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是!買給你和我的婚戒。」向禕辰毫不避諱的說道,他真的擔心小妮子的想法又不知道飛去哪裡了。

「可是..可是我們…」

「我們什麼?…」向禕辰聽到可是兩個字,臉色瞬間暗了下來…

田七葵知道,那幾個字…不能說…於是便換了一句:「可是我們也沒有必要買這個貴的呀…」

聽到小妮子的話,向禕辰的臉色便晴轉多雲,他溫柔的將田七葵攬在懷裡,指了指櫃檯上的戒指,溫柔的說道,「先看看,有內部價格….」

向禕辰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很小,好像擔心田七葵聽不到一樣,雙唇貼在了她的耳邊,緩緩道來。

「真的嗎?」聽到有優惠,田七葵也沒有在意向禕辰和自己的近距離,只是覺得來了精神…

向禕辰點了點頭,寵溺的摸了摸小妮子的發頂…

田七葵像是吃了一個定心丸一樣,眼光便看向櫃檯里的數款對戒,心裡也在不停的盤算。

「Sunny」不虧是大品牌,每一款的戒指的造型都格外的別緻,而每一款的戒指下面也會有對這款戒指的命名及其寓意。 Sunny的每一款產品,都有著自己的獨特寓意,有的寓意著一見鍾情初遇的美好,也有的寓意這相守一生的平淡幸福…

田七葵看的眼花繚亂,也不知道選哪個好。

向禕辰似乎看出了田七葵的心思,然後意味深長的看了看旁邊的宋翊…

宋翊心領神會,笑著說道,「向太太,我這現在有一款正在做活動,優惠的力度空前…」

果然田七葵聽到優惠活動幾個字,便馬上就精神了起來,笑著說道,「哪款,哪款,我瞅瞅。」

宋翊轉過身,從身後的一個定製的保險箱里拿出來了一款對戒,放在了兩個人的面前。

「二位請看,這款對戒是我們品牌設計師今年的嘔心之作,Sunflower…」

「向日葵?」田七葵聽到戒指的名字,未等到宋翊說完,便忍不住打斷了他…

「嗯嗯,對的向日葵…」宋翊聽到田七葵的話,微微一愣,便馬上反應過來,繼續解釋道,「向日葵的花語是沉默的愛,代表著忠誠,信念和愛慕,這款戒指想表達的就是這樣的寓意…」

田七葵似乎並沒有聽宋翊在說什麼,目光一直盯著他手上的這款對戒。

Sunflower的雕工很精緻,將一顆裸鑽雕刻成了一個向日葵隱隱的形狀…粗粗的看是有這向日葵的輪廓卻不完全相像,但是仔細的看卻隱約可以看到向日葵的花瓣和線條。

而男款的那一枚,則沒有那麼細緻的雕工,只是一顆鑽石嵌入進去…但是卻不難讓人覺得這種設計就像是寓意太陽一般。

向日葵和太陽,向陽而生,擁抱彼此…

「喜歡嗎?」向禕辰看著田七葵看著出神的模樣,嘴角揚了揚…這是他特別找sunny的設計師專門為他們兩個人設計的婚戒…

向日葵,不就是他們嗎?

