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本妖王可以看不起天帝,可以看不起聖人,但是絕不會看不起大忠大義之人,絕不會看不起有勇氣的人!」

酒,混著雨水灑落在地上。

玉帝忽然一扭頭,彷彿下定了最大的決心一般,對身邊的雨使說道:「傳令下去,太白金星,因為污辱帝星,有傷天庭六御尊嚴,故而廢去其太白金星仙官之位……」

「……謫仙李長庚,為本帝身死,以國相之禮葬之,追封謚號,太白忠義公!」

玉帝的身影緩緩地消失在雨中。

日使和雨使對視一眼,兩人拿出一張白布,將太白金星的屍體收在其中,然後便跟著玉帝離開了華鎣山。

「真是沒想到啊。」北斗忽然嘆息道,「連聖人都出手了,居然還是這般結局。」

雷克頓也聳聳肩:「聖人也不是萬能的。」

「是嗎?」北斗看了看天,「我走了,你呢?」

「我差不多也該走了。」此時場中只剩下雷克頓和北斗兩人了。

「後會有期。」雷克頓對北斗說道。

「一定會有期的。」北斗笑道,「一定的。」

雷克頓運使上風遁,化作一陣清風消失了。而北斗也化作一道銀光,消失在了華鎣山之中。

華鎣山內,雨還在下。

地上有一顆沾染著血污的石頭,正是那顆被血污了的帝星,此時已經和一顆普通的石頭沒有兩樣了。

然而,就在濛濛細雨之中,有一個看不清晰的身影緩緩地走了過來。這人長得很高,全身籠罩在黑色的袍子里,沒人能看清他的面目。

「真是沒想到啊,聖人也會有輸的時候。」這人的聲音妖異無比,「這顆帝星,我就收下了。」

只見他隨手一抓,那顆被血污了的帝星就飛落到他的手中了。

「昊天啊昊天,咱們馬上就要再次見面了。」這人看著帝星,聲音中難免有一些狂熱的感覺。

「教主!」另一個低沉的聲音自雨中傳來,「月使的月影殺太強,屬下沒能潛入昊天宮。」

「沒關係,你自然不是月使的對手。」這黑袍之人笑道,「現在已經不需要了,有了帝星在手,我自然有辦法對付昊天。」 話說華鎣山之戰,最後居然如此戲劇性地結束了。

三界之中的人當聽到元始天尊甚至拿出了盤古幡的時候,都被嚇了一跳。

玉帝這傢伙,真是了得,居然逼得聖人元始天尊拿出先天靈寶來了,厲害厲害。雖然聖人礙於面子問題,是不可能對非聖人出手的,但能以算計把聖人逼到這種程度,玉帝越來越了得了。

可是,當最後的結果傳出來的時候,三界的人都傻了眼了。

太白金星身死,血污帝星,元始天尊這一局居然輸了!

沒有人想到,聖人元始天尊都出手了,竟然被區區一個太白金星給破了局,導致玉帝最後成功地毀掉帝星,天庭六御的最後一個帝位不復存在,玉帝徹底地消滅了最後一個可能出現的競爭對手。

雷克頓此時已經出了華鎣山,坐著一匹瘦馬,緩緩地向著北面而去。

酒似乎已經不多了,雷克頓搖了搖酒壺,自己身上帶著的酒都快要喝完了,看來得找一個地方打些酒再說。

便在此時,三道霞光自天空之中浮現出來,將雷克頓圍在中間。

「阿彌陀佛,雷施主,何必走得日次匆忙呢?」觀音菩薩那不男不女的聲音忽然傳來,雷克頓當即在心頭把人妖二字罵了一千遍。

靠,這個人妖居然跟蹤自己!

「嘿嘿,觀音大士,我還要趕著回家吃飯呢,恕不多陪了!」雷克頓毫不猶豫,直接縱身而起就要跑路。

「雷大聖,為何要逃呢?」

只見文殊菩薩和普賢菩薩一起攔住了雷克頓。雷克頓暗罵不已,這幾個禿驢真是麻煩。

觀音菩薩直接高舉手中的羊脂玉凈瓶,捏動法訣,一股強大的吸力傳來。雷克頓被文殊、普賢攔住,沒能逃脫,居然又被觀音給抓進了羊脂玉凈瓶之中。

觀音看著羊脂玉凈瓶,笑道:「雷大聖啊雷大聖,你毀了我的三株楊柳枝,貧僧別無他法,只能將你抓回落迦山當我的守山大神,順帶把你體內的洪荒靈氣提煉出來。」

雷克頓此時被關在羊脂玉凈瓶之中,相當鬱悶。這羊脂玉凈瓶乃是如來佛祖親自賜下的法寶,內中空間可大可小,雷克頓現在的法力還沒法破開這羊脂玉凈瓶。

「人妖,你是在找死嗎?你知道惹了妖族大聖是什麼後果嗎?」雷克頓直接罵道,「死人妖,你抓了本妖王,本妖王遲早有一天讓你人妖也當不成!」

「觀音大士,這妖王凶性難滅啊。」一旁的文殊菩薩忽然奸笑道,「貧僧專門擅長處置這等凶性難馴的妖怪,手下有專門騸妖怪的手段,不如將這妖王帶到我那五台山上,直接騸了如何?」


