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林大哥,小成也是北口村的嗎?可是我記得我沒招過他啊?」小六聞言,不由皺眉問道。

林捕快連忙解釋道:

「燕副捕頭,小成不是您招的,他是昨天邢捕頭招的。」

接着他拉過小六小聲說道:

「小成父親死的早,他母親又病了,他需要錢買葯,他聽說當捕快打山賊有錢,所以。。。」

小六聞言也是點了點頭,他懂了,這是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啊。

遠處的小成,也正小心的看着燕副捕頭和自己的林大叔談話。

小六看了看小成那擔心的小眼神,也是一笑,他從自己的懷裏取出了一枚銀子道。

「林大哥,這一兩銀子您先拿去,去給小成的母親抓藥,這病情可是不能耽誤了。」

「唉唉唉,這使不得、使不得。」林捕快連忙推脫道。

「燕副捕頭,這抓藥的錢我們已經替小成出了,就不勞您破費了。」

「燕副捕頭我不要您的施捨,我會自己掙錢還給林大叔他們的。」這時小成也是走了過來說道。

小六看着才十五歲左右的小成這倔強的樣子,也是不由的有些欣賞,他笑着摸了摸他的頭說道:

「好骨氣,不過這不是我施捨給你的,這是你應得的!婁知縣說了,只要是與山賊搏鬥受傷的捕快,都有三兩銀子的補償金。」

「不過我今天身上只帶了一兩來,所以只能先發給你一兩,剩下的二兩要等以後再補發給你,你真的不要?」小六不由調笑的問道。

「要要要、我要!謝謝燕副捕頭!謝謝婁知縣!」小成連忙歡喜的接過小六手中的銀子,激動的感謝道。

激動的他,還不忘將銀子放進口中咬一下,鑒定下這銀子的真假。

確認銀子是真的小成連歡喜的抱着林捕頭歡呼道:

「林叔我賺錢啦!」

小六看着小成這歡喜的樣子也是默默走開了,這一刻他也是回想起了當年他掙到第一筆工資時是有多麼的高興了。

。。。

小六看到有一群捕快圍聚在一起,旁邊還有幾名他今天剛剛招募的獵戶在嘔吐。

「好了大家,將這幾具屍體搜一下,看看有沒有什麼重要的物件,如果沒有的話,那就就地掩埋吧。」

「是!」

這些婁知縣派過來的人都是昨天翠微山山口之戰中表現比較突出的幾人,他們或許打山賊還不太行,但是這收拾屍體卻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不過他們沒想到他們這麼多人聯手打了這麼久都沒拿下的山賊,在小六的手上竟是連兩招都沒走過。

看着這樣的一幕,一名和小六較熟的捕快也是湊了過來,他有些大膽的問道。

「燕副捕頭,不知道您能不能教我們幾手,這樣我們也好打山賊啊?」

其餘眾人聞言也都是期待的看了過來,小六看着眾人這期待的樣子,也是笑着點了點頭,他本就有心想要教他們幾手。

「自然可以,大家先去把事情處理完,處理完我這就教大家。」

聽到小六同意了,眾人連忙是一陣歡呼,他們手上的動作也快了許多。

他們是搜屍的搜屍,挖坑的挖坑,僅是一會的功夫,就帶着從山賊身上搜出來的幾兩碎銀子來到了小六的身前集合,就連手臂受傷的小成也在。 「可能是孽緣吧。」

洋盛歪歪頭,思索了一點,認真地說道。

洋家有那麼幾個人是信佛的,他爺爺、二伯還有母親都信佛。

因此,洋盛從小也就耳濡目染了一點點這方面的知識。

佛家講究的是因果緣由,他覺得可能就是這個。

在席教授看來,自己學生就是在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明明是傅宴在造孽,哪還有什麼緣的。