「嗯嗯…喜歡。」田七葵點了點頭…目光卻始終沒有移開那枚對戒…

「試試…」向禕辰說著,便接過宋翊手上的鑽戒,拿出女款的那一枚,拉起田七葵的白皙的右手,將鑽戒準確無誤的套在了她的無名指上。

田七葵還沒來得及拒絕和反應,手上便多了沉甸甸的戒指…

「很適合…」向禕辰笑著…田七葵這才反應過來…這鑽戒帶在她手上也太合適了吧…像是定製的一樣…

田七葵將右手擺了擺,換成不同的角度看這手上的戒指…越看越喜歡…但是理智卻還是提醒著她…要剋制…

心思著,她便伸出手來,想將戒指拿下來…

「你幹嘛…」向禕辰看著小妮子準備摘下戒指的舉動非常的不滿…

「我先拿下來啊…我們還沒談好價格呢….」田七葵低聲的在向禕辰的耳邊說著…

她現在有些後悔了,剛剛對這個戒指表現的太過喜歡了,一會可能就不好殺價了…

「不用…你幫我戴上試試…也許男款的我帶著不合適呢?」向禕辰忍著笑,故作一本正經的說道。

聽著向禕辰的話,田七葵點了點頭…

她拿起男戒,向禕辰的左手邊很自然的放到了田七葵的面前。

田七葵看著向禕辰的手…這似乎是她第一次近距離的看這個男人手…以前經常被他牽著,只覺得他的手掌很大,很厚,也有很力… 現在仔細的看著,發現向禕辰的手是健康的小麥色,強而有力中帶著一點的粗糙…

「我的手很好看?」向禕辰看著她出神的樣子,忍不住調侃…

「沒有…」田七葵回過神來,臉色不由得泛紅,快速的將戒指套在了他左手的無名指上…

「沒有?你的意思是說不好看?」向禕辰似乎不準備放過這個調侃小妮子的機會,他看了看自己戴上戒指的手,追問道。

「不好看…好看…不是…我的意思是我沒有看你的手…」田七葵覺得自己越說越錯…

「哦…那你在看什麼?」向禕辰揚了揚嘴角,臉上的笑容讓田七葵莫名覺得他有些不好懷好意。

「我…我在看戒指呀!」田七葵輕哼了一聲,解釋了一句。

「嗯…戒指不錯,和你,和我都很相配….」向禕辰也故作欣賞的看了看手中的戒指…

男款的戒指不需要太過花哨,只要做到和小妮子的那一枚互相輝映正好…

「就這兩枚吧,刷卡…」向禕辰說著,便拿出了錢包里的一張卡遞了過去…

「等下…等下…」田七葵抓住向禕辰手裡的卡,然後笑著對著宋翊說道,「那個…我們在商量一下…其實這個戒指,其實也沒有那麼好看…」

宋翊聽到田七葵的話,不明所以的為擦了擦冷汗…

什麼情況?

向太太這是不滿意嗎?

「向太太您有什麼要求,可以提…我們盡量滿足…如果您覺得這款不合適,我們還有其他的款式可供選擇…」

向禕辰可以sunny的大客戶…宋翊作為區域經理,可得罪不起…

「這個價格…你剛說在做活動…是什麼樣的活動?價格是怎麼樣的?」田七葵抿了抿嘴,有些不太好意思的問道。

畢竟珠光寶氣這麼大的商場…即使是打了一折,她都擔心自己買不起…更何況,怎麼可能會打一折??

「價格??」宋翊沒有想到,向禕辰帶來的向太太竟然不關心款式,服務,而關心價格?這是哪裡來的豪門的太太?

「嗯嗯…價格…」田七葵點了點頭,繼續說道:「你看,你這個戒指應該是折扣貨了,肯定被很多人試戴過,要不你就給我們一個折上折吧?」

「折上折?」宋翊聽著田七葵的話,懵逼了?

第一豪門的太太,這是在和他殺價嗎?

他懷疑人生般的看了看向禕辰…

只見向禕辰抿著嘴,一副憋著笑的模樣,對於一臉懷疑人生的宋翊,點了點頭。

宋翊看了看兩個人手上價值上千萬的訂製鑽戒,心裡沒有了譜…

「向太太…這款鑽戒,現在活動價五…」百萬…

「五十萬嗎」田七葵沒等到宋翊說完,便自顧自的念叨著,有些失落。

五十萬…好貴…不過看看其他款式都是上百萬的價格,五十萬確實已經是很大的優惠了…..

