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沒事,錢我來出,我現在的目的,就是要拍出我們影樓的名聲,後期,只要生意好起來,我就立馬給你們漲工資,只是最近一段時間,要辛苦大家了。」女人回答。

趙以諾一向都是一個漂亮,又很好說話的老闆,影樓里的員工自然會死心塌地的跟著她干。

「好,既然趙總已經開口了,那我們就行動起來吧!」突然,一個員工站了起來,舉起手來,大聲喊道。緊接著,其他員工也站了起來,舉起手,像宣誓一樣,信心十足。

很好,這才是她想要的團隊。

「今天晚上,聚餐!」趙以諾說道。 仲夏夜的祕密 頓時,會議室里,又熱鬧了起來。

自從趙以諾接管了這個影樓以後,整個影樓里沒有什麼領導和下屬之分,大家相處的也更為融洽,工作氛圍也很輕鬆,這是最讓大家感到開心的。

「夫人,以諾呢?」客廳里,顧忘一邊脫著外套一邊輕聲問道。

「還沒有回來。」廚房裡,林夫人回答。

男人看了看手錶,臉上有些擔心。都已經這麼晚了,難道她還在加班?

「你在哪兒?」顧忘舉著手機,問道。

「我在外邊聚餐!」趙以諾對著手機,大聲喊道。

「什麼時候結束?我去接你。」

「不用,放心吧,我自己可以回家!」說著,趙以諾便直接掛了電話。

顧忘理解她剛剛接手影樓的心情,便也沒有多想,徑直走進了房間。

「夫人,我休息一會。」意思很明了,就是他不吃晚飯了。

「趙總,我好羨慕你啊!」一個有些許醉意的女員工,突然說道。

趙以諾怔了一下,只是微微一笑,沒有回應。

她有什麼好羨慕的?每天經歷著一些奇葩事件,還要努力扮演好自己在家裡的角色,她有時候也會很累,只是沒有說出口罷了。

「你說,你找了顧忘那麼一個大財神爺,得多幸福啊,想要什麼,就買什麼,完全不需要考慮錢的問題。」女員工繼續說道。

「我花的錢,都是自己賺的。」趙以諾提醒著。

「什麼?你為什麼不向顧總要錢啊?他那麼有錢,你還是他的女朋友,他理應養你啊。」

「我不需要他來養,我自己可以養活自己。」趙以諾一邊夾著菜一邊回答。

有些女人,希望自己的另一半為自己準備好一切,而有些女人,則是希望自己可以更加獨立。

「不過,趙總,你到底喜歡誰啊?」

一句話,周圍瞬間安靜了。趙以諾緩緩抬起頭,看著對面半眯著眼睛的女員工,有些謹慎的問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聽人家說你還和凌辰在一起過。」女人搖了搖腦袋,繼續說道。

「我那是在照顧他。」趙以諾立馬解釋道。

「騙誰呢?你要是不喜歡他,又怎麼會在醫院裡照顧他!不過,他確實沒有顧總有錢。」女員工打了個嗝,繼續補充說道。

這個女人,怎麼會突然說出這麼一番莫名其妙的話來?趙以諾有些生氣了。

整頓飯的氣氛,已經被破壞了,不到半個小時,便各自解散。

「趙總,我送你回家吧。」一個男人跑過來說道。

「不用,我自己打車回去。」說著,趙以諾立即轉身離開。

而那個喝醉了的女員工,一路上搖搖晃晃,嘴裡還在嘀咕著趙以諾的不是。

不遠處,一輛黑色轎車停在馬路邊上,等待著緩緩走過來的女人。

「想什麼呢?」顧忘突然出現在她面前說道。

「你怎麼來了?」趙以諾吃驚的問道。

「這大晚上,你一個人回家,我不放心。」

「怎麼?不高興?」顧忘說著牽起趙以諾的小手問道。

「顧忘,以前我和凌辰在一起的時候,你是不是很傷心?」趙以諾突然問道。

這還用說嘛?誰願意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和別的男人在一起?顧忘點了點頭,以示回答。

「不過他現在已經恢復了健康,不需要你了。」顧忘呢喃著。 夜歌公主和侍衛們趕忙跑了上來,姜辰一連打了好幾個噴嚏。

「這群神族的傢伙居然在信裡面下毒?來人把外面那些神族的特使全部給我抓起來!」

夜歌公主氣的咬牙切齒道!

「且慢!」

說著姜辰趕忙揮手道!然後看起了信上的內容。

「姜國王以這種方式和你打招呼,我們也是真的沒有辦法啊!你的什麼核輻射把我們神殿長老和貴族都輻射到了,你說你可以救我們,讓我們投降,我們也答應,但是萬一你不救我們,我們不是死翹翹了嗎?而我們準備的只是一種我們諸神之都獨特的毒藥,當然也是有解藥的,如果你要是救了我們,我們肯定也會給你解藥的,到時候大家皆大歡喜,如果你不願意的話,那到時候毒性發作了,你只有全身奇癢而死,要知道這種毒藥是我們諸神之都秘制的只有我們這裡才有解藥」

「呵呵!沒想到這麼快就投降了啊!來人!傳我話下去,就說我中毒了,昏迷了過去,讓他們派遣他們神族的主持和長老們前來天都城會談,讓雙方都同時醫治對方,然後都停止作戰渴望和平皆大歡喜」

「這!」

夜歌公主有些遲疑道!

