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果真是靈珠啊,謝郡主就是豪爽,一出手便是這麼珍貴的東西。」大廳內,響起武者喜悅的議論聲。

「沒想到啊,竟然能夠得到一枚靈珠,太興奮了。」

「感謝謝謝郡主,竟給我們如此豐厚的獎勵,我等真是受寵若驚啊!」

……

意外得到一枚靈珠,在場的年輕武者,看上去都十分的興奮,但唯獨葉凡,臉色依舊有些發沉,黑眸仍然在盯著那名高傲少女,對方唇角上掛著淡淡的不屑,就彷彿是在施捨他們一般,令人心中十分的不舒服!

這靈珠,是他們拼著死亡的危險賺來的,眼前少女憑什麼要用施捨的目光看待他們,難道就因為這些讓他們為之瘋狂的靈珠,在對方眼中十分的廉價,而他們也因此變得廉價了?

葉凡一個人的沉默,無法影響到全場武者的興奮,此刻他們都在神情喜悅的沖謝婷感謝,那般卑微的模樣,將少女的高傲,凸顯的更為明顯。

「家父說過,這只是本輪的獎勵,下面幾輪,獎勵會更加豐厚。」謝婷淡淡一笑,語氣平淡的說道。

而這話,自然又讓場上眾人一陣瘋狂,眼中的戰意也更加涌動,第一輪會戰便獎勵了一枚靈珠,那如果通過了第二輪,又會得到多麼逆天的獎勵?

眾人不敢想象,他們只是神色火熱的盯著前方那名臉蛋身材都稱得上一流的少女,眼中有化不開的慾望,謝家如此家大業大,若是能夠征服眼前的少女,那就是人財兩收,人生性.福!

當眾人神色火熱的時候,坐在上方的少女,緩緩的站起身來,淡眸淺眯,唇角微翹,兩條完美長腿輕輕抬動,起身走了下來。

「在座的都是平陽郡的天才之輩,所以小女子特有一份機緣想送與大家。」謝婷淺眸掃過場上眾武者,從旁邊隨從手中拿來一道捲軸,對眾人道。

「機緣?一幅畫?」

望著少女纖細玉手上握著的捲軸,場上眾人疑惑道。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機緣?」聽聞謝婷話語,場上眾人齊聲疑惑道。

緩緩行到眾人面前的謝婷,臉上泛著淡淡的笑容,玉手從旁邊取來一道捲軸,然後沖眾人道:「既然是機緣,著急是沒有用的。」

淡淡的話語從謝婷的口中出來,蘊含著一股隱晦的冷漠,讓的在場武者,原本火熱的心,微微涼了幾分,但對於這份「機緣」卻更為好奇。

就連最受關注的幾大天才,目光都變的凝聚起來,盯著謝婷玉手中的捲軸,眼神閃爍,而那向來將自己當做主人的古昊天,也因為謝婷的舉動,飛揚的劍眉緩緩落了下來。

雖然古昊天沒有追上謝婷,但是他了解對後者的性子,眼下對方絕不是白送機緣這麼好的事情,肯定有著什麼目的!

坐在場下的葉凡,此刻黑眸也漸漸眯了起來,他盯著謝婷手中的捲軸,眼神里閃動起思索的神采,他搞不懂,這個女人,想要做什麼!

當場上眾人心中疑惑而又期待的時候,備受矚目的謝婷,鵝蛋臉上泛著清淡的笑容,雙手將捲軸緩緩的展開了。

轟!

也就在畫卷展開的一瞬間,一股濃郁的煞氣從那捲中瀰漫而出,讓的緊盯著畫卷的眾人,神情猛的一變,身形倒退兩步,全身靈力泛起,抵擋那份無形的煞氣。

「這到底是副什麼畫,怎麼會有這麼強烈的陰煞氣息?」場上眾武者,面色凝重的盯著那繼續展開的畫卷,驚呼道。

那股瀰漫而來的陰煞氣息,並不是實際的煞氣,而更像是一種來自靈魂深處的陰暗,讓人心中沒由來的一陣心悸,但這,卻都來自於一幅畫,眾人很難想象,到底是是什麼樣的畫,才會有如此濃重的陰煞氣息!

