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林逸?」櫻花清影皺起了秀眉:「母親,這有些不可能吧,林逸有這麼膽大?」

…… 事實證明,她還有利用價值。

葉靈對這個事實極淺的笑了笑。

如果可以,她想說,以後就當沒了這個母親父家吧?

但不可以。

即使她在心裡已經否定了這段關係,她也沒什麼理由要對外公布說斷絕與他們的關係。

雖然這段婚事並不是什麼秘密,但她把它抬到明面上,就會生出很多枝節來,比如皇帝那邊的交代……

葉靈敷衍得那麼明顯,可是歐陽夫人還是希望她能得到晏王府的某些內幕,然後傳遞給他們。

「母親,我根本無法出門,怎麼跟您說呢?」

歐陽夫人抬眸看看她,掩下眼底的不信任,借著喝茶,掃了一眼敞開的門。

「如果有消息,你把門口邊上的花移下位置……」

葉靈下意識的看向門口,還真有盆花……她可以說自己都沒注意嗎?

「會有人來嗎?」這樣的事還是第一次,又好奇了!

歐陽夫人瞥了她一眼,一副一切盡在不言中的意味。

她覺得自己越來越懂得看人臉色了。

葉靈送走歐陽夫人的時候,王府沒有一個人出來相送。

只是到了門口要上車的那一刻,晏子晉才突然出現,與她一起。

「歐陽夫人慢走。」

葉靈看了看身邊的人,眨眨眼,他微笑地看著馬車走遠,然後轉身回去。

葉靈跟在他後面,手剛放到車把上。

「住手!」

晏子浩突然蹦出來。

嚇得葉靈連忙舉了雙手。

他不過想推他回屋而已。

「你要幹什麼?!」

葉靈看著他一臉嚴肅,甚至眼神都有些冷一般,這個人,她自以為跟他的關係已經破冰了,為什麼還……?

「我只是想推王爺回去……」

幫個忙還被人吼,委屈。

葉靈就那樣看著他,直到晏子晉開口:「回去。」

葉靈看看人,沒敢再伸手。

在後面看著晏子浩推著輪椅往屋裡走。

葉靈等他們走遠,才回了房。

一一一

葉靈第一次見到傳說中的皇子,是在某一天下午。

因為她被點了名,所以不得不出來相見。

傳說中的四皇子,面貌出眾,就是眼角長得微翹,總讓她想起狐狸的眼睛。

「這位就是尊夫人嗎?」

四皇子洋溢著讚美的熱情,可是看見她之後,似乎預備的都說不出口,只用出了一句「蘭質慧心」。

用一句形容大家閨秀的詞來形容堂堂的王妃,四皇子,你怕是讀書不多哦。

的確,四皇子不是個愛讀書的人。

跟王爺聊的時候,只要有關軍事類的,都積極發言表態,大概是興緻所在。

葉靈在一邊當陪襯。

還有另一邊的晏子浩。

這是她第一次看見正經嚴肅的他,像一個有禮貌又有教養,看起來已經成熟了的男人一樣端坐著聽兄長與尊貴客人聊天。

葉靈把目光瞄向他,他眼珠一轉一斜,給了她一個鄙視。

這少年叛逆期。

葉靈下了定義,然後不再看他。

晏子浩動了動身子,把目光再瞄過去的時候,許久等不到她望過來了,於是佯裝認真的聽人說話。

「子浩也快十八了,可以相中的人家?」四皇子臉上笑笑的。

晏子浩罕見的臉帶羞澀!

「四皇子有心了,家弟尚小……」

「哎,晉兄此話差矣,你看九弟十弟,子浩還長一兩歲呢。」

晏子晉若有所思的看向晏子浩,然後抿抿茶水。

「晉兄已立妃,那接下來也該為子浩打算打算了,畢竟男兒大了,總是要家業的……」

葉靈聽著聽著,怎麼感覺這四皇子是在慫恿晏子浩成親立業然後分家的感覺?

「您說是嗎? 一念情深:總裁輕點撩 晏王妃?」

突然把話題轉向她,葉靈支吾其詞,她都不知道問的是什麼怎麼回答?!