「我叫你做你就快做!」

「是!」

說著夜歌公主立馬傳話。

「快!送我去天都醫務室!」

說著姜辰趕忙被送去了天都醫務室,因為從剛才這個毒,粉飛出的一剎那間,姜辰便反應了過來,頓時閉住了氣,不過多多少少還是吸入了一點,但是他相信憑藉現代高科技的醫療手段,會對付不了神族的這些土辦法嗎?於是立馬前往了醫療室。

現在的醫療室已經和現代社會的醫療室幾乎沒有區別,而坐鎮的都是專家教授級別的當得知姜辰的事情以後,立馬開始打開各種精密的儀器,什麼抗生素,然後呼吸器,還有洗肺的。總之全力搶救姜辰,畢竟姜辰在這裡是英雄。

而當得知姜辰被中毒以後,立馬喜出望外的通知神殿長老貴族們來到天都城大家一起和解停戰的事情。

而還在航母上的歌賽還並不知道對方已經投降的消息,還是晚霞公主他們告訴他的時候,他才知道神族居然投降了,本來想著還要大幹一場了,那趁想到會這麼快,尤其是當他得知自己這一次炮轟直接損失了神族幾百萬軍隊,甚至差點把神殿的長老主持一波帶走的時候,讓歌賽和隊員們紛紛都狠狠的解了一口氣,然後歌賽被要求繼續呆在那裡,如果神族那邊有什麼歪腦子的話,立馬再次對目標實施精確打擊,而歌賽也保證完成任務。

經過了長達幾個小時的清理檢查,加上姜辰強大的體魄經過醫生教授反覆檢查以後,發現姜辰沒有任何問題,身體一切正常還比普通人強壯很多以後姜辰才鬆了一口氣,畢竟他是相信科學的。

而諸神之都上,當神殿的人得知這個消息以後,個個都歡呼雀躍了起來,這一下他們抓住了姜辰的把柄了,到時候讓他們先醫治好他們,然後在假裝醫治姜辰,等他們好了以後再反客為主,只要解決了姜辰那打敗人族重新奪回天下大陸實在是不要太簡單了。

於是他們決定帶著他們最閃耀的部隊,穿著最華麗的裝束,在一朵朵浮雲的護送下朝著天下大陸天都城趕來,這也是這些神族的長老貴族第一次到達他們居然被打戰敗的土地,這片大陸是要比其他大陸美麗富饒得多,這裡盛產魔法原石也是他們最希望拿下的一塊大陸,但是卻萬萬沒想到會在這裡摔一個大跟頭。

當得知神族神殿的人要來,姜辰也是提前化好了妝容,顯得病懨懨無比虛弱的樣子,還是坐著輪椅上被抬來的,看著神族的人坐在浮雲上飄來天都城是準備接受投降的,這一刻整個天都城熱鬧非凡,而且在姜辰現在的高科技下,這一畫面視屏還同一時間出現在了人族城市以及落日草原和浮雲之巔的各個城市,畢竟姜辰把電和網路推廣到了太多地方了,讓現在天下大陸的大部分人都過上了現代人的生活,感受著現代人的高科技。

這一刻整個天下大陸都是沸騰的,甚至那些沒用來幫助人族共同抵抗的部落此刻內心也是高興的,畢竟人族打敗了神族他們的安全暫時得到了保障。

「我就說這些是略等卑微的種族啊!你說他們在歡呼什麼呀!他們覺得他們贏了嗎?勝利了嗎?痴人說夢。」

「就是!我們這只是表面投降罷了這群天真的種族」

看著整座城市都在歡呼讓上面的神族貴族長老們很是不爽道!

當然這些下面的百姓此刻的歡呼是發自內心的,他們覺得今天這一天對他們來說彷彿是做夢一樣,以前的他們最大的願望就是希望自己的國家不要就此滅亡了,自己還是人族,他們根本都不敢奢望人族能夠打贏這場戰鬥而且還讓神族的人親自來他們這裡投降。

