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月兒,傲月劍怎麼樣,有可能寄存嗎?」

蕭易心念問道。

範文斌說天劍可以千變萬化,但這個變化得有條件。

那就是需要載體!

蕭易此刻在測試的正是天劍劍靈,月兒,是否能融入傲月劍當中,發揮出力量。

他不求傲月劍,變的和真正天劍一樣強。只要有一半,就已經很足夠了。

「好像不行。」

月兒清澈的聲音,在蕭易腦海中響起。

兩人用的是精神意念傳音。外人根本聽不到。畢竟,這是在段家,蕭易多少得防備一二。

「是什麼原因導致不行?」

蕭易聞言,再次詢問。

「嗯,說不上來。」月兒苦澀回道。

她雖然是天劍劍靈,能讓天劍千變萬化。但在天劍的鍛造上,卻不是很懂……呃,也不應該說是不懂。只能說是需要提點,讓她光靠想象,怎麼也想不出來。

可如果有個對照物,或者需要的材質,放在眼前,那就不一樣了。

「沒事,想不起來不要緊。這次不行,下次我們再試。」

蕭易安慰道。

「嗯,月兒一定努力,不讓哥哥失望。」

傲月劍身抖了抖。

「哈,那我們再試一次。」蕭易聞言,溫和笑道,「我施展一套劍技,你看看有沒有辦法可循。」

「好!」

月兒甜甜的聲音響起。

當即。

蕭易微微眯眼,手上一揮,劍光再次閃耀在別院里。

「唰唰唰!」

劍氣激蕩。

捲起角落裡的樹葉,紛紛在蕭易頭頂盤旋。尚未全部落下,便被無形的劍氣切割。

似乎精打細算。每一片下墜的落葉,都從中間一分為二、再二分為四、四分為八……直至整張落葉被切成一搓搓齏粉。


嗖嗖嗖!

劍氣脫離劍身,在虛空中肆意武虐。

看準機會,蕭易猛地出劍,直刺三十步外的一座假山。

「咻!」

劍氣破空,眨眼之間,抵達至假山。不過,在接觸假山的前一秒,轟然爆炸。

「嘭~~~!」

外放的劍氣,爆炸分裂為漫天光雨,紛紛洒洒,把整座假山給包裹。

空氣中,亦有一道道裂痕清晰顯現。

這些裂痕似得到召喚,詭異的覆蓋而下,貼膜在假山之上。然後,彷彿切西瓜一樣,把假山切成無數碎小細塊。

呼!

