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是啊,小貝最聰明了。」

韓楉樰有些心疼,韓小貝這樣,都是因為自己,不過,想到了容初璟,她又有些怪他了,好好的,幹嘛要帶著容楚越去那裡,他不知道他們今天在那裡嗎。

看到了韓楉樰眼中的愧疚,韓小貝溫聲安慰著她。

「娘親,你放心吧,那個壞人,肯定沒有認出來我是誰,而且,這感覺還是很新鮮的。」

韓楉樰見韓小貝這樣的貼心,也笑了起來,反問著。

「你怎麼知道他是壞人的?」

容楚越好像並沒有做什麼吧,怎麼韓小貝就認為他是壞人了呢,韓楉樰有些疑惑。

「因為娘親不喜歡他啊,想娘親這麼好的人,你不喜歡的,肯定就是壞人了。」

韓小貝得意的看著韓楉樰,像是在說,我說的沒有錯吧。

韓楉樰失笑,韓小貝的這個理論,還真的是隨意啊,不過,她真是該死的喜歡。

「嗯,小貝,你說的對,以後娘親不喜歡的,都是壞人。」

說著,韓楉樰揉了揉韓小貝的頭髮,果然,還是自己的兒子最好了。

「楉樰,小貝,他是?」

這個時候,在看到了韓小貝的容貌,想到自己剛剛看到容初璟的面容,還有韓楉樰的反應,許頌的心裡,漸漸的升起了一個想法。

「就是你想的那樣。」

韓楉樰知道許頌想問的是什麼,直接的肯定了他的想法。

韓楉樰的肯定,讓許頌一時間難以接受,他怎麼也想不到,韓小貝居然是一個王爺的兒子。

「那,他知道嗎?」

他,指的就是容初璟,許頌問出這句話的時候,連他都沒有發覺,自己的聲音有些顫抖。

韓楉樰再次肯定的點了點頭,這下,許頌就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他覺得,今天的這一切,都有點超乎自己的想象了。

見許頌沉默了,韓楉樰也一時間沒有說話,馬車裡一時間安靜了下來。

這些人里,碧玉和紅綢,是知道韓小貝是容初璟的兒子的,不過,也是今天才知道,他是王爺。

不過,這也沒有關係,反正只要他們好好的跟著韓楉樰就好了。

「楉樰,你們到上京,是不是和他有關?」

許頌沉默了一會兒,又接著問,他想起來了,韓楉樰他們到上京的時間,好像就是在容初璟被囚禁的那段時間,這讓他不得不懷疑。

「最開始是的,不過,現在已經沒有多大的關係了。」

韓楉樰說著,眼裡閃過了一抹悵然,想到了自己當初,是懷著怎麼樣的一份心情到的上京,又是怎麼樣的發現了自己開始喜歡容初璟了。 方逸天轉眼看到邊角的酒桌上,關琳與銀狐、幽靈刺客這兩個女人正喝得好爽不已,一杯杯紅酒、香檳就像是白開水般的喝著,他禁不住一陣苦笑起來。