眾人的驚呼並未影響到謝婷,她曼妙身姿微微一抖,手臂上便覆蓋上一層淡淡的青色靈力,生生擋住了那些陰煞氣息的侵蝕,而這個時候,眾人才震驚的發覺,在謝婷那宛如瓷器般精緻的玉手上,竟有五道青色靈線。

「靈輪五重境!」場上眾人,不由得低聲驚呼,望向謝婷的目光,格外的複雜。

場下的葉凡,也注意到了這一點,臉色頓時難看起來,他已經儘可能高的去想象這個女人,但對方此時展現出的實力,還是讓他驚訝到,靈輪五重境,靈輪二重境,足足三重的差距,若是之前真的莽撞動手,或許他會被這個女人又一番羞辱!

場上唯一能夠淡定些的便是那古昊天,他並不驚訝與謝婷的實力,他更感興趣的,是那對方手中那副緩緩展開的畫卷。

「想不到她還是拿出來了。」古昊天盯著那瀰漫著煞氣的畫卷,自信的眸子里,精光閃爍。

場上眾武者,在經過對謝婷實力的短暫詫異后,目光就重新凝聚到了那副緩緩展開的畫卷上,所有人的緊盯著畫卷,全身靈力泛動,十分的專註。

可是,隨著畫卷的不斷展開,眾人的眼睛逐漸瞪了起來,原本緊閉的嘴巴,也是張的越來越大,臉上也瀰漫上一股駭然之色。

「好恐怖啊!」場上眾人,眼神一陣聚縮,盯著那畫卷中的內容,駭然失語。

就連神色低沉了許久的葉凡,臉上也流露出同樣的駭然之色,他清楚的望見,那展開的畫卷中,夜色漆黑,高空懸挂著一輪血月,而在那血月之下,竟然有著漫山遍野的屍骨,整個荒野血流成河,恐怖到了極點。

但此刻所有人的駭然目光,都落在畫中一道活著的身影上,這人只有一個背影,但在那染成紅色的血衣映襯下,會發覺這曼妙的背影,乃是一名女子,此女手握一把紅色長劍,全身閃爍著濃郁的紅光,一頭捲曲的紅髮,滴落著縷縷鮮血,搭在那精緻的鎖骨上,顯得格外的妖異。

少女半彎著身軀,全身重量憑著一把紅色長劍的撐地,頑強的站著,不難看出,紅衣少女身負重傷,但那份無法磨滅的煞氣,卻將整片天地都渲染的無比凄涼!

宴會大廳內的眾人,神色驚恐的盯著畫中的紅衣少女,那駭然的模樣,就仿似自己已經置身在那煞氣瀰漫的血海中,眾人身體顫抖,臉色恐懼,獃獃的愣在原地,駭然的說不出話來。

原本歌舞昇平的宴會大廳內,在這一刻就死一般的寂靜,那些身材誘惑的舞女,也都跌倒在舞池中,面色發白,身體顫抖,早沒有了往常的性感。

饒是曾經在拍賣會上見過此畫的古昊天,神情仍舊是無比的震驚,魂力敏銳的他,更是驚訝於畫卷所帶來的那股恐怖煞氣,這已經不再是一幅畫,而是一種到了極致的意境。

而在下方的葉凡,此刻卻像是丟了魂似的,黑眸緊盯著畫卷中的場景,袖下的手掌都劇烈的顫抖起來,他確信他從未見過這幅畫或者是經歷過畫中的情景,但是他卻能夠清晰的察覺到,一種強烈的熟悉感,就彷彿這畫卷中,有什麼東西在吸引著他,讓他的整顆心都忍不住顫動起來。

