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沒事。」夏雨揚很隨意的說道。

唐浩笑了笑,又拿起一支烤串吃了起來。

夏雨揚也吃了一口她手中的烤串,猶豫了一下,問道:「既然你堅定認為你也許會跟落月一同消失,那你選好給你留下孩子的人選了嗎?」

唐浩聞言,平靜的看著夏雨揚,沉默了一下,說道:「沒有。」

「是沒找到合適的,還是合適的人選太多,不知道如何選擇?」夏雨揚問道。

「都不是。」

夏雨揚一聽這話,詫異的問道:「那是什麼?」

「合適的人選有,但是我擔心連累了她。」唐浩平靜的說道。

「是誰?」夏雨揚問道。

唐浩看著夏雨揚,沉默了一下,說道:「你和杜莎。」

夏雨揚聞言,面色一凝,目光中透出一絲意外。她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說道:「我不怕連累。」

「兵神生孩子,這對兵神來說就是連累。」唐浩笑道。

「那就選杜莎吧,她跟你認識的時間最長,也是個成熟的女人。」夏雨揚說道。

「她和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唐浩有些無奈的說道。

「你不打算把你的一切告訴她嗎?」夏雨揚問道。

「她現在的生活很快樂,我不想給她增添壓力。」唐浩答道。

夏雨揚看著唐浩,冷冷的說道:「沒想到兵神也有如此猶豫的時候。」

唐浩笑道:「我不是猶豫,只是這已經超出了我的能力範圍。」

「找個女人生孩子就超出你的能力範圍了?」夏雨揚不客氣的反擊道。

「嗯。」

「你的這個理論讓你的人知道了,他們也許會對你很失望。」夏雨揚冰冷的語氣中帶著一絲嘲笑。

「所以我才只對你一個人說。」唐浩說著端起了酒杯,喝了一道口。

夏雨揚也拿起一根烤串,咬了一小口。等唐浩把酒杯放下了,她問道:「你為什麼對我說?」

「因為你是下一代兵神。」唐浩笑道。

「我現在還不是。」夏雨揚強調道。

「但是你終究會是的。」

夏雨揚看著唐浩那平靜的樣子,一個人能如此長時間的坦然面對即將到來戰鬥和死亡,她不得不佩服這個比自己小了五歲的大男孩。

「喝酒。」唐浩又端起了酒杯。

夏雨揚也配合的端起了酒杯,兩隻酒杯輕輕一碰,發出一聲輕響。酒杯中的液體輕輕蕩漾,兩人對視一眼,又喝了一口。

唐浩放下酒杯,抬頭看著夏教授。白皙的小手,透明的酒杯,紅色的液體輕輕的移開她的紅唇。在唇邊還有一點點潮濕的感覺。

「不早了。」夏雨揚看著唐浩的眼睛說道。

「睡吧。」

唐浩沒有說要走,夏雨揚也沒說讓唐浩走,甚至連讓唐浩去客房的意思都沒有。兩人很默契的走到了床邊,脫了外套,躺下了。

茶几上的酒和羊肉串都沒收拾,所以房間里還彌散這羊肉串的味道和洋酒的味道。但是這些味道都無法掩蓋夏雨揚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香味,那香味雖然不是太濃,但是卻能沁人心脾,直衝人的腦海。

關了燈,夏雨揚稍微挪動了一下身體,拉近了她和唐浩之間的距離。於是他們之間的距離由原來的十五公分,變成了十公分。這時他們之間的默契距離,在扭腰的黑珊瑚時,他們就是以這個距離躺在一張床上。

