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林凡?他就算再強,又能強到哪裏去?難道他還有三頭六臂?」林龍皺眉。

十二王子渾身一顫,道:「他手撕聖者,一拳轟爆十六弟,的確強得不像話。」

林龍冰冷看向七王子,道:「難道你堂堂聖皇也不敵林凡嗎?」

七王子臉色冷冽,躲在袖袍中的拳頭直到此時還在發顫,那是剛剛倉促一擊的結果,讓他明白,哪怕有他在,可林凡若是要殺人,他也擋不住。

「一群廢物,這麼多人都攔不住林凡,龍族的臉都讓你們丟盡了。」林龍臉色越發冰冷,喝道:「好不容易打聽出鳳子的計劃,但讓你們搞砸了,下一次要想尋到這個機會,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 她再三求饒無效之下,惱火的一把扯住南宮擎的頭髮往後一扯。

「嗷,放手,朕的頭髮。」南宮擎的腦袋被扯了開去,他吃痛嗷嗷的叫了一聲,狠狠地瞪了看到他吃痛而笑盈盈的雲拂曉一眼,最後懊惱的翻過雲拂曉的身子,往裡面一滾,再次背向雲拂曉。

哎喲,生氣了。

雲拂曉忍住笑意,從他的身後半趴了過去,「生氣了?那婢妾告退了哦。」

回答雲拂曉的是一陣天旋地轉,她再次摔在床榻上,南宮擎覆了上去……

「拂兒起來吃了東西再睡。」南宮擎坐在床榻邊上,輕輕的拍著雲拂曉的肩膀。

只是雲拂曉只是呢喃了一下,翻過身子,朝裡面繼續睡,現在就是有龍肉她也不會起來吃的。

而她不吃的後果就是半夜她被餓醒了。

雲拂曉撫摸著唱著空城計的肚子轉頭往南宮擎看去。

南宮擎正閉著眼靜靜地熟睡,雲拂曉往外看去,透過層層的紗帳,她往外間看去,就著旁邊微弱的燭光,她記得那邊的圓桌上好像有幾個蘋果和一串黑紫色的葡萄,現在一看好像還在。