「到底是什麼?」


丹田內,那平靜了很久的銀紙,這一刻竟然劇烈的顫動起來,讓他下方的靈力瘋狂的翻騰起來,那種程度的異動,葉凡只遇到過一次,那就是當初在血靈台拿到那塊青鼎殘片的時候。如今再次異動,他下意識的聯想到了什麼,目光在這畫卷中仔細的搜尋起來。

整個宴會大廳,一片騷動,場上唯一能夠保持淡定的,便是那持畫人謝婷,自打從拍賣會上買下此物,她就潛心研究,但是對於其中的奧秘,仍舊是一知半解,她曾經問過父親,但對方同樣也是找不到任何的頭緒,最後她只得將這幅畫扔到了倉庫里。

而此次會戰,聽到父親要公開為她招婿,心氣極高的她自然是萬般不願,但又不能公然反抗,所以她便想到了用這廢棄之物,來為難一下參戰的選手,讓他們知道自己到底有幾斤幾兩,知難而退。

對於眼下眾人的反應,她心中冷笑不已,當初她第一眼見到這副畫卷的時候,也曾心驚過,卻沒場上這些武者表現的那麼不堪,只是一副畫就能嚇成這個樣子,還想當她的男人,真是太異想天開了。

心中嗤笑不止的謝婷,臉上卻還掛著淡淡的笑容,她掃了掃前方面色驚懼的眾武者,語氣清淡道:「這幅畫便是我所說的機緣,如果你們誰能看透其中的奧秘,那它便歸誰所有。」

謝婷的話語落下, 調頻魔法系統 ,反而是一臉的凝重,他們想不到這樣一副畫,會有什麼奧秘,至於機緣,更像是無稽之談,但眼下謝婷開口,他們總得要努力一下,就算是為了能夠博的美人一笑,也得嘗試一把。

「謝小姐,這就是一幅畫啊,橫看豎看都不像是什麼機緣啊?」有些心直口快的武者,直接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場上其他人,也都向謝婷望了過去,神態間似乎有著與問話人有著同樣的疑惑。

而還沒等謝婷開口,面色變幻的古昊天便率先站出來,向眾人解釋道:「我記得婷兒當初買這幅畫的時候,總共花費了一百枚上品靈珠。」

嘩!

場上眾武者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之前的一枚下品靈珠,便讓他們如獲珍寶,可眼下這幅畫,竟然值一百枚上品靈珠,這實在是太驚人了。

原本還有為畫卷的價值疑惑的眾人,此刻眼中都涌動出濃郁的火熱之色,需要耗費一百枚上品靈珠才能買到的畫,絕對不會是什麼平凡的的東西。

「那怎麼才算是參透畫中的奧秘呢?」

眾人不再懷疑畫卷的價值,但隨即而來的一個問題,便是參透的標準,每個固定的標準,沒準他們參透了,對方也可能耍賴說不對,這樣他們就悲劇了。


面對這個問題,古昊天沒有作答,看那模樣顯然也不懂參透的標準,而這個時候,謝婷向沉默的古昊天掃了一眼,然後便將眸子轉向了手中的畫卷,語氣清淡道:「參透的標準很簡單,只要有誰能夠讓畫中的煞氣消失,那便算作參透了奧秘。」

「讓煞氣消失?這怎麼可能?」得到回復,眾人一陣搖頭。

除非是燒掉這幅畫,不然這畫卷中的內容,絕對沒法消失,眼下謝婷說是送機緣,但實際上就是想要刁難他們,真是好算盤啊!

「怎麼不可能,我覺得我就可以讓畫卷中的煞氣消失!」有名年輕武者,在其他人都否定的時候,主動站了出來。

而這自然是引起其他人一陣注目,不過一看說話人臉上那份得意神情,眾人便知道這傢伙擺明就是挑個好時機站出來裝比的,可是在謝婷的面前裝比,這不是班門弄斧嗎?人家有的你沒有,再裝又有什麼用?

