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混蛋!我看你才是自作多情,本姑娘就算是愛上一頭豬,也不會愛上你!」言罷,皇甫晴氣嘟嘟的轉過了身去,又是無限風情。

「吆!真生氣啦?你好歹也是出身一品家族的大小姐,可不帶這麼小心眼兒的哈。」

「我就小心眼兒了怎麼了,枉我白白為你傷心了一個多月,你這個混蛋,怎麼當初就沒死在九幽陰火龍的爪下呢,我看多半是老天瞎了眼。」

皇甫晴連罵幾句,萬東也不還口,只是站在那裡笑。萬東的笑容很柔,也很暖,就彷彿是一道溫泉,直流進了皇甫晴的心裡。別說皇甫晴並不是真的生氣,就算是,見到這樣的笑容,所有的怒氣也該消了。

「你這傢伙雖然可惡,不過……我欠你一聲謝謝!」

「不!你不欠我的,當時那種情況,我也是為了自保。倒是我得跟你說一聲謝謝,如果不是你及時趕到,今天我非栽在那姓宋的手裡。」

進化之眼 提起宋世雄,皇甫晴娥眉輕簇的道「我一看就覺得那個宋世雄不是什麼好東西,不如我出面,將他趕出林陽城算了。」

「千萬別!一來宋世雄是林老爺子的家臣,你若是這樣做了,林老爺子的面子恐怕有些掛不住,二來,我可不能讓皇甫大小姐,以為區區在下,背上個霸道蠻橫的罵名,那我的罪過,可就大了去了。」

「咯咯……也好!就把他交給你來收拾,我看那宋世雄,十個綁在一塊兒,也不是你的對手。」

「嘿嘿……好一對郎情妾意的小男女,真是羨慕死人了。」

皇甫晴的話音剛一落地,突然間,一道透著幾分陰沉的嗓音響了起來。皇甫晴的一雙鳳目猛然一眯,下意識的向前跨出一步,擋在了萬東的身前。

「何方鼠輩,藏頭露尾,還不給本小姐滾出來!?」

「嘿嘿……好好好,我這就滾出來!」

伴隨著一陣邪笑,一道圓滾滾的身影,突然從一處灌木后翻滾著沖了出來,直奔皇甫晴而去。

萬東的神情也立時冷了下來,看樣子,此人的修為不低…… 皇甫晴顯然也意識到了這一點,眉宇間明顯更增添了幾分凝重。口中發出一聲嬌斥,右掌連拍,一連拍出了八道掌風。八道掌風看似各自為政,實際上卻是渾然一體,極為巧妙的將那翻滾而來的身影,給引向了一旁,狠狠的撞在了一棵足有一人合抱粗細的巨樹上。

只聽砰的一聲轟響傳來,那巨樹竟在這一撞間轟然爆裂,只化作了漫天的木屑,飛舞飄散,其中最大的一塊木屑,竟然都大不過一隻巴掌。這衝擊力,著實是驚人。

巨樹爆裂,而那翻滾著的人影,竟是毫髮無損,穩穩的立在了漫天飛舞的木屑之中。

身形矮胖,面容平凡,甚至就連一雙狹而長的眼睛,也沒什麼神采,看上去極度平凡普通,完全沒有任何特點可言。然而就是這樣一個人,卻給皇甫晴帶來了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就如同被毒蛇盯上了一般無二。