「月兒才嫁過來,很多還沒熟悉……」

「晉兄,不是我說你,既然王妃是正妃,那就理所當然是當家之母,堂堂宰相之女,怎會連個家都打理不好,這讓外人知道了,豈不看兩家笑話?」

四皇子又加諸陳詞,讓晏子晉給她管理王府?

獵愛遊戲:早安,金主大人 葉靈神奇的看向四皇子,這人今天是來當說客的嗎?怎麼感覺一直在為她說話?還是真的為這個家著想?

他們的關係很好嗎?以前的歐陽月對這個四皇子的印象可不是這樣的?

「王妃?在這住得可還適應?」

葉靈看看在場的人,眼裡都是迷茫,但對於問話還是要答的。

「挺好的,謝謝四皇子關心!」

「王妃端莊溫柔,真是晏府之福啊,以後這晏王府交在王妃手裡,一定會家和人興,晉兄就可以更多心思來為我朝出謀劃策,實乃國之幸也,哈哈。」

四皇子的尬笑,眾人只得陪著。

只是葉靈察覺晏子晉在皇子說話的時候看她一眼,彷彿帶著冷意……

真不是她的錯啊,她什麼都沒做。

「晏王妃,十五的宮宴,屆時恭候你們大駕了。」

葉靈下意識看向晏子晉,她完全不知道這件事要怎麼回答?而且晏子晉會讓她出門嗎?想到這個,她倒是反應過來了。

晏子晉不理她,大概是希望她自己開口吧。

「四皇子,謝謝你關心,我剛來晏王府……」什麼都不熟悉,還是不去了。

「我們會準時赴宴,四皇子有心。」晏子晉開口攔住她的話。

九陰大帝 葉靈張了張口,然後抿上。

送走四皇子,氣氛一陣沉默。

「那個……」葉靈想試圖清晰些什麼。

晏子晉瞥了她一眼,什麼也不說就離開了。

葉靈張口結舌喊不出話來。

一旁的晏子浩瞪她!

她已經很委屈了好嗎?

「瞪我幹嘛?!」

「哼哼!想做晏王府的女主人!念頭不小啊!我們都小看你了!」

「我沒有!」

「沒有? 當殺手淪爲保鏢 說客都到家了,還想掩飾什麼?晏王府的王妃誰不想做!現在達成所願,就開始動念頭了是不是?做女主人的感覺很好是不是?我告訴你!你做夢!你永遠也不會成為女主人的!你最好分清楚!連王妃的位都是哥可憐你才不揭穿你的!還敢妄想當家做主!簡直就是痴心妄想!不知廉恥的女人!」

葉靈被吼得一愣一愣的,獃獃的看著暴跳如雷的人…… ……

「除了林逸,我真想不到還有誰能這麼膽大!」櫻花玉沉聲道。

櫻花清影在一旁半天沒有說話,雖然一直告訴自己林逸不敢,可是上一次林逸強攻努洛伊曼王宮的事情就在眼前,不由得她不相信。

櫻花玉在一旁沉默了半晌,最後冷聲道:「從現在開始,收回對林逸的行動!」

「這是為何?」櫻花清影立刻問道。

「伊賀忍者的總部奈良忍者村都被人家夷為平地了,還要鬼忍令牌有什麼用?」櫻花玉沒好氣道:「現在就希望林逸沒有因為上一次的事情生氣,能夠和我們櫻花媚忍和解,不然事情可就麻煩了!」

櫻花清影的黛眉輕蹙,心情有些不好受,可是還是點了點頭:「是,母親,我明天就把你的命令傳達下去!」

櫻花玉點了點頭,揉捏了一下自己的眉心,過了半晌,繼續道:「這一段時間櫻花媚忍都收斂一些,千萬不要再露頭了,伊賀忍者被人滅了,我櫻花媚忍的靠山沒了,很有可能成為很多人眼中的一塊肥肉,想要吞了我們,所以這一段時間我們務必要小心!」

「是!」

會議室裡面的眾人俱是點了點頭,表情當中很是嚴肅。

以前因為伊賀忍者的存在,很多人都不敢對櫻花媚忍下手,可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伊賀忍者被人夷為平地,他們櫻花媚忍就有些尷尬了。