而這時,夏冰與唐怡紅這兩個女人也走了過去,竟然也是參與其中,與關琳她們一起喝了起來。

「你們喝得這麼開心啊?我也來陪你們一起吧?」夏冰坐了下來,那張精緻美麗的臉上早已經是染上了一抹潮紅之態,顯然先前已經是喝了一些酒。

唐怡紅身材本就是性感火辣,在身上穿著的一身紅色晚禮服的襯托之下更是顯得妖嬈美麗,性感得看似一捏都會滴出水來。

她那張美艷迷人的臉上同樣也是染上了點點醉紅,戴著一副黑框眼鏡更是彰顯出了一股無以倫比的誘惑力,顯得冶艷而又嬌美,動蕩人心。

「夏冰,你也來了。好吧,那麼我們一起喝。」關琳開口說著,直接給夏冰與唐怡紅都倒上了酒。

銀狐與幽靈刺客微微一笑,她們本身就是嫵媚誘人,喝了不少酒之下散發而出的那股風情更是迷亂人心。

「來,我敬你們一杯。」銀狐笑著,說的是一口華語,雖說不是很流暢,但是咬字也很清楚。

「我也跟你們喝。」幽靈刺客也說著,相比之下,她的話語遠沒有銀狐那般的流利了,但是傳達的話語也很清楚。

這會兒,銀狐與幽靈刺客這兩個在暗黑世界中讓無數人聞風喪膽的女人早已經是放下了她們身為頂尖的刺殺高手這一身份,她們此刻擺出來的就是方逸天身邊的女人這一身份而已,從來沒有計較過方逸天身邊有多少女人的她們自然是與方逸天身邊的其他女人打得一片火熱。

夏冰與唐怡紅笑了笑,端起了酒,與銀狐、幽靈刺客一飲而盡。

在銀狐與幽靈刺客看來,夏冰、唐怡紅她們兩人自然也是方逸天身邊的女人,夏冰的冷艷美貌,唐怡紅的冶艷美貌都讓她們心中為之感到驚嘆,只不過,目前來說唐怡紅還真不是方逸天的女人。

「你們都敬來敬去的敢情是把我拋到一旁不是?來,我也要跟你們一起喝。」關琳開口說著,又給眾人的杯子裡面都倒滿了酒。

而後,還沒等關琳拿起自己的酒杯,卻是看到一隻手伸過來,飛快的拿起了她手中的杯子,而後這杯酒被一飲而盡,隨後方逸天那爽朗的聲音傳來:「悍妞,這杯酒我幫你喝了。看看你,都喝了這麼多酒,再喝下去非要醉不可。」

黑道豪門:冷少,放過我 「嚀——」關琳嬌嗔了聲,回頭一看,便是看到了方逸天不知何時正站在她的身後。

「你這個混蛋,沒事搶老娘的酒喝乾嘛?你自己不會倒酒喝嗎?再說老娘就算是喝醉了也不用你來管。」關琳直接開口說著,脾氣依舊是那麼的火爆,絲毫不給方逸天面子。

方逸天只好苦笑了聲,面對悍妞這個難以馴服的小母豹還真的是有點沒轍。

「逸天,你也太沒良心了,你就知道幫關琳喝酒,不幫我喝啊?」夏冰開口嗔了聲,美眸禁不住瞪了方逸天一眼。

「還有我呢,方逸天,你是不是也該展示出你的紳士風度,也幫我喝一杯?」唐怡紅也是一笑,說道。

方逸天嘿嘿一笑,說道:「我可以幫夏冰還有銀狐她們喝,只因為她們是我的女人。小怡啊,你什麼時候想通了當了我的女人,我就幫你喝,如何?」

「啊——你、你……你也太無恥了吧。」唐怡紅聞言后臉色禁不住一紅,忍不住白了方逸天一眼,美麗的臉上滾燙不已。

銀狐與幽靈刺客聞言后臉色一怔,彼此對此了一眼,而後便是紛紛笑出聲來,銀狐瞥了方逸天一眼,說道:「戰狼,原來她不是你的女人啊。我還以為這裡到場的都是你的女人呢……」

「銀狐你可別亂說話,我倒是想——哦,不對不對,沒想過!這裡可是還有兩個未成年的小女孩呢,你可別亂說。」方逸天趕緊糾正說著,同時心想著這裡還有著慕容晚晴的媽媽歐水柔呢。

想起歐水柔這個美麗而又成熟的女人,他的感情還真的是有點複雜,如果不是慕容晚晴的存在,那麼自己跟她之間早已經是走到最深入的那層關係了吧?