觀音也笑道:「甚好甚好!」

靠!靠!靠!雷克頓此時聽到這番話,心頭把文殊菩薩的祖先十八代問候了一個遍。文殊菩薩這個傢伙有個相當大的怪癖,就是喜歡把手下的靈獸坐騎全部閹割掉,比如他的那頭獅子,就是被他悲劇性地閹割了。

雷克頓想想自己身在三界,都還沒有娶老婆生孩子,居然就要被閹割了,這簡直不能忍啊。不行,得趕緊想辦法逃走,不然被文殊菩薩抓到五台山就玩完了,自己可不像被閹了以後去狗屁落迦山當守山大神。

可是這羊脂玉凈瓶相當玄妙,雷克頓在其中怎麼砸怎麼撞也弄不破。

「等等,這個也許可以。」雷克頓猛然想到一個辦法。他伸出手掌,上面浮現出一團幽藍色的火焰來,正是那南明離火。

當初雷克頓學習了《離火篇》之後,掌握了爆字訣,這爆字訣的威力相當之大,天境之下一律秒殺。但其實這爆字訣的威力不止這點,只可些爆字訣用出來的時候能量太過分散,不能聚集在一處,導致威力不可能發揮到最大。

這道理就好像前世的定向爆破沒法實現的時候,爆炸的能量不可能完全發揮出來。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這羊脂玉凈瓶之中只有那麼大一點空間,南明離火的爆字訣一旦施展出來,就能把力量集中到狹小的空間內。

但是現在這爆字訣雷克頓已經使用了兩次了,只剩下最後的第三次,這第三次使用之後,南明離火的火種就會熄滅,必須要再找到另外的南明離火將其重新引燃才行。

算了,沒法用南明離火就沒法用吧,先保住自己的命根子再說。

雷克頓祭出南明離火來,對著羊脂玉凈瓶的一個角落,開始默念法訣起來。

話說觀音和文殊、普賢兩個菩薩一行同走,準備去五台山上,將雷克頓好好地「處理」一下。觀音還沒有發覺,此時羊脂玉凈瓶之中有一股可怕的能量正在醞釀著。

轟!

一聲炸響陡然傳來,觀音三人臉色大變,只見那羊脂玉凈瓶的瓶底突然炸裂,一陣風忽然吹了出來。

「哈哈,人妖,你以為你能困得住本妖王嗎?」雷克頓的大笑聲從風中傳來,「不好意思,你的羊脂玉凈瓶壞了,不過你就別指望本妖王會賠給你了。」


觀音的臉色氣得一片紫黑,看著被雷克頓炸碎的羊脂玉凈瓶,手都在顫抖!

「追!一定要拿下這個妖王!」觀音心頭閃過無數的三字經,簡直要把雷克頓給罵成萬劫不復。

雷克頓運使著風遁術,正要逃竄。只見那文殊菩薩手中的慧劍忽然斬了出來,直接斬中了雷克頓所化的那陣風。

本來這一劍並不會有什麼傷害,但是雷克頓只感覺這劍上彷彿有一種無形無質的能量斬中的自己的元神,留下了一道印記。

「雷妖王,你已經被本菩薩的慧劍斬中,七七四十九天之內,本菩薩可以知曉你的一切行蹤,就算你有風遁術,也無法擺脫!」文殊菩薩高聲喊道,「你還不速速束手就擒?」

雷克頓大笑道:「真是好笑,你們幾個有本事就來抓本妖王啊!」

說著雷克頓又運使風遁術飛逃開來。開什麼玩笑,就算你們鎖定了本妖王,本妖王的風遁術可不是吃乾飯了,有種的就來追啊!

當即觀音、文殊、普賢三菩薩一起追了上來。

但是雷克頓的風遁術可不是什麼簡單的法術,號稱是三界第二快的遁術,雷克頓相當隨意地就把距離拉開了,三個菩薩根本追不上,氣得直跳腳。

「嘿嘿,三位菩薩,繼續追,用力追!」雷克頓故意放慢了速度,和三個菩薩保持著距離,不停地放著嘲諷。

觀音已經氣得失去理智了,自己的兩**寶,一個三株楊柳枝,一個羊脂玉凈瓶,都被眼前的這個妖王給毀了,此仇不報,誓不成佛!

但是,觀音的速度不快,文殊和普賢的速度也不快,根本追不上雷克頓啊!