「小心,此人好像是沖我來的。」皇甫晴一面高度戒備,一面對萬東低聲說道。

萬東輕點了點頭,這人必然是沖皇甫晴來的,一隻腳已經踏入天格中階的高手,斷然不會把他這個『黃種巔峰』當做目標。

「嘿嘿……皇甫大小姐,逮到你可真是不容易啊。」

那矮胖男子,一張嘴便露出一口黢黑的牙齒,看上去,就像是自打出生開始,就沒有刷過牙似的,讓皇甫晴直欲作嘔。

「閣下是什麼人?找我有何貴幹?」皇甫晴杏目微凝,冷冷問道。

「他應該是血骷髏里的殺手,你看他的胸口。」

那矮胖男子尚未答話,萬東卻突然開口說道。

「什麼!?」皇甫晴吃了一驚,急忙定睛往那矮胖男子的胸口看去,只見在其胸口處,分明綉著一個十分精緻的血骷髏,而在血骷髏的一旁,還綉著一柄銀色的小劍。

皇甫晴的閱歷比起萬東到底是少了一些,觀察力也遠不及萬東,直到萬東提醒,她方才發現。

「血骷髏的銀劍殺手?!」皇甫晴不禁倒抽了一口涼氣,對於血骷髏這個組織,哪怕是如皇甫家這樣的一品家族,也不敢小覷。只因該殺手組織,實在是太過神秘,三大一品家族的情報機構全力發動,可是對血骷髏組織,仍舊只是一知半解。而且血骷髏里的殺手,個個都有超人手段,而且極其陰狠,不能不令人害怕。

血骷髏里的殺手,共分四個等級,由低到高,以此是黑劍,銀劍,金劍以及紫劍!銀劍殺手,看上去地位好像不是太高,但戰力卻是相當驚人,專門以天格境的強者為獵殺目標。

「你這小子倒是有點兒眼力勁兒!」這矮胖殺手一開始壓根兒就沒將萬東當盤菜兒,甚至連個正眼兒都沒給他,此時方才帶著幾分訝異的看向萬東。

「只是可惜啊,你在錯誤的時間,來到了錯誤的地方,說不得,只好為皇甫大小姐陪葬了。」

「你……你是來殺我的?是誰指使的你?」

矮胖殺手的讓皇甫晴大吃了一驚,血骷髏殺手絕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就殺人,一定是有了僱主,方才會動手。可皇甫晴實在想不出,到底是誰,竟然有這麼大的膽子,膽敢雇傭血骷髏來暗殺她,難道他就不怕引起皇甫家族的怒火嗎?

「嘿嘿……皇甫大小姐未免太沒見識,我們血骷髏殺手,何曾透露過僱主的信息?而且,你也沒必要問那麼多,只要乖乖的受死便好!」

那矮胖殺手,滿臉都是陰沉冷酷的笑容,看不出半點兒憐香惜玉兒的意思,只有讓人心悸與膽顫嗜血與殘暴。

「你確定你能殺的了我?」皇甫晴也不是軟柿子,同樣都是天格初階,她當然沒理由認輸?矮胖殺手的話,倒是激起了她的鬥志,臉上無有畏懼,反倒滿是躍躍欲試。

「能不能,一試便知!」那矮胖殺手臉上的笑容驀然一斂,一股股殺氣,迅速自他的身上瀰漫開來。

皇甫晴心中一凜,推了萬東一把,道「我纏住他,你快走,去請林老爺子!」

萬東苦笑著搖了搖頭,皇甫晴這分明是想讓他先逃,這裡與林府很是有一段距離,一來一回,少說也得半個時辰,到時候只怕什麼都已經結束了。

「走?哼哼……這裡就是你們的埋骨之所!」

那矮胖殺手當真是殺伐果斷,一聲冷笑,手中驀然多了一柄漆黑的長劍,一振劍鋒,帶起一道猶如鬼哭一般的風響,直向萬東和皇甫晴罩了過來。

「休要猖狂!」皇甫晴神情一緊,急忙揮動雙掌,祭起一片如暴風雨般的雄渾勁氣,直迎向了那矮胖殺手的劍鋒。

到底是一品家族的子弟,就這修為,哪怕是六大二品家族的一線弟子,都得甘拜下風!

轟轟轟!咻咻咻!

只一眨眼的工夫,二人便已互換了三招。兩道身影,幾乎不約而同的向後各自退了三步。

皇甫晴的修為如此之強,顯然是超出了那矮胖殺手的預料,在其臉上明顯掠過了一抹異色。

「好一個皇甫小姐,看來我倒是小看了你!」

皇甫晴冷哼了一聲,懶得搭理他,一回頭見到萬東還站在那裡,娥眉立時簇起,嗓音也明顯多了幾分急迫「你還傻站在那兒幹什麼,快點兒離開,不要讓我分神!」

交換了三個回合,讓皇甫晴對那矮胖殺手的修為,已然有了相當的認識。深知對方根本就沒有使出全力,而對方一旦使出全力,那落敗的十有八九會是她。

皇甫晴已然放棄了將對方擊殺的念頭,只希望給萬東爭取到脫身的機會後,她也便抽身遁走。可萬東似乎完全不了解她的意思,更不知道那矮胖殺手的厲害,竟是站在那裡,遲遲不動,這讓皇甫晴如何能不焦急?