田七葵似乎沒有聽到宋翊後面說的話,也沒有注意到他的表情,只是自言自語的算計著。

她真的很喜歡這枚戒指…

向日葵,她有種感覺,這枚戒指就是為她而設計的…只不過太貴了…現在的他們還不能負擔。 田七葵想著,便搖了搖頭,然後想要將戒指脫下來。

「那個,不好意思,宋經理,我們還是覺得這款不太合適…」田七葵一邊和滿身冷汗的宋翊解釋著,一邊嘗試著摘下手上的戒指。

「等下…」向禕辰看得出,田七葵是真的喜歡這對婚戒…這讓他心裡很高興…不過又看到小妮子因為錢的事情,而放棄自己所愛的時候,他的心裡,難免有些不舒服。

「你們不是還有個活動嗎?」向禕辰拉住田七葵帶著戒指的手…讓她和自己的手牽在一起,繼續說道:「就是有一個情侶兩個人親吻30秒,可以換取優惠的活動…」

宋翊聽到向禕辰的話,恍然大悟…

「對對對,是有這麼個活動…?」宋翊從善如流的解釋道:「向先生和向太太如果願意親吻30秒,並且合影留念,就可以用一折的折扣換取這對婚戒。」

「一折?那就是五萬了?」田七葵好像本能的忽略了親吻兩個字…而是算計著…五萬塊錢買一對婚戒,是不是合適?

「嗯呢…我們還會送您同款的吊墜和手鏈…」宋翊說完這些,然後餘光看了看向禕辰,果然男人的臉上多了些喜悅之色…

宋翊似乎懂了…原來向先生和向太太喜歡這種???角色扮演?

今天演的是灰姑娘和霸道總裁的故事嗎?…

「等等…我們商量一下…」宋翊還在YY劇情,便聽到田七葵歲了一句之後,之後便轉身拉著一旁發獃的向禕辰到旁邊的位置,小聲的說道:「我覺得如果五萬塊錢的話,還是很划算的…」

因為田七葵的聲音很小,為了能夠讓他可以聽清楚,靠著他的距離有些近…向禕辰可以看到她有些因為激動或者是緊張而微微顫動的嘴角。

「嗯…是挺換算的,這家店的東西可以保值…」向禕辰配合著田七葵解釋道。

「真的嗎?那我們以後離婚,轉手賣掉,是不是還可以賺錢?」田七葵很喜歡手上的這枚戒指,也沒有想過賣掉,但是以後離婚了,向禕辰可以把他的那枚賣掉啊?這樣他也不會吃虧…田七葵想到這裡,眉眼間便多了一絲笑意,可是向禕辰聽到離婚兩個字…臉色卻瞬間暗了下來。

「先不要想那麼遠,你沒聽他剛剛說的嗎?要親吻30秒,拍照留念之後,才可以得到折扣。」

「哦…對啊!」田七葵想了想…回憶著之前和向禕辰親吻的一些經歷…好像都是他主動的…所以…他應該不會介意和女生親密接觸吧?

「要不這樣,我們兩個人緊閉著嘴唇,雙唇輕輕觸碰30秒,應該也可以過關吧?」田七葵想到了一個不會玷污向禕辰的方法…

「呵?緊閉雙唇?那你問問人家能過關嗎?」向禕辰冷笑了一聲…這個小妮子,連和他親吻,都這麼多歪心思…

「這個怎麼能問呢?…」田七葵這時候才覺得向禕辰是在挖苦自己…

「好了…你這麼想要…我就配合你吧…」向禕辰故作為難,一臉委屈的模樣對著田七葵說道。 「嗯嗯…你放心,我肯定會控制好自己的…」田七葵笑了笑…她竟然沒有發現,提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她第一反應竟然是向禕辰會不會拒絕,而不是自己應該拒絕…

「那個…宋經理,30秒是吧?那你們有人計時嗎?」田七葵興沖沖的回到了宋翊的身邊問的宋翊一臉懵逼…這麼臨時起意的活動,哪裡有人計時??