微風出過,帶起一地塵土。

蕭易收劍而立,看著假山,滿意的點了點頭,道,「不錯,不錯,由《浮光劍技》衍變來的這招劍技,在大範圍攻擊上,簡直就是無物不碎,勢如破竹!」

蕭易臉上滿是笑容。

和葉傲雪一戰,讓蕭易看到了劍客的瀟洒不羈。因此,族比結束后,沒有立即離開,而是沉浸下來,琢磨已經修鍊至圓滿之境的《浮光劍技》。

《浮光劍技》是凡級武學,想要再往上一步,是不可能了。

蕭易於是便嘗試突破、改變一下。看能不能在原有的基礎上,悟出一兩招劍技。


沒想到運氣不錯,還真讓蕭易領悟出了一招。

「月兒,可以嗎?」

收劍歸鞘,蕭易問道。

「不行。」

月兒苦悶的聲音,在蕭易腦海中響起。讓蕭易不由自主想象她這會如果是以小女孩的模樣存在。鐵釘是嘟囔著小嘴,一臉委屈的可愛萌樣。


「沒事,沒事。這次不行,我們下次再嘗試。」

蕭易柔聲安慰道。

「哎,我真沒用。」小丫頭嘆氣的聲音響起,化作一道白光,沒入空間戒。

這裡是段家,為了謹慎起見,蕭易沒有讓她現身。

也是運氣好。

月兒剛回到空間戒,段二猛便急沖衝撞開別院的木門,大喊叫道,「師弟,不好了,不好了!」

「怎麼了,師兄?」蕭易收起傲月劍,正色問道。

「霸刀門的人又來了!」


段二猛面帶怒色,恨聲道,「這次來的是霸刀門少門主,閻應龍,他帶了一個人來挑戰師弟你。」

「挑戰我?」

蕭易眼珠子一轉,想起什麼,點頭道,「行,我這就去見見他。」

「往這邊。」

段二猛在前面領路,兩人直奔段家一棟會客大殿而去。

遠遠的。

就看見大殿門口擠滿了人。看見蕭易和段二猛過來,大家「轟」的一下,讓開道路。

「哈哈,蕭少俠終於來了。」

閻應龍迎上蕭易,皮笑肉不笑道,「蕭少俠真是讓我們好等啊。」

「廢話少說,誰要挑戰我?」

蕭易看也懶得看閻應龍,扭頭在大殿里四顧。忽然一頓,目光落在王天龍身上。

「你是王天龍?」

蕭易有些意外的同時,又瞭然道,「真是巧,能在這裡看見王家主。」

「家主不敢當,到是蕭少俠,不知有沒有膽量接下我的挑戰?」王天龍沉聲道。

「嗯,是你要挑戰我?」蕭易笑了,「我確定沒聽錯,是你王家主挑戰我?」

「你確定沒聽錯,就是王家主向你挑戰!」

一旁被冷落的閻應龍,冷哼道,「蕭少俠要是怕了,可以現在就拒絕。」

「這種激將法對我沒用。」

蕭易搖了搖頭,絲毫不留情面的反擊道,「王家主的挑戰,我自然會接下。畢竟怎麼說,我們也是老鄉不是?」


「哈哈哈……蕭少俠痛快!有你這句話足夠了!」

臉色鐵青的閻應龍,擠出一絲笑容,大聲道,「既然如此,三天後的正午,在城西武鬥場見。告辭!」

閻應龍一抱拳,轉身離開。乾淨利落的作風,很有裝/逼風采。

「三天後見。」

王天龍同樣抱拳,跟在閻應龍後面,快速離去。

大殿里。

段二猛氣的直冒煙,指著兩人遠去的背影,罵罵咧咧叫道,「這兩個混蛋,肯定不安好事!」

「安不安好事,都無所謂了。既然王天龍想挑戰我,我滿足他就是!」

蕭易淡笑。

眼中快速閃過一抹嫉恨的殺機。

王家,也是時候滅除了!

… 霸刀門一名武王,在擂台上死於飛雲宗內門弟子手裡。

這個消息,如同長了翅膀一樣,在天罡城裡迅速傳播開來。蕭易的大名,一夜之間,成了每個人嘴裡談論的話題。

越級挑戰,本就是一件讓人聽了振奮、見了尖叫的大事。更何況是武宗殺死武王,這種大境界之間的鴻溝差距對比。

因此。

蕭易是徹底火了,受到眾多少年人的追捧,嚷嚷叫喊著自己是蕭易的忠實追隨者。

對此,蕭易無語的同時,又有些好笑。

本來。

蕭易是準備休息兩天,就回山門的。武宗修為,足以找趙星辰報仇,正面對抗而不落敗。

但霸刀門來這麼一齣戲,蕭易只得暫時留在天罡城,住在段家四房,由段天平安排的別院里。每天修鍊之餘,就是指點段小嫣練劍。

自從蕭易打敗段家所有年輕一輩子弟,段小嫣就纏上了蕭易。整天易哥哥長、易哥哥短的叫著。

剛開始,蕭易還以為她喜歡上自己,嚇了大跳。聞清楚原因后,才知曉是想拜師。

拜師什麼的,自然不可能。

蕭易自己開始修鍊也才大半年時間,哪有什麼經驗,教授他人。

當然,拜師不行,指點一下還是可以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