……

研究所的後續如何傅宴是催不了,回校時間又被他推到國慶假后。

所以在離開研究所以後,而是輾轉到了另一個國家,並且參加了一個高奢品的拍賣會,一高價拍下了一條中世紀就設計,只是現在被發現后被私人拿出來拍賣的項鏈。

原書裏面,在即將結局的時候,「蘇輕沁」是把它送給了林可一的。

但是按照現在的時間進度,這個未被歸為博物館收藏的項鏈還停留在第一場拍賣場中國,沒有經歷多家大型拍賣會的機會,就被傅宴提早收入囊中。

國內,錢進還不知道之前死宅一般的Boss正在大手大腳的花錢。

他正在着手準備傅宴回國后將公佈Wuzhong老闆的身份將面臨的場面,免得到時候一團亂。

是的,剛不久傅宴告訴錢進,這次他若是回國,將公佈另一個身份。

那個時候,還不知道多少人被打臉。

國慶假第三天,傅宴就回國了。

只不過當天錢進來接他的時候,錢進自己後來哭唧唧地自個叫滴滴回公司,而傅宴則開着車回學校了。

按照原來的計劃,傅宴應該是國慶假結束才回來的。

所以,傅宴另一個身份還沒有來的及公佈,即回來的第一天就在公寓裏遇到了蘇輕沁。

蘇輕沁看到消息一段時間后,突然又出現的人,稍微有些詫異的挑眉。

看他這樣子,精神明顯比以前還好了。

只是,他看到她的第一眼,蘇輕沁總覺得那眼神不是很正常。

「小胖子被你養死了?」

沒有看到她牽着那隻狗,傅宴突然開口。

她沒想到他還是主動詢問小白的信息,更是有些不可思議。

但是一開口就質疑她養不好小白,這就不是一件令人開心的事情了。

小白在傅宴不在的那些日子,前一周沒有吃到好吃的很是鬧騰,好來漸漸習慣了才不惦記了。

想到被小白折磨的日子,蘇輕沁懶得搭理他。

被她明目張膽的給忽略了,傅宴也不生氣。

自從沒有了那種隨時可能被限制的感覺后,他的心情到現在還不錯。

「聽說藍天最近打算和安氏繼續加大合作力度,但是安氏那邊似乎有和Wuzhong合作,沒有那個打算?」

看着一臉冷淡,是真的不打算開口了的人,傅宴突然就扔出了一個炸彈信息。

這件事情並沒有多少人知道,因此蘇輕沁一下子就轉頭看向他。

「你是怎麼知道的?幸災樂禍?」

看他臉上的神情,蘇輕沁也只能想到這四個字來形容。

簡直就像是逗貓玩一樣,就看着你掙扎。

這種感覺,蘇輕沁十分反感。

。斗羅世界,索托城內

此刻的索托城酒店之內,小舞,寧榮榮,弗蘭德,大師等人齊聚一堂,等待著唐三的歸來。

「不知道這一次三哥會帶什麼回來?」

悠閑的等待時光,胖子馬紅俊此刻不由期待了起來。

上一次那份加了料的牛肉麵,直接讓他的魂力飆升到了三十多級。

現在

《諸天美食店》第八十七章大師:百萬年魂環?我心態炸了(第五更) 第二天玉天麟醒的非常早,哪怕睡眠時間沒有平時長,但運轉一遍冰心訣,頭腦自然清醒。剛睜眼就發現弗蘭德正在收拾東西,玉天麟知道弗蘭德一晚上沒進入深層睡眠,而是而是在保持淺層睡眠的同時守了一整夜,就是一有風吹草動就能及時起身護住玉天麟兩人的狀態,說實話玉天麟的心裡還是挺感動的。

叫醒了馬紅俊簡單的補充了下早餐,重新上路了。又是一整天的尋找,到傍晚時,弗蘭德都打算找地方修整了,卻沒想到他們也會遇到柳暗花明的情況。

『總算是遇到合適的了!』弗蘭德心裡默默的道。

這要是一般的低級魂師,早就在星斗森林的外圍找到合適的魂獸了,但玉天麟和馬紅俊所需要的魂獸限制頗多,這不到現在才見到一隻讓弗蘭德滿意的。

「小俊,你看那邊。」對馬紅俊說完,弗蘭德手指向了前方的山壁。

順著弗蘭德的手指,馬紅俊看到了一隻正在對著落日飛舞的鳥類魂獸。背景是即將落下的紅日,此鳥周身被淡薄的紫色煙霧繚繞,身披赤羽,尾生九翎。

可仔細看去卻能發現,那淡淡的紫色並不是煙霧,而是從絨羽中不時滲透出的火焰。飛舞的同時伴隨著陣陣清脆悅耳的啼鳴,彷彿一幅優美的畫卷。

「老師這是什麼魂獸,太優美了吧!」馬紅俊激動的說道。

「這是一隻九翎火鸞,觀其尾翎中心四黃五白,這代表著它的年限是四百多年。九翎火鸞剛破殼的時候九條尾翎中心都是無色的,此後每增長十年年限就會有其中一條尾翎的中心變成白色,直至九十年九尾皆白,年滿百年,一翎為黃,之後一直如此。」