「既然公子有信心,那便請吧。」前方的謝婷,聞言那鵝蛋臉上浮起一抹笑意,其中意味難明,她淡淡道了一聲,旋即便將手中的畫,向站出來的武者拋了過去。

ps:祝大家除夕夜開心,過年紅包多多,新年學業,事業有成,家人健康平安。心想事成,萬事如意。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既然公子有信心,那便請吧。」

謝婷鵝蛋臉上泛起一抹淡笑,玉臂微微一甩,便將手中的畫卷拋向了那名站出來的武者,手臂甩動間,胸前的一對飽滿玉峰,也是跟隨著顫動了幾下。


畫卷連同捲軸,迅速飛來,那名武者下意識的就探出手向那畫卷抓了過去,可就在剛剛抓到了那一剎那,自畫卷中瀰漫出的煞氣,竟將他直接沖飛了出去,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口中鮮血直流!

唰!

望見此幕,謝婷唇角微微一翹,目光從倒地武者身上不屑的掃過,旋即身形飛速衝出,玉臂探出將畫卷重新抓了回來,身形躥動時,裙擺微揚,露出那兩條完美無瑕的圓潤美腿,撩人心神。

但是場上的眾武者,卻沒有去關注這美麗的景色,而是將目光落在了倒地吐血的武者身上,臉上流露著濃濃的驚色。至於之前躍躍欲試的武者,此刻也都收回了腳步,神情十分忌憚。

「虧得沒出手啊,不然倒在地上的恐怕就是咱了啊。」一名武者盯著謝婷手中的畫卷,后怕的說道。

自從發生了眼前一幕後,場上眾人便沒有敢繼續造次的,而謝婷對這種局面似乎很滿意,她坐回位置,對旁邊的隨從叮囑了一句,然後就靜靜的待著,不再言語。

謝婷身邊那名實力不俗的隨從,將那副畫卷接了過來,然後便來到眾武者面前,語氣平淡的說道:「畫中煞氣容易傷人,所以就由小的為大家展示,還請大家認真參詳。」

隨從手握捲軸,將畫卷展開,站在靠近眾人的地方,耐心展示起來。

場上眾武者,有些忌憚畫中的煞氣,顯得畏首畏尾的,但是一想到畫卷的價值,他們一個個就像是打了雞血似的,目光凝聚在畫卷上,認真的觀察起來,祈求能夠從中參透到什麼。

但在眾人觀察了一陣后,他們就都覺得腦袋一陣鑽疼,眼淚直流,不敢再去直視那副凄慘的畫卷,到的最後,就只有那幾大天才,還在認真的盯著畫卷觀看,可從他們那緊皺的眉頭中,也能看出幾人似乎也很費力。

場上唯一能夠保持淡然模樣的,就是古家的古昊天了,靈符師的身份,讓他比其他人有著更加渾厚的魂力,觀察畫卷也比其他人來的要仔細一些,他劍眉飛揚,嘴角微翹,目光凝在畫卷上,那副神態像是已經有了什麼收穫。

當然,古昊天並不是場上唯一一個靈符師,同為靈符師的凌柔,此刻也在專註的觀察著畫卷中的內容,不過那副神態,看上去不像是有收穫的樣子,而在凌柔的旁邊,還有一人,那便是葉凡。

這麼長的時間,葉凡一言不發,身體僵直的坐著,目光自始至終都落在那副畫上,根本不曾轉移分毫,而他袖下的手,一直在顫抖,從未停止過。

血月高掛,漫山遍野的屍骨堆積如山,血流成河,血衣少女手持血色長劍,虛弱的支撐著身體,但身上的煞氣,卻有瀰漫了整個天地,捲曲的紅髮,沾染著殷紅的鮮血, 天賜千金謀妻 ,少女染血的鎖骨中,煞氣涌動,亦邪亦魔亦凄涼!