「嗯嗯…我會為您計時的…」不過此時的宋翊覺得自己腦子是時候要轉的快一些了…不然就跟不上這對夫妻的思維了。

「那好….我們準備好了。」田七葵說完,便回到了向禕辰的身邊…

向禕辰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似乎想等著眼前的這隻小喵咪主動的撲上來。

不過田七葵並沒有讓他得逞,她踮起腳,蒙上了向禕辰的眼睛,然後在他耳邊輕聲說了一句,「不許睜眼…」

向禕辰嘴角揚了揚,點了點頭…

也許是閉著眼睛,看不到周圍的環境,一心等著小喵咪撲上來,卻始終沒有反應…向禕辰不由得有些緊張,輕輕的握了握拳頭。

突然間,少女的柔軟和馨香襲上了鼻尖,溫潤的雙唇覆了上來…但卻只是簡單的相貼,沒有多餘的動作…

向禕辰不由得有些難耐…

田七葵緊閉著雙眼,踮著腳尖,雙唇才能夠親吻到他的唇角….

她不敢有對於動作…怕自己玷污了大神一般…只能本能的控制著距離握緊了自己的小拳頭,心裡默默的數著時間…

一旁的宋翊看著兩個人…有些生澀的動作…心裡不由得泛著嘀咕?

這是親吻?

友誼之吻?

宋翊看的仔細,感覺到了兩個人泛紅的耳尖…害羞的模樣,心思著,是不是要在加把柴火,幫幫忙?

「那個…向先生,向太太,你們這樣不行啊…要有互動…」宋翊的話還沒說完,向禕辰便感覺到了田七葵想要離開自己的意願,他馬上伸出手,攬住了小妮子的頭,加深了這個吻…

纏綿悱惻…意味深長…

足足兩分鐘…如果不是感覺到了田七葵就快要窒息,向禕辰才不會輕易放棄了眼前的美味…

被放過的田七葵,整個人都似乎都忘記要怎麼怎麼呼吸…她睜著有些微濕的大眼睛,目不斜視的盯著他…

當向禕辰反客為主的時候,她也掙扎過…但是奈何他的力氣太大…田七葵絲毫占不到上風…只能任憑他繼續這個吻…

「時間夠了嗎?」向禕辰放開了懷中的女孩,對著宋翊說了這樣一句話,好像這個吻,只是應付宋翊而已,絲毫沒有享受…也沒有貪戀…

也正是因為向禕辰的這句話,田七葵想發作都找不到任何理由,心裡也更加覺得委屈…

她紅著臉也紅著眼的看了看眼前的男人…雙手放在了身後,把戒指摘了下來,放到櫃檯上,便跑了出去…

「向先生…這…」宋翊看的出,這個向太太是不高興了…但是又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多管閑事,引發了這些問題…

「沒事,你做的很好…」向禕辰說著,看了看宋翊的工牌,「宋翊…我記住你了…你說的那些贈品,還有覺得適合我太太的首飾明天一起打包好送到向氏的總部…」 向禕辰想到這裡,拿起來田七葵放在櫃檯上的對戒,嘴角揚了揚,繼續說道:「不需要折扣,按原價…明天過去結算。」

「是的,向先生…」聽到向禕辰的話,宋翊總算了鬆了一口。

向禕辰拿著戒指來到了停車庫,田七葵果然乖乖的在車子的一旁等著。

她太沒出息了怎麼辦?

她為什麼不能自己打車直接回家呢?

可是…打車好貴,她不捨得啊…

和向禕辰發脾氣,甩臉離開,卻還是要在他的車邊等著他一起送回家…

好丟人有木有?

這操作真的好尷尬有沒有…

田七葵想到這裡,看著向禕辰似笑非笑的朝著自己走來,心裡就不停的冒火…

「你…不許笑!」田七葵有些生氣的對著吼了一句。

向禕辰嘴角依舊向上揚著,拉起田七葵的右手,拿出戒指套在了她的無名指上,「親都親過了…戒指沒理由不要….」

看到手上的戒指,田七葵又驚又喜,本來要決堤而出的眼淚,轉為了破涕為笑。

「這戒指…」

「一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