「你這個壞大叔,你說誰是未成年的小女孩了?是在說我嗎?人家馬上就要十八歲了……」方逸天話剛落音,他的身後便是直接響起了林果兒的聲音。

方逸天一陣詫異,回頭便是看到了林果兒這個小妮子氣呼呼的站在他身旁,他禁不住一笑,說道:「果兒,你怎麼就跑過來了?好吃的都吃完了?」

「才不是呢。」林果兒滴溜溜的大眼睛轉動著,而後便是伸手拉著方逸天的手臂,說道,「大叔,你跟我走嘛,快,你跟我過來。」

「什麼事啊?」方逸天一陣疑惑。

「反正你跟我過來就對了。」林果兒不由分說的拉著方逸天朝前走。

方逸天一陣無語,先是放下他手中拿著的關琳的酒杯,囑咐一聲說道:「你們可悠著點啊,都別喝醉了……」

說著,他只好邁開腳步跟林果兒朝前走去。

「我說果兒,你拉我去哪裡啊?瞧瞧你這姿勢,就像是在拉著我一起私奔一樣。這要是被你堂姐看到了,非要訓斥我在色誘未成年少女了。」方逸天開口說著。

「大叔你怎麼不去死啊?看看你這麼老這麼丑,我才不會被你色誘呢。反而是大叔你會被果兒色誘哦。」林果兒笑著,就像是一個狡黠的小妖精。

方逸天一陣汗顏,額頭儼然有黑線冒出,他乾咳了聲,說道:「趕緊說,到底是帶著我去哪裡?再不說我可是要打你屁股了哦。」

「啊——你這個色大叔,簡直是壞死了!我帶你去看看婉兒姐啦。」林果兒沒好氣的說著。

「婉兒?婉兒她怎麼了?」方逸天一怔,隨後環顧四看,的確是沒有看到蘇婉兒的身影,他心中不由得著急了起來。

而這時,林果兒已經是拉著他走到了宴會廳旁側的一間小的休息室前,林果兒伸手打開了房間門口,方逸天便是看到休息室裡面蘇婉兒正半躺在沙發上,那張清純脫俗的美麗臉蛋上紅得跟富士山蘋果一樣,眼眸微閉,也不只是睡著了還是怎麼著。

「大叔,你快去看看婉兒吧——都是被你害的!婉兒姐看著你都沒有過去找她說說話,她心中堵得慌,然後就開始一杯杯的喝著酒,喝了好多啊,我勸都勸不來。到最後她自己都喝醉了,我就把她扶到這裡來休息一會兒。」

林果兒看著房間內的蘇婉兒,開口說著。

方逸天一怔,心中禁不住有些潮濕起來,這小妮子。

而後,方逸天便是走進了休息室裡面,林果兒看著便是退了出來,而後將門口關上,正準備離開的她腦海中突然冒出了一個少兒不宜的念頭——壞大叔會不會趁著婉兒姐喝醉瞭然后……我、我還是先不要走吧,先偷聽一下下。 結果,現在他們之間的關係,又變成了最開始的時候一樣,不,甚至比最開始的時候,還要差勁。

見韓楉樰的情緒有些低落,許頌很聰明的沒有在繼續這個話題了,轉而說起了其他的。

「對了,楉樰,你以後就準備一直留在上京了嗎?」

許頌知道,韓楉樰在郁林鎮也是開了醫館的,不過,不知道她現在的打算。

韓楉樰見許頌問起了這個問題,搖了搖頭。

「我還不知道,不過短時間之類,應該是會留在上京的。」

就算要離開,也要將現在的事情給做好,而且自己還答應了幫半夏找他的師父,還沒有完成呢,韓楉樰想著。

除了半夏,還有碧玉和紅綢他們了,韓楉樰覺得,怎麼樣,也要把他們給安排好了才行,而這些,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那就好,我怎麼也要等到明年春闈之後才會離開上京的,這樣一來,我在上京,也算是有了親人了。」