櫻花玉的腦子還是反應比較快,如果換成反應比較慢的首領,估計現在還沒有從伊賀忍者的總部奈良忍者村被夷為平地當中反應過來,可櫻花玉不但反應過來了,還想到了以後的日子該怎麼辦,這已經是極為不易了。

櫻花媚忍的日子不太好過了,而這邊的林逸,這幾天也是蟄伏待出,不管怎麼說,辦了這麼大一件事情,都要潛伏一下,一旦林逸露頭,估計想要幹掉林逸的人特別多。

日本東京,古老的日本酒館式建築。

一個隱秘的房間當中,此時正跪坐著一位穿著黑西服的男子,這男子肥頭大耳,此時正端著酒杯不斷的把被子裡面的酒往嘴裡送。

這男子的對面正跪坐著一位熟人,不是別人,正是伊賀忍者的首領武藏五郎,武藏五郎現在一點也不像平常那般鎮定自若,相反還有些緊張,緊緊的盯著面前坐著的這位男子。

過了半晌,這男子才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冷冷道:「武藏五郎,你這一次招惹了這麼大的麻煩,連我都受到了牽連,你知道嗎?」

「閣下,我當然知道,」武藏五郎趕忙道:「可是現在我伊賀忍者都被人夷為平地了,我……我……」

武藏五郎也沒有想到林逸會這麼大膽,一時之間有些焦急了起來,以前的他掌控著伊賀忍者,無數人都拉攏他,他也從中得到了不少好處,可是現在變成了光桿司令,以前還得罪了那麼多人,指不定會被仇人追殺,所以武藏五郎馬上來見他的後台,防衛省大臣渡邊二葉。

渡邊二葉冷聲道:「你要記住,這一次的事情都是你自己自作主張,明白嗎?」

「嗯?」武藏五郎的眉頭緊鎖了起來:「是他們越過了森嚴的防衛,動用了重火器,怎麼和我們有關係?」

「如果不是你們惹出來的事情,他們能動用重火器嗎?」渡邊二葉冷聲道:「武藏五郎,你一定要記住,只要我在,那讓你們伊賀忍者起來就是一句話的事情,可我要是倒台了,那伊賀忍者就成為歷史了!」

武藏五郎忍不住苦笑了一聲,話都說到了這個地步他還能不知道?分明就是要把他當成替罪羊,可就如同渡邊二葉說的那般,只要渡邊二葉不倒台,那以後伊賀忍者還有東山再起的時候,可如果渡邊二葉倒台了,那伊賀忍者就只能成為歷史了。

「哈伊,閣下,我明白了!」武藏五郎應聲道。

渡邊二葉點了點頭,這才站起身來:「武藏五郎,你是一個聰明人,我最喜歡和你這樣的人說話,好了,我走了!」

渡邊二葉站起身來,拿起了一旁放在門後面衣架上面的衣服,轉身離開了。

「砰」的一聲,武藏五郎的拳頭硬生生的砸到了剛剛的桌子上面,「嘩啦」一聲,桌子不能忍受武藏五郎拳頭的力量,散落在地上,變成了木頭屑。

「八嘎,八嘎!」武藏五郎的心情憤怒到了極點,本來他是大權在握,可是現在變成了替罪羊,這強大的落差感讓他一時之間不能接受。

皇后是門技術活 武藏五郎很想要和林逸繼續斗下去,可是他不行,他不能憑著自己的力量來單打獨鬥,鐵拳緊握,眼神當中儘是殺意:「好你個林逸,焉敢如此,我一定會殺了你!」

武藏五郎這邊有些不太好受,可林逸這邊的氣氛就輕鬆多了。

此時的林逸等三人正在日本的海邊,雖然海邊有些清涼,可三個人在一起也並不覺得冷。

林逸坐在榻榻米上面,通過窗戶望著外面,在看著面前的生魚片,嘴角抽動了一下:「這玩意能吃嗎?」

「能吃,當然能吃,」美姬子夾起一塊放進了嘴裡,滋巴滋巴的嚼了起來,看上去吃的特別帶勁,趕忙道:「主人,你也來一點!」

林逸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我不餓,你們吃吧!」

美姬子看到林逸不願意,也就不再強求了,倒是一旁的櫻子,忍不住抿嘴輕笑了起來,這林逸沒想到還有這樣一面,一個小小的生魚片就把他嚇成了這個樣子,要是傳出去,估計大家都不會相信是林逸。

