的金光,眼眸微閃。

其中一個女人見狀,尖叫一聲:「你們是變種人。」

「變種人。」洛熙嗤笑一聲,毫不掩飾眼中的鄙夷,「那種低賤的東西也配跟我們相提並論。」

三人中唯一的那個男人相對就比較鎮定,男人推了推眼鏡,「兩位為什麼要強闖我們的實驗基地,我想我們應該沒有見過吧。」

雲言君端起溫潤君子般的笑容,「確實沒見過,但是,」話鋒一轉,雲言君眼神銳利,「你們抓走了我兒子。」

「你兒子?」男人眯了眯眼。

「那我們還給你就是了。」短髮女人說道。

洛熙冷笑一聲,「不用還,很快你們也會是我的了。」

「你,你什麼意思!」長發女人尖叫。

突然,男人似是想起了什麼,驚恐的看著洛熙,「你是那個怪物。」

洛熙邪魅一笑,抬了抬手,卻被雲言君按下。

洛熙看向雲言君,只見對方笑得像只狐狸,「我說了,他們交給我,你去救兒子。」

洛熙挑了挑眉,「好,記得留活口,我有用。」

「遵命,老婆大人。」

研究室中的三人見洛熙兩人一副遊刃有餘的模樣,頓時心中警鈴大作。

短髮女人微微向後側身,想要按下防護按鈕,但這些小動作又怎會逃過雲言君的眼睛。

只見金光一閃,短髮女人將要按上按鈕的手就那樣掉到了地上,手和胳膊的連接處被整齊的切開,沒有絲毫疼痛感。

短髮女人愣愣地看著掉落在地上的手,還沒有反應過來自己的怎麼就掉到了地上,知道鮮血從切口處噴涌而出,劇烈的疼痛將其思想拉回。

短髮女人突然尖叫,拉過了另外兩人的視線。

而另外兩人則驚恐的看著短髮女人像噴泉一般噴涌著鮮血的胳膊,大片大片充斥著二人的眼球,刺激著他們的神經。

可怕。

這是他們心中唯一的想法。

男人立刻反應過來,既然洛熙二人是來找兒子的,而雲言君的瞳色和機床上這個孩子的瞳色一樣,那必是父子無疑了。

男人立馬將手抓向昏迷中的小意,但是手掌之間碰觸到的只有冷硬的機床,男人一臉錯愕。

男人抬頭便看到,小意此時已經在洛熙的懷中,男人瞳孔猛縮,「什麼時候……」

洛熙對於其他人的驚恐毫無在意,只是看著懷中肉嘟嘟的小孩,眼中有些好奇,又有些複雜。

豪門夫人又敗家了 雲言君溫柔的笑了笑,對著耳中的通話器道:「你們那邊怎麼樣了?」

「沒問題。」另一頭的蕭奕說道。

雲言君看向洛熙,「洛洛,他們那邊已經可以了。」

洛熙抬頭,「嗯,剩下的交給白宇就行,走吧。」

「小意沒事吧。」雲言君神色擔憂。

「沒……」洛熙剛一開口就感覺到了懷中小人的動作。

孩子的睫毛抖了抖,眼睛緩緩張開,金色眼瞳中帶著迷茫。

一時間四目相對。

小意揉了揉眼睛,睜大眼睛看著洛熙。

「媽媽。」 「媽媽」一聲,帶著孩子特有的稚嫩嗓音。

洛熙身體一僵,突然覺得懷中的孩子有些燙手,金色純凈的眸子令洛熙有些窘迫,帶著求救的眼神看向雲言君。

雲言君見洛熙一臉手足無措的表情,忍不住「噗」的笑出聲來。

小包子小手緊緊抓著洛熙的衣領,聽到雲言君的笑聲,小腦袋一扭,當看到雲言君時,金色的眼睛一亮,「爸爸,看,我找到媽媽了。」

雲言君慈愛的看著小包子,骨節分明的大手揉了揉黑色的小腦袋,「是啊,你找到媽媽了。」

小意被自家老爸揉著腦袋有些不高興,鬆開一隻小手,用力拍著雲言君,「不要摸我的頭,會長不高的。」

可惜力量太小,只能任由雲言君的大手在自己的小腦袋上作亂,肉嘟嘟的小臉上寫著「我很不開心」幾個大字。

見推不開雲言君的手,小意又擺上可憐兮兮的表情看向洛熙,「媽媽,爸爸欺負我。」

洛熙嘴角抽了抽,抽出一隻手捏住了雲言君的手腕,「夠了,別揉了,小孩的頭不能揉。」

雲言君的手腕被捏的有些疼,眼角微抽,「洛洛,手下留情。」

「嗯?」洛熙看了眼捏住雲言君手腕的手,聲色有些疑惑――

她沒用多少勁啊。

洛熙鬆開自己的手,而雲言君手腕上剛好留下了一個纖細完整的紅色手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