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是嗎?那我可就坐等那一天的到來,哈哈……」

胡明亮哈哈笑了起來,眼神之中。全是不屑的神色,壓根就沒有把孔國明他們放在眼裡。

他的身後的眾人,也是哈哈的笑了起來。

看著這群人仰天大笑的神情,孔國明這邊的眾人,全都一個個握緊了拳頭,只是孔國明沒有說什麼,他們也全都不敢說什麼。

胡明亮笑了一會之後,見孔國明等人沒有什麼反應,似乎覺得沒趣,也就收起了笑容。他的臉上,神色不善地望向了孔國明,有些陰惻惻地道。「不好意思,孔主席,我們要打球了,麻煩讓一下吧。」

「你……」

聽著胡明亮的話,孔國明的眼裡,閃過一絲憤怒的神色,一張很少生氣的臉,漲得通紅。

「上次好像是孔會長自己說的,輸給我們的話。以後見到我們就讓開的,怎麼。孔會長不會是打算食言吧。」

胡明亮陰惻惻地笑道。

「你……我們走。」

孔國明瞪著前面的胡明亮,臉色紅得幾乎火燒雲一般。脖子上的青筋都顯了出來,但是最終,他還是把頭低了下去,轉身走向了旁邊的另一個場。

其餘的幾人也全都低著頭,走向了一邊。

「國明,這是怎麼回事?」

蕭易的目光,掃了一眼一臉得意的胡明亮等人,眉頭皺了起來,腳步跟在孔國明的身後,眼裡滿是不解和困惑。

「事情是這樣的……」

孔國明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緩緩地向蕭易解釋了起來。

聽著孔國明的解釋,蕭易總算是明白了大概是怎麼回事。

那一群人,全都是體育系的學生,為首的那個叫胡明亮,是體育系籃球隊的一員,本來,孔國明和他們雖然打過幾次比賽,算是認識,但是也並無什麼冤讎,體育系本來就是運動強系,像大型的比賽,孔國明這邊的數學系,雖然也有幾個苗子,但是卻遠不夠體育系菜的。

但是大家都是愛打籃球的人,難免會在場上遇到,平時打球,也不像是比賽,正式的裁判,在場上神目如炬地盯著。

大多數時候,大家都是愛運動的人,性情都是比較豪爽的,而且,能夠考上z大的,也是有點素質的,一般是不會為了勝負去搞什麼小手段的,大多都是光明正大地打球,友誼和鍛煉第一,比賽第二。

但是不論哪裡,即便是z大,也總是難免有一些人,是心胸比較狹隘,比較在乎勝負的,比如孟慶東,又比如這個胡明亮,便是其中的姣姣者。

在一次和孔國明他們打球的時候,因為被狀態神勇的孔國明連續擋了幾個球,又被截斷了一下,他感覺受了氣,接下來,連續不停的使了幾個小動作。

對於這種人,一般情況下,孔國明都是不會去說什麼的,一般他的處理方式都是記住他們,然後在以後打球的時候,離他們遠一些。

但那天他正好在興頭上,正處於勁頭上,一時沒有控制住,便直接劈頭蓋臉地說了胡明亮一番,而且說的話,還有些過激,原話已經不可考了,大致是說他球技不行,靠著使這些小動作之類的。

也正是因為這,真正惹到了胡明亮。

從此,這個胡明亮便真正的把孔國明記恨在了心裡,也就招來了後面的禍事。

其實孔國明在說完之後,也後悔了,尤其是後來,有人告訴他,這個胡明亮是體育系的一個刺頭,家裡有些背景。性子狹隘之類的信息之後。

但他也沒有太過在意,畢竟他覺得,只是打一場球而已。而且他也有他的傲骨,他覺得他也並沒有錯。那天這個胡明亮確實不夠光明磊落,再說他又並不是體育系的,他平時也不用去和體育系打什麼交道。

結果他發現,他實在是太低估了這個胡明亮的報復心。

後來每次他一出現在籃球場,這個胡明亮便會出現,每次,他們都會上場,跟孔國明對打。而且總是對他冷嘲熱諷,百般挑釁。

一開始,孔國明並不想挑事,不論他說什麼,只當胡明亮是透明的,全都忍了。

但是孔國明再怎麼脾氣好,修養好,也並不是泥捏的,而且他終究還只是一個學生,一個血氣方剛的學生。偶爾也還是會有火氣的,於是,在上個星期又遇到這個胡明亮的時候。在胡明亮再次出言挑釁的時候,他再也忍不住了。