過了一會兒,房間里傳來了兩人均勻的呼吸,他們很默契的睡了,彷彿這世界的一切都跟他們無關了。

清晨,唐浩睜開了眼睛,他能夠感覺到夏雨揚的手臂挨著他的手臂,溫潤中透著一絲涼意,這就是夏教授的與眾不同之處。他沒有動,也沒有扭頭看,而是又閉上了眼睛。

過了一會兒,夏雨揚睜開了眼睛,她稍微頓了頓,轉頭看著身邊的唐浩。窗外的陽關透過窗帘,覆蓋在唐浩的臉上,讓他的輪廓都閃著光輝。

這時,唐浩也睜開了眼睛。

「早。」夏雨揚先說話了。

「早。」唐浩也轉頭看著夏雨揚,兩人之間已經沒有那十公分的距離,這一面對面,基本上就是臉對臉了。

夏教授的呼吸很輕,但是卻清香誘人,她的皮膚很白,毛孔小的幾乎看不見了。

不自覺的,唐浩伸出頭去,在夏雨揚的額頭吻了一下。

這一下很輕,但是並不突然,如果夏雨揚想躲,完全能夠躲開,可是她根本沒想躲。

「你今天有課嗎?」唐浩很隨意的問道。

「有。」

「現在起床嗎?」唐浩問道。

「課是下午的。」夏雨揚答道。

唐浩聞言,笑了笑:「那就再睡一會兒。」

「嗯。」夏雨揚說著就閉上了眼睛。

唐浩轉過身,平躺著閉上了眼睛。

窗外眼光明媚了,房間里卻安靜無比,兩人彷彿都沒有意識到天已經亮了似的,都安靜的睡著。

唐浩平躺著,夏雨揚側身對著唐浩,她的手臂和大腿雖然沒有放在唐浩的身上,可是看上去也有些像是在戀人身邊的女人。

陽光覆蓋在兩人身上,讓人覺得她們就是一對安靜的戀人。

許久之後,夏雨揚睜開了眼睛,她看了看時間,見已經十點半了,她的臉上露出一絲無奈的笑意。一覺睡到十點半,這絕不是她的習慣,她相信這也不是唐浩的習慣。

唐浩也在這個時候睜開了眼睛,他見夏雨揚的眼角掛著笑意看他,他也笑了。

「起床吧。」夏雨揚沒有再留戀這床的溫暖,而是很乾脆的起身下床了。

唐浩躺在床上,看著夏教授走進了浴室,他深吸口氣,也起身下床。慢慢的來到了窗前,掀起窗欄的一角,向外望去。

剛好看見潘瑩和靈兒從青雲學府的大門進來,兩人的手裡都拎著一些菜,顯然她們這是要回來做飯。

靈兒也發現了唐浩,她對於唐浩出現在夏雨揚的房間里並不意外,還笑著朝唐浩擺了擺手。她這一擺手,潘瑩也就感覺到了。

唐浩只好把窗帘拉開,正大光明的跟兩人擺手。等兩個女孩進入了房子,他回身穿上衣服,坐在了沙發上。

也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意識到了什麼,慢慢回頭,向窗外望去。也就在這一刻,他看見青雲學府馬路對面那棟樓的天台有人影一閃而逝。

雖然只是一閃而逝的一個人影,可是他非常確定,那是個高手正在監視他或者是他們。那個高手顯然很強大,也很謹慎,現在已經走了。

這時,夏雨揚從浴室出來了,她已經收拾整齊了。

「有人監視我們。」唐浩看著夏雨揚說道。

「在哪?」

「還是那棟樓。」唐浩說道。

夏雨揚聞言,問道:「你覺得是誰?」

「應該是個殺手。」唐浩平靜的說道。

「他應該是剛出現的,之前沒有。」夏雨揚自信的說道。

「嗯,也許是跟我來的。」唐浩說著站了起來,走進了浴室。

夏雨揚走到窗前,望向了那棟樓的天台,目光中透出凜然的怒意。 樓下廚房裡,潘瑩和靈兒已經在廚房開始忙了。對於做菜,靈兒的水平自然是連學徒都算不上。但是潘瑩並不覺得靈兒很多餘,如果靈兒不在,她面對唐浩和夏教授的時候,會覺得她很多餘。

對於唐浩昨晚沒走的事情,她並未跟靈兒說。但是剛才在樓下看見唐浩在夏教授房間的一幕,卻也讓靈兒知道了,因為剛才的唐浩明顯沒有穿外套。但是她並未見靈兒有憤怒的反應,她真有點搞不懂了,靈兒一口一個姐夫叫著,難道夏教授是她姐嗎?

