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沒問題,你決定就好!」霍金大咧咧地說。

林凡一陣的無力,說道:「大哥,你才是這個團的老大好不好?你就不能自己抓主意么?」

「嘿嘿,你也知道我並不是一個合適的老大,衝鋒陷陣我沒問題,但這些計謀之類的,你還是放過我吧!再說了,我不是說過了么,團隊的事,你最有說話權,兄弟們也最服你!」霍金一副無賴的樣子,說道。

林凡臉色一整,說道:「好吧,現在的情況是,教會已經大軍殺到,正面的對抗我們是不可能跟他們扛住的,所以,為了團隊著想,這裡是不能再住下去了!霍大哥,你在這邊應該有不少熟人吧?那麼,將這裡的產業忙轉掉,然後我們到亞洲美洲或者非洲去,那些地方是目前教會的勢力還沒有完全控制住的,反正只要離開了歐洲,教會就拿我們沒有什麼辦法了。」

「行,我馬上就去辦!」霍金非常乾脆地說。

「別急,我們現在先商量一下怎麼對付那些教會的人。目前的情況是,他們來到了摩納哥,正準備展開對我們的調查。上次的事他們並不知道具體的情況,對我們的實力也不了解,所以,這是我們最大的優勢,必須好好地利用一下。」林凡說道。

「直接說辦法吧老大,我們不是玩陰謀的人,聽不懂的!」快手張頭疼地說。

「就是,你只管跟我們說怎麼做,我們就去做!」曾平也跟著說。

「日,說得我好象就是一個陰謀家一般!」林凡鬱悶地看著這三個貨,深感無力。

這哥三個啊,以前也不見他們有這麼懶,怎麼現在一個個都依賴起自己來了?

沒辦法之下,他也懶得跟這幾個貨計較了,將自己的計劃說了出來。

「……小林子,你好毒!」曾平吸著涼氣,目瞪口呆地看著他,好半天才說。

「老大,你好狠!」快手張的話。

「林,你真猛!」這是霍金的話。

「不管毒也好,狠也罷,最終的結果,是要將那些教會的混蛋通通幹掉!麻痹的,敢惹林凡大爺,我就讓他們有來無回!」林凡惡狠狠地說。

「說得對,誰想讓我們今天不好過,我們就讓他一輩子不好過!」曾平大聲附和著說。

「對極了,誰讓我們不痛快,我們就讓全家都不痛快!」快手張嚷道。

「滅他全家!」霍金狂笑道。

在威斯登酒店的豪華房間里,普拉蒂尼副裁判長正品著咖啡,突然鼻子一癢,一個噴嚏打了出來,頓時將一杯上好的咖啡全部弄髒了。

「這是怎麼回事?」普拉蒂尼震驚地看著那杯咖啡,他的身體好得很,不知道有多久沒有生過病了,感覺這種小毛病對他來說已經絕緣了十幾年,而今天,在這個奢華的城市,居然出現了!

他奉命來調查血狼總部,但是一向高傲的他,根本就瞧不起這些雇傭兵,對他來說,雇傭兵就是一些亡命之徒,是一群沒有什麼社會地位,只知道收割人命來維持生計的下等人。

而他,堂堂的教會宗教裁判所的副所長,一個位高權重的大人物,親自來這裡對付這些人簡直就是太給他們面子了,他甚至偷偷想過,是不是自己放一點風聲出去,然後那些血狼的人就會乖乖地來到自己面前,承認他們犯下的錯誤!