許頌笑著說,看得出來,對於韓楉樰他們能留在上京,他是真的很開心的。

韓楉樰也笑了笑,其實,她覺得,上京或許也是一個不錯的地方,好像自己的朋友,一個個的,都在上京重逢了。

想葉素素,許頌,還有寧靈雲,就連周青,現在都道上京來了,這樣一想,韓楉樰就想到了已經離開的林浩峰。

對於林浩峰,韓楉樰覺得他是自己虧欠了最多的,也不知道他離開了上京之後,是去了哪裡。

見韓楉樰沉默了下來,許頌不知道她是想到了什麼不好的事情,不過,也沒有詢問,轉而和韓小貝輕聲的說起了話來。

回去的路程,好像快了很多,韓楉樰他們覺得,沒過多長的時間,就到了,不過,這個時候,其實已經申時正了,正是平時吃晚飯的時候。

「姑娘,你們先進去吧。」

碧玉和紅綢,讓韓楉樰他們先進去了,然後和青山還有遠林,將馬車裡的東西,都給整理好了,這才準備進去。

等韓楉樰他們進了益生堂的後院的時候,蔣娘子就迎了出來。

「姑娘,晚飯快要做好了,廚房裡也燒了熱水,你們先洗漱了,休息一下吧,馬上就可以開飯了。」

本來,韓楉樰今天,也想帶著蔣娘子一起出門的,不過,她始終不願意,而且態度堅決,她也就沒有強求。

這會兒,韓楉樰見蔣娘子已經將晚飯給做好了,心裡對她還是很滿意的。

「嗯,辛苦你了,我們馬上就來。」

韓楉樰對著蔣娘子點了點頭,就領著韓小貝他們進了大廳裡面了。

「柏青,你先在這裡稍等一下,我帶著小貝他們進去洗洗,就出來。」

韓楉樰留了青墨和半夏,在大廳里陪著許頌,就打算先帶著韓小貝和韓遙微他們兩個離開了。

「沒事的,楉樰,你先去忙吧。」

許頌很是善解人意的,讓韓楉樰先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韓楉樰沖著許頌抱歉的笑了笑,就離開了,畢竟,作為主人,將客人留下,是一件失禮的事情。

不過,韓小貝和韓遙微確實是要好好的收拾一下的,儘管他們臉上的泥土已經擦乾淨了,可是,可是衣服上面的,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小貝,你自己去自己的屋子裡洗,遙微,你去讓碧玉給你洗洗。」