「皇甫小姐,我看這矮冬瓜也沒什麼本事,你還是三兩下將他料理了,然後咱們一起走吧。」

萬東擺擺手道了一句,差點兒沒讓皇甫晴口中噴血。

「哈哈哈……說的對,說的對!小子,你就站在那裡等著,說不定一會兒后我還得勞你的駕,將我的屍體給埋了呢!」皇甫晴鬱悶的要死,那矮胖殺手卻是放聲大笑了起來。

萬東抿嘴一笑,道「你放心,我保管讓你入土為安!」

「徐耀庭,你這個蠢貨,他是故意要拖著你,你趕緊給我滾!」

皇甫晴心中那叫一個懊惱,更是納悶兒,萬東看上去挺機靈的啊,怎麼此時卻是比那木頭疙瘩還要蠢?

不等皇甫晴想出個所以然,那矮胖殺手便又向著她沖了過來。這次矮胖殺手明顯又加諸了幾分力道,攻勢直如驚濤駭浪般迅猛。皇甫晴心中一沉,哪裡還敢再分神,緊咬牙關,全力以赴的迎了上去。

二人你來我往,直在空中糾纏了五六十個回合,這才各自倒翻了回去。

皇甫晴已經顯露出疲態,氣喘吁吁不說,光潔的額頭上,更是布滿了細密的汗珠。而那矮胖殺手,卻是一如之前的輕鬆,臉上更還帶著笑容。

皇甫晴回頭狠狠的瞪了萬東一眼,嬌聲喝道「你現在明白了吧,我不是這傢伙的對手,你再不走,便要與我一起死在這裡了。」

「嘖,你好歹也是皇甫家的大小姐,怎麼連個殺手都應付不了,真是沒用。」萬東皺著眉頭,毫不客氣的沖皇甫晴抱怨道。

皇甫晴敵不過那矮胖殺手,心中已經是夠鬱悶的了,沒料到萬東這裡非但沒有一句安慰的話,更還出言譏諷,皇甫晴直惱的一雙眼珠子都要從眼眶裡跳了出來。

狠狠的瞪著萬東,咬牙切齒的道:「幸虧我手裡沒劍,否則我一定在你的身上捅出個透明窟窿來。」

「看看,看看,都這個時候了,還耗子扛刀窩裡橫,有意思嗎?」

「徐耀庭!」皇甫晴直忍不住爆出一聲怒吼,差點兒就沒忍住,衝上去將萬東給活活掐死了。

「行行行,我知道你討厭我,那我走還不行嘛!」

言罷,萬東真的舉步便要離開。

「你……」

皇甫晴固然想要萬東先行離開,可此時見到萬東真的走了,心中又不禁感到些許失望。暗忖道:「這傢伙如此不講情義,簡直不是個玩意兒,或許,他根本就沒我想象中的那樣好。不過走就走吧,不管怎麼說,我都欠了他一條性命,這次就當是還給他了……」

「喂,那小子,我還等著你給我收屍呢,你可不能走啊!」

見萬東說走就走,那矮胖殺手比皇甫晴更急。一旦皇甫晴被血骷髏殺手擊殺的消息傳回了皇甫家族,那後果將不堪設想。

心中焦急,那矮胖殺手爆吼一聲,直揮劍向萬東的后心刺去。

可才刺到一半兒,上千道掌風便已呼嘯著奔到了那矮胖殺手的面前,將他給硬生生的阻截了下來。

「喂,皇甫大小姐,這小子如此無情無義,不顧你的死活,你何必還要這樣護著他?倒不如讓我替你殺了這負心漢,一消心中惡氣。」

「閉上你的狗嘴!要想殺他,你得先過了本小姐這一關。」失望歸失望,皇甫晴還是希望萬東能夠活下去。 皇甫晴這般不計成本的阻截,讓那矮胖殺手倍感棘手,他正心焦之時,一股利箭也似的勁氣,不知從何所起,突然激射而來,直盯准了萬東兒的后心。