所以,他來到摩納哥之後,並沒有馬上就展開調查,而是住進了這個頂級的酒店裡,享受著這裡的帝皇級待遇。

房門讓扣響了,普拉蒂尼慢慢走了過去,從貓眼上看了一下,臉上就露出了笑容。

打開門,兩個極品女郎就出現在他面前,而在她們的旁邊,是本地一個教堂的執事。

「副裁判長,這兩位高貴的小姐是我主的信徒,她們有一些疑問想請教一下你!」那個執事眼裡著一種光芒,說道。

「哦,原來是我主的信徒啊,那快進來吧!」普拉蒂尼臉上笑容燦爛,說道。

看到兩個女孩走進去了,執事便很識趣地說:「副裁判長,我還有點事要辦,就先走了!」

普朱蒂尼根本就懶得理會他,沒等他說完,就關上了門,讓執事的臉色變了一變,不過他可不敢有什麼意見,就算有,也只能裝在心裡。

普拉蒂尼在教會的地位很高,可不是他這種小小的執事可以得罪的,不然的話,估計自己怎麼死都不知道。

「副裁判長大人,以前我還以為你是一個老頭子呢,沒想到,原來你是這麼英俊的啊!」門關上了,一個女孩就嬌笑著坐到了椅子上,看著普拉蒂尼說。

「是么?那你們猜一下,我有多少歲了?」普拉蒂尼不動聲色地會了下來,問道。

另一個女孩靠了過來,伸手在他手臂上捏了捏,然後一本正經地說:「照我猜,副裁判長大人不會超過四十歲!」

「怎麼說?」普拉蒂尼並沒有阻止她的動作,而是躺到了沙發上,眼睛看著她,問道。

「你看,你這肌肉還是這麼的結實,而且還這麼的滑,明顯就不是中老年人應該有的。還有,一般過了四十歲的人,這裡的感覺也不會那麼好!」女孩子的手不經意地劃過了某個地方,臉上露出了羞澀的笑容。

「是么?看來,你們對於男人的研究還是有點水平的。」普拉蒂尼任由她的手在自己身上遊動,半閉著眼睛說。

「是啊,不過我們還有一些地方不懂,所以就來請教一下副裁判長。」另一個女孩也靠了過來,說道。

「有什麼不懂的,儘管說,我主會指引你們前進的!」普拉蒂尼見到她們這麼上道,心裡越發的興奮起來。

「我主說,眾生平等!可是,我有一些疑問,比如我們兩個,她的身材為什麼這麼火爆,而我的就差遠了,這個問題困擾了我很久,今天好不容易等到大人你來到,就特別的過來請教一下!」身材略差的女孩說,一邊說,她還一邊拿起普拉尼的手,放到自己身上來。

「嗯,這個問題問得好,看來我必須好好地研究一下,再給出答案來!」普拉蒂尼坐了起來,眼睛盯著她們的身子。

「而且還有一個問題,既然眾生平等,男人可以光著膀子上街,而我們女人就必須穿得這麼多,這明顯有點不合理,對吧副裁判長?」

「有道理,那我們還是都光著膀子討論這個問題吧!」普拉蒂尼主動將自己的上衣脫了下來,露出了那身健壯的肌肉。 林凡是一不做二不休的,既然之前都跟教會發生了衝突,而且都坑死了一群人,現在他們敢來招惹自己,那麼,就全部滅了!

普拉蒂尼也許是教會史上死得最憋屈、也可能是最爽的一個副裁判長,當林凡出現在他面前時,這個宗教裁判所的副裁判長,剛剛跟兩個女孩完成了研究眾生平等的課題,甚至連身體都還沒有分開,就暈在那裡。

「真是混蛋啊,還什麼教會,生活如此混亂不堪,真是讓人大出意外啊!」林凡看著面前這一幕,搖了搖頭,將兩個女孩的身體蓋住,不讓自己的目光接觸到她們身上那美妙之處,不然的話,他一個血氣方剛的少年,還真難以鎮定下來。