畢竟韓小貝和韓遙微的性別不一樣,韓楉樰不可能讓他們兩個人都在一個地方洗澡,還好廚房裡有準備著熱水。

韓小貝點了點頭,就往自己的房間走去了,他現在已經是一個男子漢了,才不會讓別人幫忙洗澡呢。

這個時候,碧玉和紅綢他們也進來了,韓楉樰見到了他們,就讓他們去喊青山和遠林,給韓小貝,還有韓遙微送了洗澡水過去。

「姑娘,你要不要也洗一洗。」

見韓楉樰有些疲憊的樣子,碧玉關心的問著,本來,她應該是去給韓遙微洗澡去了的,不過紅綢搶著去了,她就留了下來。

「不用了,我休息一會兒就好了。」

韓楉樰坐在了椅子上,閉目小憩著,今天,她確實是有些累了,尤其是,見到了容楚越他們的時候,精神還一直緊繃著。

韓楉樰也很想好好的洗個熱水澡,然後美美的睡上一覺,不過,馬上就要吃飯了,還是等吃了飯之後,她在洗吧。

「那,奴婢給姑娘按摩一下吧。」

說著,碧玉就走到了韓楉樰的身後,準備給她按摩放鬆一下。

這些,都是韓楉樰教過碧玉的,她很聰明,也很用心的學了,現在技術已經不錯了。

韓楉樰也沒有拒絕,點了點頭,碧玉就將自己的手,放在了她腦袋上面的穴位上,慢慢的揉按了起來。

很快的,韓楉樰就放鬆了下來,整個人,也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覺。

就在韓楉樰覺得自己快要睡著了的時候,被一聲叫聲給吵醒了。

「娘親,我已經洗好了。」

韓小貝高興的跑了過來,人海沒有到,就先聽到了他的聲音了。

韓楉樰睜開眼睛,很快,眼中的迷茫就消失了,只剩下了一片清明,然後含著笑意看向了跑進來的韓小貝。

這個時候,韓小貝已經將自己給洗好了,也換了一身衣服,只是頭髮還有些濕漉漉的,用一根帶子綁在了身後。

「怎麼頭髮也不擦乾就過來了。」

這個時候,碧玉已經很有眼色的,拿了一張吸水的棉帕過來,遞給了韓楉樰。

韓楉樰將韓小貝拉到了自己的懷裡,接過了碧玉手中的帕子,輕柔的給他擦起了頭髮。

韓小貝在韓楉樰的懷裡,閉著眼睛,舒服的享受著她的服務,嘴角揚起了一抹開心的,得逞的笑容。

其實,韓小貝就是故意沒有擦頭髮就過來找韓楉樰的,他已經好久沒有這樣享受過她給自己擦頭髮的感覺了。

「好了。」

等頭髮擦的半乾的時候,韓楉樰就停了下來,依然用了一根帶子,將韓小貝那柔軟的黑髮,給綁到了身後。

這個時候,紅綢也領著洗好了的韓遙微過來了,韓楉樰他們就出發去了大廳。

等韓楉樰他們到的時候,就看到了,青墨安靜的坐在那裡,而半夏,正在喋喋不休的,和許頌說著話。

許頌教養很好,絲毫沒有對半夏露出任何不耐煩的神色出來,這就讓他,更加的有說話的慾望了。

「許大哥,你的學問真好,你肯定能考上狀元的。」

半夏這個時候,也已經知道了,許頌到上京,就是專門來科考的,而且,從這麼半天的相處中,他也覺得,他的學問不錯。

「半夏你謬讚了,這天下的讀書人何其的多,我在這其中,也算不得什麼的。」

這並不是許頌的謙虛,而是他真的是這樣認為的,他從來沒有覺得,自己的學問有多麼的好,至少,這世上,比自己好的人,有太多了。

要知道,這文無第一,武無第二,他要學得東西,還多著呢,當然了,對於半夏這樣的來說,就覺得許頌已經很了不得了。

「韓姐姐,你們來了。」

半夏還想和許頌說幾句,沒有想到,就看到韓楉樰他們進來了,馬上就高興的喊了她一身。

聽到了半夏的話,青墨和許頌也將視線給看了過來,韓楉樰就一手牽著韓小貝,一手牽著韓遙微進去了。

「柏青,讓你們久等了。」

許頌笑了笑,表示自己並沒有介意,倒是一旁的半夏,覺得自己被忽略了,有些不高興了。

「韓姐姐,你來了就好了,晚飯都好了,我們快點去吃飯吧,我早就餓的不行了。」

說著,半夏還誇張的捂著自己的肚子,表示自己是真的餓了。

「哦,原來你並不是高興我娘親來,是高興可以吃飯了啊。」

見到了半夏這個樣子,韓小貝就壞壞的回了他一句。

半夏,沒有想到,這個時候,韓小貝會說出這樣的話,一時間有些尷尬的看了韓楉樰一眼,見她正一臉的「原來如此的」表情看著自己,頓時急了。

「哪有,小貝,你可不要亂說,我當然也很高興見到韓姐姐了,韓姐姐,你可一定要相信我啊!」

看到半夏這樣急切的解釋的樣子,韓楉樰和韓小貝都綳不住了,哈哈的大笑了起來。

就連許頌,也笑了出來,同時,他也感覺到了,韓楉樰他們現在,過的真的是很不錯,能每天這樣的輕鬆和開心,也是很好的。

許頌希望韓楉樰他們,能夠一直這樣下去,他在心裡想著,當然,他也為,自己能有這樣的朋友,感到高興。

不管是善良的韓楉樰,話多單純的半夏,沉默的青墨,還是機靈可愛的韓小貝,所有的人,許頌都覺得自己很喜歡。

半仙見到韓小貝他們都笑了,頓時也反應過來,自己剛剛是被他給耍了,就有些羞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