他作出了反擊。

既是因籃球而結怨,那麼,解決的方式最終自然就歸到籃球上來了,兩人對罵了一會之後,臉紅脖子粗的兩人最終約定,由兩人各組一隊,一起挑一場,誰輸了便承認技不如人。以後見了面,都要繞道走。要把籃球場讓給對方。

結果自然不用說了,孔國明一方雖然秦文東他們都不弱。但是胡明亮那邊也全都不是什麼善茬,而且那天他那邊還有兩個非常厲害的角色,儘管孔國明他們都拼了命的打,但是最終還是輸了比賽。

當時胡明亮便很是奚落了一番,不過孔國明也是一個認賭服輸的人,既然輸了,那也就認了,不論胡明亮說得多難聽,他都只當聽不到了,低著頭任人家說了,說了他便離去了。

他本以為,該認的他也認了,胡明亮也算出氣了,這事也就這樣過去了。

但是他沒有想到,他還是實在太低估了胡明亮的心胸狹隘的程度,今天竟然還過來找他麻煩……而且還這樣羞辱他,真的讓他把場地讓出來……誰都知道,當時他說的見了對方繞道走,只是一時的氣言而已,基本上但凡稍微開闊一些的人,也不會真當真,拿來說事……

「蕭易,不好意思,今天是我拖累你了。」

在講述完之後,孔國明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歉疚的神色。

今天在場的人,秦文東他們都說好,大家都老交情了,而且上次比賽,他們也是參賽者,被那些人奚落了也就奚落了。

但是蕭易是最無辜的,無端端的受一次辱,還要把球場讓出來。

好不容易帶蕭易來打一次籃球,結果卻讓人家跟著自己受辱,孔國明確實覺得很過意不去。

「這話就說得生份了,大家都是朋友,說什麼拖累。」

蕭易搖了搖頭,笑了一下,「再說了,不就換片場嘛,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你們也不必太計較了。」

以他的心性,又哪裡會在乎換個場地的事情。

打個籃球而已,在哪打不是打呢。

相比起讓他換場來說,他的心中,更在乎的是孔國明他們的感受,更在乎他們被人欺辱的事情。

他的目光,掃了一眼不遠處一臉宣囂得意的看著他們的胡明亮等人,眼眸之中,閃過了一道寒光,不過,這一道寒光終究只是一閃而逝,並沒有太久。

雖然胡明亮的行為,確實有些混蛋,讓他有些不爽,但是終究還不至於讓他動怒的程度,既然孔國明他們都忍下了,那麼,他也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是了。

但是可惜的是,世界上的事情,往往就是這樣,並不是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的,而是你不想怎麼樣,卻偏出現怎麼樣的情況。

蕭易希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去和胡明亮計較,孔國明他們也忍讓了,胡明亮說要把球場讓出來就讓出來,轉到別的場去玩了。

但是胡明亮卻並不能夠體會蕭易的良苦用心,並沒有就此罷休。 重生異世尋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絕世高手在都市》更多支持!「我們想了一下,還是覺得,這個場地比較好。」

胡明亮站在場邊,看著剛剛投完一個籃的孔國明,悠悠地道。

「胡明亮,你欺人太甚了!」

後宮浮沉錄 孔國明的眼睛里,幾乎噴出火來,他實在沒有想到,胡明亮居然如此過份。

殺人不過頭點地而已,他剛才說要讓,他已經讓了,現在他讓到了這邊,他又跑過來說要這個場地,他究竟是什麼意思?他想要幹什麼?

他的雙手,已經握緊了拳頭。

「姓胡的,你別以為我們怕了你們了。」

秦文東等人,也全都一個個握緊了拳頭,眼睛里彷彿噴出火來。

「怎麼,想打架?」

胡明亮的目光,看著他們的樣子,嘴角浮起一絲不屑,他壓根就沒有把它放在眼裡,論比做數學題,他或許比不過眼前這幾個傢伙,但是論打球,論打架?就算再多幾個人,他都完全不會把他們這些書獃子放在眼裡,他的身後,就站著一個練散打的,一個打三個沒有問題,其他人,包括他在內,也全都是練體育出身的,誰沒打過幾場架?打他們這些人,還不是小菜一碟?