感慨了一會,林凡從身上取出一根銀針,對著普拉蒂尼身上的促精穴刺了下去,然後,便看到帝拉蒂尼的臉色發生了變化,整個身子也抖動起來。

林凡沒有再留下來,他知道自己的水平,這一針下去,普拉蒂尼便沒命了。

一個失去了所有精氣的人,是不可能再有活命機會的。

五分鐘后,所有血狼的兄弟全部撤出了威斯登大酒店,而這一切,都不會留下任何的證據,警方怎麼查,也查不到他們頭上來。

至於教會知不知道是他們做的,已經不重要了,因為,在做完這件事後,林凡已經跟迅速完成了房子手續的霍金會合,坐上了高速列車,離開了美麗的摩納哥。

之所以選擇高速列車而不是飛機,也是林凡的主意,坐飛機目標太大,而且機票一時間還不能買在到當天的,而高速列車就不同了,基本上隨時可以走。

因為教會的來襲,也讓林凡的計劃發生了變化,他本來還準備在這邊呆久一點的,現在也只能選擇回去了。

至於血狼這幫兄弟,林凡也想好了,帶到亞洲去,一來那邊現在戰亂連連,正是鍛煉他們的時候,二來離自己也近一點,隨時可以有個照應。

一天後,一行五十多人便出現在吉市,他們是在法蘭克福上的飛機,在歐洲可經坐高速列車,但要到亞洲,就只能坐飛機了。

反正到了法蘭克福之後,教會的勢力也弱了很多,而且他們根本就想不到林凡等人會在這裡轉機,所以,一切都非常順利。

到了吉市,林凡三人並沒有跟霍金一起,而是分開行動,霍金等人會在這裡買下住處,然後便以這裡作為血狼新的大本營。

而林凡則帶著曾平和快手張兩人,直接坐飛機到了港島。

上次出發的時候也經過了港島,不過由於時間急,並沒有在這裡停留,這一次難得有時間玩一下,林凡倒沒有急著走。

下機的時候,天色也已經是晚上八點多,等三人打車回到市區,便已經是晚上九點半多了。

港島是世界大都會,這裡的娛樂業是極之發達的,而人口也是非常密集,雖然已經是夜色很深了,但街上的人卻依然是絡繹不絕,非常的熱鬧。

在吉市的時候,林凡就訂好了酒店,所以車子直接開到了酒店門口才停下來。

這間洲際酒店是港島非常有名的五星級酒店,位於九龍尖沙咀一帶,是港島著名的繁華地區。

林凡三人各自訂了一間豪華海景套房,一晚的費用差不多近萬,絕對是頂級住宿。

不過對於林凡三人來說,這些錢完全就是連半根毛都不算,那千億歐元的珠寶一旦拍出去,他們便真正的大富豪了。

當然,他們並不想將這些錢據為己有,這些錢,未來一半以上會做為基金會的啟動基金,用來做善事的。

而剩下的一部分,三人也只會各拿一點,其餘的就作為後備金,以防有什麼急需用錢的地方。

選擇在港島停留,也是因為這裡是國際大都會,經常會有拍賣會舉行,而如果他們想拍賣掉那些珠定,少不得跟這裡的拍賣會拉上關係。

林凡付好了車費,便從車上下來,一抬頭,便看到了幾個人從酒店裡走出來,雙方的眼神正好碰到一起,頓時一愣。

這幾個人當中,除了兩個穿著黑衣的男子外,另外三人都是女人,一個看上去有三十歲左右的女人,再加上兩個相貌極之相似、只有二十歲左右的女孩。

這兩個女孩不但相貌非常相似,而且都極之美貌,以林凡的欣賞水平之高,都在第一時間給她們打了9.5分!

波大腰細腿夠長,長發及腰俏臉龐!

絕對是天使面孔,魔鬼身材啊!而且讓林凡驚訝的是,儘管這兩人看上去那麼的迷死人不償命,但臉上卻是一片純真,好象不通世事一般。

這真是太矛盾了,她們到底是什麼人?