這股勁氣不光來的突然,更兼犀利無比,破空之時,帶起的那種如雷鳴一般的轟響,甚至就連皇甫晴都為之心驚。

「小心!」皇甫晴根本來不及應對,只能連忙發出一道凄厲的呼聲,給萬東示警。

萬東明明是背對著這道勁氣,可就如同後腦勺上長了眼似的,身形突然移動,在空中劃出一道玄奧而又美妙的軌跡,輕而易舉的便將這一道勁氣給躲了過去。

皇甫晴這邊方才長鬆了一口氣,矮胖殺手卻突然放聲大笑了起來,同時對著虛空喊道「烏老怪,你來的可真是時候,哈哈……」

「那是當然!我就知道沒有我,你的任務必定會搞砸!」

很快,一道渾厚的嗓音便給出了回應,一個身材高大,五十來歲的中年人,肩膀上扛著一個昏睡不醒的年輕人,腳踏清風而來。

皇甫晴的一顆芳心,登時便沉了下去,這烏老怪的修為,一點兒也不比那矮胖子更弱。他這一到,局勢危矣。

「烏老怪,你扛的這是哪家的小子?」矮胖殺手指了指烏老怪肩上的年輕人,隨口問道。

「嘿嘿……李家的一線弟子李白衣。這小子有兩下子,頗費了我一番手腳,不過總算是將他給拿下了!」

烏老怪和矮胖殺手此時都沒有注意到,當烏老怪口中吐出『李白衣』三個字的時候,萬東的雙目之中,閃過了一道怎樣犀利的寒光。否則,他們必定會被狠狠的嚇上一跳。

「烏老怪,皇甫晴是我的,那個小子就歸你了,千萬不能讓他溜了。」

「矮冬瓜,你故意的是吧?老子要是連一個黃種巔峰的小子都留不住,那乾脆自己抹脖子算了!不過我可得提醒你,這皇甫小丫頭,可比李白衣還更要難對付,你多留點兒神,便陰溝里翻了船。」

言罷,烏老怪扛著李白衣,大踏步的向著萬東走了過去。

皇甫晴回頭看了一眼萬東,心中一悲,不是她不想救萬東,實在是天意如此!

「別看啦!我保證會將你們小兩口兒埋在一起,讓你們到陰間再續前緣,絕不會拆散你們就是!嘿嘿……」

有烏老怪對付萬東,矮冬瓜心中再無顧忌,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望著皇甫晴說道。

皇甫晴心中陡然升騰起一股衝天的怒意,恨恨的咬了咬牙,厲聲喝道「該死的東西,本姑娘就算是死,也得拉你來做墊背!」說罷,皇甫晴雙掌霍然一展,竟對矮冬瓜主動發起了攻勢。

矮冬瓜邪邪一笑,身形左搖右擺,如風中搖柳,避實就虛,應付的甚是從容。大有要將皇甫晴活活耗死的而架勢。

皇甫晴與矮冬瓜斗於一處,一時難解難分,烏老怪則扛著李白衣,直接來到了萬東的面前站定。

冷冷一笑,烏老怪張口道「你小子還算是聰明,知道絕對逃不出本座的手掌,所以在這裡準備束手待斃,是嗎?呵呵……好,看在你這麼老實的份兒上,本座便不折磨你了,允你自盡!」

萬東根本就不將這烏老怪放在眼裡,他所有的注意力,全都聚集在了他肩膀上扛著的李白衣。

萬東這仔細一看,烏老怪肩膀上扛著的還真是李白衣。那身白袍,那張冷峻的面龐,萬東是也不會忘記。

真是命運弄人吶,萬東還沒去找李白衣,李白衣倒是先出現在了他的面前,而且還是以這樣的一種局面。原來李白衣也不是那個曾經在他看來,遙不可及的神,原先他也只是普通人,原來他也會栽。

多年來積壓在心中的那一口惡氣,在這一瞬間便消散無影無蹤。就好像是解開了一道束縛這靈魂的枷鎖,萬東感受到了一陣莫名的輕鬆。

「小子,本座叫你自盡,你難道沒聽見,還愣在那裡做什麼?你要明白,若是逼本座親自動手,本座便會讓你生生的痛足七天七夜,才會一命嗚呼。」烏老怪等得有些不耐,張口說道。