林逸靠在沙發上面,眼睛有意無意的瞥著外面,看著外面的海,心裏面卻是想起了林若煙。

林逸離開的時候林若煙正是最艱難的時候,世家大族聯合起來對付林若煙,可他林逸就這樣離開了,可能是因為一時的衝動吧,現在想起來心裡頭有些愧疚,真不應該在這個時候離開,把所有的爛攤子全部都交給林若煙一個女人,這樣對她實在是有些太不公平了。

林逸想要回去,不過既然來了,就沒有必要這麼著急回去,起碼要處理完這邊的事情再走。

這邊的事情有些不太好弄,林逸本以為解決了伊賀忍者就能功成身退了,可是沒想到美姬子一定要殺掉武藏五郎,別看這個彈丸之地的島國,可要找一個人也是十分的困難,更何況還是會忍術的武藏五郎呢。

林逸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美姬子彷彿看出來了什麼,黛眉輕蹙,在一旁琢磨著事情。

而就在這個時候,門響了,美姬子趕忙走過去打開了房門,不知道和外面的人說著什麼,最後走了進來,望著林逸道:「主人,櫻花媚忍的人來找你!」

「櫻花媚忍?」林逸忍不住愣了一下,表情當中有些吃驚:「好傢夥,這麼快,這櫻花玉果然不一般呀!」

美姬子沒有說什麼,倒是用殷切的目光望著林逸,剛剛她和櫻花玉聊了幾句,能看出來櫻花玉有些著急,不用說了,這一次櫻花玉來肯定是要和林逸和好,美姬子也是個可憐的娃兒,出自於櫻花媚忍,所以當然希望櫻花媚忍和林逸和好。

林逸看到美姬子這個模樣,忍不住有些好笑,最後道:「按照我的意思還要晾上她們幾天,畢竟她們還對我下過手,不過看在你的面子上,我這一次就去見一見!」

「是!」美姬子使勁的點了點頭,立刻帶領著林逸就往外面走。

出了房間,往下一走,一轉彎,來到了一個休閑房間,林逸跪不慣,所以就選擇了一個有座椅的地方,坐定了之後,林逸這才上下打量了一眼面前的櫻花玉,輕輕的點了點頭,櫻花不但長得漂亮,反應也這麼快,林逸在心中還是非常佩服櫻花玉的。

櫻花玉望著林逸,抿著小嘴唇,半晌沒有說話。

「首領閣下,這一次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櫻花玉不先說話,索性林逸主動來說,反正早說完說都一定要說。

「是,有事情!」櫻花玉使勁的點了點頭,緊緊的盯著林逸的表情,沉聲道:「奈良忍者村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林逸笑著道。

櫻花玉則是冷聲道:「林逸啊林逸,你可真是好狠毒的心呀,你這做事情實在是太快了,我還沒來得及對你下手,你倒是先剷除了我櫻花媚忍的靠山,有手段,佩服!」

林逸無奈的聳了聳肩:「首領閣下,如果你是來這裡誇獎我的那就算了,我很忙,沒空聽你說這些,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就直說吧,我不喜歡繞來繞去的,沒意思!」

櫻花玉點了點頭:「沒錯,我來找你確實有事情,那就是希望與你握手言和!」

「握手言和?」林逸好奇的望著櫻花玉:「當初我很有誠心,是你一氣之下拂袖而去,好像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吧!」

櫻花玉知道林逸這是在拿捏她,心中雖然有些生氣,但還是道:「林先生大人有大量,一定不會與我這個女人計較,是嗎?」

「我確實不和女人計較,算你厲害,」林逸笑了笑:「既然這樣,那我就答應你,和你們握手言和了!」

「嗯?!」櫻花玉黛眉輕蹙,表情當中儘是不解,有些看不明白林逸這傢伙是怎麼弄的,居然答應的這麼快,好像總覺得這裡面有什麼。

「怎麼,首領閣下還有什麼疑惑嗎?」

「沒……沒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