林凡甚至都聽到了身邊兩個猥瑣男吸口水的聲音,不用說,曾平和快手張也看到了這兩個極品美女。

對方也看到了他們三人,兩個女孩子有點好奇地看著林凡,好象覺得他有種吸引她們的氣質一般,讓她們無法忽視他的存在。

至於旁邊的兩個猥瑣男,則讓她們直接無視了。

但那個少婦就有點不樂意了,小聲對兩個女孩說了幾句,然後就要拉著她們走。

經過他們身邊時,林凡甚至感覺到兩個保鏢的殺氣,好象他們只要有什麼動靜,就會遭到他們的打擊一般。

兩個女孩則是好奇地看著他,甚至朝他笑了笑,讓林凡有點奇怪,也朝她們笑了笑。

「好帥!」林凡隱約聽到了兩個女孩的話,讓他心裡也不禁有些得意起來,這人品好就是不同,到什麼地方都吃香。

一直等到她們上車走遠了,林凡才聽到兩個猥瑣貨在說話:「真特么美啊,如果能睡一晚,我就算少活一天都願了!」

「靠,我少活一年都願!」曾平不屑地看著快手張。

「嘿嘿,打聽一下什麼人,看看能不能弄上手!」快手張邪笑道。

「走,問一下保,他們可能會知道。」曾平一邊說,一邊還真走向酒店的保安。

林凡搖了搖頭,他敢打賭,以這兩大猥瑣男的的水準,絕對泡不到那兩個極品美女。

不為別的,就說氣質吧,她們也不象是隨便就能讓人泡到的。

更何況,從她們出入有保鏢,身邊還跟著一個不知道是親人還是保姆的女人,就可以看得出,她們的身份絕對不簡單。

果然,過了一會,就看到兩個猥瑣貨走回來了,神秘地對林凡說:「小林子,你猜她們是什麼人?」

林凡本來想說不知道,但轉念一想,腦子裡突然蹦出一個想法,便說:「這還不簡單,肯定是明星!」

「我靠,你怎麼知道?」曾平瞪大了眼睛說。

「這還用猜?象她們這樣的神秘,又那麼有氣質,而且還為保安所熟知的,肯定不會是普通人。而在港島這種地方,明星非常多,所以,我一猜就是!」林凡得意地說。

「你還真猜對了,她們是港島最新出籠的偶像明星,慕容姐妹花!」快手張興奮地說。

「她們的藝名就叫慕容姐妹花?」林凡奇怪地說。

「當然不是了,她們是姓慕容,一個叫慕容清,一個叫慕容靜。她們是一個影視歌三棲明星組合,叫做天使花組合!」曾平接著說。

「天使花?這名字還不錯,她們還真是天使一般的美女,連我都有點動心了!」林凡微笑道。

「老大,你這有點不講義氣了,你都那麼多美女了,就不有留一點給我們兩個?好不容易真正的動心了,你又橫插一腿,傷心啊!」快手張無奈地說。

「行了,你們兩個這麼猥瑣,人家能看得上眼?」林凡無情地打擊他們。

「也許她們就喜歡我們這種類型的呢?」曾平不服氣地說。

「得了吧,別自戀了!先住下來再說,一會去找東西吃。」林凡笑了笑,拿起行李往裡走。

由於是預訂好的,手續辦得很快,一個功夫,三人就拿著房卡往上走。

洲際酒店擁有壯觀的海景,被享譽為世界頂級商務及消閑酒店之一。酒店內所有餐廳及大部分客房均面向聞名遐邇的維多利亞海港,親臨其中,兩岸景色,盡收眼底。

林凡所訂的是豪華海景套房,三人的樓層不一樣,他在28樓,而曾平和快手張兩人的房間在26樓,所以到了26層的時候,兩人就出去了,林凡自己獨自往上面去。

到了28樓,林凡拿著房卡打開屬於自己的房間,2813房,一打開房門,一股淡淡的幽香便沁入腦里,非常的舒服。

客房備有全部傢具設施,以美麗的絲綢作為裝飾,亞洲藝術精美的傢具。寬敞的衛生間以義大利大理石裝飾,有浴缸及淋浴,還設有私人露天按摩浴池及陽台。

勤快的僕人將他的行李放好,這僕人是酒店特供的,提供24小時服務。

「尊貴的客人,您還有什麼需要我服務的么?」僕人將行李放好,又給他介紹了房間里的設施后,問道。

林凡擺了擺手,說道:「暫時不用了,你先出去吧,有事我再找你。」

僕人朝他躬身行禮后,這才慢慢退了出去,並輕輕地帶上門。

林凡打開龍頭放水,長途的旅行,就算是他的身體素質再驚人,也覺得有點疲憊了,洗一個溫水澡放鬆一下是最好不過的。 半個小時后,林凡從房間里出來,經過二十分鐘的泡澡,讓他的精神恢復到了最巔峰狀態中。