萬東看了他一眼,並不理會他說了什麼,一指李白衣,道:「你是怎麼抓到他的?」

「混賬!你自己都死到臨頭了,你還有空理會別人?」

「休得啰嗦!你最好乖乖的回答我的問題,否則,我不介意讓你後悔生出來!」

烏老怪倏的瞪大了眼珠子,一副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神情,吶吶的問道「你……你說什麼?」

「回答我!」

「你找死!」烏老怪此時方才回過神兒來,一聲爆喝,揮掌便向著萬東的胸口劈了過去。

血骷髏的銀劍殺手,何曾這樣被人『侮辱』過?

霸道王爺俏王妃 「哼!」烏老怪的滔滔如浪,萬東卻是紋絲不動,鼻中發出一聲冷哼,待烏老怪的右掌到了自己跟前一臂之遙的時候,萬東方才揮掌相迎。

只聽轟的一聲巨響,那烏老怪直忍不住發出了一聲驚呼,向後狠狠的退了一大步。

烏老怪根本顧不上胸中翻湧的血氣,瞪著萬東的一雙眼睛,眼珠子好像隨時都有可能跳出來。

這一掌,完全是沒有任何花哨的硬碰硬,烏老怪可以感覺的到,萬東完全是以自己的道氣與之相抗,正因為如此,烏老怪才會如此震驚,甚至是驚駭。

一個只有黃種巔峰的小子,竟然憑藉道氣,完勝他這個天格初階,這讓他如何能夠相信,又該到哪裡說理去?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烏老怪看向萬東的目光,完全收斂了輕蔑,剩下的唯有深深的戒備。

「你還是不肯回答我的問題嗎?」

萬東的眼神驀然一冷,話音未落,身形便已向烏老怪逼了過去。

「什麼!?」烏老怪大吃一驚,忙不迭的祭起渾身的氣勢,如浪如潮一般的向著萬東逼了過去。

他必須要讓萬東見識到自己的厲害,他絕不能再這樣被萬東任意『羞辱』下去,他要讓萬東知道,自己是個強者!

然而,當烏老怪的氣勢即將籠罩住萬東的時候,不曾想,一道突如其來的,更加強大的威壓,就如同火山爆發一般,突然捲起,隨後,他所釋放出的氣勢,就如同被狂風掃蕩的煙雲一般,瞬間便被吹的七零八落,潰不成軍。

「怎麼……怎麼會這樣?」不等烏老怪回過神兒來,那股讓他驚駭的威壓,便如數落在了他的肩上。簡直就如同被壓在了一座高山之下,烏老怪渾身上下都被籠罩在一股讓他無法抗拒的壓力之下,顫抖不已,直欲崩潰。

甚至就連扛在他肩頭的李白衣的分量,他都承受不住,直從他的肩膀上滑了下來。

烏老怪還沒來得及對此做出反應,萬東便已動了,就如同一陣狂風,快的讓他咋舌,彷彿只是眨眼間的工夫,萬東便已將李白衣凌空接住,同時又退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恍然間,就好像萬東壓根兒沒動,而李白衣卻是自動飛到萬東手裡的一般。如此神乎其神的手段,直讓烏老怪有一種如遇鬼魅般的可怖感覺。

將李白衣接了住,萬東的心神很快便在李白衣的身上探查了一番,發現李白衣只是受了一點兒輕傷,昏迷了過去,這讓萬東稍微鬆了一口氣。

他一直以為,李白衣應該,而且只能死在他的手上,除他之外,任何人都沒有權力處置李白衣!