他的嘴角,透著一絲陰惻惻的神色,「想打架的話,我們可是隨時奉陪。」

「胡明亮,你說吧,你想怎麼樣。」

雖然,孔國明真的恨不得立即攬起袖子。衝上前去,和這幫傢伙大幹一場,特別是胡明亮這個該死的王八蛋。但是孔國明深吸了一口氣,硬生生的把心中的那股惡氣。完全壓了下去,他的目光,望著前面的胡明亮,眼神前所未有的陰沉。

理智告訴他,此時此刻,他必須要控制住,絕不能衝動。

先不說他們能不能打得過這些傢伙,就算是真的打贏了。真的呈了一時之快,其後果,也將會是相當嚴重的,身為學生會主席,孔國明對於校規校紀,是相當清楚的,對於打架鬥毆,尤其是群毆,將會迎來什麼樣的處罰,更是是相當明白的。

相比起國內的其他一些名校而言。z大的校風是相當自由的,大多數時候,老師都很少會去管學生。什麼逃課之類的,幾乎不管,但是和所有其他的自由都一樣,z大的自由,也是相對的。

無規則,不成方圓,再自由,也終究還是有些規則的。

有一些事情,是絕對不能碰的。其一便是作弊,在z大。一旦發現有學生在考試作弊,那這個學生便基本上算是廢了。基本上都是一律開除,沒有例外。

z大的校規一直非常頑固而堅定地認為,這是事關人的誠信,關係人的最基本品格的問題。

還有另一件事情,也是絕對不能做的,那便是打架鬥毆,尤其是群毆!一旦發現,基本上也全部都是一律開除處理的。

孔國明是一個胸懷大志的人,他不會允許自己為了一時的快活,而讓自己的前途毀掉,就算他真的被氣壞了,豁出去了,不介意自己的前程了,他也不會讓自己的朋友,把前程毀掉。

沒有了z大這塊金字招牌,他或許還能夠找到其他的出路,但是他知道,他身後的那些朋友,卻未見得個個都能夠,總的來說,他的那些朋友,家境都還算可以,但卻並不是個個都可以的,比如秦文東,他一個山裡來的孩子,好不容易十年寒窗苦讀,考上z大,為的就是將來靠著那一紙文憑找到一出路,走出大山,如果沒有了那文憑,他以後怎麼辦?

孬種!

見孔國明竟然硬生生把怒氣壓了下去,胡明亮的眼裡,閃過一絲的失望,本來他還想著,借著這個機會,教訓一下這些傢伙呢。

不過,這本來也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這些傻逼,哪裡敢和他們干架?

胡明亮的嘴角,浮起一絲譏誚之色,目光望向孔國明,聲音陰惻地道,「我想怎麼辦?這個問題,該我問你吧,當初是誰說的,誰輸了見了就繞道走,把球場讓出來的?現在不認賬了,還問我想怎麼辦?」

「我剛才已經讓給你了!」

孔國明的臉漲得通紅。

「可是我現在忽然又覺得這個場好了。」

胡明亮悠悠地道。

看著孔國明一臉通紅,握著拳頭,想打架,卻又沒有那個膽量和勇氣,憋屈不已的樣子,他的心中,只覺得無比的快意,就彷彿六月酷暑之天,猛然間一口冰鎮啤酒下肚一般,通體皆爽暢無比。

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就是要噁心一下這個小子。

媽的,居然敢說他球技不好,敢對他嘰嘰歪歪,指手劃腳,簡直就是找死!