來到港島,自然要去領略一下這裡的美景了,本來還想跟兩個猥瑣男一起出去的,誰知這兩貨早就忍不住出去了,說是去找那些寂寞無聊的可憐女人談人生去。

好吧,林凡也只能長嘆一聲:朽木不可雕也!

曾平還好說,畢竟他長得也是丰神俊朗的,對那些女人來說,也具有足夠的魅力,但至於快手張嘛,說真的,他那副尊容,林凡還真替他擔心!

尖沙咀是九龍的明珠。白天,彌敦道兩旁的美食餐廳、國際精品店裡遊客如織;夜裡,坐擁維多利亞港的星光大道開啟七彩燈火。

這裡也是不夜城,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上演著各種精彩節目,讓人流連忘返。

林凡漫步在等頭上,看著這跟國內不一樣的風情,也顯得興緻勃勃。

來到港島這個購物天堂,自然要購買一些東西回去了,特別是想到家裡那些個女人,雖然平時也不怎麼打扮,但如果自己買些東西送給她們,想必也會對自己更加好吧?

走了一會,抬頭看到一家購物城,正是著名的海港城,林凡在泡澡的時候就看過這裡的簡介,知道海港城是一個超大型商場,由海洋中心﹑港威﹑海港城新域﹑海運大廈四個部份組成,內含超過400間餐廳和商店,兩間戲院和大型玩具公司玩具反斗城,另設有可環視維多利亞港景色的觀景台。

也有一些面積較小,適合青年人口味的商場,包括百利商場、利時商場及在重慶大廈旁的重慶站。十年前,崇光百貨也在尖沙咀名店城開設了分店。在西面的海運大廈,是港島唯一的郵輪碼頭,可供大型郵輪停泊。

林凡笑了一下,便邁步走進了海港城,他也不急,走得不快不慢,一路走一路看著琳琅滿目的商品。

這裡幾乎都是國際上的大商家,幾乎包含了全世界所有的名家在內,還有免稅區,不過那裡的商品跟真正的頂級商品就有一點差距了。

林凡不差那個錢,所以就沒有在免稅區買,走了一會後,他基本上對這裡的商品有了一個了解,便步入了位於海洋中心的數碼商鋪。

這裡有著全世界最頂尖的數碼產品,有不少是在國內無法買到的,林凡也沒有太過挑剔,幾乎是看到什麼喜歡的,便毫不猶豫地買下來。

沒一會,他手上就提了一大堆袋子,而那張瑞士銀行卡里,也支出了幾十萬。

東西太多拿不動了,林凡眼珠一轉,拿著東西到了一個監控拍不到的地方,站了一會,便兩手空空地重新走出來。

沒有人注意到他的異樣,畢竟這裡只要沒有人搶東西(估計也沒有幾個賊人有這個膽子),沒有人做犯法的事,就沒有人去管你。

逛完了數碼店,林凡便來到了海運大廈二階,這裡雲集著世界上所有的頂級化妝品專門店,包括著名的香奈兒專門店。

雖然那幾個女孩都不怎麼化妝,但有時候也會畫一點淡妝,而林凡認為,化妝品一般最好少用,要用嘛,也必須得用最好的,那樣對於皮膚的傷害會降到最低點。

香奈兒專門店裡,可不只是限於化妝品,該品牌產品種類繁多,有服裝、珠寶飾品及其配件、化妝品、護膚品、香水等,每一類產品都聞名遐邇,特別是香水與時裝。

林凡之所以選擇這裡,也是出於這個原因,一站式的購物,總是能讓人身心愉悅,特別是不愛逛街的男士,對於一站式購物是最愛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