這麼一想她的肚子更餓了,當即小心翼翼的站了起來,往後面爬去,想從後面溜下去。

「你去哪裡?」就在她快要爬到後面的時候,傳來南宮擎的詢問聲。

雲拂曉回頭看去,只見南宮擎已經坐了起來,正揉揉眼睛望著像小狗一般半跪半趴的往後看的她,嘴邊不由的漾開無法掩飾的笑意。

「我,婢妾……」雲拂曉咬咬牙硬著頭皮道,「婢妾餓了。」

「你先披上衣服。來人……」南宮擎掀開被子就要落床。

「不用了,我吃些水果就可以了。」這三更半夜的,雲拂曉還真的不好意思吵到那些宮人。

「朕剛剛已經讓他們熬了粥備下,讓他們送進來就可以。」南宮擎沒有停下,下了床趿鞋往外走去。

沒過多久由蘇培安和降香帶頭領著宮人捧了小米粥和幾碟清脆爽口的小菜進來。

南宮擎和雲拂曉兩人都餓了悉悉索索的喝了兩碗粥才讓人侍候凈手簌口,再次回到內室歇息。

這次南宮擎很安分,什麼也不做,和雲拂曉平躺在床上,說了一會之話之後,才環著雲拂曉的腰,睡了過去。

一夜無話,第二天南宮擎上朝後,雲拂曉才在降香的時候下起來梳妝。

還好降香聰明知道雲拂曉要留宿后,讓人回去通知艾葉,把今天需要用到但是衣裳首飾都送了過來。

讓雲拂曉不至於起來之後沒有衣裳替換,對於降香的老練,蘇培安也欣慰不已,畢竟是從他的手裡出去的,能得到主子看重,他也與有榮焉。

「小主時辰還早不多歇歇?」為雲拂曉梳頭的降香疑惑的問道。

「我要去給皇後娘娘請安。」既然她昨晚都有體力侍候皇上,難道去請安的體力就沒有?所以不管她的傷好不好她都要去請安。

再有蘇培安已經透露給她知道皇後娘娘以她的傷為由撤了她的牌子。

而現在她就要以身體安好為由,讓皇後娘娘撤了這道旨意,否則就算她侍寢了,也名不正言不順的,如果真的考究起來,她吃虧了。

只是一想到有步行到皇后的坤寧宮,她就頭痛,她再次感慨還是儘快把分位弄上去才行,要不像這樣的大雪天走路就是一個悲劇。

連日大雪不斷,整個內宮都成了白色,就連那些枝椏也覆蓋了一層白雪,一眼看去銀裝素裹、白茫茫一片,分不出東南西北。

不過因為這裡是南宮擎的住處,所以就算覆蓋了再多的雪,那些必要的通道還是被清理的乾乾淨淨,所以雲拂曉走起來一點也不累。

但是當她走到一些偏僻的地方時,她頭痛不已,那些來不及及時清理的積雪半深不淺的非常之滑,有幾次她差點栽倒,如果不是降香用勁把她扶住,她肯定滑個四腳朝天。

「小主,他們在前面掃路,我們繞路走吧。」當走到一條小道的時候,那小道上幾名太監正在掃路和鏟雪,用的力道較大,塵土飛揚,降香看了眉頭皺了起來。

雲拂曉看了點點頭,目光閃了閃,怎麼也覺得有點不對勁,但是她卻挑不出哪裡不對勁,只能搖搖頭。

兩人往旁邊另外一條看著比較乾淨飛小路走去。

只是這小路也就前面看著乾淨,後面卻是一點雪也不掃。

如果是平常她們根本不怕,但是在下了一夜的雪之後,她們就有點怕了,小心謹慎的相互攙扶著走。

雖然雲拂曉和降香小心翼翼的走著,但是在一個一邊是一個斜坡,一邊是花圃的地方時,意外還是發生了。

「啊!」雲拂曉只覺得腳底一滑,人就往斜坡下滑去,驟然間的滑落讓雲拂曉嚇得驚呼出聲。

「小主小心!來人啊,救命!救命!」降香尖叫著也跟著滑了下去。

因為這裡挨近湖邊,也為了營造江南園林小橋流水人家的景色,引進了一道人工河,而這小坡的下面就是引進的湖水。

雖然這小河的水不深,但是這大冬天的如果被這冷的徹骨的湖水一泡,不死也大病一場。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雲拂曉快要滑落到河水裡的時候,一道人影從天而降直撲雲拂曉,在雲拂曉的雙腳已經沾到河水的時候,抓住雲拂曉的肩膀把她提了上來。

驚魂未定的雲拂曉顧不上自己是否安全,指著快要從她身邊滑過的降香急叫,「快救她。」

那人上躍的身子一頓,卻不遲疑,改手環住雲拂曉的纖腰,伸出另外一隻手一把抓住降香的腰帶把人提了起來,對於降香可沒有對雲拂曉那般的待遇,宛如提小貓一般抓著。

隨即他的腳步在斜坡一點,就算提了兩個人,也宛如無物,非常輕鬆的就躍了上去。

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在把雲拂曉小心的放下,而降香原本想隨手一丟的,但是想到雲拂曉剛剛對降香的緊張,他的手不由放輕,同樣小心的把降香放了下來。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最新章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全文閱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txt下載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手機閱讀: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79章意外)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喜歡《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

手機站: 自從知道糧食供不應求之後,顧言璋心裏後悔的不行。

聽說縣裏的糧食,已經一天一個價了,這會兒已經買了200斤糧的顧言璋,就忍不住的跟陳大明抱怨道,「姐夫,現在的形勢怎麼變化的這麼快呀?」

「前幾天,不還是好好的嗎?」

陳大明聽了,當時就忍不住的笑了,「你也知道是前幾天呀……」

「現在不咱們這個地方,出現了乾旱的情況。很多其他地方的人,現在連口水都沒得喝的了!」

顧言璋聽到這個消息,眼睛都瞪的大大的。

怎麼情況這麼嚴重啊?