這一切,都深深的印在了葉凡的腦海中,但是此刻他的目光,卻盯著少女身前不足一丈位置的那灘血液,其中有塊不起眼的破銅,在鮮血的覆蓋下,就像是山野間的碎石,引不來任何的目光,可葉凡一看到那塊破銅,臉色就劇烈的變幻起來,別人或許不認識,但他又怎麼不認識呢,這破銅正是一塊青鼎殘片,雖然只露出一角,他還是清楚的確認了這一點。

「這女子是誰,為什麼會拚命爭搶這塊青鼎殘片?」葉凡心頭疑惑道。

他雖然看不見少女的正臉,但他能夠感覺到,畫中的少女目光應該是在注視那塊血灘,準確的說是注視血灘中那塊青鼎殘片。

此刻的葉凡,心中疑惑重重,是誰作的這樣一副畫,畫中的少女又是誰,畫中是什麼地方,青鼎殘片為什麼會出現在那裡,少女搶奪青鼎殘片又是為了什麼……

對於這一系列的疑問,,葉凡沒有一點頭緒,但他知道,想要找到答案,找到青鼎殘片,就必須從這幅畫入手,眼下這幅畫他必須要拿到!

「呼!」堅定了心中的想法,葉凡便長呼了一口氣,目光從畫卷上收了回來。

被這突如其來的訊息給打斷,葉凡心中那份執著的恨意,倒是暫時消退了下去,不過在他望向端坐在前方的謝婷時,黑眸中仍舊會閃動起冰冷之色。

「唉,不能再看了,這畫還真是古怪,竟然這麼折磨人。」

葉凡回過神來不久,便看到旁邊的凌霄,雙手按著太陽穴,不住的搖晃腦袋,看上去似乎非常的痛苦。

「小妹啊,你看出什麼門道了嗎?」安撫好腦袋的疼痛,凌霄便望向了旁邊的凌柔,詢問道。

至於葉凡,他已經選擇性的避開了,這麼長時間的接觸,他也差不多摸透了葉凡的脾氣,對方平日里非常隨和,但只要一碰上這個謝婷,整個人情緒就非常的不穩定,就像是他的妹妹一樣,一個月中總會有那麼幾天,沒由來的會發火。

花樣女王 ,在那沾血的劍柄處,她模糊看到了一道妖異的蓮花圖案。

凌柔正看的入神,卻突然被凌霄打斷,臉蛋上頓時一陣氣憤,剛想要抱怨兩句,卻發現葉凡正在望著她,於是就鬆了口氣,沖葉凡笑道:「葉凡哥哥,你是不是看出了什麼啊?」

對於曾經見識過葉凡駭人靈魂波動的她來說,葉凡無疑成為了她心中很高大上的存在,眼下這幅畫卷雖然神奇,但她相信葉凡會更神奇,當下才笑著問了起來。

「嗯,的確看到了許多東西。」葉凡微微一笑,回道。

「比如呢?」見葉凡情緒恢復正常,凌霄插話問道。

「比如,畫中少女是個絕色美女。」葉凡沖凌霄眨了眨眼,意味深長的笑道。

聞言,凌霄一愣,轉頭向畫中那隻露出側影的紅髮少女望了一眼,很不解的問道:「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你有沒有發現,死在少女面前的人,都是睜著眼睛的?」葉凡笑著反問道。

凌霄向畫中的死人掃了一眼,心頭更加疑惑,說道:「的確是睜著眼睛的,但這沒法說明少女是絕色美女吧?說不定這些人是被嚇得死不瞑目呢?」

「我看到的東西,就是通過目光推斷出來的。」葉凡沒有直接回答凌霄的疑問,反而是頗具意味的笑了笑,說道。

在他認為,那青鼎殘片便是破局的關鍵,而之所以能夠確定下殘片的位置,很大程度上是通過少女的目光確定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