他們會世世代代記住這一天記住他們偉大的英雄姜辰,是他創造了人族的神話,改變了人族的歷史,不然以後斗轉星移都不會再有天下大陸人族的故事了。

「該死的神族!你們不是厲害嗎?不是要佔領我們的奴隸我們嗎?怎麼灰頭土臉的跑來投降了!」

「就是啊!一群卑鄙無恥下流的傢伙,你們不是神氣嗎?怎麼現在不神氣了」

下面的人族百姓們個個痛快的謾罵著,甚至有人不停的朝著天上丟雞蛋,發泄著長久以來積攢在心裡的怨恨和憤怒。

當然這一切神族的人只有假裝看不見罷了,他們心裡還盤算著到時候重新佔領了天下大陸以後怎麼好好折磨這群嘴臭的奴隸老鼠們。

浮雲緩緩的降落在偉大的天都廣場上,看見如今天都的繁華和這些拔地而起的高樓大廈,他們根本都不敢相信自己來到了什麼地方。 不一會兒,兩人便回到家裡。

「聽說影樓出事了?」顧忘直接問道。

「嗯,不過沒關係,我已經報警了。」旁邊的趙以諾緩緩回答。

「為什麼不告訴我?」顧忘繼續問道。

「這不是什麼大事。」女人回答。

看著趙以諾故作信心滿滿的樣子,顧忘沒有再說話。

婚紗照被毀了之後,由於顧忘和趙以諾每天都很忙,也便沒有人再提起重新拍攝的事情,可是一旁的林夫人卻是真的著急了。

「我說你們兩個到底是怎麼想的?酒店我也找好了,場所我也找好了,怎麼就突然要取消婚禮?」林夫人不悅的大聲喊道。

「夫人,我和顧忘都很忙,沒有時間折騰。」趙以諾在一旁趕忙解釋著。

這話說的,敢情她覺得結婚就是在折騰?

「你們就給我一句話,這婚,到底結不結?」林夫人問道。

「夫人,不是不結,只是往後推一下。」趙以諾立即回答。

大概是林夫人真的生氣了,徑直走出客廳,沒有搭理面前的趙以諾。

確實,最近顧氏的發展正在勢頭上,本市所有的公司企業都在爭著和這個龍頭公司合作。而趙以諾的影樓,情況則是相反,至今,她也還沒有找到那個鬧事的人。

「你確定?影樓換了主人?」客廳里,凌辰低聲問道。

「確定,負責人已經移民了,現在影樓的老闆是一個叫趙以諾的女人。」對面的男人,回答。

凌辰愣了一下,抿了一口茶。

趙以諾為什麼要接手影樓?缺錢?不可能!

「我知道了,你走吧。」凌辰說道。

那影樓是本市最好的影樓,只是最近因為凌辰的一些小動作,生意越來越差,本來,他打算過一段時間進行收購,只是沒想到,竟然讓趙以諾搶了先。

為什麼會是她?凌辰緊握著雙手,表情有些為難。

他當然不想讓趙以諾為難,可是為了得到這個影樓,他已經費了一些功夫了。

影樓里,每個人各自都在忙碌著。化妝,拍攝,選衣服……雖然很忙,但卻不亂。

自從趙以諾的計劃展開以後,一切都在順利的進行著。

「以諾?」突然,一個帥氣的男人出現在大家面前。

「這是誰啊?好帥啊。」

「就是啊,好像是來找趙總的吧。」

「他和趙總是什麼關係啊?」

周圍的女員工見狀,立馬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

感覺自己好像是聽到凌辰的聲音了,趙以諾立即從辦公室里走了出來。

「你怎麼來了?身體好些了嗎?」趙以諾有些關心的問道。

「挺好的,我聽說你開了一家影樓,就過來看看。」凌辰說道。

「不是我開的,我只是接手。」趙以諾尷尬的解釋著。

「你一個人,忙的過來么?」凌辰繼續問道。

「你這是說的什麼話?我們不是人啊!」旁邊的一個攝影師,大聲喊道。

「我們是一個團隊。」趙以諾趕忙說道。

嗯,一個即將要解散的團隊!凌辰環顧了一下四周,還是原來的樣子,一切,都還是那麼熟悉。他以前來過這裡,可是卻被這裡的老闆瞧不起。

「你找我有事么?」趙以諾有些疑惑的問道。

「沒事,就是好久不見了,我想來看看你。」凌辰一邊搓著手一邊回答。

周圍的兩個女人立即向他投來八卦的目光。意識到大家的異樣之後,趙以諾立馬招呼著凌辰走進了自己的辦公室。

「聽說這個影樓,之前出過事?」

「對,我已經報警了,只是現在警察還沒有查到。」趙以諾回答。

他們當然不會查到,因為他早就已經打點好了一切。

「以諾,累么?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過來幫你。」凌辰試探性的說道。

「不累啊,還好。」趙以諾輕輕回答。她當然不想和這個男人再糾纏在一起!

「我是說……」

「凌辰,你放心,我很好,顧忘會幫我。」還沒有等凌辰把話說完,趙以諾立馬打斷他的話。

很好,她果然很依賴顧忘!

兩個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氣氛很是尷尬。

「行,以後有什麼問題,可以來問我,我對這方面,還蠻有研究的。」凌辰見狀說道。

「好。」敷衍的回答。

凌辰心裡又怎麼會不清楚,即使這個女人遇到再大的困難,她也不會來向他求助的。

終於,男人離開了影樓,女人鬆了口氣。

「趙總,那是誰啊?」助理走過來,八卦的問道。

「一個朋友。」趙以諾淡淡的回答。

「那你可不可以把他的聯繫方式給我啊?」助理害羞的低下了頭,問道。

趙以諾抬起頭,笑了笑道「當然可以,祝你成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