顧言璋跟着自己的姐夫,在縣城裏頭逛了一大圈。當他發現有些人面露喜色,有些人緊緊的皺着眉頭,面露愁苦,他就轉過頭,一臉認真地看着自己的姐夫道,「姐夫,這幾天縣城裏頭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呀?」

陳大明聽了,笑着回答道,「確實是發生了一些事,而且發生的都是一些大事兒。」

不等顧言璋開口發問,陳大明就直接了當的說道,「昨天一大清早,咱們縣城裏的縣令大人,在這城裏頭貼了一張紅貼。」

「紅貼?這是要幹什麼?」

作為一個在這裏土生土長,又生活了幾十年的土著,陳大明一直都特別清楚,官府只要有什麼大動作,一般都會張貼告示。

貼出來的告示,一般有三種。一種是白榜,第二種是紅榜,第三種是黃榜。

如果縣衙裏頭貼黃榜的話,那說明朝廷裏面發生了大事。

而且,這個大事是關乎他們整個縣城所有人的切身利益。

如果縣衙里貼的是紅榜的話,那說明……他們很有可能要去服役了。

一想到這會兒了,還有各種勞役,兵役啥的,都得攤派在他們這些老農民身上,顧言璋的嘴裏就感覺到有些發苦。

底村老百姓的日子不好過呀!

尤其是像他這樣的。

顧言璋感覺自己才過幾年的好日子呢,如今一場隨時有可能爆發出來的旱災,就讓他打回原形,他心裏可不平靜了。又想到自己的老爹前幾日,稀里糊塗的把家裏儲存的那些糧食,還有一些散亂的銀錢全部都「借」了出去,他心裏頭就更加的苦了。

「姐夫,……」

陳大明看見自己的妹夫,臉上寫滿了擔心,他就趕緊的安慰他道,「妹夫,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咱們縣令大人,想多做點準備。說是每個村派出百來個人,去跟着一些有絕活的老師傅,找一些水源充足的地方,打井。」

「咱們縣令大人是個大方的。他打算在咱們整個縣城,再打2000口井。這樣一來,就算是河裏的水被曬乾了,咱們還有井水可以吃……」

顧言璋聽到這樣的話,險些都笑出聲來了。

這話是怎麼說的呀?這話頂多就忽悠那些,衣食不愁、富貴不憂的城裏少年人!

它哄不了他這種經驗豐富的老農民的。

顧言璋心裏特別的清楚,這一旦河裏的水都被太陽曬乾了,發生真正的旱災了,那麼,這井裏頭有存不了多少水的。

除非,那個井打得特別的深。

否則,他們。乾的這些活,那都是白忙活。

一想到這,顧言璋就張了張嘴,欲言又止的看着自己面前的陳大明。

陳大明見了,就趕緊的抬起了手,攔住了他嘴邊的話。

「不用你說,我心裏頭都明白,我知道你想說什麼。」

不就是那些……,細細一想,就能想明白的道理嗎?!

為什麼。官服裏頭的那些人喜歡到處折騰呢?一會兒搞這個事,一會兒又搞那個事兒。

無非就是為了利益罷了。

像到處打井的這個活,縣令大人,還有官服里的其他老爺們,他們就有的掙!

就像肉脯里的豬肉,隨便讓人過次手一樣。

只要這手嘛,天天碰到那豬肉,他們或多或少都能沾到豬肉的葷腥。

偶爾,還能渾水摸魚,把整個豬肉都悄悄的放進自己的籃子裏。

陳大明雖說是一個小生意人,但是該有的精明他都有的。

他的一雙微微向上挑的眼睛,意味深長地看着自己身邊的顧言璋,然後,他抬起手,在他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下。

「妹夫,你回去了之後,把這個事情跟你族長,還有去他人,都說一聲。也好讓他們都有個心理準備。縣令大人叫咱們跟着那些老師傅們,到處打井,這其實不是什麼輕鬆的活。咱們得自備飯菜。」

「不過,去幹活的人不交錢。不幹活,呆在村裏頭的人,每個人都得交錢……」

對於要交錢的事,顧言璋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

他知道,官府里的那些人,基本上都是每隔一段時間,都要跑到村子裏頭來收錢的。

有時候,他們也會收糧食。

當然,村裏頭如果有人找到了稀罕物,他們也會收。

一想到自己本來就沒錢了,到時候還得交上一大筆的錢,顧言璋就頭疼不已。

對於他這樣的人來說,生存其實就是一件比較困難的事兒。

晚上的半夜時分,顧言璋這才牽着那頭老驢,悄悄摸摸的回到了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