兩人正忙著,唐浩和夏雨揚從樓上下來了。

靈兒立刻走出了廚房,和夏雨揚、唐浩打招呼。

「姐夫,夏教授,早。」

「你來了。」唐浩很隨意的說了一句。

「你來了。」夏雨揚也學著唐浩的樣子說了一句。

「你們剛起床嗎?」靈兒笑嘻嘻的看看唐浩,又看看夏雨揚。

廚房裡的潘瑩立刻出來了,她對唐浩和夏雨揚說道:「浩哥,夏教授,你們坐,我給你們泡茶。」她說著一拉靈兒的小手,走進了廚房。

夏雨揚和唐浩都感覺到了,靈兒的語氣中有調侃的味道。從前她只是可愛的小丫頭,可是現在她已經是一個超級強大的高手了,要想阻止她說話,可就不那麼容易了。

「我去幫潘瑩。」夏雨揚走進了廚房。

唐浩坐下了,她並不擔心靈兒和夏雨揚打起來。靈兒雖然嘴有點壞,但是她是個善良的孩子。不過她還是看著廚房的方向,仔細聽夏雨揚進去之後,會不會跟靈兒說點什麼。

但是讓他意外的是,夏雨揚進去之後,沒有跟靈兒說什麼,靈兒也沒有跟夏教授說什麼。夏教授顯然不會對靈兒有什麼不滿,可是她感覺到靈兒對夏教授有意見了。至於原因,自然是她一直認為她是他的小姨子。

三個女人在廚房裡的情形倒是非常融洽,很快廚房裡就傳來了香味。

不到十二點,午飯就準備好了,四個人坐下吃飯。

吃飯的時候,氣氛也很融洽。

吃過了飯,收拾了一下,夏雨揚和潘瑩就要回學校了。

靈兒說要去看杜莎,讓唐浩陪著她一塊去。唐浩當然不會拒絕,於是便和靈兒離開了青雲學府,直奔杜莎大廈。

車走了不遠,靈兒突然對唐浩說道:「姐夫,昨天我發現有人偷偷的觀察我。」

「知道是什麼人嗎?」唐浩問道。

「我沒理他。」靈兒答道。

「以後就這樣做,不要理他。」唐浩說道。

靈兒聞言,笑嘻嘻的說道:「我不理他,不過姐夫你可不能不理他啊。」

「我會派人查查。」唐浩說道。

「姐夫,我知道我很厲害了,可是有時候我還是有點怕。」靈兒不好意思的說道。

唐浩笑道:「現在這個世界上能打敗你的人不會超過五個,你什麼都不用怕。」

靈兒聞言,笑著說道:「姐夫,我真有那麼厲害嗎?」

「嗯,子彈你都能躲開。」唐浩鄭重的說道。

「我能躲開子彈!」靈兒吃驚的看著唐浩,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透著驚喜。

「嗯。」

靈兒笑著說道:「姐夫,是不是有點太誇張了!」

「我說的都是實話,不過你平時不要表現能力。」

「我知道,我很低調。」

「特別是不要告訴杜莎。」唐浩囑咐道。

靈兒聞言,默默的點頭:「姐夫,你是不是從來沒想過要娶莎姐?」

聽到這個問題,唐浩猶豫了一下,說道:「你也知道,我跟她屬於兩個世界,她也許根本理解不了我們這個世界。」

靈兒聞言,暗暗的嘆了口氣說道:「夏教授和我們是一個世界的人。」

唐浩就知道靈兒肯定會涉及這個問題,他看著前方說道:「在不就得將來,夏教授會成為你最好的朋友。」

靈兒一聽這話,立刻說道:「我一直都很尊敬夏教授,只是看見你和她在一起,我就會想起莎姐。」

「我沒有跟她在一起。」

「姐夫,你就別當我是小孩子了。」靈兒無奈的說道。

「不信算了。」唐浩也不解釋。

靈兒見狀,稍微頓了頓,說道:「你早上在她的房間都沒穿衣服,你別告訴你只是和她一塊睡覺。」

「當然只是睡覺。」唐浩隨意的說道。

「姐夫,你又當我是小孩子了,乾菜烈火的,我能相信嗎?」靈兒笑道。

「不信算了。」

又是這四個字,靈兒扭頭看著唐浩,問道:「姐夫,你和夏教授一塊睡覺,你就沒有別地想法嗎?」

「沒有。」

「我不信。」

「不信算了。」

「你就會說這四個字,你就不能解釋一下為什麼沒有想法嗎!」靈兒嘟著小嘴說道。

唐浩笑了笑,說道:「你覺得我是一個自控能力很差的人嗎?」

「你當然是一個自控能力很強的人,可是我不相信你沒有想法。」靈兒不相信的說道。

「不信算了。」

「不信算了。」

靈兒幾乎和唐浩同時說出了這四個字,她笑道:「就知道你會說著四個字。」

「見到杜莎,不要對她說任何事情。」唐浩突然改變了話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