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有嗎……」

「我不管,周六帶上我。」

「……行吧,我問問翟季初……」

溫歆被陸琬真倔得不行,微信問了一句翟季初:「周六我閨蜜陸琬真想和我們一起吃飯,可以嗎?」

一定要說不可以!快說不可以!

翟季初:「可以。」

卧槽……沒理由了。

翟季初怎麼這時候這麼得通情達理了……

翟季初又接著問了一句:「吃的地方定了嗎?」

可能是上次和姚星她們吃火鍋吃的比較爽,最近口味也是無辣不歡,這不又開始饞火鍋了。

「我知道一家有名的火鍋店,一起去吃怎麼樣?」

「又吃火鍋?」

「你不喜歡吃火鍋嗎?」

「不是,那就去吧!」

「好!」溫歆又發了一個大大的卡通笑臉。

隨後把那家店地址發給了翟季初和陸琬真。

別說這家店真的很火爆,溫歆提前三天預定,差點都沒定上。

陸琬真今天終於穿了一件休閑花襯衫和長褲,卸下那天厚重的妝容,整個人總算是正常了。

溫歆看人都齊了,站了起來倒了一杯果汁說:「今天呢我作東,請大家一起吃個飯,一是為了慶祝自己做的微課獲獎了,二是為了感謝翟老師的細心指導,大家隨意啊!」

陸琬真斜眼:「你前段時間不是跳舞嗎?什麼時候做了微課?」

「跳舞之前,公司布置的一項工作。」

陸琬真晃了晃杯子,又掃了一下桌子問:「怎麼沒酒?」

「喝什麼酒,喝醉了可沒人管你,你就喝這個!」溫歆將一瓶果汁塞了過去。

溫歆這次點了不少菜,但惟獨沒有點酒,因為怕陸琬真喝多了要說胡話,雖然之前已經和陸琬真打好預防針了,一起聚餐可以,但不要問一些亂七八糟的問題,大家就默默吃菜,陸琬真當時是同意了,但誰能保證喝多了會說什麼?

陸琬真眼睛瞪得大大的:「溫歆,你逗我呢?就算我們不喝,翟總也不喝酒嗎?」

「他不喝。」

陸琬真抿著嘴看向翟季初笑道:「呦,你們可真是婦唱夫隨,關係都已經這麼好了,你都幫他回答了。也是啊,翟總都幫你細心指導微課了,翟總啊,我就想問你怎麼幫她的?是不是大晚上手把手教學的那種?」

「陸琬真,說什麼呢!」溫歆咬牙切齒,眼神示意其不要再說了。

果然不能相信陸琬真所謂的保證,這酒還沒喝呢,就開始胡言亂語了。

陸琬真微微一笑,繼續說:「小溫挺傻的,教的不容易吧?」

「你才傻……」溫歆咬牙切齒。

翟季初看著她,淡淡說:「我沒有幫她什麼,都是她自己做的,我只是給了她一些材料和建議。我晚上開車就不喝了,你要是想喝酒,直接點。」

「既然翟總都發話了,那我就不客氣了!」

溫歆一把抓住陸琬真的胳膊:「唉,你少點點,喝醉了真沒人管你!」

「唉,放心!小酒怡情。沒了酒,就缺了點感覺。」陸琬真對著菜單,又點了幾瓶紅酒。

倒了一杯紅酒晃了晃,對著翟季初笑道:「翟總,一起喝點唄,可以找代駕的。」

「翟季初他不能喝,我幫他喝。」溫歆一把抓住她的手裡的酒杯,往嘴裡灌去。

「這麼護夫?」

「護你個大頭鬼……」

「唉,翟總啊……」

「陸琬真!我看你是想上廁所了,走,我陪你。」

「唉,誰要上廁所?」

「你必須得上!」溫歆拖著陸琬真的胳膊往外走。

「唉,你幹嘛呢?我不上廁所!」

溫歆把陸琬真拖到外面,放下了手,插著腰問:「是我要問你要幹什麼,翟季初怎麼你了,你老是找茬。」

「我沒找茬啊!」

「你之前怎麼答應我的,就單純吃個飯,不要問一些亂七八糟的問題,現在呢?!」

「這不是正常的問題嗎?我也就想活躍活躍氣氛,光吃飯不說話多悶,你怕什麼?」陸琬真一臉訕笑。

「要活躍氣氛是嗎?行啊,那我找孫博陽一起出來吃飯吧,人多熱鬧。」說著,溫歆掏出了手機。

陸琬真激動了:「你幹嘛!還在冷戰呢!」

「活躍活躍氣氛啊,搞不好吃一頓飯你倆就好了。」

「那也不能我這邊主動聯繫,你別瞎摻合我們的事了。」

溫歆滋嘴一笑:「你怕什麼?」

陸琬真嘆了一口氣:「行,那等下吃飯,我一句話也不說。」

溫歆眯起了眼睛:「這可是你說的。」

唉!有把柄在手裡還真是痛快!