「混蛋!你……你到底是什麼人?」這般莫名其妙的屢屢栽在一個乳臭未乾的毛小子手裡,著實是讓烏老怪懊惱不已。

「我從不會將自己的名字,告訴給一個即將要死的人!」

「什麼!?臭小子,你未免也太狂了!難道我烏老怪,會輸給你這小子,別再引我發笑了!烏魔掌!」

烏老怪是徹底的怒了,口中迭發嘶吼,身形如同一柄破空急刺的長槍,而右掌,便是那槍尖。一道烏黑的,透著森森鬼氣的掌勁,循著一道陰邪詭異的弧跡,直衝萬東而來。

這烏老怪的修為和矮冬瓜相差無幾,也是只差半步便能晉陞天格中階,如果在萬東的修為未提升之前,擊殺起來或許有困難,可現在萬東已是真真正正的地輪中階,風之真諦,雲之真諦再獲突破,再加上他又剛剛領悟了劍之真諦,戰鬥力直可以說是獲得了幾何倍數的遞增,別說烏老怪並未真正踏入天格中階,就算他是貨真價實的天格中階,萬東也有擊殺的能力!

待烏老怪的烏魔掌勁,襲至身前,萬東的身上陡然綻放出成百上千道金色華光,這一道道的金色華光,就如同一柄柄金色的利劍,頃刻間便將烏老怪的掌勁,刺的千瘡百孔。

「好……好強!」烏老怪忍不住發出一聲低呼,面色立時大變。萬東的強大,著實已經遠遠的超出了他的想象。

「這就嚇到你了嗎?血骷髏的銀劍殺手,不過如此嘛!」萬東口中發出一道譏諷,右手一招,從周圍的灌木叢中,立時飛起了無數根灌木枝條,萬東劍指一盪,這些枝條,便如同開動了馬達,以驚人的速度,向著烏老怪射了過去…… 「這……這是……」烏老怪的面色當時便化作了慘白一片,眉宇間所流露出的驚容,言語不能形容。那一根根勁射的枝條,直好像化作了一柄柄利劍,從中所釋放出來的恐怖殺機,直令烏老怪的整個靈魂都不禁為之顫抖。

別說是區區的黃種巔峰,哪怕是實實在在的天格中階,也未必能釋放出如此可怕的攻勢。

烏老怪壓根兒就顧不得多想,體內的道氣,猶如沸騰了一般,被其盡數驅動,不敢有一絲一毫的保留,雙掌好似狂魔亂舞,一道道真氣,在空中凝成一道道肉眼可見,好似盾牌般的屏障,層層疊疊,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

不是烏老怪反應過度,實在是從萬東身上所爆發出來的那股子駭人威勢,令其整個人如墜冰窖,深覺少有鬆懈,便會萬劫不復。

一個小小的黃種巔峰,竟然能給他帶來這般可怕的威脅,這讓烏老怪驚的一顆心幾乎要爆裂開來。

砰砰砰!

一連串悶響,好似引爆了地雷陣,密集響起,一根根樹枝在飛射途中,連同烏老怪所布下的氣勁盾牌,一同爆裂,化作粉末狀的碎屑,漫天飛舞。

然而那漫天勁射的樹枝,就如同無窮無盡一般,接連不斷,而且攻勢一波比一波更加犀利威猛,只勉強抵擋了三波,烏老怪便已經感覺到體內道氣將竭,雙臂麻意愈重,越發的力不從心。

而再看萬東,威勢竟是絲毫不減,只是隨手一揮,又是一大片密密麻麻的樹枝,如同脫弦的弩箭一般,沖他勁射而來,似乎全不費力氣。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烏老怪此時已經不僅僅是心驚了,簡直有幾分膽寒。如萬東這般高深莫測的年輕人,無疑是他平生僅見。

「一個你惹不起的人!」

萬東鼻中發出一聲冷哼,右腳猛然在地上一跺,那漫天的枯枝,威勢立時比之前犀利了何止十倍,恍如一片流光,在一道道令人頭皮發麻的銳嘯聲中,直向烏老怪而去。

如此驚天動地的威勢,當真是讓烏老怪滿身的汗毛都倒豎了起來,哪裡敢有一絲一毫的怠慢?體內道氣,不顧一切的全力運作,同時身形傾盡全力的向後爆退,以期能避開萬東這一擊。

然而事實卻大大的出乎了烏老怪的預料。萬東那灌注了風之真諦的道氣,好似無堅不破的利矛,直可用無可阻擋來形容。烏老怪耗費心力與道氣結成的氣盾,在這樣威猛可怖的攻勢下,就如同草扎紙糊的一般,完全是不堪一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