雷克頓牽著三個菩薩的鼻子,一路上一邊逃一邊喝酒,居然頗有幾分悠閑地模樣了。不過這觀音和文殊、普賢也算是有大毅力的傢伙,居然就這樣都不放棄,追著雷克頓根本不放。

「靠,人妖,你到底要追到什麼時候?」雷克頓都覺得有些煩了,觀音三人已經追了自己好幾天了,居然還不放棄。沒辦法,雷克頓不知道觀音現在有多麼憤怒,那羊脂玉凈瓶和楊柳枝就算拿雷克頓來償命觀音都覺得虧大了。

雷克頓一路向北,後面三個菩薩追啊追。

「咦?前面這山好奇怪。」雷克頓運使風遁,來到一座山脈的上方,只見這山脈之中隱隱有一股相當不凡的氣機,山谷之中居然有劍氣往來縱橫。

劍氣化風!

雷克頓猛然一驚,傳說中有一些修為高深到可怕的高手,長年累月居住在一個地方,能夠讓這個地方的風雲氣象都為之改變。這山中的風居然是劍氣所化,雷克頓又看了一眼,發現山谷之中的所有草木竹石,都彷彿是劍一般的形狀。

好奇怪的山,雷克頓一下子來了興趣,乾脆調轉方向,直接飛入了這山中。

身後緊跟著的觀音、文殊、普賢三位菩薩一看到雷克頓忽然遁入了這山脈之中,都是一喜,想必這個妖王是逃得不行了,故而不想逃了。

「追上去,我非要把這個妖王扒皮抽筋不可!」觀音菩薩怒火攻心,直接就要追上去了。

但是一旁的普賢菩薩還算冷靜,趕緊一把攔住觀音菩薩:「觀音大士快停下!」

觀音菩薩被普賢菩薩攔住,愣了一下:「普賢師弟……」


一旁的文殊趕緊指著一片山崖對觀音道:「大士,請看!」

觀音放眼望去,只見這山脈之中,有一片山崖,上面光滑無比,彷彿被一柄長劍給硬生生劈出來一半,其上還刻著三個大字,這三個大字每一筆每一劃都彷彿有劍氣縱橫於其間,凡人若是觀看,只怕當場就要被其中的劍氣摧毀。

觀音一看到這三個字,只覺得一柄長劍彷彿自九天之上劈下,險些把自己直接劈成兩半!

「玉!泉!山!」

這三個字彷彿恐怖的咒語一般壓在觀音的心頭,三位菩薩面色發苦地對視一眼。

「這個妖王居然逃入了這裡面。」普賢搖頭道,「咱們只怕沒法追進去了。進入玉泉山……只怕佛祖也保不住我們。」

觀音還有些不想放棄,咬牙道:「說不定那人不在此處,咱們去拿了雷妖王便離開,應該不會有問題。」

文殊渾身打了一個冷顫道:「大士,還是算了吧。 寵婚夜襲:總裁前夫求放過 ,若是那人在此……」

觀音被這麼一提醒,才醒悟過來,恨恨地說道:「算這個妖王好運!」

當即三個菩薩只能徘徊一陣,見雷克頓沒有出來,便離去了。 話說雷克頓飛入了這玉泉山之中,四下遊盪了幾圈。

這玉泉山相當奇怪,其中空曠靜謐,沒有半點人間煙火氣,居然連野獸都沒有,只有草木竹石林立。山谷之中劍氣成風,雲霧似劍穿梭往來。

雷克頓越看越覺得驚奇,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居然有這般奇異的景觀。

他來到玉泉山的主峰之前,這主峰大概有一千多丈高,峰巔上隱隱有劍氣盤旋著。雷克頓飛上了這峰巔,看到了相當有趣的場景。

山巔之上有一個平台,中間是一個樸素的亭子,亭子周圍有三個巨大的無字石碑,剛好將亭子圍著,亭中有一個小桌,小桌旁邊有一個石凳,一切看起來都那麼自然悠閑。

雷克頓來了興趣,這山頂上的亭子,倒是和自己鳴沙山的觀日亭有幾分相似,莫非這山的主人也和自己一樣喜歡在山巔觀日出不成?

雷克頓來到亭子中坐下,伸了個懶腰。這幾日來每天都和觀音三人玩捉迷藏,雷克頓都覺得有些勞累,直接倚著亭子的欄杆就睡著了。

一夜無話。

翌日,明月初落,星輝漸暗,東方魚肚白已經隱隱浮現。

雷克頓伸了一個懶腰,長舒一口氣,將腹中濁氣排出,整個人精神一振。放眼望去,這山巔之上正好能看到東方之日,自群山之中緩緩地升了起來。

群山如暗,新日似雞子,雲霞抹紅,天地肅清。

雷克頓站在亭中,遠觀這日出勝景。

新日漸漸地升起,一抹初霞劃破了天際,直接映照到這山巔之上。亭子周圍的三面石碑剛好構成了一個奇妙的組合,將這初升的霞光反射回來,在亭子的面前匯聚起來。

山巒之中劍氣縱橫,雲霞翻滾,三面石碑映照出來的霞光凝聚成了一個虛無縹緲的影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