溫歆剛準備推著陸琬真回去,忽然後面有人叫了自己一聲:「溫歆!」

溫歆轉頭一看,卧槽,是薛宇!

他怎麼在這裡?onclick=”hui” 陳寧跟童珂、典褚,陪著索菲婭又逛了幾個中海市有名的景點,一直到夜幕降臨,才回到市區。

雖然是玩了一天,但是索菲婭還興緻勃勃。

剛剛回到市區就說她聽說華夏人很喜歡吃夜宵,尤其是街邊大排檔很有名,可以一邊吃燒烤一邊喝啤酒,她也想試試。

沒轍!

主隨客便,陳寧幾個只得又陪著索菲婭去了夜宵街,隨便在一家大排檔坐下,點了不少燒烤跟小炒,還點了一箱啤酒。

幾個人坐下來吃喝。

索菲婭雖然是羅剎國公主,但她酒量居然不差,一邊頻頻跟陳寧乾杯,一邊吃著烤串,格外開心。

就在陳寧他們痛快的吃喝時候。

忽然,街邊來了三輛車。

最前面的一輛竟然是一輛勞斯萊斯庫里南。

只見唐朝生,披著大衣,叼著雪茄,趾高氣昂的帶著幾個手下,從車上下來。

唐朝生家裡頗有錢財,但他平日里每個月生活費也就幾萬塊錢。

這次他跟齊崑崙要錢有人。

電話剛剛結束,他要求的一百萬就已經打到他賬戶上。

他高興瘋了,租了一輛最高調的庫里南,帶著幾個今天在桃林瀑布被打的朋友,氣勢洶洶的來找陳寧跟索菲婭尋仇了。

陳寧見到唐朝生幾個的時候,也是微微有點驚訝。

唐朝生此時已經帶著幾個朋友走過來,他冷笑的道:「呵呵,小子,你大概沒想到我們這麼快就又見面了吧?」

陳寧微微皺眉:「怎麼,你今天吃的教訓不夠?」

唐朝生恨恨的道:「我這次過來,就是要你為今天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的!」

陳寧看看唐朝生,還有唐朝生身邊那幾個鼻青臉腫的同伴,輕笑道:「就憑你們嗎?」

唐朝生昂起臉:「當人不止!」

說完,他拿出一個手機,撥通一個電話,對著電話道:「齊哥,你們出來吧!」

剛打完電話!

大街上忽然有不少車輛朝著這邊呼嘯而來,斷斷一分鐘之內,大排檔周圍就已經聚集了一百多輛車子。

下來足足有五百個穿著黑色西服,戴著墨鏡的男子。

為首一人,身材格外的高大,那身高足足有兩米二,比典褚都要高出一頭來。

這傢伙簡直巨人!

周圍那些一米七左右的人,直到他腰部位置高,襯得他格外龐大恐怖,彷彿是一座聳立的大山。

他就是唐北斗麾下最猛手下,幫助唐北鬥成立唐門,打遍唐人街無敵手的齊崑崙。

齊崑崙身後,緊跟著五個外貌古怪的手下,這是他五個得力手下,也被稱為唐門五怪。

分別是劍痴、狂刀、盤龍、開山,還有拳師。

劍痴一身白衣,頭髮凌亂,背著一把古劍。

狂刀身穿玄衣,面若冷漠,腰挎戰刀。

盤龍肩膀上扛著跟盤龍棍;開山雙手拎著兩把開山斧;至於拳師,則是穿著練功服,雙手帶著合金拳套。

齊崑崙帶著唐門五怪,後面還跟著五百個手下,每個手下都握著一把鋒利的武士刀,以黑雲壓城城欲摧的氣勢,朝著這邊過來。

不管是大排檔的食客們,還是街上的行人們,見到這一幕,都嚇得眼睛瞪圓,旋即都尖叫著四散跑開……

就連唐朝生看到這一幕,嘴巴叼著的雪茄,也啪的一聲掉地上。

他渾然不察,眼睛直勾勾的望著前面出現的齊崑崙等人,心頭震撼:天啊,這場面也太強大了吧,對付一個小小的外國妞而已,需要出動這麼大陣仗嗎? 第二天,一家人起床。

宋娉婷吃完早餐之後,就去公司上班。

剛剛來到公司沒多久,食藥局那邊就傳來了好消息,送檢的肝癌疫苗樣本,已經以完美的成績通過了檢驗,現在送到上級部門複檢。

初檢通過,複檢幾乎是肯定通過的。

所以寧大集團的肝癌疫苗,用不了多久就能夠獲得國葯准號,可以上市銷售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