「傳說九翎火鸞體內有著一絲上古紅鸞的血脈,這使得它身體各方面都很強大,擁有很快的飛行速度,而且其噴射的紫火的威力極為強大。」

「首先,因為其強大的身體能給你帶來全方位的增幅,其次擁有很快的飛行速度,也許就能讓你的鳳凰火翼飛起來,最後還可能給你帶來類似噴射火焰的能力。再加上那一絲稀薄的紅鸞血脈,可以說是極為契合你的。」弗蘭德說完沉默了一下。

『老師是在擔心年份吧,畢竟已經超出四百多年了!』聽到這玉天麟不禁在心裡想到。

果然這時弗蘭德說道:「魂師每一個級別能吸收的魂環都是有極限的,越級吸收最大的可能性就是爆體而亡。在吸收萬年魂環之前,決定能吸收魂環年限的就是魂師的身體素質,這也是我為什麼要求你們鍛煉身體素質的原因之一。」

「當然了,雖說每個魂師的身體素質不同,但正常來說魂師第一魂環的極限年份應該是四百二十幾年。我昨天下午讓趙無極測了你們兩個的身體素質,結果很不錯,因為你們自小鍛煉,而且還有著頂級獸武魂的增幅,可以試著嘗試極限年份。」

「但這隻九翎火鸞的年限大概率超過了四百二十年,但觀測其第五尾翎的情況,它離五百年應該還有一定的差距,如果你要吸收的話會面臨很大的風險…」雖然話沒說完,但馬紅俊知道弗蘭德的未盡之意。

「老師,能找到一隻這麼契合的魂獸不容易。我也不認為我們接下來還能找到比九翎火鸞更合適的了,況且我想要改善邪火的狀況,就註定了我以後需要拼搏,所以老師,我決定就用這隻九尾火鸞作為我的第一魂環。如果我承受不住,那麼以後更沒資格說什麼去消除邪火。」不得不說,這些年玉天麟對於馬紅俊的影響還是很大的。

一般的六歲孩童即便是魂師也難有這樣的覺悟,可正因如此,玉天麟才能肯定,此世的馬紅俊將會走的更高更遠。

「請老師出手!」說完馬紅俊向弗蘭德深鞠一躬。

「就依你吧。」看著弟子堅定的神色,弗蘭德也不在由於,直接武魂附體朝著九翎火鸞飛了過去。

別看在弗蘭德的講解中九翎火鸞好像很厲害似的,但那只是對於同級的魂師來說。對上身為敏攻系魂聖的弗蘭德,這隻火鸞可是一點也不夠看。

所以呈現在兄弟倆眼前的就是,九尾火鸞發現敵人,謹慎的九翎火鸞一個優雅的后飛,試探性的發動了炎柱攻擊,九翎火鸞攻擊落空、落空、落空…九翎火鸞敗!

在兄弟倆目瞪口呆之中,弗蘭德把九翎火鸞帶回到了地面。隨手扔下在了馬紅俊身前,隨手一翻,一把鋒利的匕首出現在了弗蘭德手中,隨後遞給了馬紅俊。

「去殺了這隻魂獸吧,魂師只能吸收由自己殺死的魂獸產生的魂環。這隻九翎火鸞的火氣已經被我消磨乾淨了,此時也沒有力氣再反抗了,弱點在眼睛上,其它地方以你現在的實力也刺不進去。」弗蘭德說道。

想到弗蘭德剛才戰鬥時的輕鬆寫意、想到玉天麟的期待,馬紅俊接過匕首,毫不猶豫的刺進了九尾火鸞的眼睛。

「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