老子不但要噁心你,老子還要讓你以後都不敢來籃球場打球……

胡明亮的心中冷笑著。

「你……」

孔國明指著前面的胡明亮,好不容易壓下去的火氣,再次蹭的一下沖了起來,那張臉,也再次漲得通紅。

他並不算是一個脾氣爆燥的人,但是這一刻,面對著欺人太甚的胡明亮,他也是真的氣壞了。

孔國明都氣壞了,他的身後那些人的涵養脾性,還遠不如他,更是一個個全都氣得跳腳了,就連秦文東,都握緊了拳頭,準備隨時衝上去和這個叫胡明亮的傢伙干一場了。

胡明亮等人的看著摩拳擦掌,似乎隨時都要衝上來的孔國明等人,也全都抓起了拳頭,作出了準備的動作,隨時準備迎戰。

「得饒人處且饒人,大家都在z大學讀書,算起來也算是一場校友,又何苦這麼樣欺人?」

但就在整個氛劍拔弩張。眼看著一場混戰不可避免,雙方一觸即發的時候,一個聲音。卻悠悠的響了起來。

蕭易的身形,慢慢的從秦文東等眾人的身後。走到了前面,不動聲色地將他們攔在後面。

孔國明能夠想到的事情,他自然也能夠想到,他雖然不知道,學校對於打架鬥毆,是什麼處份,但是卻可以肯定,如果他們現在這樣真的打起來。而且是讓他們先衝上去的話,對他們是非常不利的,是肯定會帶來不良影響的。

為了這樣一群小人,而影響前程,在蕭易看來,是不值得。

看著站出來的蕭易,孔國明等人頓時全都安靜了下來,每個人的臉上,那憤怒的神色,都轉化為了一種激動的神色。剛才實在太憤怒了,都差點忘了蕭易了,現在看到蕭易。才猛的想了起來。

有蕭易在,今天的事情,就簡單了!

蕭易一定可以狠狠的教訓一下這些傢伙,給大家出一口氣的,絕對不會讓這些傢伙繼續無法無天,胡作非為的!

每個人都暗暗的握緊了拳頭,內心裡無比激動了起來。

蕭易的實力,他們是再清楚不過的,那天那些混混們。都被全被他干倒了,現在處理這幾個小人。就更加簡單了。

而胡明亮等人,也全都愣了一下。沒有想到半路會殺出一個程咬金來,而且敢用這種語氣和他們說話,待到過了一會之後,胡明亮才猛的醒覺過來,目光望著前面神色淡然的蕭易,眼神無比陰冷了下來,「你算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和我說話?」

不知道為什麼,胡明亮很不喜歡前面的這個小子,特別是他的臉上,那種淡然的神色,更是非常討人厭。

「東西自然沒有資格和你們說話,但是我是一個人,應該是有資格說話的。」

蕭易淡淡地道,「除非你們是東西?只能跟東西說話,請問,你們是東西嗎?如果是的話,我就不說話了。」

「噗……」

聽著蕭易的話語,孔國明身後的幾人,頓時全都不由得笑了出來,就連孔國明,臉上都不由得有了一絲的笑意。

這個蕭易,還真是,看來不但打架厲害,連這張嘴,也是夠厲害的。

「你……我的!」

胡明亮的涵養,可就沒有孔國明那麼好了,看著蕭易臉上似笑非笑的神色,又看著前面孔國明等人臉上的笑意,一張臉青紅變幻了一陣之後,直接一拳便狠狠地向蕭易砸了過去。

他的拳頭,直奔蕭易的臉上。

媽的,臭小子,你不是嘴賤,會耍嘴皮子么!

你不是喜歡傻笑么。

老子他媽的就一拳砸爛你這個不知死活的傢伙的嘴,看一下你還能不能嘴賤,還能不能笑得那麼賤,那麼討人厭。

胡明亮的眼裡,閃過了一絲猙獰和得色。

在他看來,這一拳下去,肯定直接就能要了眼前這個看起來瘦瘦弱弱的小白臉的半條命了,最起碼弄他個牙血四濺沒問題,像這樣的小白臉,他見多了,一個個都是只會耍嘴皮子的孬種。

「啪!」

然而,他的眼裡的猙獰還沒有來得及展現出來,他的臉色,便變了。

拳頭,啪的一下,便擊實了。

但是,他預想的那些情形,卻一幕也沒有出現,沒有牙齒共牙血齊飛,沒有凄喊與倒地聲同鳴……

他的拳頭,根本就並沒有像他預先算好的那樣,擊在對方的臉腮上。

拳頭,穩穩的擊在了一隻潔白的手掌中心,然後,就這麼被一隻潔白的手抓了起來。 ————————————

胡明亮的神色愣住了,他完全沒有想到,必中的一拳會落空,更沒有想到,拳頭,會被對面的小白臉抓在手裡。

巧合?

是的,一定是巧合。

一定是他拳頭打過去的時候,剛好這個小白臉剛好伸出了手,於是他的拳頭就無巧不成書地打在了他的手掌之中。

我在路邊撿了個藝人 在反應過來之後,胡明亮的第一反應,就是巧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